第一百七十六章 小清观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1-28    作者:忘语


这时,他身后处原本看似毫无一人的地方,淡淡灵光一闪,柳鸣身形当即浮现而出,目光一扫地上的灰衣男子后,淡淡自语了一句:

“竟然连这般简单障眼法都看不破,看来只是一名普通人了。.”

随之他单手朝地上虚空一抓,原本动也不动的男子顿时腾空而其,被其一把抓住衣襟的提到了近前处,另一只手则在男子身上随便一搜后,却空空如也的并没有什么收获。

柳鸣眉头一皱,突然一张口,冲男子面孔喷出一团黑光来。

原本看似婚过去的灰衣男子当即缓缓是苏醒过来,不过在睁开眼皮一瞬间,顿时对上了散发着淡淡白光的另外一对双目。

顿时男子神识一沉,双目开始呆滞木然起来,同时一个仿佛从极远处遥遥传来的声音在耳边一下响起:

“你是什么,谁派你呆在钱府外跟踪我的……

一盏茶工夫后,当柳鸣单手一松后,灰衣男子就再次昏迷的倒在了地上。

“聚宝楼!看样子是百灵居的对头了,不过倒和我关系不大,先不用理会的。”柳鸣若有所思的喃喃一声后,目中淡淡白光已经恢复了正常。

刚才他施展的倒不是什么搜魂手段,只是依仗自己强大精神力施展的一种催眠手段罢了。

虽然此种手段对付拥有法力的灵徒没有什么效果,但对付普通人和一些低阶炼气士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时,柳鸣再次单手一起掐诀,体内一阵爆竹声传来,身形竟然一下狂涨了两头有余,化为了一名虎背熊腰的身材魁梧之人。

接着他两手往脸上一阵摸弄后,又变成了有几分凶恶的彪形大汉面孔。

柳鸣一手往胳膊上一拍,当即那枚须弥螺一现而出,略一往其中注入法力后,光霞一卷后,一件黑色衣衫凭空出现。

他将身上青袍一脱而下,再顺手塞进须弥螺后,将黑衫一换而上,随之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巷口。

一个时辰后,一辆看似普通的马车飞驰出了玄京西门,飞也似的来到了城外一座景色秀丽的小山前。

马车一停之下,车门一打而开。

柳鸣所化黑衣大汉就从车中一蹦而下,转首扔給车夫一块银子后,就沿着山路向山上一走而去。

一顿饭工夫后,他就来到了山腰处一座看似肃静的小型道观前。

这道观占地不过一亩,大门紧闭,并有一堵朱红石墙围着,但远远看去,里面大殿厢房加起来也不过五六间样子。

柳鸣抬首看了一眼道观大门上悬挂的‘小清观’三个字后,当即微微一笑,几步走到道观门前,扣了几下门上硕大铜环。

“谁?若是上香解梦的居士,请恕本观现在暂不接客,观主他老人家最近正在闭关,无法接待贵客的。”大门并未打开,却从里面传出一个清脆的童子声音。

柳鸣闻言,神色微微一动,口中却淡淡说道:

“我是从观主的远方亲戚,有要事特来相见的。”

“什么,观主亲戚?那请客人稍待一下。”童子有几分意外的样子。

一阵小跑声传来,大门缓缓一打而开了,从里面走出一名十二三岁模样的清秀道童,满脸诧异之色的看着柳鸣。

“我这有一件信物,拿去给你们观主看一眼,他自然就知道我是谁了。”柳鸣看了道童一眼后,不客气的从袖中摸出半块玉佩,直接递了过去。

“那请居士稍待一下,我去去就回!”道童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接过了玉佩,并将大门再一关而上。

柳鸣见此,双目微微一眯,但没有说什么的在原地默默等候起来。

时间不大,一小会儿工夫后,大门就再次一打而开,那道童再次现身而出,并有些歉意的躬身一礼说道:

“居士请进吧。观主已经出关,并在厢房中等候了。”

柳鸣目光再扫了一下道童几眼,二话不说的大步向前。

于是在道童带领下,他走进了道观,穿过大殿侧门后,来到了道观后面一座另有石墙隔开的院落中,里面有一间看似幽静的厢房前。。

“这位居士,你自己进去就行了,观主就在里面了。”道童走到厢房门前,身子一侧后,恭敬的说道。

“好,你是不是还忘了什么东西?”柳鸣点点头的走了过去,但走到房门前时却脚步一顿,转首向道童问了一句。

“啊,对了,这是居士先前信物,还请重新收好了!”那道童闻言先是一呆,但马上醒悟过来的从怀中将先前那半块玉佩掏出,双手一捧的递给了柳鸣。

柳鸣点点头,当手臂一动,一只手一抓而去。

“咔嚓”一声!

柳鸣手臂突然暴涨一截,手掌竟一下从不可思议角度捞住了道童脖子,只是一抖之下,竟让就将其脖颈干脆的一扭而断。

道童当即惨叫声都未发出的立刻毙命而亡!

柳鸣五指再一松下,道童尸体就软绵绵的往地上一落而去。

几乎同一时间,院落两侧的墙壁上,突然浮现出无数细孔,接着破空声一响,竟有密密麻麻弩箭从中激射而出,并化为无数寒芒的向柳鸣激射而来。

柳鸣眉梢一挑,袖子一抖,竟亮出了早就准备好的青月剑,只是略一舞动,片片剑影狂涌而出,将其身形全淹没了进去。

那些弩箭一接触这些剑影后,竟纷纷的爆裂而开,化为一团团赤焰汹汹燃烧而起。

但是下一刻,突然剑影中柳鸣一声长啸发出,剑气一盛后,所有赤焰竟一卷而入的纷纷溃散而灭。

随之剑影中寒光一闪,各有数道青色剑气联结一气的向两侧墙壁横着一斩而去。

“不好,快闪!”

当即两侧墙壁中一下传出了多人的惊呼声。

青光一闪,剑气就将没入墙壁中不见了踪影。

随之惨叫声大起,两侧墙壁从半截一倒而下,从中现出了七八名白袍人来。

这院落两侧墙壁竟是中空之物,这才能让人藏在其中。

而这些白袍人手中各自持着一张淡黄色连弩,但在下一刻,就化为两截的纷纷倒地毙命了。

柳鸣刚才放出的几道剑气不但将墙壁一斩而开,将里面所藏白袍人也尽数一斩而灭。

就在这时,柳鸣猛然一跺足,身躯竟一下冲天而起。

同一时间,地下泥土却突然一分,冒出了一对寒光闪闪的钢爪,堪堪未能抓住柳鸣双足的一落而空。

柳鸣手中青月剑往下方虚空一斩,一道丈许长剑气一卷而下。

“嗖”的一声。

下方地面一下崩裂而开,一道淡黄色人影从泥土中激射而出,向一侧一逃而去。

柳鸣神色不变,但突然伸出一根手指,冲下方剑气一点,。

青濛濛剑气骤然间在途中方向一变,也随同黄色人影的一卷而去,并将其瞬间淹没进了寒光中。

却是柳鸣依仗自己强大精神力,竟硬生生改变了剑气方向。

一声惨叫后,黄色人影就化为一片血雨的飞落而下。

柳鸣对此却视若无睹,单手持剑的悬浮在空中,同时一转首,盯着厢房方向淡淡说了一句:

“阁下在里面藏了这般久不出来,难道还指望我会放你一马不成。”

“道友神通惊人,想来就是蛮鬼宗新来的监察使者无疑了。老夫自问不是对手,不知需要什么条件才能保住自己的姓命?”厢房中传出一个沙哑的男子声音。

“嘿嘿,既然知道我是新来的监察使者,还敢再次埋伏我,可见本宗上一任使者失踪多半和你们也有关系了。你说我会放过你吗?”柳鸣嘿嘿一声的回道。

“看来今天真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不过我还有一个疑问,希望道友能够解答一二。我自问所有埋伏都做的天衣无缝,道友是怎么发现不妥的。”沙哑声音一顿后,又缓缓说道。

“哼,你以为我会告诉你这些事情吗,既然不愿意出来,那就别我不客气了。”柳鸣却冷哼一声,根本不愿和厢房中人废话什么,当即单手一掐诀,一枚枚青色风刃就在面前纷纷浮现而出,再袖子一抖,就化为七八道青光激射而下。

“砰”“砰”几声后,没入厢房中的风刃竟被什么东西一格而开了。

柳鸣见此,目光微微一凝了。

以他现在实力施展的大圆的风刃术,威力之大远非普通灵徒可比的,就算一般中期灵徒恐怕也无法这般简单的硬接的。。

厢房中的敌人,竟也是一名后期以上灵徒。

柳鸣心中如此思量着,但手中动作却丝毫不停,法决一变下,一颗颗赤红色火球又滚滚的涌现而出,并在其一声低喝下,就向下方弹射而去了。

这些火球尚未真的落下,一股炙热气息就先一卷而至了。

“轰”的一声。

一道人影从厢房屋顶处激射而出,并一个盘旋后,就向山顶处一逃而去。

但柳鸣对此似乎早有准备,袖子一抖,一道银色锁链就化为毒蛇般的弹射而出,并且一个晃动后,就化为漫天链影的向对面人影一罩而下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