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离宗任务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1-19    作者:忘语


“就算如此,此婚事也其父亲一口答应下的,白家怎么也得给一个交代才能说的过去。”杜海仍然哼了一声的回道。

“以白师弟现在在宗门的地位,恐怕整个白家都反要依仗他的,这婚事是否退掉的事情,最后还是其一句话的事情。况且此事说起来,其实倒是我大为亏欠白师弟的,毕竟不是我硬将明珠事情牵扯到其身上,也不会逼的他要离开宗门,准备暂避高冲一二的。”牧云仙却苦笑一声的回道。

“什么,白师弟要离开宗门?”这一下,轮到杜海吃了一惊。

“不错。我们这位小师弟倒是一个聪明之人,知道一旦高冲进阶灵师,自己留在宗门内肯定无法对抗,这才准备远遁他地的。”牧云仙有几分凝重的说道。

“这倒也是,不过如此一来,白师弟修炼恐怕就要耽误一二了。他现在应该才刚刚进入灵师后期不久吧,要再修炼到可以冲击灵师的大圆满境界,恐怕还要数年时间才有可能的。”杜海脸色变了数次后,才缓缓说道。

“嗯,我也是如此想的。不过就算白师弟修为够了,但以三灵脉资质成为灵师的几率仍然非常渺茫的。若是冲击灵师失败,白师弟又不能一辈子总呆在外面,从此不返回宗门吧。到了那时,才是其最糟糕的时候。”牧云仙叹了一口气。

“这样说起来,白师弟处境的确并不像我想的那般乐观,怪不得你不在意他退婚的事情了。不过这样一来,对明珠这丫头不会有什么影响吧。若是白师弟退掉婚事,高冲出关后,会不会再去找明珠去。”杜海点点头后,又问了一句。

“这个放心。这次明珠回到白家,就算不嫁给白师弟,我也会督促兄长立刻给其另寻一门亲事,并她用最快时间嫁掉的。那高冲一旦成为灵师后,除非真的不要脸面,否而总不可能做出强抢他人之妇的事情吧。”牧云仙闻言,忽然冷笑一声的说道。

“原来云仙打的是此主意,这倒是一个不错办法。不过那高冲这次闭关,冲击灵师的把握真这般大吗,竟然所有人都认为其一旦出关后,肯定会进阶灵液境的。”杜海略一沉吟后,忽然又反问了一句。

“地灵脉资质的可怕,可不是你我这样的弟子可以理解的,但既然宗门高层都这般认为,多半不会有假的,起码也应该有七八成以上的把握吧。”牧云仙想了一想后,这般回道。

“七八成把握可以成为灵师,进阶凝液期!啧啧,若是你我也能走到这一步话,寿元同样也可立刻大增倍许以上的。”杜海面上不禁闪过一丝羡慕之色来。

“以你资质,以后或许还有那么一丝可能。我却一直卡在灵徒中期多年了,此生肯定是没有丝毫希望了。”牧云仙闻言,却神色一黯下来。

杜海见此心中大悔,急忙上前将此女香肩搂住,口中说出了一连串的安慰话,才让牧云仙心情重新好转了几分。

二人接着再聊了一些事情后,才腾空而起,飞离了树林。

……

柳鸣回到九婴山后,当即在自己住处一落而下,并进入屋中,再将一张符箓一撕而开。

当即光芒一闪,一层隔断光罩再次浮现而出。

柳鸣在光罩内盘坐而下,开始默默思量着先前牧仙云告诉的话语内容。

白家竟在知道他已经成为蛮鬼宗十大弟子情形下,还敢在丝毫招呼不打的情况下,就想将其和牧明珠的婚事办成既定的事实。看来若不是白家家主和那位白家大小姐脑子出了问题,以为这样就可以将他真和白家捆绑在了一起,就是白家另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逼得白家不得不如此做了。

二者相比,他倒是更觉得是后者可能姓更大一点了。

不过这也是无所谓的事情了,区区炼气世家间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自信以自己现在实力都能够解决的。而他原本就打算这次离开宗门后,就将白家的事情彻底解决的,对方也算是给了其一个不错的借口了。

柳鸣心中计定,就将此事放置了脑后,一手往怀中一摸,当即掏出了一个数寸高的小瓶,又起身从附近角落中找出一个大些木盆,单手掐诀冲盆中一点。

当即点点蓝光在盆中一现而出后,一团团水球凭空涌出,化为了小半盆清水。

柳鸣这才将瓶盖一揭而开,从中倒出一小团灰色液体出来,并在一接触盆中清水的瞬间,散发出了刺鼻的气味,同时清水也一下变得混种异常起来了。

柳鸣见此,脸上反倒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他这才一手往手臂上一拍,将那须弥螺再次一取而出,并口中念念有词的将法力往其中灌注而去。

片刻后,须弥螺中当即白光一闪,那件龙鳞直接在木盆中一卷而现。

柳鸣两手一动之下,就将皮甲不客气的直接按在浑浊液体中,然后将手臂一收,在旁边的闭目调息起来。

足足三个时辰后,他才双目一睁而开,手臂一动的将皮甲从木盆中一拿而出,另一手则再一掐诀,一团团清水凭空浮现,将皮甲上沾染浑浊液体全都一冲而掉。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随着那股刺鼻味道的消失,皮甲上那些鳞片的赤蛟气息竟一同冲唰掉般的也丝毫不见了。

此种情形下,即使有人亲眼看见此甲,也绝无法将如此简陋甲衣上甲片和蛟龙鳞片联系到一起的。

柳鸣自然大喜,一股法力往皮甲中一注入而去后,当即腾腾热气从皮甲上纷纷冒出,竟顷刻间就将原本湿漉漉的甲衣,变得干燥温暖起来。

下面,他不客气的除去外面几层衣服,将此皮甲贴身穿好了,然后再重新穿好,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感觉并无任何不妥后,心中自然大为满意。

第二天,柳鸣去了执事堂一趟,花费了一些贡献点,申请外出一段时间后,就立刻悄悄的离开了宗门,直奔最近的卫州坊市而去。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

一个月后,当柳鸣风尘仆仆的再回到宗门的时候,须弥螺中那两件用不到的灵器,赫然都化为了数万灵石,只留下了那面不知用途的淡蓝色令牌。

与此同时,他腰间那个原本临时装着飞颅的皮囊,也换为了另外一件异常精美的黑色皮袋,从通体隐约有丝丝黑气透出的模样来看,明显是一件不下于养魂袋的宝物。

他怀中和须弥螺中更是多出了不少的符箓、丹药等消耗无比,这些东西也花费了其近万灵石之多。

而这一次柳鸣回到住处后,先好好休息了数曰后,才一大早的又去了执事堂一趟。

在二楼的大厅中,柳鸣站在任务晶碑下,目光不断在最下面十几个似乎悬挂许久的任务上来回扫描,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的样子。

他虽然特意挑了一个极早时间,但附仍有七八名来领取任务的弟子,并且明显有人认出了柳鸣来,当即讶然之下,不禁和附近同伴一阵的窃窃私语。

不大一会儿工夫,所有弟子全都知道了柳鸣身份,当即羡慕敬畏等各种各样目光,全向其身上聚集而来。

柳鸣自然察觉到了这些灼热目光,蓦然一转首,目中精芒闪动的扫了这几名弟子一眼。

这些弟子一接触柳鸣目光下,只觉身上微微一寒,顿时大惊的纷纷转开目光。

这时,柳鸣才再次将回过头去,仍站在晶碑前沉吟不语起来。

现在宗门颁布的这些长期离开宗门的任务,他只有三个可以考虑。

一个是蛮鬼宗新近从血河殿那边接受了一座灵石矿,需要内门弟子数名前去镇守数年。

另一个是大玄国和黑水国交界的蛮鬼宗所属憾山观,原观主大限将至,需要一名新弟接过观主之职。

最后一个任务,却是大玄国的都城玄京,有一名代表蛮鬼宗的监察弟子,突然消失不见,并断去了和宗内的所有联系,所以需要一名新的监察弟子前去接替其监察职责,并且同时弄清楚前者的下落。

这三个任务,毫无疑问,第一个任务最为简单了。

既然血河殿主动将那座灵石矿交出来,那在下一次大比到来之前,自然绝不会再派人前来搔扰的。若是在那里担任镇守弟子的话,想必可以安安静静的渡过这四年。但如此一来,他打算处理自己事情和收集真煞之气的打算,多半就要泡汤了。而

此职位只要灵徒期弟子都可以担任。

第二任务则算是有些风险了。

毕竟大玄国诸宗和黑水国宗门间一向敌视许久了,虽然二者间并未爆发大规模争斗,但是两国修炼者在边界处偶发生争斗,却是常有发生的事情。

但与此相对的话,若能够担任那憾山观的观主之职,那可算是位高权重了,只要顶着蛮鬼宗名字,不但可以拥有大批手下,相信就是称霸一方也不是什么难事的。而他若是真坐稳了这观主职位在身,就是高冲成为了灵师,一时半会也无法太明目张胆的对付他。

当然这职位如此吃香,对担任弟子要求也是极高,不但只能是灵徒后期弟子神情,而且需要每年上缴大量灵石给宗门,否则不但职位无法保住,还将受到门规严惩戒。

终于最后一个任务吗……

柳鸣目光一凝的落在此任务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