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前传凶岛篇 二十七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10-30    作者:忘语


“休想!”空气之中传来了呜呜的呼啸,一个不断盘旋,犹如圆盘般的事物从远处如电而至,咄的一声打在了跑的最快的一个黑袍甲士的头上。

黑袍甲士没有戴头盔,顿时哼也没有哼一声便倒在了地上,颅骨上卡着一个折形的兽骨,看外形很像一种奇门兵器飞来镖。

突如其来的一击,使得黑袍甲士一怔。

尚帮主和云姓老者带着的几十个高手终于赶到,再加上海岸上还剩余的近百个囚徒,呼啦啦将玄衣壮汉还有三十多个黑袍甲士围在了中间。

玄衣壮汉脸白如纸,心中浮现出一丝绝望的情绪。

尚帮主,云姓老者,独眼龙看见眼前的形式,相互望了一眼,齐齐哈哈大笑起来。

“不用再废话了,所有人一齐出手,将这些朝廷的人全部宰了!”云姓老者眼中冷芒一闪,杀气腾腾的喝道。

他算得上是在场之中,在凶岛待得时间最长的人,心中对大玄朝廷的怨恨也是最深,自然看这些甲士不顺眼。

“小心那个玄衣的头顶,其手中的短剑乃是一件符器,他是个炼气士。”独眼龙深深的看了玄衣壮汉一眼,大声的提醒道。

“符器!”尚帮主和云姓老者一听此话,神情大震,目光瞬间落在了玄衣壮汉手中的黑色短剑上。

人群之中,柳鸣闻言目光一闪,随即眼睛上下打量起了玄衣壮汉。

独眼龙的此言,也引起了其他不少人的注意,不过一个炼气士也无法改变现在的情况。

“杀!”所有凶岛囚徒爆发出一声大喝,大战再一次爆发。

玄衣壮汉虽然心中已经有些绝望,却绝不甘心束手待毙,那些黑袍甲士自然也是一样。

再次爆发的厮杀,比之前更加的惨烈。

扑哧!

柳鸣手持一柄精钢短剑,身体犹如猿猴,灵活无比,手腕一抖,短剑贴着铠甲刺入了一个黑袍甲士的胸口。

这个黑怕甲士也表现的极其悍勇,临死之前,手中的长刀也砍向了柳鸣的头部。

柳鸣身体一弯,钢刀贴着他的脸颊划了过去,他的口鼻之中甚至闻到了一股钢铁的锈气。

手腕一动,他拔出了短剑,黑袍甲士的身体这才轰然倒在了地上。

现在的情势,凶岛囚徒占据了绝对的上风,柳鸣等六十多人,几乎人人都会一两手秘技,单对单也未必会输给这些黑袍甲士。

而黑袍甲士因为之前的厮杀,体力已经大不如前,不过这些人此刻表现出来的却是异常顽强,非但没有丝毫的畏惧退缩,反而带着一种以命换命的想法在厮杀。

每干掉一个黑袍甲士,凶岛囚徒都要付出两到三条人命。

拔出短剑,柳鸣一言不发,直接奔向了下一个战圈。

轰!一个人影腾空而起,重重落在了柳鸣的身前,是一个凶岛囚徒,其胸口一道巨大的伤口,鲜血狂拥而出,迅速染红了半个身体,已经出气多进气少。

柳鸣目光一闪,转头望去,不远处,玄衣壮汉大口喘息,身上的轻甲多处破损,已经半边身子浴血,手中挥舞着弯刀正在和数人正在拼杀。

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尚帮主和云姓老者赫然也在其中。

柳鸣还是第一次看到尚帮主和人动手,其使用一柄短枪,手腕一动,便抖出了数道枪影,刺向玄衣壮汉身上的要害。

云姓老者看着干瘦,厮杀起来却勇猛无比,两手各持着一柄斧头,斧影翻飞,划破空气嗤嗤作响。

其他两人看着是鹤坡塘的帮众,也都是身手不凡之辈,围着玄衣壮汉不断狂攻。

玄衣壮汉手中弯刀幻化出一片刀影,抵挡着几人的攻击,另一只手抓着那柄黑色短剑,却没有刺出。

柳鸣眉头微微一皱,他看得出来,几人攻的虽然猛烈,但似乎隐隐在顾忌着什么。

“难道是那柄短剑?刚刚独眼龙说是符器吧?”柳鸣目光落在了黑色短剑之上。

他体内元力已经成形,凝神之时,双眼不知不觉蒙上了一层极淡的莹光。

“咦!”他的眼睛清楚的看到,玄衣壮汉手中的黑色短剑之上,浮现出了一层接近透明的刺芒,正在轻轻吞吐着。

而玄衣壮汉身上同样蒙上了一层薄薄的莹光,和短剑上的刺芒隐隐呼应。

“这就是炼气士的手段……”在凶岛之上,有关炼气士的传闻不少,他自然也听闻过。

柳鸣目光之中晶芒一闪,身形一动,悄无声息的掠了过去。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玄衣壮汉此刻已经是强弩之末,撑不了多久了。

尚帮主目光一闪,趁着玄衣壮汉一个分神的间隙,手中短枪一抖,化作一道笔直的黑线,直刺玄衣壮汉的胸口。

玄衣壮汉眼中冷芒一闪,竟然不顾胸前的长枪,手中弯刀化作一道雪亮刀芒,直接劈向尚帮主的头颅,完全是一命换一命的打法。

尚帮主脸色一变,手中枪影一转,架在了头顶。

嘭的一声,一股大力涌来,尚帮主身体一震,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玄衣壮汉脸上涌现出一丝潮红,手中弯刀反弹而回,其身体一动,巧妙之极的旋转了半步,白光一闪,弯刀已经就势绕着他的身体旋转了一圈。

那两个鹤坡塘的帮众眼前一阵凌厉刀气涌来,脸上的皮肤几乎被劲风割破,二人吓了一跳,急忙往后跳开。

玄衣壮汉接连逼退三人,脚下一个踉跄。

云姓老者目光一亮,瞬间欺身上前,手中斧头砸向玄衣壮汉的侧腰。

玄衣壮汉脸色一冷,手中弯刀一如对付尚帮主一样,对着云姓老者当头就是一刀斩下。

不过云姓老者使得是双斧,面对这种搏命打法也是丝毫不退,左手动作不变,右手大斧往头顶上的刀光一迎。

玄衣壮汉冷哼了一声,身体一转,往旁边退了一步,劈出的一刀也收了回来。

云姓老者左右两手一抡,两柄斧头转了一个方向,左手斧头砍向玄衣壮汉胸口,右手斧头砸向玄衣壮汉手中的弯刀,竟是步步紧逼。

铿的一声,玄衣壮汉手中的弯刀被砸飞了出去,眼中精光大盛,左手短剑对着云姓老者虚空一刺。

嗤的一声,一股无形气芒破空而出。

云姓老者脸色一变,顾不得再进攻,两只斧头交叉挡在了胸前。

铛的一声金属击响,云姓老者双手一抖,两个斧头上仿佛被大锤擂中了一般,脸色憋得通红,脚下也是踉跄着往后退去。

玄衣壮汉使出这招后,嘴角一动,吐出了一小口鲜血,脸色更加灰败。

“看起来你也只是初阶炼气士吧,能够连续十几次使用符器,已经出乎我们的意料,不过看你的样子,也撑不住了吧,还是快快投降,我们会给你一个痛快。”尚帮主站在玄衣壮汉身前数丈之外,冷笑着说道。

“你们这些凡人,也配让我投降!”玄衣壮汉脸色惨然,不过口中兀自在冷笑不停。

“那你便去死吧。”尚帮主一抬手,他手中不知何时拿着了一个神机弩,应该是从哪个黑袍甲士身上取来的。

“云老,我们之前约定,谁击杀此人,他身上的符器就归谁所有,尚某就占一下先手了。”尚帮主斜眼对着云姓老者哈哈一笑,手中扣动了神机弩机关。

蓬!十几只精钢长弩爆射而出。

玄衣壮汉瞳孔一缩,手中短剑横在身前,剑身上无形亮光一闪,一层气浪席卷而出。

叮叮叮!精钢长弩打在气浪之上,如同撞上软墙,四散而飞。

“竟然还有足够的元力施展元壁,看来你不是初级炼气士,而是中级炼气士!”尚帮主眼见此景,脸色一变。

玄衣壮汉挡下精钢箭矢,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决然,身体一动,翻身朝着不远处的乌木船疾奔而去。

尚帮主脸色一怔,随即反应了过来,正要追赶。

海岸旁的一个乱石堆后,陡然射出一道雪亮刀芒,紧贴着地面,一闪刺中了玄衣壮汉的小腿。

玄衣壮汉身体一矮,痛呼一声,一条腿半跪在了地上。

一个矮小身影从乱石堆后面暴然跳了出来,朝着玄衣壮汉冲去。

玄衣壮汉这才看清,暗算他的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少年囚徒,强忍着小腿上的痛楚,眼中凶光大盛,全身仅存的元力狂涌入手中短剑。

刹那间,一道无形的剑芒激射而出,一闪刺向了柳鸣的胸口。

柳鸣眼中浮现出淡淡的白芒,深吸一口气,脸上莹光一亮,小腿骤然粗了一圈,肌肤表面浮现出一根根的青筋。

脚在地上狠狠一踩,整个人化作一道灰影,往旁边躲闪。

血光一闪,柳鸣胸口被无形剑芒擦过,划出了一道血痕。

他眼角抽搐了一下,袖子一抖,一道白色的影子一闪而出,瞬间没入了玄衣壮汉的咽喉,从其颈后冒出了一下截骨刀刀尖。

骨刀刀柄之上绑着半透明的丝线,连着柳鸣的右手手腕。

玄衣壮汉眼中流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身体软软匍倒在了地上。

“不可能,你怎么……会看得到……”玄衣壮汉双手紧紧抓住咽喉,口中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

他手中的这柄符器名叫无影剑,发出的气芒具有无形的特质,除了身负元力的炼气士,一般人根本看不到才对。

柳鸣冷冷的看了玄衣壮汉一眼,手腕一抖,白光一闪,骨刀如同受人牵引,又从玄衣壮汉的喉间射了回去。

玄衣壮汉身体在地上微微抽搐了一阵,双目圆瞪,不动了。

这一切都发生的快如闪电!尚帮主,云姓老者,还有其他两人都吃了一惊。

“是你!”尚帮主眼中精光一闪,上下打量着柳鸣,似乎头一次正视其一般。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