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白府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1-22    作者:忘语


柳鸣自然大惊,还未来及作何反应时,这股精神力就往其神识海中狂注而去,竟让其精神力以一种恐怖速度飞快狂涨而起。.

“这是……”

柳鸣几乎一瞬间,就想起了当初法力汲取后,再反馈精纯法力的事情。

此幕何其相像,只不过这一次反馈的不是法力,而是精纯之极的精神之力。

至于为何会出现此事,他心念飞快一转后,也就一下想起了六阴祖师精神力所化神识府被那灰濛濛空间硬生生压碎吞噬的一幕来,顿时心中有几分恍然了。

不过这些念头也不过是一闪即逝的事情,汹涌而来的精神力,就让他再无法细想什么,只能拼命掐诀施法,催动起新修炼不久的魔心决来苦苦护住自己神识中的一点清明,让其不被这突兀起来的庞大精神力一下冲垮掉。

不过他越是保持着神识清醒,越能感觉到自己精神力的疯狂增长程度,不过一小会儿的工夫,竟然让其精神力一下比先前激增了两三倍以上了。

而如此庞大的精神增幅,他纵然用魔心诀护住心神,但仍让整个头颅明显有堪重负的,其身躯微微颤抖之下,面色苍白无比,额头两侧青筋狂跳,五官竟隐约有丝丝黑血流淌而出了。

这时他早就动用了一心二用的天赋,并且情急之下,将心神一分为二,竟然同时催动魔心诀气来勉强抵挡这股庞大精神力的冲击。

再过片刻后,柳鸣忽然一声大喝,震得整个石洞都嗡嗡作响,接着整个人往后一趟,竟然就此的昏迷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后,柳鸣在感觉口中有淡淡的腥味后,终于缓缓的苏醒了过来。

但他睁开双眼的一瞬间,看到的一切,赫然是淡淡的血红之色的。

他心中一惊,但马上明白过来怎么一回事,单手一掐诀,顿时一大团清水在头上浮现而出,再用手指一点之后,瞬间一缕清水流淌而下。

他一扬首,当即用此水将眼中血迹全都冲洗个干净,然后再单手一掐诀,在身上一阵腾腾热气后,又将衣服重新变得干爽起来,然后才长吐一口气,用手指轻轻揉了揉两侧还隐隐作痛的太阳穴。

先前一幕还真是惊险万分!

要不是他一直苦苦支撑,并且在昏迷前的一刻,那股精神力终于不在涌出,恐怕他头颅还真要被硬生生撑爆开来。

但就是这样,他也感觉自己神识海似乎比以前硬生生扩大了三四倍以上,那庞大之极的精神力更几乎充斥着神识海的每一寸地方,稍微动用一下,都能让整个头颅都隐隐作痛起来。

看来他要将这股精神力掌控自如,还真需要不短一段时间慢慢适用才行。

但如此一来,以他现在恐怖的精神力,恐怕已经不比一般灵师差哪里去了。

柳鸣思量道这里,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急忙将心神再往体内一沉而去,往灵海中一扫而去。

果然那那枚神秘气泡再次无影无踪了。

柳鸣将心神一收而回,用手指摸了摸下巴手,脸却露出几分若有所思的神色来。

看来他原先的猜测多半不假,这股庞大精神力的反馈来源,果然是和六阴祖师神府被吞噬有关了。

不过此种反馈,竟然会相隔数天才开始,这和可法力提纯后的反馈情形大不一样的。

他以后再遇到此种事情,一定要万万的多加小心了。

这一次是其命大,没有被直接撑破头颅,下一次再遇到的话,可不一定也能幸免了。

但是话说回来了!此种方法要是利用好的话,却可以让他精神力以旁人难以想像速度狂增的,其中诱惑之大也让其也不禁砰然心动的。

不过当柳鸣再一回想先前被精神力充斥整个头颅的惊险情形时,又不禁心中一寒的飞快将此方法抛到了脑后。

不要说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再能碰到那所谓的神识府,就算真有此种机会的话,若是没有万全之策才用此手段,恐怕和自杀无异的。

于是下面的时间,柳鸣又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体其处,发现并没有其他什么损伤后,也就心中一松的掐诀吐纳起来了。

……

奉云郡是大玄国七十二郡之一,而泸水城则是奉云郡三大重镇之一,是在整个大玄国都小有名气的炼气士聚集之地。

此城沿江修建而成,城外有广大之适合种植稻谷的平原黑地,并且在附近区域还时有价值颇高的铜铁等矿脉发现,如此一来更让泸水城繁华一时,不知有多少大小势力盘踞其中。

不过作为泸水城历史最悠久的炼气世家之一的白家,最近一个月却变得极为活跃起来,不但白家艳名远扬的白家大小姐突然从外归来,并开始对外广招炼气门客,让白家势力以一种极其恐怖速度蔓延开来,更在短短时间内就击垮了不少大小敌对势力,

而在一些明眼人眼中,白家上次扩充势力事情,还是数年前一名白聪天的嫡系弟子成为蛮鬼宗内门弟子时候,让其一下从一个三流世家成为了泸水城举重若轻的世家之一。但这一次扩充势力举动,事先却丝毫征兆没有,而泸水城中其他最大的几个炼气世家,对白家举动却表现十分克制,似乎只要白家不侵犯他们的势力范围,就一副视若无睹的样子。

但不久后,就传出了白家那名叫白聪天的白家少主,将在数个月后迎娶在整个大玄国都赫赫有名的牧家小姐过门事情,而再过几天后,有关这位白家少主成为了蛮鬼宗十大内门弟子的传闻,才渐渐在炼气士和世家之间传开,

如此一来,其他炼气士和一些小世家这才恍然大悟起来,纷纷慌忙的动依附白家或干脆直接投入白家作为客卿,让白家几乎一夜之间就力压其他炼气世家,几乎占据了小半的泸水城。

一时间,白家在泸水城堪称如曰中天了!

而这一曰,占地几近亩之大的白府前,忽然多出了一名身穿绿袍的青年,其抬首看了看府邸大门前悬挂巨大牌匾,再淡淡扫了一眼站在大门外的四名膀大腰圆家丁后,就抬腿直奔大门走去。

“这里是白府,阁下是什么人,竟然敢乱闯。”

守在门外四名家丁,自然不可能让这陌生人就这般闯进去,当即四人猛然往大门处一挡,为首一名黑乎乎的高大胖子,两眼一瞪的冲青年低喝一声。

要不是他还算有些眼力,一眼就看出眼前青年似乎不是一般人,恐怕早就招呼其他人一齐拳脚相上了。

这青年自然就是匆匆才赶来的柳鸣,一见此幕,二话不说的手一抬,就将一枚淡黄色玉佩抛了过去,同时面无表情的说道:

“将此物交给府中主事之人,就说我来了。”

这块玉佩却是当年真正白聪天身边悬挂之物,他当初冒充时自然也一同带进了蛮鬼宗,如今倒是派上了用场。

“我来了?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戏耍我不成!”黑胖家丁下意识的一下接住玉佩,但再一听柳鸣后面言语后,不禁脸色一变。

要知道随着白家势力这两个月的巨涨,现在他们这些下人自然也是水涨船高的走在外面无人敢惹的。现在突然出现这般一个男子,竟说着没头没脑的话,自然让其心中大怒起来。

但柳鸣闻言,只是冷冷的看了黑胖家丁一眼,忽然向后退了一步。

“你这是做什么,以为现在后退一些,我就不敢……啊,好的,阁下稍等一下,我这就将玉佩送入府中去。”黑胖家丁刚满脸凶色的说上两句,目光忽然在柳鸣先前所站地方望上一眼后,顿时面色一下白了几分的结巴说道。

其他三名家丁心中有些奇怪,但目光同样往地上一扫过去后,也不禁吓了一大跳。

只见原本光滑的青石地面上,竟不知何时的多出了两个深深足印,深入石地足有寸许之深,清晰之极,犹如石匠精心雕刻而成的一般。

这些家丁身为白府下人,自然也接触过一些炼气士,那还不知道眼前青年真的不是一般人,自然全都一下变得老实之极起来。

柳鸣目睹黑胖家丁托着其玉佩飞快往大门后小跑而去,自己则静静站在大门前等候起来。

时间不长,也就是一盏茶的工夫!

白府中突然鼓乐声齐响,接着在一阵悦耳的迎乐声中,从白府中一下涌出两排服饰整齐的下人来,接着一名满头白发的老者从府中走了出来,目光一凝后,就立刻看到了大门前笔直站立的柳鸣,当即满脸笑容的急忙走了过来,并一躬身的恭敬说道。

“聪天少爷,你终于回来了。老爷和小姐前些天还在念叨你,说少主你可能最近就会回府的,没想到老奴今曰就真一下就见到了少爷。若是老爷和小姐知道,还不知有多高兴的。”

“你是谁,认得我?”柳鸣目光一闪,缓缓的问道。

“少爷说笑了,老奴白蟠啊!我可是从小见着少爷长大的。”老者仍然笑呵呵的说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