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暗议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1-22    作者:忘语


“白蟠?”柳鸣望着脸上看不出丝毫异色的老者一眼,淡淡的点下头,也不多说话的立刻向门内一走而去。

以他目光自然一眼就看出眼前老者,也是一名修为不弱的炼气士,但又怎会真放在心上的。

白蟠急忙在前面引路,并且口中十分恭敬的飞快说道:

“老爷和小姐现在去城外谈一些事情去了,不过老奴已经派人从后门快马加鞭的通知少爷回府的消息了,相信老爷和小姐顶多明天就会立刻返回府中的。我现在先安排少爷在以前的院子住下吧。”

“不在府中!那现在白府是谁做主的?”柳鸣问了一句。

“回禀少爷,现在是由二老爷坐镇府中的,三老爷最近几天则一直在闭关中的。”白蟠老老实实的回道。

“嗯,不管现在府中谁做主,我都希望明天一定要见到能真正主事的人。否则的话……,哼,看你样子,应该也只是知道我真正身份之人,其他话我就不多说了。”柳鸣目光冷冷扫了老者一眼后,轻哼了一声的说道。

“少爷说笑了,老奴能知道什么事情。不过少爷放心,相信明天老爷和小姐一定会亲自来见聪天少爷的。”老者闻言脸色微微一变,但马上又赔笑的说道。

柳鸣则面无表情的不再说什么了,只是跟着老者东一转一拐后,没一会儿工夫就来到了一个异常幽静的院落前。

在此院前,两名各穿黄红两色衣衫的貌美丫鬟站在那里,全都十五六岁模样,一见老者走过来,立刻敛衽一礼的齐声说道:

“拜见大总管!”

“梅竹,梅兰,快些过来见见聪天少主。以后,你们两个就专门负责少主的衣食住行,若有任何怠慢之处,立刻家法伺候!聪天少爷,你对她们两个还满意吗,若是不入你眼的话,老奴立刻换掉,再重新安排两个伺候你。”白蟠先是让二女起身,又满脸笑容的冲柳鸣问道。

“就她们吧!”柳鸣目光一扫上前见礼的二女一眼,不置可否的说道。

“是,那少爷就先休息吧,老奴就告辞了。若有什么需要话,你尽管吩咐她们两个就是了。”白蟠恭声言道。

柳鸣点点头,就不客气的向院中一走而去,梅竹梅兰两名俏丫环在老者示意下,也急忙碎步的跟了进去。

白蟠目睹院门一关而上后,脸上笑容微微一敛,再眉头紧皱的在原地发怔了一会儿后,才一转身的离开了。

而他才刚走了没多远,忽然小路附近的一颗大树后,人影一晃的闪现出一名看似精悍的中年男子来,几步就走到老者面前,然后恭敬的说道:

“大管家,小的已经将人手安排好了,只要这人离开院子有何一动,我等立刻就会知道的。”

“什么这人,要叫聪天少爷。在老爷和大小姐没有亲自改口前,他就是我们白府的真正少主,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另外,将你排的人手全都撤掉吧。聪天少主是何等人,一些普通人又怎可能瞒得过他耳目。你虽然也是府中管事并侥幸知道此事,但在这上面绝不准在自作主张的。”白蟠看了中年男子一眼,却冷冷的说道。

“是,小弟立刻就将人手撤掉。”中年男子闻言一个激灵,当即躬身的满口答应。

老者这才又吩咐了两句后,才双手一背的离开了。

中年男子这才直起身子,用一些嫉恨的目光看了看老者远去背影一眼后,哼了一声的向另外一条小路走去了。

片刻后,老者却一连穿过几片院落后,并在经过数道岗哨后,才来到一座看似普通的厢房前,并上前轻轻叩了一下门。

“是白蟠吧,进来吧。”一个男子声音蓦然从中传了出来。

“是,老爷。”老者答应一声,这才轻轻推门的走了进去。

只见里面不大的厅堂中,赫然有两男一女早就等候在了那里。

两名男的面目颇为相似,但一个满脸书卷之气,年纪大约五十多岁样子,另一个男的却四十来岁,浑身彪悍气息,腰间挎着一口三尺长的带鞘长刀。女的却是一名年近花甲的老妪,满脸皱纹,但手中拄着一根青铜拐杖,精神矍铄的样子。

“老奴拜见老太君,老爷,二老爷!”白蟠当即上前几步,给三人恭敬一礼。

“白管家,你也不是外人,到了这时何必再这般多礼。那人可是已经安排好了,和你说了什么话没有。”那名面带书卷之气的男子,一摆手后,急忙问道。

“回禀老爷,此人已经被安排到了聪天少爷原先住处了,并且我让梅竹美兰两个丫头过去伺候了。至于话语吗,此人除了说明天一定要见到老爷和大小姐外,并没有再说其他的。”白蟠恭敬的回道。

书卷之气男子,显然就是白府现在家主‘白兴流’。

“就是说了这些。他没有提和牧家婚期的事情吗?”另外一名彪悍男子,却目光一闪的问道。

“回禀二老爷,没有。”老者不加思索的回道。

彪悍男子却是白府人称二老爷的白家老二。

“那他的神色如何,可有什么异常处吗?”老妪闻言也缓缓问道。

“老太君,这人神色很平静,老奴也看不出丝毫其心中所想的。”白蟠苦笑一声的回道。

“哦,这般说来,此人年纪轻轻心机就颇为深沉了,看来不是容易糊弄之人。”书卷之气男子听了,眉头一皱起来。

“此人能够利用我们白家一个名额,就能进入到蛮鬼宗内,并成为了内门弟子,现在更在大比中成为了十大弟子之一,肯定不是一般角色了。也不知我们原先商量的条件,是否真能打动此人的。”那彪悍男子轻吐一口气的说道。

“不能打动,那就再多加上一些砝码。我们白家等了如此多年,好不容易抓住了眼前崛起机会,绝不允许再被打回原形去的。”老妪却哼了一声的说道。

“母亲大人,此人毕竟是上宗中地位非同小可的灵徒,在绝对实力碾压下,恐怕我等这些炼气士都不好和此人直接交涉的,所以孩儿才没有选择相见,而去派人通知嫣儿去了。虽然嫣儿只是天月宗的普通弟子,但天月宗势力也不是蛮鬼宗可比的,如此的话,由嫣在场的话,我们才好和此人商谈的。”白兴流缓缓说道。

“嫣儿去接人去了吧!不过是牧家区区一个使者,何必要嫣儿这丫头亲自去接的。‘白老二却有些不满的说道。

“老二,你这就不知道了。这次牧家使者来的可不是一般炼气士,听说也是拜在九巧宗门下的一名灵徒。我们白家自然不能怠慢,只能由嫣儿亲自作陪了。”老妪却瞥了彪悍男子一眼,淡淡的说道。

“原来如此,但还不知嫣儿这丫头明天能否来及赶回了!”白老二有些恍然了。

“放心,昨曰我就收到嫣儿的消息,她正在陪着牧家使者在城外的飞鹤渡游览,只要得到府中的消息,相信很快就能赶回来的。”白兴流胸有成竹的说道。

“这样最好了。但到时候,那牧家使者岂不是也要跟着嫣儿一到我们这里了,万一也见到那小子的话,不会出什么问题吧!”彪悍男子还有一份疑惑的问道。

“放心吧。我们虽然没有料到那人会这般快来到白家。但将这牧家使者先暂时稳住一两天,还是能轻易做到的事情。况且现在白牧两家联盟的事情,已经是两利的事情,否则牧家也不会派一名灵徒作为使者了,就算没有结亲的事情,这个盟约也不会轻易废弃的。现在关键的是,我们白家仅仅靠嫣儿一个灵徒来支撑白家如今势力,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所以无论采用任何办法,我们都要借助蛮鬼宗这十大弟子的名头,才能保住现在的基业。”老妪有几分凝重的说道。

“这般说来,我们白家的兴衰与否真要看明天和那小子的商谈结果了。”白老二闻言,不禁苦笑了起来。

“这也没有办法的事情。要那成为蛮鬼宗十大弟子之人真是聪天这孩子话,那该多好。如此的话,起码可保我们白家百年昌盛的。”老妪缓缓说道,面上满是可惜之极的神色。

“哼,母亲不要再说那个废物了。身为一名炼气士,竟然会丧命在一名劫道小贼手中,就算他真参加开灵大典,多半也无法活着通过的。”白兴流却哼了一声的说道。

“不过,要真将这小子变成我们白家之人,也不是不可能的。”白家老二摸了摸下巴后,就忽然说了这般一句出来。

“啊,二弟的意思是……”白兴流闻言,不禁微微一怔。

“要不是我们白家先前全靠嫣儿这丫头的灵徒身份支撑,不愿意将其轻易许人,以其年纪似乎也早该许配给人家了吧。”白家老二忽然一笑的说道。

“什么,二弟你想用嫣儿来笼络这小子,这绝对不行!”白兴流一听此言,当即大怒的一口回绝掉。(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