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监察弟子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1-19    作者:忘语


最后一个任务可算是风险最大的了。

因为玄京原本就是一个龙蛇混杂地方,并且因为诸宗当年和大玄国皇室有过约定,作为一国都城的玄京不属于任何宗门管辖,并且凝液期以上存在,也不允许踏入此城一步。

而为了保证此约定被确切执行,所有宗门都只能在玄京中留下一名监察弟子,专门互相监督其他宗门是否有违约之嫌疑。

不过也就是因此,让这玄京成了散修和他国外来修炼者的乐土,甚至有些邪修和叛逃修士,也会改换身份的进入玄京,甚至拉帮结伙的潜伏下来。

故而诸宗派在玄京的监察弟子,自然也就成为了某些人的眼中钉,肉虫刺,会经常遭到刺杀或者围攻的事情,甚至有的宗门一年内都有数名监察弟子接连陨落的事情发生。

此种事情,自然让诸宗大怒,联手扫荡的了玄京数次后,虽然将邪修凶手全都斩杀掉了,但此后所派监察弟子却不再明目张胆的在玄京中出现,干脆也另换身份同样在玄京潜伏下来。

如此一来,诸宗监察弟子安全自然一下大为有了保障。

但即使如此,玄京监察弟子也仍是一种极其危险的职位,两年年就陨落一位也还仍是常有的事情,很少有人真正能完成整个四年任期并从中全身而退的。

当然这般危险的任务,宗门所给的奖励自然也是惊人,四年一但任满,竟会有上万贡献点的惊人奖励,足可换取一份真煞之气了。

不过担任此职位要求,却只要灵徒中期以上修为弟子即可。

毕竟监察弟子主要职责并非是与人争斗,而是监察玄京动静而已。

柳鸣之所以一下对此任务动心,自然是看在任务所在竟然和其心中所藏秘密竟是同一地方缘故,而且作为监察弟子不但可以自由活动,并且一旦潜入玄京,甚至连宗内都无法知道其具体情形的保密姓上了。

而玄京虽然说是邪修横行,但也因此,里面却有整个大玄国最出名的黑坊市和一些极其隐秘的灰色拍卖会,甚至里面会经常出现连灵师们也为之动心不已的宝物,说不定就有可能会出现其所需要的真煞之气。

至于担任监察弟子的危险姓,他自信自己只要一改变身份,再多加小心些,就不会将身份暴露的。。

况且以他现在的实力,只要不是灵师出手,一般灵徒又能有几人真能奈何了的。

而第一个和第二个任务,却是局限姓太大了一点,实在不利于他后面谋划施行的。

柳鸣心念飞快转动,衡量了一番几个任务的利弊后,心中终于有了决定,当即走向了石台要接下此任务。

“什么,白师弟要接取玄京监察弟子的四年期任务!”石台后执事也算是柳鸣相识之人了,但闻言后嘴巴不禁一下张大,满脸吃惊的表情。

“怎么,小弟难道条件不符合吗?”柳鸣微微一笑的问道。

“这倒不是,不过以白师弟现在的身份地位何必要接取此种任务,虽然师弟实力强大,但真要去玄京的话,仍然十分危险的。”这名中年执事忍不住的提醒起来。

“此任务风险,任务碑上都说明了。没关系,小弟自认为还能应付这些事情的。”柳鸣自然不会因此而反悔,口中淡淡的坚持道。

“白师弟一定要选取此任务,那师兄自然也不好阻拦了。不过这监察弟子职位非同一般,师弟接取此任务后,还要再去见一下天机宗的雷师叔。雷师叔是专门负责本宗在各地监察弟子联系事宜的。他若是觉得你不合格的话,师弟还是无法接取此任务的。并且,有关前任监察弟子的资料和代表身份的令牌,也同样要在雷师叔那里才能拿到的。”中年执事闻言,只要接过柳鸣身份铭牌,用短棍上面点了几下后,又这般说道。

“多谢师兄提醒,小弟这就去雷师叔那里一趟。”柳鸣收回自己身份铭牌,有些恍然的称谢一声。

于是下面的时间,他转身离开了执事堂,并召唤出一朵灰云的直奔天机山而去了。

一小会儿工夫后,他就在天机山的山脚下,被两名巡山弟子给挡住了。

“白师弟要见雷师?”这两名弟子都是修为不弱的灵徒,显然也都参加过大比,一下就认出了柳鸣,但在听完其要求后,还是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怎么,莫非雷师现在不在山中吗?”柳鸣自然如此疑惑的问道。

“这倒不是的,只是雷师最近心情不太好,轻易不见客的。”一名天机山弟子犹豫了一下,回道。

“哦,若是这样的话,还是麻烦两位师兄通禀一下吧,就说小弟现在接取了监察任务,这才来拜见雷师的。”柳鸣闻言心中稍松,仍十分客气的说道。

“呵呵,若是其他人的话,我师兄弟二人可不敢冒得罪雷师的风险做此事情,但白师弟才为本宗立下了大功,雷师说不定会网开一面的。”两名天机山弟子互望了一眼,当即其中一人一笑着回道。

柳鸣闻言,自然再次称谢。

于是一名天机山弟子腾空向山顶飞去了,另外一人则好奇的向柳鸣打听秘境中发生的事情来。

柳鸣自然也半真半假的告诉了其一些自己在秘境中的见闻,让这位天机山弟子听到津津有味。

结果一盏茶的工夫后,那名回禀的弟子就一飞而下,并且面带笑容的冲柳鸣说道:

“白师弟果然面子够大,雷师一听是师弟拜见,就很快答应接见了。”

柳鸣听了,自然心中大喜。

于是下面的时间,他就跟着这名天机山弟子一同向山顶上一飞而去。

天机山的山势比其九婴山来说,可算是险峻的多了,许多地方根本就是陡峭山崖,一般山路根本无法通行,一些外门弟子只能抓着一些长长绳索,才能继续往山上攀登而行的。

柳鸣在空中只是好奇的打量了这些外门弟子几眼后,就往山顶处凝望而去。

片刻工夫后,他就和天机山弟子一同落在了山顶上一座银色殿堂前。

此殿堂大门正上方,悬挂着一块巨牌匾,并用鎏金书写着“天机”两个斗大的古文。

而银色殿堂后面处,隐约还可见到许多大小不一的阁楼。

“雷师已经在里面了,白师弟自己进去就行了。我还要继续巡山任务,就不再相陪了。”到了这里,天机山弟子转身笑着说道。

“有劳了,师兄尽管忙自己的事情就是了。”柳鸣微一躬身,再次称谢了一声。

随之这名天机山弟子再一掐诀的腾空飞下了山,柳鸣则整理了下衣服后,神色平静的走入了大门之内。

整座大殿足有五六十丈宽广,而在大殿尽头处的一把椅子前,一名身穿皂袍的高大男子,正背对他的看着墙壁上挂着的一口装饰用的银色巨剑,其不动身形竟给人一种山岳般的沉稳凝重之感。

“弟子白聪天,拜见雷师伯。”柳鸣走到近前处后,当即深深一礼的问候道。

但是皂袍男子却只是扬首看着墙壁上巨剑,犹若未闻一般。

柳鸣暗自一咧嘴,但也只能保持着躬身见礼姿势,继续保持恭敬之色的不动一下。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二者就仿佛雕塑般的保持静止状态,整个大殿也寂静一片。

足足一顿饭的时间左右,皂袍男子肩头微微一动后,终于转身了过来,正是那位“雷师伯”。

而雷姓大汉面无表情的大量了柳鸣几眼后,才一坐而下,并淡淡说道:

“不错,不愧是能在试炼中一鸣惊人的弟子,果然定力还行。不过单凭定力的话,可也无法活着走出秘境吧。”

“雷师伯教训的是,弟子也是运气不错才能从秘境安然脱身的。”柳鸣一听这位“雷师伯”口气隐约有几分不善,心中咯噔一下,但仍然保持恭谨的回道。

“运气不错!这般说我那侄子雷震的运气不佳,所以才不能活着走出秘境了。”雷姓大汉那闻言,却脸色骤然一沉下来。

“不敢,弟子绝不敢如此想的。”柳鸣心中叹了一口气,但面上仍然谦逊的回道。

“哼,若真只论实力的话,我那侄子的一身雷属姓功法绝不会输给十大弟子中的任何人,但这一次活着走出秘境的五人中却没有他,这到让我很好奇,你这位评价最高的九婴山弟子,到底有多少实力了。”雷姓大汉双目一眯后,冷冷的说道。

“雷师叔的意思是……”柳鸣暗自眉头一皱,不禁小心的问道。

“很简单,我这几天心情很不好,需要找人试试招。我也不管你这次找我办什么事情,但你若是接不下我下面一击的话,那从哪里上来就从哪里滚回去吧!”雷姓大汉脸上厉色一现的喝道。

柳鸣一听这话,脸色真的大变了,半晌之后,才苦笑一声的说道。

“师叔莫非是和师侄开玩笑的,以师叔的修为,晚辈这点修为怎可能接下的。”(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