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前传凶岛篇 二十六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10-30    作者:忘语


一连串的惨叫声响彻海岸,凶岛的囚徒们身上可没有护甲,一轮箭雨过后,足有上百人身上中箭,扑到在了地上,刺鼻的血腥气弥漫开来。

神机弩的威力竟然如此之大,后面的囚徒们心中一阵胆寒。

“不要怕,继续冲,今天夺不下乌木船,所有人都要死!”独眼龙从攻击一开始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此刻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手中挽着一张三尺长弓,弓张满月。

一只兽骨长箭流星一般激射而出,噗的一声,没入一名甲士的胸口,赫然洞穿了其身上的鲜亮铠甲,并且带着尸体飞出丈许才重重落在了地上。

黑袍甲士齐齐脸色微变,惊骇于独眼龙的神力,玄衣壮汉眼中瞳孔也是一缩。

独眼龙的话语犹如重锤敲在了所有囚犯的心中,随即所有人再次呐喊着冲向了乌木船。

“放箭!”玄衣壮汉冷着脸再次下令。

一排排的箭雨破空而下,雨点般落在了三路人马之中。

大部分的箭矢都落在了距离最近的中路人马之中,几波箭雨过后,两百多人已经死伤大半,不过还剩下的几十个人终于冲到了黑袍甲士跟前。

肉搏战开始了!

玄衣壮汉眼角一阵抽搐,心中泛起了深深的寒意,他有些低估了凶岛囚徒们的悍不畏死,竟然在神机弩的箭雨之中硬生生冲了过来。

“该死,这些囚犯怎么会忽然这般不要命了。”

玄衣壮汉心中大为后悔接下了这个押运粮食的任务,不过他总算不是一般人,很快稳定了心神,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

一百多名黑袍甲士立刻分出了三十多个人,拔出长刀,结成了军阵和涌过来的凶岛囚犯们激战在了一起,其他人仍旧不断的放箭,压制着左右两波冲过来的人马。

距离激战的海岸数百丈外的一处密林,五六十人站在此处,远远的望着海岸边的惨烈激斗。

站在这里的人,一个个气息悠长,气度不凡,尚帮主和云姓老者站在最前方。

这些人赫然正是三大帮派之中最精英的帮众,柳鸣也站在人群之中,目光静静的遥望着海岸。

“云老的计策果然有效,兵分三路,让朝廷的黑袍甲士顾此失彼,只要能够近身肉搏,就能充分发挥我们这边的人数优势了,不过没想到这些甲士竟然带着神机弩这等利器。”尚帮主眼中精光一闪。

“朝廷的人也知道凶岛上囚犯的厉害,为了防止我们夺船,每次的送粮护卫都是最精锐的虎狼之师,带着神机弩倒也不算奇怪。”云姓老者听到尚帮主的恭维,有些飘飘然。

二人交谈的时候,海岸上的激斗已经发生了变化,在付出了近半的代价后,左右两路的囚徒也终于冲到了乌木船下。

黑袍甲士虽然厉害,此刻也死伤了十几人。

三四百凶岛囚徒和七八十甲士混战在了一起,贴身近战,威力绝伦的神机弩已经没有了,黑袍甲士只能拔刀迎战。

凶岛囚徒人数虽然众多,却是混乱的挤在一起,挥舞着各种刀枪棍棒,根本没有章法。

反观黑袍甲士手中雪亮长刀上下翻转劈砍,七八十人结成了四五个阵势,互为犄角,手中的长刀舞的风雨不透。

黑袍甲士身上穿着铠甲,不惧一般的刀剑劈砍,所以刀势凌厉,任何闯进阵势的人,都会被乱刀分尸。

不过纵然如此,凶岛囚徒的人数始终占着绝对的优势,战斗彼此胶着在了一起。

玄衣壮汉手中舞动着弯刀,身旁也没有任何的护卫,一个人和十几个凶岛囚徒混战在一处,兀自显得游刃有余,目光时刻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眼见黑袍甲士人数虽然少,此刻却丝毫不落下风,玄衣壮汉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一个凶岛囚徒趁着玄衣壮汉目光转向别处的瞬间,手中一柄骨剑毒蛇一般刺向了玄衣壮汉的肋下。

骨剑上面竟然丝毫劲风也没有激起,显然此人在剑法之道上有着独到的造诣,尤其是在这种混战的战场,更加无法察觉了。

一个呼吸之间,骨剑已经点在了玄衣壮汉的身上,

玄衣壮汉手臂一动,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一道雪亮的刀光闪过。

砰的一声,骨剑一刀斩断,使剑的囚徒脖子上感到一股凉气,正要躲闪,脖子一凉,眼前的视野一阵天晕地转,头颅已经冲天飞了起来。

原来玄衣壮汉斩断骨剑之后,随手又劈出了一刀,刀速极快,将其头颅也斩了下来,这个囚徒才察觉到。

玄衣壮汉杀掉一人后,目光闪了一闪,一步踏出,横跨了丈许,从包围圈的缺口冲了出来,手中弯刀再次斩杀。

周围的囚徒急忙用手中的武器抵挡,身躯都是大震,踉跄着往后退去,有两个实力弱小的,手中的武器直接被劈断。

一个手持一柄骨枪的男子小腹之上裂开了一道巨大的伤口,,口中鲜血长流,眼看是不活了。

“呵呵……”此人赫然正是黄三,眼中的神采已经渐渐散乱,口中发出了低低的笑声,似乎并无太多的不甘心。

笑了两声,黄三头颅一歪,眼中的生机彻底灭绝了。

一个小人物的死,丝毫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就连斩杀了黄三的玄衣壮汉也没有看地上的尸体一眼,身体一动,朝着远处掠去。

嗤!一声尖锐的长啸,是箭划破气流发出的声音,横跨十余丈的距离,流星一般射向玄衣壮汉。

玄衣壮汉接连劈出了十几刀,虽然感到一些疲累,手中弯刀仍是准确的拦住了此箭。

砰的一声,箭矢断成了两截,玄衣壮汉手腕一麻,目光深深的望了过去。

只见十余丈外,独眼龙没有加入战团,手中的长弓不断放着冷箭,此刻冰冷的看了过来。

“差不多是时候了吧……”独眼龙眼睛在战团之中扫了一眼,此刻,凶岛的囚徒们有死伤了近半,只有不到两百人。

同样的,黑袍甲士也伤亡不少还有四十多人的样子 。

“再这样拼斗下去,就算所有囚徒死光,恐怕也无法将这些黑袍甲士耗掉,若是让他们开船逃走就糟了。”独眼龙想到这里,回首望了一眼。

密林之中,尚帮主和云姓老者对视一眼,拔出兵器,大吼一声:“是我们出去的时候了,杀!夺下乌木船!”

当先冲了出去。

身后的数十人紧跟而上,如同一股洪流猛然冲向了海岸的乌木船。

突然出现的喊杀声将正在激战的两方都吓了一跳,手上的动作缓了一缓。

不过等看清情况之后,凶岛囚犯顿时大喜,而黑袍甲士们脸色骤然变得难看起来。

玄衣壮汉脸色铁青,他没想到凶岛竟然还有伏兵,而且看这些人的身手远在普通的凶岛囚徒之上,显然是最精锐的一批人了。

“杀!”凶岛囚徒们精神大振,勇气倍增,而黑袍甲士眼睛都望向了玄衣壮汉,阵型终于产生了一丝慌乱。

“所有人退回船上,马上撤退!”玄衣壮汉铁青着脸,厉声下令。

“哼!谁会让你走啊,所有人立刻全力缠住这些人,再坚持一会,马上就能把乌木船夺下来了。”独眼龙冷笑一声,随即大声振奋的说道。

同时,他手中弯弓搭箭,一根骨箭撕裂空气,射向玄衣壮汉。

凶岛囚徒齐齐呼喝一声,奋起全身的力气,竭力拼杀,死死将所有黑袍甲士纠缠住。

玄衣壮汉心中大急,手中弯刀格开独眼龙射出了一根根长箭,忽的一咬牙,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黑沉沉的短剑。

短剑看起来有些陈旧,剑刃上有不少缺口,甚至已经有了不少裂纹。

玄衣壮汉口中念念有词,短剑之上猛地浮现出几条诡异的血红色纹路,随即虚空连刺几剑。

噗噗噗!周围的几个囚徒喉咙间,骤然被什么东西刺出了一个血洞,旺旺的留着鲜血,软倒在了地上。

“符器!炼气士!”独眼龙独目一张,死死瞪着玄衣壮汉,口中失声呼道。

玄衣壮汉身体一动,身影晃动,手腕连连点出,转瞬之间,已经有十几个囚徒倒在了地上,身上的要害之处被一股无形刺芒刺穿。

周围的囚徒们徒劳的拼命舞动手中的武器,还是一个接一个的倒在了地上。

玄衣壮汉这一番拼杀,凶岛囚徒脸色大变,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他们虽然都悍不畏死,但是玄衣壮汉这种诡异的攻击依然让这些囚徒胆寒。

人总会对自己无法理解的事物轻易产生恐惧之感,他们虽然不怕死,但也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

黑袍甲士们得到这一丝喘息的机会,顿时压力一松。

“快开船!我来争取时间!”玄衣壮汉脸上苍白,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显然这种攻击,他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使出的。

不过,玄衣壮汉仍旧挡在了凶岛囚徒之前,犹如一堵高墙,不可逾越。

黑袍甲士闻言如梦初醒,当即有数人朝着乌木船奔去。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