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前传凶岛篇 三十一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10-30    作者:忘语


柳鸣也静静的站在了旁边,没有站到尚帮主的身后。

他敏锐的察觉到,尚帮主看着他的眼光都隐隐带着一丝贪婪,这让他心中有些不安。

“诸位,不管现在什么情况,最重要的还是尽快到达陆地。为了尽可能的加快船行的速度,我建议将在场的人分成两拨,轮流划船,至于食物和饮水的问题,再想其他办法解决。”尚帮主说话的时候,眼睛看向了云姓老者。

至于其他人,显然都没有放在其眼中。

云姓老者闻言,似乎微微一怔,半晌之后,竟出乎其他预料的点点头。

“尚帮主此言有理,我也是这个意见,大家应该没有什么异议吧?”

两人既然都同意此事,其他人自然没有办法反对。

柳鸣眼睛在尚帮主和云姓老者身上一扫而过,眼中浮现出了一丝沉吟。

很快,按照尚帮主和云姓老者的安排,包括柳鸣在内的八人坐到了船舷两侧,一人手持一根船橹。

八人之中,柳鸣等六个游离两个势力之外的人全都在,命二帮和百毒帮各自仅仅出了一人。

柳鸣手中握住了船橹,心中冷笑了一声,划动了船橹,乌木船现在依靠那个破烂的船帆根本走不动。

船头破开波浪,朝着滁州郡的方向而去。

到了夜幕降临时,划了一整天的船,柳鸣等人都看起来有些疲惫。

云姓老者和其他八人换了上来。

柳鸣几人领到了一些干粮和清水,吃下去后,躺在船舱的角落休息了起来。

到了后半夜,云姓老者等八人也停手休息,现在食水短缺,自然不宜太过辛苦。

夜空只有少许几颗星辰,夜色昏黑,乌木船轻轻在海面上飘荡,好在此刻并无风浪,又有夜空的星辰指引,倒也不怕偏离方向。

船舱中响起一片平缓的呼吸之声,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分散开来,即便在睡梦之时也抱紧了手中的兵器。

柳鸣盘膝靠在了船舱角落,眼睛微微开合,呼吸声忽长忽短,呈现出一种特殊的韵律。

白日击杀玄衣甲士头领时动用秘术造成的伤势,已经被他用体内的暖流镇压了下来,身体虽然还有几分刺痛,不过已经不会妨碍到他的行动。

他眼睛忽的睁开,视野之中,一个人影正悄无声息的慢慢朝着船头方向挪了过去,其眼睛顿时微眯了起来,却同样没有发出半点声响来。

尚帮主独自一人半坐在船头,眼睛晶亮,看不出有丝毫的睡意。

人影慢慢进入了他的视野,尚帮主转头看了过来,脸上的神情丝毫没有表现出异样。

“云老,你果然来了。”尚帮主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嘴巴纹丝微动,小腹微微鼓动,发出了细若蚊蝇的声音。

“尚兄的腹语术造诣越来越深湛了,好了,话不多说,你让我过来所为何事?”来人赫然正是云姓老者,目光朝着船舱方向瞟了一眼,声音压得极低。

“好,云老快人快语,我也不藏着掖着。以云老的智慧,相信也应该猜到了,船上只有那么些清水干粮,根本不够所有人使用,你我想要活着到达陆地,必须把那些外人……”尚帮主说到这里,手掌在喉咙上轻轻一切。

云姓老者听到这里,脸上也没有表现出丝毫惊讶的神情。

“尚兄果然是做大事的人,好,你的意思我明白,你我之间暂且罢斗,将那些碍眼之人都处理掉再说。”云姓老者深深的看了尚帮主一眼,脸上露出了阴狠的笑意。

“云老既然赞同,那此事必成。不过要处理那些人,先要把姓柳的小子干掉,此人十分机灵,而且实力不弱,留着他说不定会是大患。”尚帮主先是一喜,随即脸色一沉,阴厉之极的说道。

“姓柳,你是说那个偷袭杀了甲士头领的少年……”云姓老者一怔,立刻想到了柳鸣身上的那柄符器,眼中闪过一丝贪婪。

那时云姓老者出手对付甲士头领,也是为了此物。

一般人可能不了解,不过云姓老者知道的很清楚,符器在外门的世界是极其珍贵的宝物,拿去出售更是换到一大笔财富。

“好,此事我也答应了。”云姓老者没有丝毫犹豫,点了点头。

“云老果然爽快,至于具体是做法,我们这样……”尚帮主身体靠近了云姓老者,腹语声音越发微弱。

船舱之中,柳鸣眼中光芒微闪不已。

一夜很快过去,天明之时,晨光从东方亮起,将海面照射的通亮。

一众囚徒早早的便爬了起来,柳鸣也睁开了眼睛,默不作声的站了起来,眼神在尚帮主和云姓老者身上划过,随即便若无其事的走到了一旁。

乌木船所在的海域已经离开了凶岛颇远,下方的海水也不再是诡异的黑色,而是透着几分蔚蓝颜色。

看着眼前的海面,他耳朵忽的动了一下,目光朝着海里望去。

就在此刻,距离海面约两三丈的地方,一条半米长的海鱼一闪而逝的游过,掀起了一点水响。

若为柳鸣修炼过无名口诀之后,听力大增,无论如何也捕捉不到这么一点声息。

他正要细看,尚帮主和云姓老者已经走了过来,开始安排今天的工作。

柳鸣等八人今天上午轮番,柳鸣坐在船舱左侧的最后一位,目光朝着周围一扫,眼神中的冷厉之色一闪而过。

尚帮主和云姓老者站在柳鸣的背后不远处,彼此对望了一眼。

柳鸣眼睛微眯,手搭在了船橹之上,手背上的汗毛一根根都竖立了起来。

“诸位兄弟,今日再辛苦一下,我和云帮主已经商量出了一个可以缓解粮食清水短缺的方法……”尚帮主人在船舱中慢慢走着,口中说着打气的话语。

听到此话,正在划船的几人身体一震,猛地抬起了头来。

“当真,是什么办法?”有人忍不住站了起来,急声问道。

柳鸣神色也是一怔,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去,目光看向了尚帮主。

站在柳鸣身后不远处的云姓老者,目光中精光一闪,拢在袖子里的手一动,手里已经多了一柄匕首,闪电般朝着柳鸣的后背扎去。

哪知他刚刚才动手,眼前的柳鸣,整个人毫无征兆的猛地往前一扑。

云姓老者这一刀顿时刺了个空,脸上为之一变。

柳鸣身体在地上打了一个滚,瞬间弹跳了起来,朝着云姓老者飞扑了过来,手中的黑色短剑化作一道黑光,直刺向云姓老者的咽喉。

云姓老者一惊,随即镇定了下来,手中匕首一闪的格向短剑,另一只手则闪电般多了一柄短刀,刺向了柳鸣下腹。

云姓老者擅长使用双手兵刃,对付这样的情况显得很是驾轻就熟。

他很清楚,下一刻,手中的匕首就能格开黑色短剑,就算没有挡住,他另一只手里的短刀也会先一步刺入对付的小腹。

便在此刻,柳鸣眼中精光一闪,手中的黑色短剑微微一颤。

嗤!破空之声响起。

云姓老者心中一阵颤栗,便要往旁边躲闪而去,可是已经晚了一步,他喉间一痛,凭空破开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

云姓老者满脸骇然,两只手挣扎着想要摸向喉咙,全身抖动了几下,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符器……”尚帮主在云姓老者动手的瞬间,人也飞扑了过来,见到眼前的情景,脸上露出了惊愕的神色。

柳鸣猛地一转头,目光深深的看向了尚帮主,口中深深吸气,两只小腿骤然一粗,变大了近乎两倍,整个人骤然化为了一团灰影朝着尚帮主冲去。

尚帮主脸色一沉,右手一翻,他的手上不知何时戴上了一个深黑色的拳套,右手一拳击出。

嗡的一声,一团白光从尚帮主手上飞了出去,直奔柳鸣而去。

柳鸣脸色微微一变,在白光之中,他感觉到了一种和他体内的暖流很是相似的气流波动。

身体一矮,白光从他头顶呼啸而过,落在了海面之上,嘭的一声闷响,海水猛地炸裂开来。

柳鸣身体一扭,如同蛇一般弹射而起,手中的短剑对着尚帮主一个虚刺。

他昨天已经估算过,体内的暖流每催动黑色短剑一次,便会急剧减少许多。

以他体内现在的暖流规模,最多只能发出四次刺芒攻击。

扑哧!一道无形气芒破空而出,刺向了尚帮主的左胸。

尚帮主右手再次一拳击出,一团白光再次激射而出,准确的和无形气芒撞在了一处。

“砰”的一声闷响,气流一阵激荡,气芒白光闪了几闪,双双消弭在半空。

尚帮主距离气流爆炸较近,身体微微晃动了一下。

就在此刻,一道白光迅疾无比的从柳鸣袖中飞出,噗的一下,射中了尚帮主的小腿。

赫然是一柄骨质飞刀,一端连着一根纤细的细线。

尚帮主左腿一痛,一股麻痹感觉在他腿部蔓延开来,整个人扑通一声半跪在了地上。

柳鸣深深吸气,体内暖流滚滚涌入手中的短剑之中,黑色短剑上光芒一闪,一道气芒一闪而出,狠狠的扎入尚帮主的胸口。

尚帮主躲闪不及,身体被气芒洞穿而过,口中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身体扑到在了地上。

“你……”尚帮主死死瞪着柳鸣,口中鲜血涌出,眼中忽的闪过一丝决绝神色,左手在拳套上一拍。

右手之上的拳套咔咔响了几声,猛的一下爆裂了开来,几十个黑色碎片迅疾无比的朝着四周激射而出。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