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观壁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1-20    作者:忘语


“以师兄在宗内地位,就算高冲真成为了灵师,在你面前自然还是老老实实的的。.但话说回来了,高冲这孩子心姓之所以前后悬殊如此巨大,一半固然是自身原因,另一半却是因为修炼了掌门师兄的那套嫡传嫡基础功法所致。此功法虽然极为玄妙,可在灵徒期就打下不凡基础,但是对姓情影响却是十分霸道的,只有等进阶灵师之后,过了炉鼎那一关后,才会慢慢恢复。而新的炉鼎,掌门师兄也已经在物色中了。”林彩羽笑着解释了两句。

“师妹不用多解释什么了。高冲以后会变成何种模样,和我可没有太大关系的。就算他以后真能修炼成化晶期强者,那时候我多半也早不存在了。时候不早了,林师妹你也下山吧。我真要好好静一静了。”雷姓大汉一摆手,冷漠的道。

林彩羽见此,只能苦笑一声的真告辞离开了。

……

回到住处的柳鸣,此刻正把玩着手中四方的监察玉牌。

此玉牌边缘处不但有着精美的灵纹,正反更是一面铭印着“监察”两字,一面铭印着“蛮鬼宗”三字,并且略一往里面注入法力后,当即会浮现出六重不同颜色的纹阵来,。

此物竟然也是一件下品灵器。

不过柳鸣在看到手中之物呈现出的异像后,脸上却浮现一丝若有所思的神色来。

此物和他先前从那半蛟鬼物身上得到的那块淡蓝色令牌,看起来极为相似,只是品级远远不如罢了。

这般说来,那块淡蓝色令牌也是代表某种身份的信物了,不过又怎会出现在那头半蛟怪物身上的。

柳鸣纵然心思机警百变,但也想不到秘境中竟会有海族人出现,并在被那半蛟杀害后,又十分巧合的落在其手中了。

他再把玩了说中令牌一会儿后,又将那枚玉简取出,往额头一贴,开始用精神力查看其中记载的东西起来。

一刻钟后,柳鸣将玉简一拿而开后,脸上神色不禁有几分凝重起来。

“想不到,这玄京竟然比想象中的还要复杂,竟然连异族人身影都有出现过。不过既然做好了准备,到了此时,自然再没有再退缩的道理了。”

他喃喃几声后,又静静的思量了许久后,才将令牌和玉简全一收起来,两手掐诀的闭目调息起来。

……

三天后,蛮鬼宗主峰后面一片被划为了禁地的山谷前,柳鸣在入口处神色凝重的束手而立着,在不远处的一片干草堆上,赫然有一头半许长的雪白狸猫,身躯卷缩一团的呼呼大睡着。

不知过了多久后,山谷中才有脚步声传出,竟走出一名看似不过十一二岁的黄衫童子。

他方一走到柳鸣面前,就笑眯眯的说道:

“白师兄,师叔祖已经允许你今晚入谷参悟那留影壁了。不过在白天这段时间,你还需山谷外候着,等到了晚上的时候,我再引起去留影壁处观摩。

“多谢师弟,白某现在就在附近等候一下了。”柳鸣闻言大喜,称谢一声后,当即就在山谷附近找了一颗大树,就地的盘膝坐下。

既然他打算数年不会蛮鬼宗,这参悟留影壁的机会,自然不可能放着不用的,所以在好好养精蓄锐了几曰后,今天才到彦师叔组所在的禁地处,申请参悟留影壁一晚的。

不过有些可惜的是,柳鸣原本想顺便拜见一下这位彦师叔祖一面,但其却似乎没有单独见一名灵徒弟子的意思,只是让这守谷童子答应了其请求

这时,那黄衫童子却一屁股做到了旁边那头雪白狸猫旁,并将身躯一仰的直接压在此兽毛茸茸的身躯上,竟不久后就呼呼大睡了起来。

柳鸣见此情形,心中暗暗称奇。

那头狸猫给其一种十分危险的压抑之感,而这黄衫童子却看起来修为不高,二者竟能这般亲热的相处,实在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

不过柳鸣也很快收纳心神的闭上双目,开始吐纳修炼起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当天色终于快要黑下来的时候,整整酣睡了一整天的小童,终于一个翻身的从狸猫身上爬了起来,懒洋洋申了一下腰后,就笑嘻嘻的冲柳鸣招呼一声:

“白师兄,时间差不多了。我这就引你去留影壁处了。不过回头进谷的时候,师兄一定要紧跟在我后面,否则万动了师叔祖亲自布下的禁制,那可就麻烦大了。”

“这个自然,师弟尽管在前面带路就是了。”柳鸣闻言,立刻双目一睁而开,站起身来的回道。

眼前小童虽然看似年纪甚小,却给他一种十分邪门感觉,自然对其所说也不敢怠慢的。

随后童子就带着柳鸣,沿着一条白石小路走入了山谷,却仍留下那头雪白狸猫守在谷外。

只见小路两侧隐约全都是灰濛濛的雾气,而在雾气中隐约有许多树木山石之类东西,但若凝神细望,却又感觉这些东西黑乎乎一片,根本无法看的太清楚。

柳鸣跟着小童,隐约穿过一座池塘和一片密林,才在七转八绕后,来到了一片笔直的峭壁前。

而在峭壁最下方,赫然有一块被淡淡白光包裹的青色石门。

小童抬手从怀中掏出一面令牌,冲石门轻轻晃了一晃后,当即一道银光激射而出,一闪而逝的没入石门中。

片刻后,石门表面白光当即嗡嗡声大响,并在狂闪几下后,“噗”的一声的凭空消散了

“师兄记住,你只有一晚上时间,明天一早等石门禁制再次消失的时候,就必须从里面出来的。另外,留影壁师叔祖已经激发好了,你进去后就可直接观摩,但记住一点,这留影壁是本宗至宝绝不可用手去接触,否则万一有丝毫损害,都会受门规严惩的。”小童神转首说道,脸上表情认真无比。

“师弟放心,我怎敢违反规定的。”柳鸣也郑重回道。

小童闻言,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上前一步一把将石门缓缓推开,然后再回身冲柳鸣说了一个“请”字。

柳鸣深吸一口气后,大步走进了石门内。

在他方一进入其中的时候,身后石门当即自行的再一合而上,同时表面灵光一闪,那消失白光又一下重新在石门上恢复如初了。

柳鸣摇摇头后,这才仔细打量了周围一切。

只见此刻的他,赫然身处一间三十多张宽广的石屋中,地上和四壁全都是看似坚硬无比的白色岩石,而中间除了放着一个类似屏风般的蓝汪汪晶壁外,就只有一个淡黄色的蒲团放在角落处,此外就再无其他任何东西了。

柳鸣神色一动,当即直接冲晶壁走了过去,并围着其缓缓的绕了数圈。

这块晶壁并不天大,宽长个不过两三丈,厚度也只有尺许而已,但他双目一望过去后,当即只觉满眼尽是淡蓝色光芒,再想更仔细一下凝望后,却立刻有了头晕目眩的诡异感觉。

柳鸣微微一惊后,急忙双目一闭的隔断目光,等感觉稍微好了一些,才重新的睁开双目。

而这时的他,却不再看这块留影壁,而是几步走到附近一面石壁前,上下大量不停起来。

在这石壁上,赫然有许多古怪的划痕,深浅不一,并且有些直来直去,有些却弯弯曲曲,还有些却是似字非字的古怪符合,几乎遍布整面石壁之上。

柳鸣双眉一挑,用手指抚摸了一些这些刻痕和符号后,目光才向其他三面石壁也一扫而去。

这时候才可看的清楚,其他石壁上竟然也有同样诡异的刻痕,全都一般无二的样子,

这些刻痕,自然是以前参悟留影壁的蛮鬼宗门人所留,其中大都是这些前人当时突然从晶壁上领悟出了什么,生怕瞬间忘掉,这才顺手就在附近留下的这些刻痕标记。当然其中大多数人,最终还是毫无所获的,但就是这样,也对后面参悟留影壁之人有不少启发的。

这也是钟姓道姑叮嘱柳鸣有关留影壁事情时,最主要提到的东西。

柳鸣也不客气,当即花费了半个时辰时间,将一面面石壁上所刻下东西尽数匆匆的记下,再双目一闭的巩固下记忆后,才走到角落处,将那蒲团一抓而起,随后丢到了晶壁前面数丈远地上,才不慌不忙的上前盘膝坐好。

此刻,他按照平常修炼时那样,将两手放在膝上,将法力一提而起的往双目中缓缓注入而去,再两眼大睁的死死盯着晶壁凝望不已……

一顿饭工夫后,柳鸣尽管双目仍然精芒闪动,但是脸颊两侧却变得殷红一片,额头上开始汗珠滚滚,背后还有腾腾的热气冒出。

忽然柳鸣一声低喝,双目精芒一敛,眼皮飞快闭上,脸上神色这才为之一松,并长吐一口气的喃喃说道:

“好厉害的留影壁,竟然还有魅惑之效,若不是我精神足够强大,刚才还真差点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不过除此之外,那些模糊影子到底代表的是什么意思?”(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