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庚蓝真煞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1-24    作者:忘语


柳鸣没客气的单手一接,目光飞快的往上面扫了几眼,忽然微微一笑的说道:

“这就是你们白家的交易条件,这些东西全部加起来也不过是数千灵石而已。.贵家族真以为在下为了这点灵石,会将麻烦主动招揽身上吗?”

“白某知道这些资源也许对柳公子少了一些,但是我们白家底蕴的确无法和其他大世家相提并论,一时间也只能凑到这般多的。不过白家可以答应柳公子,这等数量的资源只要等上半年,我们白就可再补上相同一份。”白兴流深吸一口气后,毅然说道。

“什么,大哥,这怎么行!”旁边的白老二一听这话,顿时大急了起来。

“若是白家保不住现在的地位话,就算有再多资源又有何用的。”白家家主却一摆手的说道。

“对不起,若只是这点条件的话,在下还是没有做此交易兴趣。”未等白家两兄弟再争论什么,柳鸣就抢先摇摇头的说道。

一听这话,白家两兄弟都不禁脸色一变了。

“柳兄,是不是有些太过了。若是两份资源加起来的话,恐怕接近上万灵石了。而我们白家也只是接你名头一用而已,你并没有什么实际损失的。”白嫣儿在旁边终于也开口了。

“若真只是借我名字一下,这上万灵石资源自然足够了。但我可不信白家在今后真遇到麻烦的时候,不会将我牵扯进来的。毕竟我若答应了这笔交易,自然还要继续做那‘白聪天’,若有其他炼气世家想要对付白家的话,恐怕第一个先对付的还是我。否则他们怎能放开手对付白家的。这可不是口中随便说说这般简单的。”柳鸣听了,毫不客气的说道。

白家家主和白家老二听到柳鸣如此一说,不禁面面相觑了。

此种道理,他二人自然也心知肚明的,但现在被柳鸣这般直接揭破说出来,自然满脸的尴尬之色了。

白嫣儿听完后,虽然没有再说什么,但也神色阴晴不定起来。

柳鸣却仍然站在原处,任凭三人暗自思量着。

“嫣儿,你……”

“好了,二叔,我知道你的意思的,但这条件多半没用的。”

白家老二望了白嫣儿一眼后,刚想开口说些色和那么,却被此女一口打断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柳公子不愿意的。”白老二喃喃的说道。

柳鸣见此,虽然面色如常,但心中也有一分奇怪起来。

“好吧,柳道友,除了前面这些资源外,若是再加上我呢,小妹我若是肯委身相嫁话,你可愿意助我们白家渡过此难关。”白嫣儿叹了一口气,冲柳鸣十分随意的问了一句。

“白道友说笑了吧。”柳鸣听到这里,倒是真的怔住了。

“我白嫣儿虽然只是一名初期灵徒,但在白家还算是说一不二的。只要你肯娶我,我自然愿意相嫁的。”白嫣儿冲柳鸣妩媚一笑后,不慌不忙的说道。

“白姑娘生的国色天香,只要是男子都很难拒绝的。不过柳某早已决定专心修炼之道,希望有朝一曰能进阶凝灵师,现在并没有要找双修伴侣的意思。”柳鸣沉吟了一下后,再看了看白嫣儿娇美之极的容颜片刻,露出一丝遗憾之色的说道。

听到柳鸣这般说,白嫣儿一笑的并没有再说什么。

但一旁的白家家主和白老二却不约而同的大失所望起来,但此刻他们却也实在找不出还有什么能打动眼前青年的条件了。

柳鸣见此情形,当即也不再等下去,口中淡淡的说道:

“若是白家只能拿出眼下这点诚意话,我就不奉陪了。柳某还另有要事在身,就先告辞了。”

他一说完此话,冲白嫣儿微微一抱拳,身形一动,就向门外大步走去了。

白家两兄弟见此,脸色不由的大变。

白嫣儿也黛眉一皱而起。

而就在这时,忽然从门外另传来一声沙哑的轻叹声:

“看来一般条件,的确很难将柳公子继续绑在白家这条小船上了。不过公子既然心怀大志的想成就灵师之能,那老身这边有一样东西,也许能让你满意的。”

话音刚落,门外人影一晃,一名手拄青铜拐杖的老妪,当即无声的出现在了那里。

“母亲”

“祖母”

白家两兄弟和白嫣儿见此,纷纷上前见礼。

“原来是白老夫人。老夫人在门外听了这般长时间,在下原以为你不会再现身的。”柳鸣却不觉奇怪,反而冲老妪略一拱手的说道。

“原来柳公子早就知道老身在外面了。啧啧,公子不愧为蛮鬼宗十大弟子中人,老身曾经修炼果一门闭气秘术,自问一旦施展,一般灵徒可是无法发现的。”老妪闻言,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之色。

柳鸣淡淡一笑,没有再接口什么。

以他现在不逊色灵师的恐怖精神力,哪怕老妪的闭气秘术再玄妙,又怎可能躲过其感应之力的。

“你们三个都出去一下,下面我要单独和柳公子商谈一下。”老妪见此,自然不会继续追问什么,反而冲白家兄弟和白嫣儿一声吩咐的。

“是,母亲大人。”白家兄弟忙答应一声。

“祖母,连我也能留下吗?”,白嫣儿却有些疑惑的问一句。

“我和柳公子说的事情,你听了也是有害无益的,还是不听的好。”老妪犹豫了一下后,还是这般说道。

白嫣儿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只能答应一声的也退了出去。

当屋门也被一带而上后,屋内转眼间就只剩下了柳鸣和白老夫人二人而已了。

“老夫人,你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吧。”柳鸣盯着老妪,缓缓说道。

“柳公子何必太心急了。我这有样东西,先看看再说吧。”老妪微微一笑,然后从袖中摸出了一个淡蓝色水瓶,满是不舍之色看了一眼后,就递给了柳鸣。

柳鸣倒也不怕老妪会在瓶上动什么手脚,接过来后,只是轻轻晃了一晃后,就将盖子一打而开,目光往里面一扫而去,却一下失声出口了。

“真煞之气,你们白府竟然会有此物?不过这数量也未免太少了一些,只有一份的三分之一吧。”柳鸣真大吃一惊了。

“呵呵,柳公子果然见多识广。这瓶中之物不但是真煞之气,而且还是真煞之气中颇有名气的庚蓝真煞。是我们白家先祖无意中得到的,不过也就只得到这三分之一数量。”老妪凝重的说道。

“若真是庚蓝真煞的话,的确十分珍稀。不过只有三分之一的话,我拿它又有何用的。”柳鸣凝望了手中小瓶好一会儿后,才眉头一皱的问道。

“这一点请柳公子放心。这三分一的庚蓝真煞只是预付和取信公子之物罢了,只要公子愿意保我们白家今后数年,老身愿意将当初白家先祖得到此真煞的那处煞坑地点如实相告的。据先祖遗言,那煞坑虽然极小和偏僻,但剩余庚蓝真煞再组成一份绝对绰绰有余的。”老妪不慌不忙的说道。

“哼,若真有这等好处。你们白家岂不早就将所有真煞全都取走了,还会留到现在?”柳鸣l心念略一转动后,却哼了一声的说道。

“这一点,柳公子就不知道了。那煞坑地点不但难找,而且身处地方十分凶险。当初发现此煞坑的那位白家先祖也是一名后期灵徒,是无意中才闯到那里并冒了极大风险才取到这点真煞之气的。我们白家虽然后面也曾经数次派灵徒再去那里取剩余真煞,但根本连那煞坑都未曾到达,就纷纷在途中遇险毙命了。也就是因此,曾经兴旺一时的白家,才因为灵徒青黄不接之下,一下衰败至今的,后面哪还敢再派人去找那煞坑了。这也算是我们白家最大的秘密了。”老妪苦笑一声的说道。

“看来那地方真的十分危险了。那老夫人的意思是……”柳鸣听到这里,目光微闪的问道。

“很简单。只要柳公子答应保我们白家五年内无恙,等五年之期一满后,老身立刻将到那真煞之坑地图双手奉上。当然我先说明,那煞坑附近十分凶险,柳公子去了也不能保证全身而退的。所以这笔交易做不做全由公子你自己了,不过我们白家也的确再拿不出其他条件了。当然只要柳公子答应话,前面我孩儿答应的资源,同样一并算数的。”老妪毫不迟疑的说道。

“嘿嘿,凶险。只要当初取出庚蓝真煞的那位白家先祖的确是后期灵徒,我自然也不会畏惧的。好,这笔交易我答应。不过我只能再做那白聪天四年,多一天都不行。”柳鸣看了看老妪,再望了望手中淡蓝色小瓶后,忽然冷笑一声的说道。

“四年,也勉强够我们白家在一流世家间站稳住了。行,就如此说定了。”老妪略一思量后,就一咬牙的答应下来,并伸出一张巍颤颤的枯瘦手掌来。

柳鸣见此先是一怔,但马上就明白过来的洒然一笑,同样伸出一只手掌的轻轻一拍。

(呵呵,总算将三章也搞定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