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8决定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12-25    作者:忘语


“她们都安全就好。”柳鸣点了点头,面上浮现出了几分欣慰之色。

珈蓝望着柳鸣,美眸中泛起一层异光,但是马上一闪即逝的藏隐起来,幽幽的低声说道:

“叶师叔平素不喜与宗内其他人来往,或许因为我们同是来自云川的缘故,倒和我挺谈的来……我能看得出,叶师叔……叶师叔她对你用情颇深,这些年,她也一直在等你。”

“我……”

柳鸣脸上闪过一丝复杂之色,似乎想要说什么,但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开口的样子。

“其实我们这些年相处融洽,如果你想要我们两人一起……我也并不介意……”珈蓝却伸出一根白皙手指,止住了柳鸣的欲言又止,脸色微红的低声说道,说到最后一句时,声音已是微若蚊呐。

“珈蓝……”

柳鸣闻言,心里微微的一热,伸手拉住了珈蓝的手指,继而将其整只玉手握在了手中。

看着珈蓝绝色无暇的俏脸,柳鸣心中感触,不由轻叹了口气。

自己与叶天眉之间,的确有那么一种难以名状的情愫在其中。

这份情,在当年鳖元岛遭遇海妖皇时,达到了某种升华,在蛮荒大陆异地重逢之时,曾一度陷入沉寂。

最终,当其准备带其一同返回中天之时,却横遭变故,再次流落他乡。

而叶天眉因为自己当年答应带其前往中天大陆的一句承诺,在蛮荒苦修静待了五百年,最后不远万里的来到了中天大陆。

而自己与珈蓝,也彷如被冥冥中的一条无形的线所牵引着。

从云川到南海,再到中天大陆……

两人之间有不少的交集,也曾发生了不少的爱恨纠葛,直至阴错阳差之下,定下了一纸婚约,可谓缘分匪浅,剪不清。理还乱。

尤其是当自己失踪后,此女在太清门中一等便是七百年,初心未改,让其不仅心存愧疚。更多的,却是一种被人挂怀的感动。

两女对自己都可谓有情有义,柳鸣并非铁石心肠,又岂会不知。

只是其性格使然,加上自己这一生。一直在与命运做抗争,若是稍有怠慢,亦或是出了些许差池,如今的自己可能早就形神俱灭了。

所以,他潜意识里,一直将自己的感情,深藏在心底深处。

千年修行,得道永生。

此时的他,在这一界面本已无敌,应该可以彻底掌握自己的命运和情感。保护自己认为重要的人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

或者说,造化弄人。

当时的他为了斩杀原始魔主,接受了九天真人的法则之力灌输,从而直接导致了如今下界法则之力的排斥。

如今自己能留在下界的时间,只有不足三年。

无论自己是否能飞升成功,对于两女的亏欠,他自问无法还得清了。

纵然如此,他也不愿再逃避。

他心中暗暗做下决定,待此次螟虫曲尧之事一了,便用这段最后的时光。尽自己所能好好陪伴两女。

一念及此,即使以柳鸣如今的修为,也不禁有些失神起来。

但片刻后,他便回过神来。开口问道:

“她们两人如今身在何处?我刚刚用神识探查了一下,似乎并不在门中。”

“天眉姐姐和如屏都随着门中主力奔赴沽凤山脉了,我原本也要同去,不过我的天魇**对于螟族曲尧都收效颇微,故而被师尊留在宗内,带领弟子守卫宗门。”珈蓝如此说道。

柳鸣闻言。眉头微蹙。

此次大战恐怕不会比之前那次抵抗螟虫之母轻松多少,叶天眉虽然已经是一名天象境剑修,但在群战之中,可未必能确保无虞的。

“事关大陆安危,我也打算前往沽凤山脉,或能为联盟出上一份力。”柳鸣沉吟了一下,说道。

同时心中一番计较之下,对于自己即将飞升之事,他还是决定等此间事了,再告知珈蓝。

“我和你一起去!”珈蓝被柳鸣握住的手掌反过来握住了柳鸣的大手,语气决然的说道。

柳鸣脸色一动,看向了珈蓝。

其嘴唇微动,刚想说些什么之时,却被珈蓝接下来的话语打断了:

“这次你休想再丢下我,即便是联盟战败,我也要与你生死与共。”

珈蓝直视着柳鸣,目光坚定之极。

“好吧,那你就跟在我身旁,千万不要擅自行动。”柳鸣也没有犹豫,点了点头的答应了下来。

珈蓝脸上顿时一喜,握着柳鸣的手更加用力。

“对了,如今落幽蜂怎么样了,阴掌座还有晓五师姐如今是否安在?”柳鸣正欲起身,忽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

“阴九灵掌座数十年前闭生死关,冲击天象境,至今尚未出关。晓五师姐随同本门大军一同出征了。”珈蓝想了想后,如此说道。

柳鸣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对于阴九灵和晓五二人,他还是颇为挂念的。

“既如此,我们走吧。”柳鸣说着拉着珈蓝,一个闪身的出了洞府。

接着一阵黑光包裹住了二人的身形,直接化为一道黑光冲天而走了。

……

就在柳鸣和珈蓝二人动身之际,位于大陆中央祁云山脉的人族联军大营,各大势力已尽数集结于此。

如今整个山脉之中,聚集了足足十余万修士。

单以兵力来看,比起上一次螟虫之母大战也毫不逊色。

这些修士,已经是中天大陆最核心,也是最后的战力。

而这一战,也将成为决定人族生死的背水一战!

此战若是不能一举封印沽凤山脉的空间裂缝,人族只有灭亡一途,一派肃杀之气弥漫在整个大营之中。

三日后。

随着以四大太宗为首的联盟高层一声令下,十余万修士以宗门为单位,井然有序的拔地而起,浩浩荡荡奔赴沽凤山脉方向而去了。

一时间,一艘艘巨型飞舟飞车等物,几乎遮蔽了大半天空,看起来声势惊人之极。

人族修士如此大规模的举动,自然瞒不住螟虫和曲尧。

在中天大陆各处施虐的螟虫和曲尧,也早已纷纷放弃了继续攻城拔寨,而是纷纷朝着沽凤山脉聚集而去。

更有无数螟虫曲尧沿途不断的袭击人族联军,似乎有意拖延人族联军的进程。

不过在联盟大军各派修士压箱底的宝物和手段尽出之下,这些螟虫和曲尧自然如蚍蜉撼树般,根本无法阻挡大军脚步了。

联盟大军最前方,是数十艘百丈长的巨型飞舟。

飞舟分为上下三层,通体用某种金属材料炼制,看似厚重,实则轻盈如无物般。

舟身上下表面绘印了无数云朵般的奇怪灵纹,在飞行中散发出阵阵白色灵光,气势不凡。

船体两侧有一排排黑色洞口,里面看起来幽深不见底。

这些是天工宗这数百年来秘制的初云战船,在战斗中更可以化为百丈高的巨型傀儡,须由五名神识过人的真丹境修士同时操控方可催动,这些年在和螟虫的大战中屡屡建功,每一艘战船发挥出的战力,堪比一名天象境修士,且防御力惊人。

联盟大军两侧漂浮着一朵朵数十丈大小的黑云,黑云之中,赫然站立了密密麻麻的身穿黑色战甲,手持戈,叉等长兵刃的黑色怪人。

只是这些怪人显露在外的肌肤看起来黑乎乎,仿佛一具具干尸一般,头颅之上虽然戴着黑色头盔,却只露出半张脸孔,不过这些脸孔上却是一丝血肉也无,看起来狰狞可怖。

这些是魔玄宗炼制的阴魑符兵,虽然实力并不甚强,大多只有凝液期左右战力,最高不过相当于化晶初期而已,但这些符兵胜在数量众多,不畏疼痛,不惧死亡,即便被打得支离破碎,也可以在魔玄宗修士的操控下,重组再生,是对抗螟虫的一大利器。

太清门和浩然书院也各自携带了隐秘手段,不过并未显露人前。

其他各派,比如八大世家,天妖谷,北斗阁等各大势力,也都为了这次大战做足了准备,到了这个地步,自然没有还会有所保留了。

虽说是孤注一掷,但是联盟大军士气高昂,各派对于能够成功封印沽凤山脉的空间裂缝,也是自信满满。

大军前方,一艘天工宗巨舟之上,数十个身穿青袍的太清门人正聚集在船舱前的甲板上。

这些人赫然都是真丹境,以及天象境修为的修士。

和螟族厮杀的这七百余年中,各派虽然损失惨重,但是此等席卷整个大陆的种族大战,又何尝不是千载难逢的莫大机缘,自然促进了年轻一代弟子的修为进步。

如今太清门中,天象境乃至真丹境的长老,有半数以上,都是这数百年来新晋晋升的。

其他门派也是大抵如此,老一辈由于征战夭折等诸多因素,反而越来越少,新旧接替,自古以来便是如此。

这些太清门年轻一代修士中,金烈阳,龙颜菲,罗天成等人都位列其中。

此次大战,联盟高层早已做好了周祥的作战部署,他们这些人,正是本次作战的攻坚部队。

当然,这艘巨舟上不光是太清门,也有其他各派派出的天象及真丹年轻修士。

不过现在距离沽凤山脉还有约莫数日行程,一众天象境修士暂时无事可做,有的在自己房中闭关打坐,有的则三俩成群的聚在一起。(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