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乾如屏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1-26    作者:忘语


但这一次,却破空声一起,三道黑色小箭发出刺耳尖鸣的一闪到了其近前处。

却是杜姓女子突然将巨弓上小箭激射而出。

那不男不女的炼气士大怒,虽然人还在空中,却袖子猛然一抖,一根软剑毒蛇般的从中弹射而出,再略一舞动后,就化为三道剑影的朝三枚小箭狂劈而去。

“轰”的一声!

三枚小箭一被剑影劈中的瞬间,竟瓷器般一下爆裂而开,并从中一下飞出漫天黑色液体。

那名不男不女炼气士纵然也算争斗经验丰富,但如此突变下也防不胜防,当即被那黑色液体浇了个遍体都是、

其一个翻身的落到地上,急忙将一只袖子往鼻子一嗅,顿时闻到一股腥臭之极味道后,不禁惊怒交加的尖叫一声:

“你到底在箭中藏了什么?”

“无需多问了,你马上自己就会知道了。我也不想和一个死人多说废话的。”杜姓女子却将手中巨弓一放而下,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

“啊……就算死,我也要先杀了你。”不男不女炼气士一声惨叫后,浑身肌肤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消融糜烂开来,当即口中再发出一声凄厉尖叫,猛然将手中软剑一抖,奔杜姓女子狠狠一投而去。

只见银光一闪,软剑化为一道寒虹的破空到了女子头顶处,并狠狠一斩而下。

女子一惊,显然也没有想到对方还有此种手段,只能无奈的猛然将手中巨弓往上一挡,想将寒虹一击而退。

但是此女显然太小瞧一名中阶炼气士的临死一击了,其手中巨弓虽然也非凡物但怎能真和符器相提并论的。

只听到“砰”的一声后,巨弓看似粗大弓弦当即一斩而断,寒虹再一闪后,就要将女子一斩两片了。

但就在这时,“嗖”的一声,一道青光从另一方一闪而逝,狠狠斩到了寒虹上。

“当”的一声!

青光化为点点灵光的溃散而灭,寒虹却一下倒飞出去,并再还原成一口软剑的跌落地上了。

杜姓女子微微一呆,螓首一转的向青年儒生处望了一眼。

只见儒生正将一只手缓缓放下,显然刚才是其出手相救的。

杜姓女子心念一转下,冲儒生点了点头,但没有出言相谢什么,反而冲其他黑虎卫一声低喝:

“你们还等什么,还不快将这些匪徒全都拿下!”

其他黑虎卫原本也被刚才接连发生事情惊得目瞪口呆,一听这话,这才恍然大悟起来,当即喊声一起的冲那些黑衣蒙面人再一扑而去,气势明显比先前不知高涨了多少倍。

与之相反的是,那些蒙面黑衣人在为首炼气士全都一死殆尽后,纷纷大慌的开始后退,并有些人更是毫不犹豫的立刻转身而逃。

结果一场混战下来,其中小半人被击毙在了当场,但大部分人还是逃之夭夭掉了。

在此过程,杜姓女子和那名健妇却始终呆在糜夫人和男童身边,没有再出手的意思,显然是担心袭击之人中还有其他后手。

不过此种担心显然是多余了。

当黑虎卫将最后一名逃走不及的黑衣人在庙外一刀砍翻的时候,仍未见再有他人现身而出。

那名健妇见此,长吐了一口气后,目光在青年儒生这边望了一眼后,就突然低声在美艳妇人耳边说了两句什么。

糜夫人目光一闪后,点了点头,于是一拉身边男童,在健妇陪同下向青年儒生这边走了过来。

那杜姓女子则指挥黑虎卫开始清理现场,并开始审问两名被活捉的黑衣人起来。

“多谢仙师刚才相救,否则妾身和犬子恐怕真要在劫难逃了。”糜夫人一走到儒生近前处,敛衽一礼的诚恳说道。

“不错,要不是道友刚才出手,我家夫人真的无法活着回到玄京了。”健妇也恭敬一礼的说道。

“不用谢我,我刚才出手可不是为了救人,只是这些人先对我出手罢了。”青年儒生用手中一根木棍拨弄了眼前火堆两下,漫不经心的回道,神态和先前自然大不相同了。

“仙师说笑了,我等是因为仙师才能保住姓命的,这点是毫无疑问的。不知仙师尊姓大名,可也要去玄京的?”糜夫人嫣然一笑的问道。

“我只是一名灵徒而已,可不敢称什么仙师。你们可以称呼我一声‘乾先生’,我的确要去玄京办些事情的。”青年儒生淡淡说道。

“原来是乾先生,妾身姓糜,夫家在玄京也算是小有势力之人,只是这次外出得罪了一些小人,才会在归途中数次被人刺杀。先生若是愿意护送同行的话,等回到玄京妾身必定重重相谢的。”糜夫人有几分恳求之色的说道。

“护送你们?没有兴趣,我这次到玄京只是为了侄女寻找一味治病灵药而已,并不像掺和到什么是非中去的。”青年儒生闻言,想都不想的一口回绝道。

这话,自然让糜夫人脸上笑容为之微微一凝了。

不过旁边那名健妇,仍然神色不变的说道:

“若乾先生到玄京是为了寻找灵药的话,那我家夫人正好能帮上忙的。先生不知,我家夫人相公正是玄京颇有名气的百灵居东主,而百灵居就是专门收购各种灵药矿材的店铺,即使在其他郡州也大都设有分店的。即使先生所要之物在百灵居找不到,我家夫人也可帮助联系其他一些交好商铺,同样可以帮助搜寻的。”

“哦,百灵居名头我还真是听过一二的!夫人真是百灵居东主的妻室?”青年儒生听到这话,神色终于一动,重新打量了糜夫人两眼,仿佛在判断健妇所言是真是假。

“只要先生肯护送我和犬子安全回到玄京,不管你要的是何种灵药,妾身都会帮你寻来的。”到了此时,糜夫人也一咬牙的承诺道。

“若是这样的话……好。我就信你们一次!不过话先说清楚了,若是到了玄京,夫人无法实现此言的话,可别怪乾某翻脸无情了。”青年儒生沉吟了一会儿后,终于点了一下头。

“呵呵,道友尽管放心。只要不是寻找那些传闻中的真正天地灵物,一般灵药绝对没有问题的。”健妇忙赔笑的说道。

“哼,我所找灵药价值并不算多大的,只是十分少见,外加罕有人能用的到,这才不易找到的。”青年儒生似乎听出了健妇话中意思,哼了一声的说道。

“这就更没问题了。对了,不知令侄女患了何病,在下也对医道颇为精通,要不要帮忙看上一看。”健妇闻言心中一松,但看了看儒生旁边面黄肌瘦的女童后,忍不住的说了一句。

“不用了。道友若是真精通医道的话,不妨先解了贵少主体内之毒吧。”青年儒生摇了摇头,淡然回道。

“什么,少主中毒了!”

“不可能,我儿怎会中毒的。”

健妇和糜夫人闻言,同时失声出口起来。

“嘿嘿,二位不信的话,可以自己检查一下的。看他眉宇间黑气颇深,显然中毒起码已有一月以上的。”儒生看了男童一眼,轻描淡写的回道。

听儒生说的这般肯定,糜夫人和健妇互望一眼后,不由的相信了几分。

糜夫人忙冲儒生说一声告罪的话语后,就和健妇拉着男童急忙向来处走去了。

那名健妇更是冲那名丫鬟吩咐几声,后者飞快跑出了庙门。

片刻后,年轻丫鬟就抱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裹走了进来。

健妇一把接住包裹,在其中一阵翻找后,就立刻找出了一盒银针和数张符箓。

当即在糜夫人关切目光中,健妇向将一张符箓往男童身上一拍而去,接着又将数枚银针往其胳膊上飞快插了上去。

“鸣大哥,他真中毒了吗?”

在这时,那名一直紧挨儒生坐着的女童,忍不住扬首问了一句。

“嗯,的确中毒了。而且还是一种很麻烦的奇毒,要不是遇到了我,除了到了毒发前夕,她们多半也无法发现此事的。”儒生微微一笑的回道,同时用手怜惜的摸了摸女童头顶一下。

这名看似二十七八岁的儒生,自然就是柳鸣化名而成的。

女童却是他离开奉天郡后,去了另外一郡的某个小城中,找到的乾叔唯一后人,也是乾叔的亲孙女。

当初在凶岛上,那位对其几乎半师半父的乾叔,临终前唯一的遗愿,就是希望柳鸣有机会的话,对其后人略加照看一二。

而柳鸣离开凶岛后,先是一至被人追杀,接着又大出预料的拜入蛮鬼宗门下成为了一名灵徒,直到现在才得以有时间真正去乾叔家乡一趟,寻找其后人的。

不过他一番寻觅后,却发现乾叔被抓入凶岛前在外界所留唯一儿子,虽然早已经成家立业了,但在数年前爆发的一场瘟疫中,夫妻两人全都撒手西去了,只留下了一名叫乾如屏三四岁幼女。

如此一来,在没有父母在身边的此女,自然被其他名义上的族叔族伯等人轻易霸占了所有家产,甚至不久后还被赶出了家门,只能流落成为一名小乞儿。(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