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前传凶岛篇 三十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10-30    作者:忘语


呼喊声,喊杀声混杂在一处。

“这些蜥蜴皮很硬,不要试图杀死它们,将其驱逐出船舱即可。”云姓老者手中仍是挥舞着两柄大斧,身前浮现出一片斧影,一头头猛扑上来的蜥蜴被击飞了出去。

三十多名囚徒每人负责一段船舷,将一头头窜上来的蜥蜴震下了水中。

柳鸣手中也握着一柄钢刀,虽然他没有练过刀法,将穿喉剑法混在刀法之中,守的也是滴水不漏。

这种密集的攻击,对力量的要求并不大,但是确确实实在考验技巧。

随着时间的推移,海水之中窜出的蜥蜴竟然越来越多,有些不太擅长的囚徒,防守渐渐出现了吃力的现象。

“撑住……”尚帮主手中短枪幻化出点点寒芒,将一头头爬上了的蜥蜴挑飞了出去,同时他的眼睛看到了周围的情况,口中疾呼着。

可惜他话音刚落,一声惨叫已经传了过来,一个疤面囚徒胳膊被一只蜥蜴怪兽狠狠咬住,鲜血立刻涌了出来。

蜥蜴怪兽嘴里上下一个开合,顿时将一条胳膊咬了下来。

疤面囚徒惨叫着倒在了地上,胳膊上鲜血狂涌而出。

血腥气似乎刺激到了这些蜥蜴怪兽,全都发出兴奋的叫声,一头接一头的蜥蜴怪兽从船舷跳了上来,扑在了疤面囚徒的身上。疤面囚徒惨叫着挣扎了几下,很快就不动了。

“快!补上缺口。”云姓老者脸色一变,不过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已经有十几条蜥蜴怪兽从缺口处跳进了船舱,疯狂的撕咬着疤面囚徒血肉,发出了吧唧吧唧的声音。

几个想要冲过来的人看到此景,一阵反胃,顿时脚步一缓,往后退去。

在这短短功夫,又有几头蜥蜴爬了上来,朝着周围的囚徒猛扑而去。

转眼间,防御圈顿时大乱。囚徒们各自为战,不过在众多的蜥蜴围攻之下,个人的力量显得苍白而无力。

刀光一闪,柳鸣翻手一刀,将一头蜥蜴劈飞,人已经退到了船舱中央,越来越多的蜥蜴扑了上来。

柳鸣脸色苍白,目光在乌木船上一扫,身形一动,沿着桅杆爬了上去。

船舱之中的囚徒已经被蜥蜴怪兽压制到了几个角落,不停的有人发出一声声的惨叫。

“难道就到此为止了吗?”柳鸣看到下方修罗场一般的情形,脸上浮现出一丝绝望之色。

数头蜥蜴沿着上方的柳鸣,口中发出了疯狂渴望的嘶叫声,片刻之后,蜴沿着桅杆爬了上去。

柳鸣脸色一变,身体陡然倒立,头下脚上,双腿攀住了桅杆顶管,手中钢刀幻化出一片刀芒。

桅杆纤细,几头蜥蜴被钢刀击中,跌落了下去,重重的摔在了船舱地上。

不过它们皮糙肉厚的几乎毫发无损,立刻沿着桅杆再次爬了上去。

柳鸣挥舞钢刀,再次将它们敲落了下来。

如此几次过后,蜥蜴放弃了柳鸣这口‘肥肉’,转而开始攻击其他的囚徒们。

柳鸣松了口气,这才松了口气。

便在此刻,下方的海水忽的翻滚了起来,轰隆隆!一阵轰鸣声不知从何处响了起来。

正在疯狂攻击囚徒,撕咬着尸体的蜥蜴,一听到这个声音,动作立刻停了下来。

细小的眼中浮现出了畏惧的神色,呼啦啦,所有蜥蜴全都一转头,跳下了乌木船,没入了下方的海水之中。

“怎么了……”死里逃生的囚徒们全都怔住了。

这片刻的功夫,三十多个囚徒又丧生了一半,剩下的十几人也是各个带伤。

不过众人脸上的神情都是畏惧之中夹杂着一些庆幸。

“听,外面流进这里的海水声音没有了。”柳鸣翻身跳下了桅杆。

侥幸存活的囚徒,看着几乎毫发无损的柳鸣,眼中都浮现出了一丝古怪之色,听了柳鸣此言,顿时都是一怔。

“确实……”

“这应该是这头巨兽停止了吸纳海水。”云姓老者脸颊之上浮现出了一道抓痕,不过并不深,不过他现在的容貌形象,看起来分外的阴厉。

柳鸣点了点头,心中也是这么认为。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蜥蜴怪兽们退却了,比什么事情都好。

乌木船忽的开始摇晃,海水激荡了起来,,周围的空气也呼呼的想了起来。

“海水在往外去,气流也是一样。”柳鸣脸色一变,立刻判断出了情况。

“我知道了,这是那巨兽在往外面吐纳海水!”尚帮主也侥幸存活了下来,不过其左臂上有一道深深的伤口,虽然简单包扎了一下,手臂还是垂在身侧摇摇晃晃,似乎无法用力。

尚帮主话音刚落,乌木船下方的海水明显开始下降,周围一阵阵飓风朝着外面吹去。

乌木船在风中摇摇晃晃,刚刚顺流而下,轻易便到了这里,现在想要激流而上,显然不太可能。

“我们所有人将衣服彼此缝制在一起,结成一面简陋的船帆,接着这股飓风,应该可以离开这巨兽的肚子。“柳鸣眼珠一转,忽的出声建议。

听了柳鸣此言,所有囚徒眼睛都是一亮。

“不错,正想柳兄弟所说的那样,我们所有人将衣服串联在一起。“尚帮主急声道。

乌木船的船帆虽然被烧毁了,不过骨架还在,完全可以用衣服编制出一个简陋的船帆来。

于是所有的囚徒急忙脱下身上衣衫,脑筋转的快的,也开始从船舱里的尸体上趴下衣服,现场没有针线等物,只好彼此打结,连在一起。

很快,一面简陋之极,四面漏风的船帆形成了。

巨兽往外吐出的气流越来越大,船帆高高的鼓了起来,乌木船缓缓开始缓缓顺流而上。

“快,用船橹掌握方向。”云姓老者急忙说道。

身上没有伤的囚徒,立刻抱住了船橹。

不过,此刻周围的气流越来越大,根本无法掌握住乌木船的方向。

柳鸣手攀着船舱,双目望着前方,眼中光芒闪烁,他年小力弱,撑船摇橹都用不到他。

顺流而上了大概一刻钟,乌木船的速度已经越来越快,周围的气流激荡也越发的厉害。

好在,柳鸣等人身上的衣服都是坚韧的兽皮所制,在如此劲风之中也没有出现断裂的情况。

一点白光出现在了前方。

“出口!”有人兴奋的大喊道。

柳鸣握着船舷的手臂猛地一握紧,前方的出口,也就意味着是巨兽的大口,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前方的白光越来越亮,柳鸣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眼前亮光一闪,乌木船赫然从巨兽口中喷了出来。

巨兽此刻口中喷出了一道巨大无比的水柱,足足喷出了数十里远。

乌木船沿着这条水柱,远远的飞了出去,重重的落在了海面之上,由于船帆破烂的缘故,乌木船没有出现翻船的事情,在海面上往前飞驰了一段距离后,慢慢停了下来。

“我们出来了!”船上众人此刻爆发出了一阵欢呼,甚至有人几乎不敢相信居然能够从巨兽的肚子里再出来。

“现在还不是安心的时候,万一巨兽再次吸水,乌木船很有可能再次被吸进去!”云姓老者兜头泼下了一盆冷水。

众人闻言,脸色一变,急忙抱住了船橹,拼命朝着远处划去。

大半时辰之后,乌木船距离巨大海兽足有了十几里开外,远处的巨兽只能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轮廓,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真想不到世上竟然有如此巨大的海兽!”有囚徒心有余悸的说道。

“这头巨兽应该是真正的妖兽,根本不是我们凡人所能揣测的存在。”尚帮主目光闪过一丝异芒,回首看了一眼。

柳鸣回首遥望着凶岛的方向,那里的岛屿已经消失,谁能想到,凶岛的本来面目竟然是如此的一只擎天巨兽。

一想到这些年是在一头巨兽身上生活,柳鸣心底便觉得有些异样。

忽的,远处的黑色巨兽忽的动了一下,庞大的身躯渐渐没入了海面之下,消失无踪了。

“巨兽离开了!”

“从今天开始,凶岛也不复存在了。”云姓老者眼中露出了复杂的神色,口中喃喃的说道。

整个凶岛一千多人,此刻只有十几人成功离开,即便在场之人都是穷凶极恶的囚徒,心中也感到有些唏嘘不已。

不过众人毕竟不是常人,很快便将这一丝不合时宜的感慨扔开。

众人现在必须面临另一个困境,刚刚的巨兽的腹中走了一遭,混乱之中,船上本来就非常有限的水和粮食又丢失了不少,此刻只剩下了一点,根本无法供给所有人饮用的。

船上此刻还有十七个囚徒,而清水和干粮只能够支撑数日,从凶岛回到距离最近的滁州郡,即便是船帆得当也要二十几天,更何况是现在。

众人彼此相互看着,一种异样的情绪弥散开来。离开凶岛之时,众人同心合力的情景似乎完全消失了。

在场的幸存者明显分成了两个势力,以尚帮主和云姓老者为首,隐隐在彼此对峙。

尚帮主身后站了五个命二帮帮众,云姓老者周围有四个百毒帮的人。

人数上,尚帮主占了些许上风,不过他左臂受伤,战力上几乎损伤了一半,看上去气势反而弱上了一筹。

至于其他六个人,则远远的站在了一旁,这些人要么是鹤坡塘帮的帮众,要么是岛上其他小型势力的幸存者,稀稀疏疏的站在周围,彼此之间也在相互提防着。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