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前传凶岛篇 二十八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10-30    作者:忘语


云姓老者脸上还残留着一丝红晕,也是目光如刀,冷冷的注视着柳鸣。

“两位帮主,按照你们刚刚所说的约定,这东西现在归我吧?”柳鸣坦然面对二者的目光,俯身拾起了玄衣壮汉手上的黑色短剑,淡淡说道。

“柳兄弟既然击杀了此人,自然可以得到他身上的所有东西。”尚帮主目光闪了一闪,忽的轻笑道。

“多谢帮主。”柳鸣手在短剑上轻抚了一下,将之收了起来。

尚帮主再次深深的看了柳鸣一眼,转身奔向了其他的战团,云姓老者和两个鹤坡塘帮众冷冷看了柳鸣几眼,很快也走开了。

柳鸣等几人走开,脸色骤然一白,微微喘息了起来。

刚刚他为了一举击杀玄衣壮汉,已经动用了激发潜能的秘术,此刻一股股疼痛逐渐在他身上蔓延开来,秘术的反噬已经开始。

好在他体内的元力已经成形,一股清流自动在体内流淌,抵消掉了一部分的反噬之力。

缓缓呼吸了几下,柳鸣脸色才好看了一些,身体一动,奔向了其他战团。

玄衣壮汉一死,剩下的黑袍甲士斗志全无,在凶岛囚徒的围攻下一个接一个的倒了下去。

尚帮主手中短枪从一个黑袍甲士的胸口拔了出来,此刻海岸之上,已经没有站着的甲士身影。

连番厮杀,此刻还活着的凶岛囚徒,也只有六七十人了。

“胜了,我们夺下乌木船了!”一个囚徒脸上露出了一丝茫然的神色,随即狂喜的大叫道。

兴奋仿佛传染一般,所有的囚徒都都狂喜之极的欢呼起来。

尚帮主,云姓老者,独眼龙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脸上也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有了乌木船,也就意味着他们可以回到外面的世界,不用整天在凶岛担惊受怕,过着非人的生活。

柳鸣眼中也露出了一丝喜色,不过他还把持的住,深深吸了口气,目光看向停靠在岸边的两艘乌木船,脸色忽的一变。

“不好,船上有人!”两艘乌木船不知何时都开始冒起了一阵阵的青烟,隐隐能看到有火苗窜起。

“有人在放火烧船!”柳鸣脸色骤变,身形一动,如飞一般朝着一艘乌木船掠去。

欢呼之声戛然而止,囚徒们很快也看到了船舱中的烟雾火光,脸色都是大变。

“快,快!”云姓老者急声催促,脸上满是焦急,众囚徒们也同样大慌的朝着两条船奔去。

柳鸣身形犹如一阵青烟,几个起落后,就率先跳上了一艘乌木船,眼前的情形让他一怔。

船舱之中已经一片浓烟滚滚,一个灰袍男子正手中提着一只木桶,从里面倒出一种黑色的液体,洒在船舱之中。

火苗在黑色液体之上飞快的蔓延,船帆之上也已经开始燃烧了。

“住手!”柳鸣大怒,整个人弩箭般朝着灰袍男子射去。

灰袍男子抬头朝着柳鸣看了一眼,竟然丝毫不为之所动,手上更加用力的继续泼洒着木桶之中的黑液。

柳鸣心中一凛,手一挥,手中精钢短剑化作一道晶芒,狠狠投掷而出。

灰袍男子动作颇为灵活,手中木桶一转挡在身前,短剑咄的一声钉在木桶上。

柳鸣趁着这片刻功夫,身体一纵,越过船舱中的火焰朝着灰袍男子冲去。

灰袍男子脸上仿佛雕塑般没有丝毫表情,挥动手上木桶,一大片黑色液体朝着柳鸣泼去。

一股刺鼻气味传来。

“火油!”柳鸣立刻辨认出了黑色液体的来历,眼神大骇。周围便是火堆,若是身上被泼了火油,下场可想而知。

他矮身一个翻滚落到一边,右手一抖,骨刀化作一道白光从他袖中飞射而出,嗖的一声准确的射中的灰袍男子的手掌。

灰袍男子似乎没有料到柳鸣动作如此灵活,手中木桶应声掉落在了船舱。

“死吧!”柳鸣一个翻身从地上跳了起来,右手上握住了玄衣壮汉的黑色短剑,一道黑光刺向灰衣男子的咽喉。

现在乌木船已经起火,容不得他和对方继续拼斗下去,必须速战速决,柳鸣立刻用上了苦练的穿喉剑法。

右手挥动之际,他体内的元气不由自主随着心意调动了起来,一股热流瞬间沿着他的手臂注入到了黑色短剑之中。

短剑之上骤然浮现出数道细密的红色纹路,光芒一闪,一道无形气芒激射而出。

灰袍男子喉咙瞬间破开一个血洞,双目凸起,整个人轰然倒在了地上,挣扎了几下,不动了。

“刚刚是怎么回事?这件符器怎么……”柳鸣目光怔怔的看了一眼灰袍男子的尸体,又看向手中的黑色短剑。

“难道是我体内的热气激发了这件符器的力量?”这个疑问在他心中只是闪了一闪,便被他抛在了脑后,手腕一抖,骨刀激射而回。

下一刻,他赶紧脱下衣衫浸了海水,拼命扑打这船舱里的火焰。

“快救火!”已经有其他的囚徒登上了乌木船,看到眼前情景,也如柳鸣一般,脱衣浸水,扑打火苗,也有人立刻去穿上寻找水桶木桶,拼命救火。

好在船上的火势没有蔓延开,周围又满是海水,火总算被灭掉了,船舱也没有大的损毁,只是船帆被烧成了灰飞,没能保得住。

但是另一艘乌木船却没能及时保住,火势越来越大,渐渐蔓延到了整个船体,上去救火的囚徒之后退了下来。

“我们总共只有六十几人,能保住一艘已经足够用了。”云姓老者,尚帮主等人登上了仅存的乌木船,见船体基本没有大的问题,这才松了口气。

众人一阵面面相觑,都是暗呼侥幸,若是在最后关头,乌木船被烧毁,他们这些人真是死不瞑目。

云姓老者走到已经死去的灰袍男子的尸体旁,稍微检查了一下,眉头紧皱。

柳鸣微一沉吟,将轻易击杀此人的经过说了出来,不过他隐去了符器异变之事。

“此人应该是大玄国刑部培养的死士,跟随运粮船队来的,见我们夺下了乌木船,就放火烧船。”云姓老者在灰袍男子手臂上找到了一个黑色的玄字刺青,长吁了一口气。

柳鸣闻言点了点头,心中恍然。

虽然经过一番曲折,总算是拿到了一艘乌木船,船帆虽然毁了,不过还可以使用船橹。

对于这些在凶岛上吃了无数苦难的人来说,这点小事实在不算什么。

不过,刚刚一场大火,已经将船上的粮食清水烧了个大半,只剩下了一点点。

“现在去补充一些清水,多搬一些来。”独眼龙一声令下。

此处海岸距离鹤坡塘帮的驻地最近,当即他亲自带着十几个囚徒跳下船,往驻地去取清水。至于干粮,之前黑袍甲士搬了不少下船,倒是没有被烧掉,正好合用。

其他的囚徒则开始修整船上的损毁之处,或从岸边的密林砍伐一些树木充当船橹。

乌木船上的船橹只有八条,不是很够用。

“总算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尚帮主站在船沿,遥望着远处的海面。

云姓老者也是感慨不已,正要说话,整个凶岛忽的一阵地动山摇,地面陡然裂开,海水好像逐渐沸腾了一般,不住翻滚激荡。

“怎么……”乌木船上的众人死死抱住身旁的事物靠物,整条乌木船随着海水激荡,在海中浮沉。

“啊啊!”惨叫之声和传来。

前去搬运清水的独眼龙等人,还有此刻跳下乌木船的一些囚徒,拼命向船上奔来,可是在这山摇地动之中,人力显得异常渺小,这些人顷刻之间便被地面上的裂缝吞噬。

“不!”独眼龙眼中充满了不甘,他脚下的地面陡然开裂,整个人被埋了进去。

“凶岛要沉没了,快拉起船锚!”尚帮主扶着船沿,拼命拉起船锚上的铁链。

可是船锚也陷入了一个裂缝之中,手臂粗的铁链仿佛一条巨手,死死拉住了乌木船,要将其拖入地狱。

柳鸣紧紧抱住桅杆,眼睛望向凶岛,眼中露出了一丝惊骇之色。

此刻岛上的树木一颗接着一颗的倒下,随着凶岛从中间四处凹裂突起,地面的一片片森林随着升空而起的巨山大块的裂开脱落,嗡隆之声大震,扬起漫天的飞沙走石。

而岛上的一些野兽、飞禽、妖兽不住地怒吼奔逃,不时有被翻腾倒下的巨木土石砸中的,瞬间化作肉泥,被后面奔来的走兽奔踏而过,带有血丝的肉泥混在泥石中四散飘离,随风飞扬。

天空好像被乌云笼罩,下起了鲜血淋漓的肉雨,一副末日来临的可怕景象。

此刻再继续待在岸边,只会船毁人亡,只有赶紧远离凶岛,才有可能活路。

“让开!”雷猛手持一柄大斧,挤开尚帮主,铿的一声巨响,砍在了铁链之上。

火花四射,手臂粗的铁链应声而断。

“好,快将船划离凶岛!”尚帮主抱住了一个船橹。

其他囚徒见此,也一边竭力在摇晃不已的船舱稳住身体,抓住船橹拼命滑动。

海水之中涌出了无数的水柱,幸亏此刻乌木船已经离凶岛有了一段距离,没有被水柱波及。

海面之上,不知何时也开始刮起了猛烈的飓风,发出仿佛巨兽吼叫般的声音,让人听之胆战心惊。

“不要被周围影响,快划!”云姓老者虽然年老,也和几个人一起,抱住了一根船橹。

终于,在众人的合力之下,乌木船挺过了最危险的阶段,渐渐离开了凶岛,周围的海水虽然还在激荡,不过船身已经逐渐平稳了下来。

“现在还不能保证安全,继续划!”云姓老者不断的催促。

众人合力,乌木船虽然没有船帆,此刻也是飞快的朝着远方行驶而去。

“快看凶岛上!”一个囚徒手指向凶岛,眼中露出了深深的畏惧之色。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此刻岛上表面突然迸出数十道裂缝,地表不住塌陷下去,整个岛面仿佛被某个巨人,用力撕扯开来一般,那些稍高一些的峰丘也随之纷纷腰折断裂,海水灌注进来,裂缝处水柱不断高高扬起,断峰残山被水柱冲击地飞上半空,又落到海里激起来滔天的水花。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