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8还施彼身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11-21    作者:忘语


柳鸣脸色大变。

这一招赵千颖也曾通过仿制的虚魔鼎施展过,不过远远没有现在这般迅疾,以他如今通玄境的修为,竟然都根本来不及躲闪。

思量间,更多的紫色细丝从虚魔鼎中激射而出,缠绕在了柳鸣与损魔鞭上,很快封锁住了他的所有行动。

柳鸣心中大急,随即想起了什么,口中默念法诀,两手握拳,胸前五色雷印一闪,体表陡然冒出了上百道五色电弧,在全身各处弹射而起,正是九天神雷。

以他现在通玄境的法力,全力施展出异变的天雷术,威能和以前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了,每一道九天神雷电弧都有手指粗细,并发出刺耳的噼啪声响。

五色电弧轰击在了缠住他身体的紫色细丝之上,但是出乎他的预料,这些紫色细丝被五色电弧包裹,竟然一点事也没有,仍然死死捆住了他的身体。

“想用九天神雷挣脱,简直是痴心妄想!”皇甫雍眼见此景,冷哼了一声,手中法诀蓦地一变。

紫色细丝骤然一紧,并猛然一拉扯,包裹着柳鸣朝着鼎内飞去。

柳鸣心中大骇,若是被收进虚魔鼎内,恐怕就真的有死无生了。

他全身上下黑色魔纹光芒大放,调集了全身法力奋力挣扎,可是除了稍稍减慢紫色细丝缩回得速度外,没有丝毫的用处,。

皇甫雍面上露出一丝笑容,身体一晃的飞到了虚魔鼎旁边,两手紫光大盛的贴在鼎身之上,体内法力源源不断注入虚魔鼎中。

只要柳鸣被拖进鼎内,他便能发动鼎内的太妙紫炎阵,将柳鸣连同他体内的皇甫天,炼成没有意识的精魄。

鼎身符文一阵剧烈跳动,包裹柳鸣的紫色细丝速度骤然大增。

柳鸣心中一沉,脸上一丝绝望之色闪过。

就在此刻,异变忽生!

虚魔鼎上忽的冒出了大片灰色的光芒。一个黑白石碑虚影浮现而出,鼎身散发出的紫光顿时一阵紊乱。

皇甫雍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不过还没等他做出反应,鼎身震颤了起来。灰色光芒迅速弥漫开来,侵袭了大半个鼎身,捆缚在柳鸣身上的紫色细丝上忽的一下散开。

柳鸣只觉身体一松,一下恢复了自由,一时之间有些发愣。

“嗤嗤”的破空之声大作。那些紫色细丝竟然纷纷倒卷而回,并出其不意的一下缠在了皇甫雍身上。

皇甫雍心中大惊,原本已经祭炼由心的虚魔鼎不知为何,和他的心神联系忽然被硬生生切断了一般。

就在此时,柳鸣身上黑光一闪,魔天的半截身影浮现而出,身上泛起浓郁的黑白两色光芒,二话不说的两手一抬,打出一道精纯法力,没入了虚魔鼎上的石碑虚影之中。

虚魔鼎上的灰色光芒越发耀眼。继续在鼎身上蔓延开来,甚至那些紫色细丝上也浮现出一丝灰光。

“是你搞的鬼!”皇甫雍眼见魔天的举动,厉声喝道。

“你知道柳鸣进入过虚魔鼎,我岂会不趁机在里面做些手脚?”魔天冷声一笑,抬手又打出一道法力,没入巨鼎身上的浑天碑虚影中。

此刻变生肘腋,捆缚在皇甫雍身上的紫色细丝猛然收紧,反而将皇甫雍朝着虚魔鼎中拉去。

皇甫雍不愧身为魔皇,此刻仍能做到临危不乱,面色未变。口中传出低沉有序的咒语,体表紫色光芒大放,似乎想要奋力挣脱。

他虽然已半只脚踏入永生镜,竟然还是挣脱不出这些从虚魔鼎中发出的紫色细丝是。

在魔天脱离身体之后。柳鸣身上的气息迅速下降,修为立刻又跌回了天象境后期,甚至由于方才的剧烈举动,气息隐隐有几分不稳。

他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失落,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眼见皇甫雍此刻还在奋力挣扎,他心中一动。便要催动手中的损魔鞭助魔天一臂之力。

但是下一刻,他手腕陡然一沉,损魔鞭仿佛一下重逾百倍以上,催动起来比之前艰难了不知多少。

损魔鞭仿佛一个无底洞一般,转眼间吞噬了他体内大半的法力,不过鞭身也随之散发出了阵阵青色光芒,终于再次变得轻盈了起来。

柳鸣二话不说的手腕猛地一抖,手中损魔鞭一个模糊,一道绿色鞭影狠狠抽打在皇甫雍身上。

皇甫雍正全力和魔天做较量,根本没有预料到柳鸣竟能催动此等宝物,被损魔鞭实打实的打在身上,一股撕裂神魂的剧痛袭来,不由张开喷出了一口鲜血。

玄灵之宝威力惊人,就算柳鸣此刻没有发挥出一成的威力,也使得皇甫雍不防之下,受了不轻的伤。

“做的好!”

魔天脸色一喜,两手连番打出法诀,紫色细丝一个收紧,终于拉着皇甫雍进入了虚魔鼎之中。

魔天挥手再次打出一道法诀,虚魔鼎盖轰然盖紧。

“想不到你上次竟将浑天碑封印到那个虚魔策中,竟可以凭此掌控虚魔鼎。”柳鸣松了口气,看向了魔天。

哪知,魔天半截魔躯一晃,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身体一个踉跄,不过总算站稳了身体。

柳鸣心中一惊,急忙飞了过去。

“我没事,不过是强行催动浑天碑,遭到了法力反噬而已。”魔天摆了摆手说道。

话虽如此,但柳鸣却能从魔天身上散发的气息来判断,其凭借尚未成型的魔躯强行催动陨魔鞭和虚魔鼎,元气损伤了不少。

“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我虽然依靠浑天碑和血脉的关系暂时控制了此鼎,但皇甫雍才是如今虚魔鼎的真正主人,他现在虽然被关在了里面,但是我无法催动虚魔鼎内的禁制法阵对他造成丝毫伤害,且以其对虚魔鼎的掌控程度,很快便可以重新夺回控制权的。”魔天飞快的说道。

柳鸣听闻此言,心中大凛,提议道:

“既然如此,我们趁他还没出来,快些离开吧。”

“不行,一时半会我们无法逃得太远,万一他追了上来,以我们如今的情况,根本毫无招架之力。”魔天沉声说道。

轰隆隆!

便在此刻,虚魔鼎中传出一声巨响,鼎盖也连连颤动起来,似乎马上便要被掀开一般。

虚魔鼎上的紫色光芒重新明亮起来,逐渐将上面笼罩的灰光逼退开来。

“事到如今,只能那么做了!”魔天忽的沉声说了一句,目光望向了峡谷下方的那个黑色祭坛。

峡谷周围的山峰都已经被破坏,不过那个祭坛却不知为何,并没有被破坏掉。

魔天拿过柳鸣手中的损魔鞭,另一只手一挥,发出一股灰光带着虚魔鼎落到下面的祭坛之上。

他身上黑色光芒一闪,随即“轰隆”一下,燃起黑色的火焰,包裹着他的身体熊熊燃烧起来。

黑色火焰之中,魔天脸上的气色飞快了好了很多,气息也稳定了下来。

柳鸣脸色微变,魔天施展的显然是某种通过燃烧魔躯,恢复元气的秘术。

不过现在这个关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魔天口中念念有词,单手一扬,一道粗大黑光激射而出,没入了祭坛上空的虚空之中。

祭坛上方的空间一阵紊乱,仿佛浮现出一片阴云一般。

柳鸣此刻隐隐猜到了魔天的意图,他是想要再次破开魔渊空间,而后将虚魔鼎连同皇甫雍打入魔渊空间之中。

赵千颖虽然也在虚魔鼎内部,不过柳鸣此刻自问没有能力将其放出,况且以皇甫雍的实力,两人想要从魔渊之中返回也并非不可能之事,只是要颇费一番周折罢了。

如今面临生死存亡之际,柳鸣也无暇再多想什么,身形一晃出现在虚魔鼎上空,两手一挥,体内法力滚滚注入到浑天碑虚影之上,帮忙压制住皇甫雍。

魔天口中吐出了几个不明的咒语声,挥手打出一道黑光没入损魔鞭之中,损魔鞭立刻泛起大片的青色霞光。

他挥手一抖,损魔鞭立刻变得笔直,仿佛一柄青色长剑,在那处虚空狠狠一斩。

“噗嗤”一声!

一道数丈长的青色刃气席卷而下,使得虚空一阵天崩地裂般的扭曲,能量波动如惊涛骇浪般的往四面八方狂卷而开。

虚空立刻裂开一道数丈大小的空间缝隙,一个若隐若现的空间通道浮现而出,但边缘处光芒疯狂闪烁,显然并不稳固。

魔天大喜,一挥损魔鞭抽打在虚魔鼎上。

一声巨响,虚魔鼎仿佛陨石一般,直接飞入了空间通道中。

此等方一没入其中,虚空一阵波动,空间通道立刻合拢起来。

直到空间通道终于消弭于虚空之中,柳鸣这才脸色一松,紧绷的精神松懈了下来。

经历方才的几场大战,他体内的法力已经近乎枯竭。

他翻手取出一枚恢复丹药吞服了下去,催化药力,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

魔天身上的黑色火焰此刻已经敛去,不过他好容易凝聚出来的半截魔躯已经消失了小半,剩下的也似乎处于岌岌可危的崩溃边缘。

柳鸣眼见魔天的情况,目光一闪,正要开口说些什么。

便在此刻,异变陡生!(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