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0嘉元楼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11-01    作者:忘语


柳鸣目光四下看了一下,刚要开口,就在此刻,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阁下是柳鸣柳道友吧,在下是嘉元楼掌柜。”

不远处,一个白袍白面的微胖中年人,正满脸堆笑的快步迎了过来。

那个青衫伙计看见白面中年人走过来,急忙对其行了一礼,退到了旁边。

“这位柳道友是本楼的贵客,你下去吧,我来招呼便可。”微胖中年人朝青衫伙子摆了摆手,吩咐道。

青衫伙计连连答应,随即退了下去,只是离去时目光好奇的瞟了柳鸣几眼。

“阁下是?”柳鸣看了微胖中年人一眼,此人也是天象境修为,不过只是天象初期。

不过一家酒楼的掌柜便是天象境修为,可想而知其势力了。

“呵呵,在下白瑞,柳道友不必多问,请随我来吧。”微胖中年人呵呵一笑,当即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柳鸣眉梢一挑,随即跟了上去。

片刻之后,两人来到了五楼的一个独立雅间前。

“柳道友,就是此处了,您请进。”微胖中年人说着,推开了雅间的房门,自己却垂手而立没有进去,甚至连往里面看一眼都不敢的样子。

“有劳阁下了。”柳鸣对微胖中年人点了点头,轻呼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微胖中年人待柳鸣进门后,便伸手将房门关上,轻叹了口气。

包下这个房间的贵客,是连这座嘉元楼幕后老板也要巴结的存在,可惜无缘和其说上一句话,否则他在嘉元楼的地位立刻便能提高不少。

微胖中年人遗憾的摇了摇头,转身朝着楼下走去,心中对刚刚的柳鸣的身份也有些好奇,不知道是何来历,竟然能让屋中的那位设宴向请。

此刻的柳鸣,正身处一座独立小花园之中。

这里正是五楼那间雅间之中。看起来面积可真不小,不仅有绿树红花,还有假山流水,叮咚作响。

置身此情此景之中。心情都不由变得轻松恬淡了不少。

柳鸣便在如此心境下,顺着唯一的一条小径不紧不慢的往前走去,没多久,一座隐于百花丛中的六角小亭出现在前方。

小亭之中摆了一桌简单的酒菜,皇甫玉魄和赵千颖正围坐在桌边。

皇甫玉魄仍是一袭白衫。不过脸上的纱巾已经取了下来。

赵千颖此刻却换了一身水绿色长裙,显得柳腰盈盈不堪一握,玉颈赛雪,秀发挽成了两个环形的发髻,比之上午在皇宫高台之上,多了几分空谷幽兰般的出尘之美。

“柳鸣,你可是来的迟了。”皇甫玉魄听到脚步声,转首看了过来,淡淡一笑道。

“还望皇甫长老和赵姑娘恕罪,在下适才有些私事耽搁。确是来的迟了。”柳鸣目光飞快的在赵千颖身上一掠而过,眼中惊艳之色一闪,随即对皇甫玉魄拱手说道。

“既然是有事,那便不去计较了。坐吧,这些酒菜可都是颖儿特地为你选的。”柳鸣目光中的异样被皇甫玉魄看在眼中,她脸上露出淡淡笑意,看似随意的说道。

赵千颖俏脸一红,有些娇嗔的看了皇甫玉魄一眼,不过没有说话。

柳鸣心中一叹,在赵千颖对面坐了下来。

“咦。你身上的气息,似乎比起十年前改变了不少。”皇甫玉魄忽的上下打量了柳鸣几眼,有些惊讶的说道。

柳鸣微微一笑,含糊的说道:“在下这几年修炼了一门秘术。结果体内法力不知怎么,开始朝着阴寒方向发展了。”

他心中叹了口气,今天之所来迟,是因为他发现玉符融入体内之后,竟然如同跗骨之蛆一般,融进了经脉深处。

他施尽了浑身解数。也无法将其取出。

不过,玉符所幻化的阴寒法力对身体似乎没有什么危害,等日后再设法取出就是,他心中也没有太过担心。

“法力转阴?这倒是古怪了,是否需要本座来帮你看看?”皇甫玉魄目光一闪的说道。

“不敢劳烦皇甫长老,这应该是我修习秘术未得要领,才会导致如此,只需停止修炼此术,相信法力很快便会恢复原状。”柳鸣心中暗骂自己愚蠢,不过脸上不动声色的说道。

他可不敢让皇甫玉魄给他检查,万一谎言被戳穿,他的人族身份暴露的话,可不是闹着玩的。

皇甫玉魄看了柳鸣一眼,目光微微波动了一下,让柳鸣心中一惊。

“既如此,那我便不做多余之事了。”皇甫玉魄淡淡一笑的开口说道。

柳鸣闻言,暗中松了口气。

“对了,今日邀你来此的目的,想必你也心中有数。”皇甫玉魄话锋一转的说道。

柳鸣脸色一动,看了一旁的赵千颖一眼,正好她也看了过来。

两人目光一接,赵千颖似乎还有些羞涩,很快移开了视线。

“皇甫长老,你要说的事情,柳某自然清楚,但是恕我直言,赵姑娘乃是当今魔皇的掌上明珠,可谓天之骄女。这几日我也听闻了,魔皇陛下对其宠爱有加,在下不过是名不见经传的一个二三流世家家主,地位相差实在悬殊,恐怕……”柳鸣沉吟了片刻,终于还是面色淡淡的开口说道。

赵千颖听闻这些话,原本有些羞涩的神情,骤然变得阴沉起来,俏脸上如同挂上了一层寒霜。

皇甫玉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柳鸣的话语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拒绝的意思却委婉的表达出来了。

“师尊,我忽然想到有些事需要处理,就先退下了。”赵千颖豁然站了起来,哪里还有分毫刚刚的端庄,冰冷的瞥了柳鸣一眼,转身朝着雅间深处走去。

柳鸣见此,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不过于此情形下,也不便多说什么。

皇甫玉魄眉头一皱,正要说什么,赵千颖的身影转眼间消失在了远处。

小亭之中,只剩下了两人相对而坐。

“柳大家主,我倒是没有想到,你对这桩婚事竟然如此抗拒,某非是看不上颖儿?”皇甫玉魄盯着柳鸣,语气变得冷漠之极。

“在下岂敢,是在下自觉配不上赵姑娘才是。”柳鸣惋叹一声,口中如此说道。

“哼!这种推脱之言多说无益。柳鸣,你可知我还没有将此事告知魔皇大人,若是让陛下知道了此事,而你又是这般态度,后果会如何,相信你很清楚。”皇甫玉魄冷冷的说道。

柳鸣眉头一皱,脸色也是一黯。

皇甫世家势力之大,可以说在万魔大陆已经没有什么他们办不到的事了,今天听魔天之言,那皇甫雍似乎已经一只脚踏进了永生境界。

以柳鸣现在的实力,面对通玄大能,或许可以抗衡,但是在永生境界之前,也不过是一只蝼蚁般的存在。

“并非柳某不近人情,我之前也已经说过,在下另有几位红颜知己,她们对我都是恩情深重,若让我抛弃她们,投入到皇甫世家门下,请恕柳某无法答应。”柳鸣考虑了片刻,坚定的摇了摇头,如此说道。

他口中虽然如此说,但其实这只是一方面。

从另一方面来说,他毕竟身为人族,此事瞒得了一时,可瞒不了一世,若是真当上了这个驸马,以皇甫世家的手段和底蕴,暴露身份那是迟早之事,到时候,生死可就由不得自己了。

此外,皇甫世家现在的主要矛头还是柳家,应该不会把太多精力放在他身上。

柳鸣说完此话,看向了皇甫玉魄,体内法力暗暗凝聚起来,以防皇甫玉魄突然动手。

出乎他的预料,皇甫玉魄此刻非但没有露出恼怒神色,脸上的冷漠却缓缓消退了下去,看了柳鸣一眼,眼神之中浮现出一丝异色,随即便移开了目光,望向了远处,似有所思。

柳鸣心中不禁有些奇怪,不过如此等了片刻之后,皇甫玉魄却一直没有说话。

“若无其他事情,在下这便告辞了。”心中念头急转之下,他豁然站起身来,朝皇甫玉魄拱手说道。

既然已经得罪了皇甫家,他打算离开嘉元楼后,立刻带着青羽等人离开中央皇城。

至于明日的魔皇继承人观礼之事,自然也不会去了。

“你这便想走,莫非当我皇甫世家无人不成?”皇甫玉魄豁然转过身来,袖袍毫无征兆的猛地一拂。

“嗖”

一口尺许长的白色飞剑从其袖中飞射而出,一颤之下,化为了一道数丈长的炙热白光,如瞬移一般,眨眼间便到了柳鸣身前,当头斩下。

柳鸣早已暗中防备,袖袍一抖,身前蓦然升起一片土黄色光芒,正是一颗山河珠,挡在了白色剑光之前。

“铛”的一声巨响!

白色剑芒斩在了山河珠之上,立刻便被震开,山河珠却只是表面黄光一阵乱颤,但旋即便恍若无事起来。

皇甫玉魄脸色微变,似乎没料到柳鸣竟能接下自己这一击,但旋即单手一挥,袖袍之中白光连闪,赫然又飞出了八道一模一样的剑光。

加上之前的那柄飞剑,九柄飞剑上下翻飞,看似杂乱无章,实则暗含玄机。(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