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6柳家余孽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12-14    作者:忘语


柳鸣与罗睺这旁若无人的一问一答,让紫发女子眼中闪过几分错愕神色,特别是当此女听到“轮回境”时,面色瞬间变得苍白了几分。

她连忙环顾了四周一圈,这才一副稍稍安心的模样,随即提高了一下声音的问道:

“你们到底是何人?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敢问阁下,可是中央皇朝魔皇皇甫雍之妻,来自赵家的赵卉?”柳鸣转过头来,目光往紫发女子身上看了一眼后,并没有回答此女的问话,而是似笑非笑的说道。

紫发女子听闻此话,脸色微微一怔,一时没有说话。

柳鸣却从对方的神色变化中,大致猜到了几分结果,于是淡然笑道:

“赵道友可以尽管放心,在下并没有什么恶意。说起来,在下和道友一样,也是被原始魔主抓到了轮回境中。前不久刚刚侥幸从那里逃脱出来,当时见道友在附近,便顺手将道友也带了出来。”

紫发女子,也就是赵卉听闻此话,脸色一惊,仔细的打量起柳鸣来,眼中露出几分思索神情。

她虽然进入轮回境不久便迷失了神智,不过被原始魔主抓到轮回境的记忆还是有的,而且她进阶通玄境后,神智恢复了少许,隐约记得轮回境崩溃,最后被人所救的事情,似乎正是眼前之人所为。

“原来如此,道友救命大恩,妾身刚刚还出言顶撞,实在抱歉之极。”赵卉对柳鸣躬身行了一礼,脸上神情有些歉意的说道,不过她的眼中仍有一丝警惕。

“无妨,小事而已。说起来,赵道友如今能够恢复神智,当真是可喜可贺之事。”柳鸣摆了摆手,淡淡说道。

“不知道友尊姓大名,救命之恩。妾身日后定当重报。”赵卉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并没有再提及有关神志迷失之事,而是朝柳鸣拱手问道。

“在下柳鸣……至于报答便不必了,我和赵千颖交情颇为不错。当不得一谢。”柳鸣目光微闪,犹豫了一下,报上了自己的名讳。

赵卉闻言目光微闪,瞟了柳鸣一眼,眼中露出一丝疑惑之色。

柳鸣不知怎么。忽的觉得有些心虚,干咳了一声,话锋一转的开口问道:

“赵道友,此刻我们已经回到了万魔大陆,眼下正在大陆的越州之地,不知道友,接下去可有什么打算?”

“听阁下所言,我们如今所在已是万魔大陆,此言当真?”赵卉听闻此话,有些不敢相信的开口问道。

柳鸣闻言没有说话。只是单手一挥,岛屿周围的阵法光幕顿时消散开来。

赵卉身形一动,飞到了半空,感受着周围熟悉的万魔大陆气息,神情激动,身体也微微有些颤抖。

不过她也是自控极强的人,很快便控制住了情绪。

人影一花,柳鸣的身形毫无征兆出现在一旁。

赵卉脸色一惊,有些诧异的侧首看了柳鸣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她自从心智恢复后便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进阶到了通玄境界,不过面对柳鸣,仍有一种茫然失措的感觉,柳鸣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并不如何强大。但是其一举一动却都给她一种高山仰止之感。

“赵道友……”柳鸣目光深深的瞥了赵卉一眼,淡淡开口道。

“没……没事。”赵卉被柳鸣目光一瞥,顿时有些不知所措,有些慌忙的移开了目光。

“在下有些事情,要前往中央皇城一趟,若是赵道友也有此意的话。一路之上倒是可以同行。”柳鸣微微一笑,说道。

“也好。”赵卉神色一怔,随即说道。

“既然如此,事不宜迟,我们这便出发吧。”柳鸣单手一挥,一片黑光涌现而出,化为一团黑云包裹住了两人,化为一道黑色流光,朝着远处激射而去。

赵卉看到周围景色飞快后退,一切似乎都变得迷蒙起来,比起自己的遁光快了足足一倍,心中的惊讶更甚。

“柳道友,不知你是否知晓轮回境发生了何事,我们竟能够逃脱原始魔主的掌控?”赵卉犹豫了很久,问出了心底最为关心的事情。

身为魔主分魂,其最害怕的始终还是原始魔主而已,所以对于轮回境的剧变,赵卉极其想要知道原因和结果。

“半月之前,轮回境中忽然毫无征兆的一阵天翻地覆,整个空间似乎都开始崩溃起来,正好在下有一件可以破开空间的法宝,便拼死逃了出来。至于轮回境中到底发生了何事,在下也是毫无头绪,可能是原始魔主自己这里发生了什么变故吧。”柳鸣目光微闪,摇了摇头道。

他自然不会将自己与原始魔主一番比斗,最终将之斩杀之事说出的。

“原来如此……”赵卉闻言,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失望之色。

“赵道友也不必太过担心,在下认为轮回境中既然发生了如此程度的剧变,创造此秘境的原始魔主应该也无法独善其身,说不定也随空间的崩塌而陨落掉了。”柳鸣见此,淡淡说道。

“希望如此。”赵卉叹了一口气的说道。

“对了,有关中央王朝的消息,在下之前已经从越州几个魔人那里打听到了一些,其中有些是事关皇甫雍及赵千颖道友的,赵道友应该也有兴趣知晓吧?”柳鸣目光微闪,说道。

其实他对于赵千颖此女,心中隐隐有份言不尽道不明的情愫在里面,如今他既得知自己要不了多久便要被迫飞升,和此女的情缘也需要妥善处理一番,否则他的心境恐怕便会留下隐患,对以后修炼大为不宜。

有关此事,他已经有过一些打算,恐怕还要其母亲赵卉帮忙才行。

“当真?还请柳道友告知妾身。”赵卉闻言,脸上露出急切的神色。

“这个自然没有问题。”柳鸣微微一笑,顿了顿后,便将之前听到的消息转述了一遍。

在过程中,赵卉脸色连变,特别是听闻皇甫雍数百年未曾在万魔大陆露面,脸上露出几分担忧的神色。

出乎柳鸣预料的是,赵卉此女对于赵千颖成为魔皇,还有中央王朝如今的危机反而并不怎么感兴趣。

……

就在柳鸣和赵卉赶赴中央皇朝而去的时候,禹州,中央皇城魔皇宫议事大殿之中,却弥漫着一股凝重的气氛。

端坐于主座之上的,是一名身披紫色雍容长袍的绝色紫发少女。

若是柳鸣在此,自可一眼认出,此女正是赵千颖。

此女容貌和数百年前相比,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眉宇间多了几分成熟稳重,少了几分当年的青涩。

除此之外,其修为赫然已经达到了通玄境。

她的下首处坐着三人,均身穿皇甫世家紫袍长老服饰,却是皇甫玉魄,皇甫占天及另一名面容有些狰狞的银发中年人。

四人之中,自然以皇甫占天修为最高,其面容看似儒雅,但身上却隐隐散发出阵阵寒意,使得整个大殿如坠冰窖一般。

此刻,银发中年人正脸色严肃的向赵千颖禀报着什么。

“……根据最新搜集的情报,凉州除却边境几座大城外,已基本被那群叛逆所攻陷。据称,这伙贼军正是数百年前的柳家残存余孽。”银发中年人面色凝重的说道。

此言一出,赵千颖和皇甫玉魄心中都不由大吃一惊,反倒是皇甫占天双眼低垂,面色如常,似乎早已知道一般。

“童长老,消息可靠吗?据我所知,柳家的中坚力量已经在当年的大战中被摧毁殆尽了,他们怎么可能还有实力攻陷一州之地?”皇甫玉魄秀眉皱起,沉声问道

“此事应该不会错了,族中安插在凉州的另一批探子也传回了相同的情报。”银发中年人顿了顿后,如此说道。

“玉魄长老,莫非你认为童长老会在这种事关家族的大事上弄虚作假不成?”皇甫占天此时突然出言说道。

“占天长老,我只是就事论事,要知道柳家当年被我皇甫世家和以其他三大家族为首的联军联手绞杀,如今又忽然冒了出来,还以迅雷般速度攻占了一州之地,占天长老难道不觉得可疑?”皇甫玉魄眉头微皱的说道。

“童长老,凉州传来的情报中,可有提及其他势力参与其中?”未等皇甫占天开口,赵千颖忽的开口说道。

“启禀陛下,情报中并未提及……对了,探子中上报了一个信息,不过他们只是个初步猜测,所以我刚刚没有说明。”银发中年人迟疑了一下,如此说道。

“哦,是什么信息,姑且说来听听。”皇甫占天抢在赵千颖之前开口说道。

赵千颖脸色一沉,不过并没有当场发作。

“据探子回报,这伙叛军中有人施展孔翔世家的兽化秘术,不过他也只是远远看到,并不敢十分肯定。”银发中年人说道。

一听此话,赵千颖与皇甫玉魄互望了一眼,脸色俱是微微变了变。

若是单单柳家余孽反叛,根本不足为虑,但若是有孔翔世家搀和在其中,那事情便严重得多了。

其实自从柳家被灭的这么多年来,孔翔、高赫及龙家三大豪族表面上仍对中央皇朝俯首称臣,但背地里却未必如此,做出了不少阳奉阴违之事。

对此,由于皇甫雍失踪而元气大损的中央皇朝,也只得姑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只要三大豪族不作出什么过分之事,并不会去管。

但若是三大豪族与柳家余孽有所勾结,那性质就大不相同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