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7天罚地劫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12-05    作者:忘语


大河奔流不息,从整片金色林海中贯穿而过,随后拐了一个弯,朝着远处滚滚流淌而去。

柳鸣双目微微眯起,他记得很清楚,之前来这里的时候,下面的大河没有这个折弯,而是笔直朝着远处延伸而去。

他目光一阵闪烁,身形几个闪动,飞到了河道转弯的地方,落了下来。

“怎么可能?”柳鸣眉头紧皱。

他的记忆不可能错,这里也没有什么法阵禁制的痕迹,河道两岸齐膝高的碧草丛生,也没人动用大神通,改动河道流向的痕迹。

“是幻术?还是这个空间特有的异变?”柳鸣心中念头翻滚,不过他心中反而有些惊喜不定。

这个空间终于露出了些许异常之处,只要他静下心来,顺藤摸瓜,肯定能有所收获。

他心中念头转动,身体拔地而起,飞到了半空之中,眼中紫色光芒隐隐闪烁,朝着周围看去。

“咦!”一运起紫纹魔瞳,柳鸣不由大吃一惊,周围的虚空之中不知何时浮现出了一缕缕淡淡的雾气。

这雾气并非寻常水雾,他没有运起紫纹魔瞳的时候,丝毫没有发现这个异状。

“究竟是怎么回事?”柳鸣眉头蹙起,喃喃自语道。

没等他想明白发生了何事,周围的情况再次发生了异变。

地面上弯曲的河道忽的一震,里面裂开一道巨大无比的地缝,将河道拦腰斩断,河水倒灌着涌入地缝之中。

大河附近的森林地面一鼓,隆隆一阵闷响声中,一座山峰突起,并拔地升高,眨眼间便达到了数百丈之高,直插云霄。

“这……”柳鸣看到眼前的情景,大吃了一惊。

周围的异变非但没有结束,而且愈演愈烈。在此起彼伏点的轰鸣声中,一座座险峻高山拔地而起,发出隆隆巨响,天上风云变幻。仿佛天翻地覆一般。

柳鸣身在半空,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不过他眼中的惊色已经消失,眼眸紫光闪烁,屏住呼吸,静静观察着周围的剧变。

一刻钟之中。空间异变终于结束,柳鸣周围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剧变,从一个平原变成了一片雄壮山脉,无数险峻高峰突起。

而之前的那条大河也已经消失不见,似乎从没有出现过一般。

柳鸣眼睛眯了起来,他看得很清楚,周围的剧变并非幻术,而是真实发生的情况。

他的神识早已扩展开来,一看之下,发现刚刚的剧变并非只有他周围的这一处地方。方圆数千里内,有不少地方的地形似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惊奇的发现,这些地方的变化十分巧妙,似乎那些地方的地形之间发生了一个大挪移,并且其中蕴含某种规律,除了几处细节外,整个空间的格局几乎和之前没什么两样。

若是他没亲眼见到之前那斗转星移的一幕,根本不会发现

他翻手取出那枚绘画地图的玉简,手指一用力,“啪嗒”一声折断。整个空间地形既然会变化,这东西已经没用了。

天翻地覆之下,附近的一些妖兽大半被活埋到了地下,只有一些机灵的。具有飞翔能力的妖兽逃过了一劫。

“嗯?”柳鸣脸色忽的一变,地形剧变之后,周围空气中的那种奇怪雾气似乎消失了很多。

就在此刻,虚空中的雾气忽的滚滚涌动起来,隐隐朝着一个地方汇聚了过去。

柳鸣心中念头电转,身形一闪。化为一道长虹,朝着雾气汇聚的地方激射而去。

雾气涌动的速度极快,仅仅十几个呼吸之后,周围虚空中的雾气已经尽数消失。

柳鸣此刻站在一个幽暗的峡谷上空,峡谷之中散发出土黄色的光芒。

他看得很清楚,那些雾气之前便是汇聚到了峡谷深处。

他目光闪烁,神识扩散开来,朝着峡谷深处扩散了过去。

不过神识刚刚延伸进去,立刻碰到了一股弹力,被反弹了出来。

柳鸣不惊反喜,沉吟了片刻,身形一动,直接纵身飞入了峡谷之中。

峡谷中的空间,比他想象中要大上不少。

片刻后,他的身影出现在了峡谷深处,一层土黄色光幕之前。

光幕之上隐隐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土黄色的符文,散发出一阵阵的土属性法则波动。

“蕴含法则之力的禁制……”柳鸣目光微闪,眉头一皱的喃喃说道。

他目光一闪,口中念念有词,身体之上泛起土黄色的光芒,同时缓缓靠近光幕,一只手按在了上面,身上散发出的黄光越发明亮。

“噗”的一声轻响,柳鸣的手臂上浮现出无数黄色法则符文,接着他的手臂一下穿过了光幕。

他脸色一喜,全身黄光大放,他领悟的土属性法则之力包裹住了全身,一闪的飞入了光幕,穿透了过去。

穿过光幕后,柳鸣眼前猛然一亮,漫天金光扑面而来。

他定睛一看,发现前方数百丈外,赫然是一片规模极为宏大的宫殿建筑。

建筑面积极大,足有数百里,金墙绿瓦,飞檐翘角,楼宇幢幢,更有无数高塔环伺林立,皆有数百丈之高。

整片建筑被金色光芒笼罩,相隔数百丈,仍能听到一阵阵低沉的梵音如绕梁之音,在金光禁制内不断回荡。

这些梵音似有某种奇妙的作用,让人一听之下,心中有种空明之感。

“看来就是这里了。”柳鸣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有些惊喜,松了一口气。

他身形几个闪动过后,便落在了巨大建筑群中。

他的神识扩散开来,很快笼罩了整片宫殿,结果发现这里除了他以外,再没有其他活物存在了。

他脸色忽的一变,神识探查到宫殿中央有些异样。

一念及此,他当即化为一道黑光飞了过去,片刻之后,来到了一座巨大广场之上,广场前方是一座规模宏大的大殿,阵阵梵音正是从这座大殿之中传出。

柳鸣呼吸一促,此刻他距离大殿还有老远,但是也能清晰感觉到那里散发出巨大灵力波动。

他不由得深呼吸一下,很快走到了大殿之前,“吱呀”一声,推开了大门。

大殿里光线有些幽暗,柳鸣目光一扫,除了大厅尽头有一张石桌外,显得空空荡荡。

大厅里唯一的光源就是石桌上的一盏三尺来高的巨大琉璃灯,如同火炬一般的淡金色灯焰上,浮现出一个丈许大小的圆形金色法阵,法阵上悬浮了一黑一白两柄长剑。

两柄长剑外型各异,白色长剑颇为宽厚,剑刃长三尺,通体洁白,奇特的是其剑身犹如冰一般透明,一条凸起的剑脊从剑柄一直延伸到剑尖。

另一柄黑色长剑则通体黝黑,散发出幽幽黑芒,剑身和剑柄相连处竟然并无剑格存在,乍一看,似乎是一段黑色棍状物一般。

两柄长剑并排悬浮,白色长剑剑尖向上,剑身上铭刻了‘天罚’两个古字,黑色长剑剑尖向下,剑身上也有二字,乃是‘地劫’。

二剑散发出的光芒交相辉映,组成一个黑白参半的八卦图案虚影,缓缓流转,发出阵阵嗡嗡的剑鸣。

“天罚……地劫……”柳鸣口中喃喃说了一句,脸上露出一丝激动神色。

虽然隔着那个金色法阵,他仍然感觉到了黑白双剑上散发出的恐怖剑气。

这气息肯定是玄灵之宝无疑,且远远超过了损魔鞭和浑天镜。

他腰间的剑囊之中,虚空剑丸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发出一阵畏惧般的轻鸣。

柳鸣挥手打出一道法诀,没入剑囊之中,止住了剑丸的轻鸣。

他深吸了一口气,正要踏进大殿。

就在此刻,金色灯焰忽的金光大放,一股柔和但是坚韧无比的力量猛然爆发,作用在了柳鸣身上,将其朝着后方推了出去。

柳鸣退出了数丈,这才站稳身体,脸上露出一丝惊骇。

大殿中忽的响起一阵低低的梵唱之音,金光之中浮现一道五色流光,一分为五,浮现出五个身影。

最左边一人,是一个剑眉入鬓的男子,容貌颇为英俊,一身宽大金袍,身背一柄金色巨剑,剑未出鞘,却仍能感受到一股无法言语的庞然剑意。

紧挨着金袍男子的是一名上身**,腰围草裙的巨汉,浑身肌肤呈墨绿色,上半身及手臂肌肉异常鼓胀,看起来如同一个体修。

此人手持一柄碧绿色的开山巨斧,散发出浓郁的木属性灵气波动。

站在中间的,是一个身披土黄色衣袍的老者,佝偻驼背,后背都快抬不起来,脑袋几乎和膝盖平行。

此人看起来虽然老迈,但却给人一种浑厚敦实,不可撼动之感,五人之中以此人气息最为强大。

老者右边的,是一个身穿赤袍的光头大胖子,一身圆墩墩黑黝黝的皮肤,脸上看起来笑眯眯的,双拳之上缠绕着丝丝火苗。

最右边一个蓝色身影,一身水蓝色宫装长袍,头上梳着高耸的发鬓,使人望去有种不敢仰视的飘飘出尘之感。

此女脸上蒙着一个白纱面罩,不过一看便知其一定是个绝色女子。(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