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雷辰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3-11-05    作者:忘语


“是,灵师大人。晚辈是广陵牧家的牧明珠,这是我的接引牌,请大人查看。”牧明珠闻言,急忙将手中一块黝黑发亮铁牌双手捧起。

“哦,你是牧师姐的族人!不过,我可不是灵师,只是一名灵徒而已。灵师真颜岂是连灵海都未开启的凡人能轻易见到的。”皂衣男子口中这般说着,冰冷面容还松缓了一些,冲下方一招手。

“嗖”的一声。

紫衣少女手中铁牌一下冲天shè去,稳稳落在了男子手中。

随后这位接引使者,单手掐诀,一根手指泛起点点黑光的冲铁牌一点而去。

“噗”的一声,铁牌微微一颤后,从表面喷出一小片白濛濛光幕。

在光幕中,另外一名紫衣少女影像若隐若现,除了服饰打扮略有不同外,五官神态神似无比,只是年龄看起来更小一分。

“嗯,是你不错。你可以站到那边去了。”皂衣男子只是扫了一眼,就点点头说道。

牧明珠闻言,十分高兴的称是,走向了平台中心处。

“晚……晚辈高冲,拜见使者大人!”那名高大少年也从怀中掏出了同样一块铁牌,高高捧起后,有些紧张的说道。

“高冲……,你就是这次开灵仪式中的三名散修弟子之一。不错,说不定你会成为我的同门师弟,看一看你的接引牌吧。”难得皂衣男子脸上竟挤出来一丝笑容,并和气万分的说道。

同样单手一招,掐诀施法一番。

高冲自然毫无问题的也过关了。

“白家白聪天,请大人查验接引牌!”柳鸣深吸一口气,也将手中之物捧起。

他此刻心中有些紧张,但面上看不出丝毫的异常。

这一次,皂衣男子漫不经心的扫了柳鸣一眼,就一言不发的将令牌也摄了过去。

当同样白光从令牌上一卷而出后,另一个‘白聪天’赫然栩栩如生的映现而出。

柳鸣目光往影像上一扫后,心中微微一跳。

影像中的‘白聪天’,和他足有仈jiǔ分的相似,但当时赫然穿着一件白sè衣衫,并且神态中隐约透出一丝的骄横,这点和其颇有些不同的。”

“咦”

皂衣男子打量了影像中的‘白聪天’两眼,再看了看下面的柳鸣一眼,面上现出一丝诧异来。

柳鸣心中一沉,手腕上的铜环不觉微微闪动了几下,但最终还是站在原地未动一下。

“嗯,才仅仅一年,改变倒是不少。看来这一年来,没有少为开灵做准备吧,以前那些浮躁之气倒是改掉了不少。”皂衣男子缓缓的说道。

柳鸣听到这话,心中大松一口气,急忙躬身回道:

“晚辈自知资质一般,也只有在心xìng上多下些苦功,好能争取一线的开灵之机。

“嘿嘿,开启灵海可不是肯下苦功就能通过的事情,算了,现在给你们说这些话根本无用,以后自然会知道怎么一回事了。你们全找个地方坐好,我马上就要赶往下一个地点了。”皂衣男子先嘿嘿一声的说了两句,但就不愿多说的吩咐下来。

其他少男少女闻言,纷纷就地盘坐了下阿里。

柳鸣三人见此,也在平台上找了一处地方坐了下来。

不知是否因为同一接引地点上来的缘故,三人竟下意识的没有分开,而和其他人结伙般的自行坐在了一起。

但三人面面相觑下,谁也没有首先开口。

就在这时,空中皂衣男子却单手一个翻转的取出一块灰白sè圆盘,身形再一晃后,就一下飞天而起,直接没入高空光幕中不见了。

下一刻,四周那些雕像在一阵嗡嗡声中泛起团团柔光,再一声巨响后,平台就带着一股巨大惯xìng的向某个方向一冲而出。

不少没有坐稳的少年少女全一下摔的东倒西歪。

柳鸣前面的紫衣少女一个不提防,也娇躯一扭的就仰天摔倒,幸亏旁边的高大少年眼疾手快,猛然一动,一把抓住了少女的手臂,将其稳稳的来了回来。

“多谢高大哥!”牧明珠重新坐稳后,脸现出一丝红晕的冲高大少年说了一声。

“没……没什么,只是举手之劳。”高冲见少女对其称谢,却有几分手足无措的样子。

紫衣少女冲高大少年报一笑后,却转首冲柳鸣狠狠瞪了一眼。

柳鸣则露出似笑非笑的神sè来。

他从始至终都稳稳坐着,明显也能出手拉少女一把,却根本没有出手的意思。

如此一来,自然让牧明珠对其印象更差了一分。

不过这时,柳鸣却将目光从二人身上挪开,看向了离他不远的一座灰白sè雕像上。

雕像形象非常奇特,似猴非猴,似蝠非蝠,仿佛一只猴子身上凭空长出一对蝠翅一般,显得十分狰狞凶恶,让人看了不觉心中发寒。

“哼,小世家就是小世家,竟然连夜游鬼这种最普通的鬼物没有见过。”牧明珠见此情形,撇了一下嘴,用一种讥讽口气说道。

“哦,牧小姐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柳鸣顿时起了一丝感兴趣之心,回首问道。

一旁的高大少年,也瞪大了双眼。

牧明珠原本不想再和柳鸣多说什么,但是一见高大少年神情,再一想起自己‘三叔公’交代的话语,当即心意一转的换上了笑容:

“既然高大哥也想知道,那小妹就献丑一二了。夜游鬼又叫鬼夜叉,是百鬼夜行图上最常见的一百零八鬼物中之一,除了可以飞行外,实际上却并无多大能力……”牧明珠不愧为牧家千金,虽然还不是蛮鬼宗弟子,却对鬼物了解的颇多,不但将夜游鬼特点说的一清二楚,甚至附近其他几尊鬼物雕像的来历,也都能说出一二,引得附近其他少年少女也不禁闻声望了过来。

“哼,这等低阶鬼卒类鬼物有什么好了解的。等我们真能进入上门之后,起码也要驯服一头鬼将级厉鬼,才算不枉学习驱鬼之术。”一名身材高挑,留着一头褐sè长发的少年,忽然冷笑一声的说道。

“你口气倒是不小。据我所知,就算蛮鬼宗中灵徒中,大半也不过只能驱使一些卒级鬼物,只有少数弟子,才能驱使一两只悍级鬼物而已。而鬼将级的凶鬼,就连灵师大人们,恐怕也没有几人能够驱使的。”牧明珠看了褐发少年一眼,不客气的说道。

“别人做不到,不代表我雷辰做不到。”褐发少年闻言,傲然一笑的说道。

“雷辰?你是雷家弟子!”牧明珠一听对方姓名,脸sè顿时一变。

旁边其他少男少女听了褐发少年名字后,也倒吸了一口炼器,纷纷现出一丝畏惧之sè。

若说白家算是地方上的一流世家外,雷家却是在整个大玄国足以排进前三的庞然大物,弟子在各大上门成为灵徒以数十计算,甚至传说雷家在上门还有灵师等阶的存在。

“就算你是雷家弟子,这般大话还是等你过了开灵仪式再说吧。”牧明珠心中暗暗吃惊,但出于内心的骄傲,表面上仍不愿坠了自家颜面。

但这一次,雷辰却根本不再多说什么,望了一眼少女旁边的高大少年后,就嘿嘿一笑转身离开了。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看二人旁的柳鸣任何一眼。

柳鸣坐在地上未动,对眼前一切视若无睹一般。

在凶岛上,所有人巴不得自己越不起眼越好,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活的更长久一些。

一些自持实力过人,在岛上想出风头新来家伙,大都在活不过一年的。

虽然外界和凶岛上不一样,柳鸣也没有改变自己的意思。

这时,牧明珠和高冲明显亲近了一分,二人交谈热烈,并不时传出一两声少女的轻笑,有意无意的把柳鸣排斥在了二人之外。

柳鸣也根本不在乎二人做什么,在再次集中心神后,就在原地继续打坐修炼了起来。

剩下的七八天内,巨大平台几乎每隔半rì光景,就会在一处地方停顿,从下面少则三四人,多则十几人的接引上来一些少男少女来。

当平台足足挤满了三四百人,几乎再无法容纳下去的时候,皂衣男子才终于不再接引新人,驾驭黑云的往来处飞shè而回。

半个月后,巨大黑云在飞过数片连绵山岭后,终于来到了一片黑黝黝密林上空,并直往深处疾驰而去。

向前一口气深入百余里后,前方忽然出现了十几座连绵一起的巨型山脉。

另一侧天空中也传来了轰隆隆声音,另有一团黑sè巨云往同一山脉出飞驰而来。

片刻后,两团黑云就一前一后的接近了山脉处,并在其中一座山峰的山脚下徐徐落下。

“下去吧,本宗山门所在到了。”

当平台方一稳稳的落在平地上时,笼罩其上的黑云和光幕顿时全都一散而尽,蓦然出现在众人上空的皂衣男子当即吩咐一声的说道。

众多少男少女大喜之下,纷纷从平台上一跳而下。

柳鸣却在平台边缘处驻足,双目一眯的先向四周仔细打量了一番。

(今晚威信平台上抽出的大奖得主,是名字叫“阿拉丁”的威信书友,请这位书友注意接收平台消息,将被赠送PSP手掌游戏机一台。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