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拔毒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1-26    作者:忘语


当柳鸣终于在城中某个破烂木屋中找到女童的时候,此女早已重病在身,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了。.

要不是附近还有几个好心乞丐加以照顾一二,乾叔这名亲孙女,恐怕要小小年纪的撒手而去了。

柳鸣大惊之下,自然倾尽全力加以救治,却发现此女所患之病竟是世上极其少见一种怪病,竟会不停吞噬她精血生机,仿佛得了痨病一般的。

好在柳鸣在凶岛上曾经跟随一些人学过不少医治疑难杂症的偏方,外加身上携带不少灵符丹药,倒也可以暂时扭转其病症,并勉强维持其不再恶化,但要彻底根治的话,却需要另一种极少现世的灵药才行。

于是他等乾如屏病情好转一些,连夜将那些霸占乾叔儿子家产族叔族伯们家中各自放了一把火,将他们家产全烧了个精光,又给那些照顾女童乞丐留下一些金银之物后,就带着女童离开了其家乡,直奔玄京而来的。

他要找灵药虽然少见,但以玄京之大,多半还是有希望找到的。

况且离他履任期限也没有多久了,也容不得其继续在玄京外游荡了。

而在过来途中,他就动用了那张千幻灵面将自己化为了现在模样,同时在易骨术作用下,身形也比以前低矮两分,让其略显高大的身躯看起来和普通人一般无二了。

至于等治好乾如屏的怪病,如何安排的问题,却是他以后再考虑的问题。

起码在玄京的这段时间,此女恐怕必须跟在其身边了。

而乾如屏自从柳鸣将其从重病中救出后,也一下对这位新出现的“鸣大哥”表现的依赖异常,甚至开始几天连睡觉时都必须一只手抓着柳鸣衣襟,才能安心入睡,一副生怕第二天醒来,“鸣大哥”再将其抛弃掉的可怜模样。

柳鸣自然对这位名和乾叔大有关系的瘦弱女童,也怜惜异常,在途中对其一些小要求也几乎有求必应,甚至有时还会施展一些简单法术,逗得其一路上“咯咯”的笑声不断。

为了照顾乾如屏身体,他自然不能用腾空术在空中直接飞行,而是在出发时雇了一辆马车,这才亲自赶车的载着女童一路向玄京出发的。

不过柳鸣也没有想到,眼看离玄京不远时后,竟然在这座临时过夜土庙中,碰到当年追的他差点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黑虎卫卫,还当场表演了一番刺杀的戏目来。

但就像他一开始说的那样,若不是那名侏儒突然对乾如屏大下毒手,他真懒的出手理会的。

毕竟此种事情,一看就是牵扯到玄京中势力的是非中。

而他在没有摸清楚玄京现在情形下,并不想直接在人前显露自己灵徒身份的。

当然现在的话,自然又不同了。

他既然已经出手了,就打算干脆借助这位糜夫人势力,直接以一名散修身份混入到玄京中。

据他所知,每年在玄京出现的散修并不在少数,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引人注意的。

至于那名男童所中奇毒,自然也不是真有什么黑气在眉宇处,而是其强大精神力直接一扫男童身体,才发现其体内异常的。

为了保持自己的神秘处,他才这般随口一说的。

这时候,健妇已经将插在男童胳膊上银针一下拔出了一根,结果只见银针下半截黝黑一片。

这让糜夫人一下惊呼出声。

健妇则慌忙将手中剩余几张符箓全都贴到了男童身上。

但是一盏茶工夫后,健妇再拔出一根银针,见上面黑色依然如故后,脸色终于难看之极了。

糜夫人却满脸惶恐之色了,和健妇飞快交谈几句后,也从身上取出一个精致小瓶,并从中倒出一颗碧绿丹药的给男童服下。

过了片刻时间,当其拔出银针也是乌黑色后,此二女真的大急起来。

但等她们再低声交谈几句后,就拉着男童向柳鸣这边再走了过来。

“乾先生,犬子的确体内有奇毒。我和洪嫂都已经尽力了,但却无法解除此毒。先生能看出此毒来,想来肯定也能解除吧,还望先生出手相救犬子一命。”糜夫人一走到柳鸣近前处,竟一拉男童的就要大礼相拜。

柳鸣见此,眉头一皱,,袖子只是一抖,一股无形潜力一涌而出。

正拜下的糜夫人当即只觉身前巨力一托,就再也无法拜下去了。

“夫人不必多礼。此毒虽然厉害,但短时间内也不会发作的。我虽然能解,但也不是一曰之功的事情,必须用刺穴放血之术,才能一点点拔除的。毕竟令公子已经中毒颇深了!”柳鸣不慌不忙的说道。

“没关系,只要能见效,多花些时间又怕什么。先生可否现在就开始拔毒?”糜夫人闻言大喜,不加思索的说道。

“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就试上一试吧。不过我施展手段时不喜欢他人观看,夫人和其他人需要先回避一下了。”柳鸣目光扫了那名男童一眼后,又平静的说了一句。

“回避!先生需要我等如何回避?”健妇倒是没有觉得太意外,反而小心的问了一句。

“嗯,你们也无需到哪里去,我可以直接施法隔绝你们的。”柳鸣再一沉吟后,就一笑的说道,接着袖子再次一抖,一股黑霞一卷而出,并一闪的没入黑童体内不见踪影。

原本睁大眼睛看着柳鸣的男童,顿时不吭一声的翻身昏迷了过去,不过其身躯才刚一倒下,就被一股无形力量包裹,竟身躯一飘的悬浮在了低空中。

这一幕,自不及防的糜夫人,吓了一跳,面上担心之色一现的刚想说些什么,却被旁边洪嫂猛然一拉袖子,这才顿然的口中话语一变的说道:

“既然这样,就麻烦乾先生施法了,妾身就在这里等候好了。”

柳鸣点点头,转首嘱咐了身旁女童几句后,就单手一招,男童向土庙角落处一飞而去。

他身形一晃后,也鬼魅般出现在了那里,接着单手一掐诀,一股股黑气从体内一冒而出,再滚滚一凝后,就化为一片黑雾的将方圆数丈内一切全都遮挡住了。

如此一来,糜夫人和洪嫂面面相觑之下,也只能在原处老老实实等候起来。

而就这时,杜姓女子终于审问完了俘虏,并大步走了过来:

“糜夫人,我已经审问过了。这些人都只是附近某个山寨的劫匪,前几天才被那几名炼气士收为手下,并胁迫过来攻击我们的。不但不知道我们是谁,就连那几名炼气士来历也是一无所知的。”此女冰冷的向糜夫人说道。

“杜军尉,这不奇怪。我们百灵居就那么几名生意上对手,除了他们还能有谁会派人过来对付我们的。只是我这一次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在离玄京如此近地方才会下手,否则前些天绝不会将巴氏兄弟提前派回玄京报信去了。”糜夫人闻言,目中厉色一闪,咬牙切齿的说道。

“既然这样,那这两名俘虏我也不留了,为了防止意外,我也让人分成两拨来警戒了。以防再有什么意外发生!”杜姓女子闻言,略一思量的回道。

“行,一切都依你所言。妹妹你也辛苦一夜了,也快些休息吧。”糜夫人虽然大半心思都放在了爱子拔毒事情上,闻言还是面露笑容的说道。

杜姓女子点点头,目光往土庙角落处黑雾望了一眼后,就默默的走回火堆旁再次坐下了。

一刻钟后,一声长长的吸气后,原本浓浓的黑雾终于一卷的消失了。

柳鸣双手轻托着男童身躯,脸上隐见一丝疲倦之色的出现在那里。

在附近地面上,则有一大滩黑色毒血,并散发着难闻的味道,几乎让人闻之欲呕。

“乾先生,犬子他……”糜夫人急忙走了过去,将男童接过去后,见其还是昏睡不醒,不禁满脸关心的问道。

“放心,我已经拔除了其部分毒姓,起码数曰内毒姓都没有爆发的可能姓了。”柳鸣微微一笑的说道。

洪嫂也几步走了过去,用一根银针小心在男童胳膊上一插,再一拔后,赫然入肉处只有一层淡淡黑气后,不禁长松了一口气。

糜夫人见此,也同样放心了下来,当即感激的冲柳鸣说道。

“这次真是多亏遇见了先生,否则就算能打退哪些刺客,犬子恐怕也会一命呜呼的。等到了玄京,除了那份灵药外,妾身一定会备上其他重礼相谢大恩的。”

“其他东西就算了,我这侄女所学灵药一定要快些到手才行的。另外令公子放血之后有些体虚,等醒来后不妨给其食用一些进补之物,当然一次不能太多。以防虚不受补了。另外这种拔毒,每隔三天都要进行一次,一个月后,才能彻底拔除干净的。”柳鸣摇摇头后,淡淡的说道。

“行,先生放心。等一回到玄京,妾身立刻就吩咐伙计帮先生寻找那味灵药。只是犬子以后拔毒事情,还需要先生再多多出手的。”糜夫人不加思索的说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