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交易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1-24    作者:忘语


柳鸣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后,当即**一收,体表黑气顿时全都一卷的收进了体内,同时淡淡的问了一句:

“谁在外面?”

“少爷,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可需要奴婢去厨房给你要些吃的来?”门外传来了一个小心翼翼的女子声音,听起来正是昨天安排伺候其的两名婢女中一个。

“不用了,我这几天不需要食用饭菜。”柳鸣不加思索的说道。

他昨天才刚服用过辟谷丹,自然不会轻易在陌生之地食用东西的。

“是,那奴婢先告退了。”门外婢女闻言似乎有些惶恐,马上轻步的离开了屋门。

不过柳鸣重新闭目养神一小会儿后,门外再次传来了毫不掩饰的脚步声,同时一个陌生的悦耳的女子声音一传而来:

“柳兄吗,小妹白嫣儿,还望道友能够一见。”

“原来是白小姐,请进吧。”柳鸣一听这话,神色一动,当即睁开眼睛的说道。

于是屋门一推而开,从外面走进来一名身形婀娜窈窕娉婷之态的娇艳女子。

此女一身青色衣裙,目光一扫柳鸣后,忽然甜甜一笑的说道:

“柳兄果然和聪天有几分想象,怪不得关大谷三这两个奴才,竟然会突发奇想的让道友顶替小弟的参加开灵大典。”

“是吗,我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令弟,但想来白小姐之言多半不会错的。不过眼下这副容貌可是我自己的,并没有丝毫易容之处的。而且白小姐的大名,我可是从关大他们口中听到不少的。”柳鸣双目一眯的打量了此女一眼后,这才不慌不忙的走下床来,微微一拱手的说道。

在他心中,也对此女容颜颇为的惊艳。

“哦,这倒让柳兄见笑了。我们白家只有小女子一名灵徒,有时自然不得不做一些抛头露面的事情的。”白嫣儿闻言,脸上现出几分无奈之色的说道。

“是吗,白小姐若是不喜欢的话,完全可以少掺和家族事情,以你现在天月宗灵徒身份,白家还能勉强你不成?”柳鸣听了,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

“柳兄说笑了,除非真和道友这般孤身一人之辈,否则我们这些世家**有谁真能抛弃家族而不管不问的。不过柳兄这次忽然来到白家,应该是有什么要紧事情吧。”白嫣儿微微一笑后,又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看来我的来历,白家已经查的很清楚了。不过这些都是小事,我这次来白家却是为那牧明珠的事情。听说白家已经将我和此女的婚期都订下了,而且还准备大发请帖的样子,可是真有此事的?”柳鸣说了两句后,就脸色忽然一沉下来。

“的确有此事,这有何问题吗?牧明珠小妹曾经亲眼见过,可是生的如花似玉。柳兄既然已经和其订下了婚约,再约定好婚期将这位美娇娘娶过门为妻,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白嫣儿嫣然一笑的说道。

“哼,牧明珠生的什么摸样,我在宗门自然早就见过的。但我可不记得曾经真答应过此婚约,更别提什么娶其过门的事情了。白家若是真想靠娶此女而拉拢牧家的话,尽可再找一个白聪天出来,无需将柳鸣拉出来的。”柳鸣不客气的说道了。

“柳兄,说笑了吧。那牧明珠要嫁的就是柳兄,其他人怎能代替的。而这婚约虽然当初没有得到你首肯,但你好像也没有回信反对过吧。现在要出尔反尔,这可让我们白家十分难做的。”白嫣儿眨了眨眼睛的说道。

“白道友,你无需逞口舌之利。你可知道牧家这门婚事给我带来了多大麻烦吗!就因为白家只看到和牧家结盟的这点好处,却让我得罪了宗门内一个原本无需得罪的人,现在也不得不离开宗门,暂时避开对方一段时间的。”柳鸣冷哼一声的回道。

“什么,此婚事让道友得罪人了,让你不得不离开宗门了。柳兄说的,莫非是高冲这名地灵脉**。”白嫣儿闻言,终于想起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了。

“白小姐知道就行了。也许高冲对白家是根本不屑理会,但我现在却被其盯上了,而且以后还不知要背这黑锅多长时间的。所以无论从哪方面看,柳鸣自问都算对的起你们白家先前那点恩惠了。我现在也没浪费时间再兜圈子的意思。实话实说吧,我这次过来,一是要退掉和牧明珠的婚事,二是要恢复自己的本来身份,从此和你们白家再无任何关系的。至于前些时候,你们白家依仗‘白聪天’这个名字所占的什么好处,我也不会打算过问的。权当做初借过你们白家开灵大殿名额的另外补偿了。对了,白家也别想以冒名之事再要挟在下了,有关冒名的事情柳某已经亲自向宗门说过了,所以等我回到宗门时,白聪天这个名字应该就会从蛮鬼宗内彻底消失了。”柳鸣不客气的说出这般一番话来。

白嫣儿听到柳鸣这番话语,脸上终于最后一丝笑容也没有了,但在目光闪动数下后,仍然缓缓说道:

“柳兄息怒,万事都可商量的,白家可从未想过真将冒名之事向贵宗高层透漏的。若是柳兄不满意牧明珠这门婚事啊,小妹可以回去设法劝说家主将此门亲事退掉的。不过柳兄要这般直接宣布和白家从此断掉关系,这未免太绝情了一些。不瞒柳兄,我们白家现在发展正处关键时候,若是这时少了柳兄的蛮鬼宗十大**名头,恐怕急剧扩张的恶果马上呈现,反要立刻大祸临头的。”白嫣儿脸上神色一变,满是楚楚可怜之色的说道。

“这和柳某有什么关系。我好像刚刚说过了,从此我是我,白家是白家,是各不相干的。否则大玄国的炼气世家不计其数,难道至要遇到危难之事,我都要一一出手相帮的。”柳鸣两手一抱臂,面无表情的说道。

白嫣儿见此,心中有几分无语了。

她虽然修为不高,至今也不过是一名初期灵徒,但靠着一副花容月貌,即使在天月宗的灵徒**中也算是小名气之人,甚至连一些外宗男**都有不少为其十分痴迷的。但没想到碰到眼前这名以前顶替其弟弟的青年,却对其可怜之色无动于衷,仿佛天生一副铁石心肠一般。

而这种对其娇容根本无视的男子,让白嫣儿心念一转下,不禁下意识的想起了另外一人来。

那人面对她满腔柔情时,也是同样的不加以色,几乎将全部心思都放在**上的。

想到这里,白嫣儿神色不禁略有些怪异了,但定了定心神后,忽然说出一番让柳鸣微微一怔的话来。

“柳兄,你若是打算就此断掉和白家以前的关系,这点小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不过若是我们白家和柳兄重新再做一笔交易,再换取你名义上的继续支持,应该还不是什么难事吧。”

“重做交易,你们白家还能拿出什么条件来?”柳鸣听到这话,倒也不觉得太奇怪,发而淡淡的问了一句。

“嗯,此事事关重大。这样吧,柳兄稍等片刻,我去请家父和我二叔过来一趟,由他们亲自与柳兄详谈此事如何?”白嫣儿正色的说道。

“好吧,柳某先听听再说吧。”柳鸣眉梢一挑后,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白嫣儿微微一笑后,就此的告辞离开了。

不过一顿饭工夫,门外脚步声再次响起后,白嫣儿就带着白家家主和白老二出现在了柳鸣面前。

“柳公子,白某惭愧的很,现在才知道牧家婚事原来给阁下造成这般大麻烦,公子心中有怨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二弟,将那东西拿出来,先作为我们白家的赔礼之物。”白家家主一见柳鸣,姿态放的极低,先是满脸惭愧的大加赔礼后,又冲旁边白家老二一声吩咐的说道。

白家老二闻言后,立刻将一精美绝伦的玉盒双手捧上。

“先前已经说过,我和白家以前恩义算是彻底了解了,无功不受禄下自不会随便拿白家的东西。白道友说白家打算和我另做一笔交易,现在先说给我听听吧。。”柳鸣淡淡扫了玉盒一眼,就一摆手的说道。

白家家主见此,脸上笑容微微一凝,白家老二脸色却有些不太好看了。

倒是白嫣儿美目一闪下,轻笑一声的说道:

“父亲,我早说过柳兄不喜欢绕圈子的,你还是将交易事情直接相告吧,这样也说不定还能让柳兄对我们白家印象更好上一些的。”

“呵呵,这倒是在下有些失礼吧。既然这样,白某就坦然直说。先前小女已经将我们白家现在不进则退的处境大概向柳公子说过了一些吧,所以我们白家还希望公子仍然在数年内还用白聪天的名字,先不要急着恢复自己真名。而作为交换代价,我们白年特给柳公子准备了一份厚礼,这是礼单,公子看看是否满意!”白兴流再勉强一笑的说道后,就从怀中取出一张纸片,双手递了过去。(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