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千幻之面和易骨决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1-21    作者:忘语


“**也是如此想的,所以并不打算急于求成的!”柳鸣恭敬回道。.

“不过那玄京对你来说,也算是十分危险之处,临行前,我再赠送你三颗赤焰珠,以防你以后再遇到什么强敌。”朱赤略却这般说道,袖子一抖,就从中飞出一个小瓶来。

柳鸣一把将小瓶抓住后,自然一喜的口中称谢。

上一次三颗赤焰珠曾经帮其重创过那头半蛟怪物过,再有三枚此物的话,的确让其底气一下大增不少的。

“既然你朱师伯都赠送东西了,我这做师傅的也不能让你空手而去的。这样吧,我这有一件当年高价购置的宝物,可以帮人改头换面,应对对你玄京之行大有用处的。”钟姓道姑则微微一笑后,从怀中摸出一个薄薄面具般的东西,冲柳鸣一递过去。

“多谢师父。这是……”柳鸣恭敬的接过此物,但再仔细一打量后,却不禁微微一怔了。

“呵呵,想不到师妹竟然将这件‘千幻之面’,也给白师侄了。此去可是一件异宝,只要将其往脸上一放,再注入些许法力,就可随喜心所欲改变自己面容,并且表情自如,丝毫看不出有异于常人处。唯一缺点就是,这面具可价值数千灵石的一次姓消耗物品,一但使用后,也只有四五年的使用年限而已。”圭如泉见此,面带一丝异色的说道。

“有了此物,**就可轻易隐藏身份了。”柳鸣闻言,大喜过望的再冲道姑深施一礼。

“你既然是我门下**,我这个做师傅自然出手不能太小气的。圭师兄,我和朱师兄都给了礼物,你不会吝啬的不拿出些好处来吧。”钟姓道姑瞥了儒生一眼后,忽然一笑的说道。

“嘿嘿,师妹不说,我这个做师伯的也不可能真一点表示没有的。不过一般符箓符器之类东西,想来白师侄也不缺少的。这样吧。我这有一篇自创的‘易骨决’小术,可以将骨骼在一定幅度内长时间变化一二。若是**之后再和那千幻之面配合,相信隐匿身份起来一定会更加的天衣无缝,你可以愿意学习。”圭如泉如此笑着的冲柳鸣说道。

“多谢师伯厚赐,**当然愿意学习!”柳鸣一听这话,心中又是一喜,躬身的回道。

“好,这套法决都记载了此书页上,你拿去记下后,就将其毁掉吧。”圭如泉点点头,从怀中摸出一张写满文字的淡黄色书页,递了出去。

柳鸣急忙上前一步,接过了书页。

“另外,这还有一瓶高阶解毒丹,你要不是碰上传闻中的那些绝毒话,相信也足以让你百毒不侵了。”圭如泉单手一个翻转,又拿出了一个碧绿小瓶,也向柳鸣直接一抛而去。

柳鸣恭敬接过小瓶,口中再次称谢不已。

下面的时间,圭如泉和朱赤又嘱咐了柳鸣几句,就先后的离开了。

转眼间,大殿内就只剩下柳鸣和钟姓道姑二人而已。

“聪天,先前你说有事情要单独告诉为师,到底是什么事情,怎么到临走前才打算说的。”钟姓道姑一见圭如泉二人离开后,就神色一正的冲柳鸣问道。

“其实徒儿想说的,是有关徒儿身份来历的事情……”柳鸣迟疑了一下后,才缓缓说道。

“身份来历,这话是什么意思?”钟姓道姑闻言,脸上自然满是讶然之色了。

“其实**并非白家子弟,真正姓名也并非叫‘白聪天’,而姓柳名鸣。而这事要从**当年出身说起了……”柳鸣神色凝重的开始讲述了起来。

一刻钟后,当柳鸣带着一丝轻松之色的从山顶处一飞而下了,还坐在大殿椅子上的钟姓道姑却满脸苦笑之色了。

“真没想到,这孩子还有这般一番曲折来历。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看来我这个做师傅的还真要豁出几分脸面去,才能将此事化大为小的。好在这孩子新近为宗内立下大功,又被逼的不得不离开宗门,想来那些家伙也不可能死抓住此点不放的。”道姑喃喃的自语了两声后,又沉吟了一会儿后,就一下站起身来,也走出了大殿。

这时的柳鸣,却已经回到了住处,略微收拾一下后,就飘然离开了九婴山。

三个时辰后,柳鸣就盘坐在一朵灰云上,在远离蛮鬼宗山门百里远的虚空中一路而行着。

这时的他,正手捧着一副地图仔细查看着,半晌后,才喃喃自语了起来:

“去白家要稍微绕些远路,但只要将此间事情尽快了解掉,就可去乾叔家乡一趟,将其嘱咐事情办妥,然后再去玄京也不迟的。”

一说完这话,柳鸣就将地图一收而期,又拿出一块罗盘状器物对了对方向后,就点点头的也一收而起,而将圭如泉赠送的那页“易骨决”拿了出来,放在身前参悟了起来。

这篇**除了可以将骨骼十分巧妙的略加改变长短外,并没有其他任何增幅作用,故而整篇法决并不复杂。

而以柳鸣的聪颖程度,不过半曰间工夫,就将整篇法决领悟透彻了。

随之,他将书页一收而起的,两手掐诀的按照口诀猛然一提法力,当即灵海滴溜溜一转,一股热流顿时从中狂涌而出,并往身体各处一散而去。

下一刻,柳鸣一声低喝,体内当即传出了爆竹般的脆响声,肩头一晃,身躯就骤然间暴涨一头有余,身形一下变得颇为魁梧起来。

柳鸣在灰云上一站而起,上下打量了下自身,再活动了下手脚,觉得并无任何不妥后,手中再一掐诀,同样的爆响声传出后,身躯又缩小了一大截,浑身变的有几分瘦小起来、

他面上这才现出一丝喜色来,法决一催的将身躯恢复正常后,就再拿出书页再看了数遍,才两手猛然往其中一拍。

“噗”的一声后,书页顿时在汹汹火光中化为了飞灰。

然后他才将心神一收,往自己体内灵海中一扫而去。

只见那神秘气泡赫然还在灵海中微微闪动不已!

柳鸣眉头微微一皱而起了。

此气泡自从数曰前出现后,竟没有像以前那般诡异的消失,也没有出现吞噬其法力的情形,而是这般在灵海中诡异的闪动不停。

这自然让其大感不安起来。

他一从谷中返回住处的时候,自然也尝试过用法力和精神力再次碰触此气泡,但这一次是丝毫效果没有。

而他一回想起当曰六阴祖师精神力构筑神识府竟被那灰濛濛空间吞噬掉的情形,心中就更加的惊疑起来,实在无法想象这神秘气泡和那灰蒙蒙空间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连此种事情也能做到。

不过他数年间都没有想通,现在自然更不是短时间可以弄清楚的了。

于是柳鸣摇了摇头,又将目光放在了灵海外那枚静静不动的淡黄色小剑上了。

经过前些天的研究,他已经弄清这柄所谓的“剑胚之灵”并非实体之物,而是某能量集合体般的存在,并且就像六阴祖师所说那般,他根本无法就将其逼出和催动的。

好在这东西,对他似乎也没有什么害处,自然也先任其留在体内了。

至于柳鸣得到的太罡剑诀和龙虎冥狱功这两本典籍,也匆匆大概看过一遍了。

但里面记载的帝国必须太过玄奥了,绝不是区区几天就能看懂什么的。

但那太罡剑诀是记载了某种飞剑**之法,却是不假的。

至于另外一本龙虎冥狱功,却似乎是一种非常强横的炼体之法,隐约和那冥骨决一脉相传,似乎还能专门克制鬼物的样子。

但可惜按照上面所说,此**必须起码进阶凝液期后的灵师,才能参悟**的。

倒是那本太罡剑诀并无此限制,等参悟透彻后,他倒可以选取里面基础部分加以**一二的。

但这一切,自然都必须等他到了玄京,彻底安顿下来后,才能进行的。

他现在要做的事情,还是先抓紧赶到白家,将自己身份和牧明珠婚事彻底解决掉再说了。

他已经在临走前将自己冒名顶替事情如实告诉了钟姓道姑,自己这位师傅也答应帮其化解此事。

如此一来,他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再去白家解决相关问题,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而以他现在身份和实力,区区一个只有一名灵徒的白家,又怎能奈何得了他。

柳鸣心中这般想着,当即法决略微一催,身下灰云当即加快了几分速度,直奔远处激射而去了。

当到了晚上,夜色开始发黑的时候,柳鸣即使艺高人胆大,也不愿意冒险继续赶路。

他当即就在下方荒野山岭处,找了一个山头一落而下,并随便开辟了一座简易石洞,就此在里面打坐休息,准备第二天一早再继续赶路。

不过当到了深夜三更天的时候,正在打坐的柳鸣,忽然感觉灵海中的神秘气泡猛然一烫,接着一股庞大之极的精神能量就中丝毫征兆的一涌而出,并瞬间就到了其头颅处。(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