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降魔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1-13    作者:忘语


他虽然因为先前剧斗和刚才一番疾奔,精神力消耗过多,头颅都有些隐隐作痛起来,但仍然强打精神的向四周扫视不停。

他刚才一个疏忽,没有看到那头飞颅倒底施展何种神通的隐匿了起来,但其绝对就在附近处,这点绝对不会假的。

在此种情形下,他自然不可能不顾一切的继续逃走,否则一头正好撞到了对方布下的圈套中,那可真是一点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

此刻的柳鸣,大为希望能有其他宗门**赶来了,只要能帮其稍微牵扯住这头飞颅一点,他就可以有办法逃之夭夭掉的。

不过这个希望显然是落空了。

此时四周别说有人出现,甚至连鸟兽声音都听不丝毫,只有沙沙的轻风声从树上一吹而过。

柳鸣猛然一跺足,身躯顿时冲天而起。

与此同时,他刚才所在大树的主干处,上百道黑发丝毫征兆没有的从树皮上弹射而出,并从其刚才位置处洞穿而过。

不过就在柳鸣才一冲天而起的时候,忽然头顶上一声怪笑,一团黑气竟涌现而出在,再滴溜溜一凝后,就化为了狰狞飞颅,只是嘴巴一张,顿时一张漆黑无比的巨口凭空浮现而出呼,并向下狠狠一咬而去。

柳鸣一惊,不加思索的单手一扬,当即数颗火球弹射而出。

但“噗”“噗”几声,这几颗火球一落入大口中,竟然根本没有爆裂而开,反而一黯的溃灭而散。

不过有这片刻耽搁,柳鸣腰肢一扭,身躯改往下方激射而去。

“砰”的一声。

当柳鸣稳稳的站在了地面上,脸色一沉后,手上青光一闪,短剑当即不见了踪影。

与此同时,他手臂上的银色锁链一动,化为一圈圈链影的围着其身躯开始飞舞起来。

既然青月剑根本无法对付了这头飞颅,他干脆收了起来,毕竟以其现在法力精神情况,也只能**纵一件灵器而已。

这根伏魔链虽然没有祭炼过缘故,**纵起来大为费劲,但也只能赌上一把了。

这时,飞颅已经大口一张呼啸而下,同时附近大树上却黑芒一闪,一缕长发激射而去,一闪即逝后就没入飞颅中不见了踪影。

柳鸣则脸色一沉后,两手一掐诀,当即一颗赤红色巨型火球凭空浮现而出,同时身上银链一声清鸣,就化为无数链影的冲空中大口激射而去,

但是空中飞颅却一阵怪笑发出,忽然一个模糊后,竟以一化二,以二化四,以四化八,转眼间就在幻化出近百个一般无二的头颅虚影。

银色锁链一阵狂舞之下,当瞬间洞穿十几个而灭,但是更多的头颅却围着柳鸣漫天飞舞而起,并在闪动中幻化出更多虚影来。

柳鸣脸色微微发青,还未想出如何破除的时候,所有飞颅却突然头颅一摆,破空声大响!

无数黑发化为密密麻麻黑芒的从四面八方向他激射而来。

柳鸣一声冷哼,猛然将手中巨大火球往高空一抛,再单手一掐诀,银色锁链一个模糊的疯狂舞动,就在身躯四周布下了一层淡银色的墙壁。

下一刻,银色墙壁一颤之下,当即某个方向传出了雨打篱笆般的爆响声。

柳鸣身躯微微一震,不由的倒退了半步,却双目一亮,猛然盯住了某个方向的一颗头颅虚影,同时口吐一个“去”字。

当即空中那颗巨型火球竟“嗡的一声,向那颗飞颅虚影激射而去。

那男人头颅见此情形,脸上却现出一丝狞色,“噗”的一声后,赫然又化为一团黑气的消散了。

与此同时,漫天飞舞的其他飞颅虚影却一闪的也不见了。

柳鸣目中精芒一闪,一根手指冲巨型火球一点,再口吐一个“爆”字,然后银色锁链猛然一抖,也化为一道银光射出去了。

“轰”的一声巨响。

巨大火球在空中一下自行爆裂而开,并化为数十颗鸡蛋般大小火弹的激射惹下,一下密密麻麻的将方圆十几丈内都罩在了其下。

“砰”的一声!

一颗火弹在看似空空地方一下爆裂而开,并让飞颅一个跌跄的现身而出。

就在这时,银光一闪!

伏魔链早就等候好般的到了近前处,一个模糊后,就化为无数套影的一落而下,竟就此的飞颅一下捆了个结结实实。

柳鸣见此大喜,猛然一拉锁链另一端,顿时伏魔链一抖之下,就将捆绑好的飞颅一下拉扯到了其面前。

接着他毫不犹豫的单手一个翻转,三张黄色符箓就在手指间浮现,手臂一动,就闪电般的向男人头颅脑门一拍而去。

这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看似无法动弹的飞颅,眼见符箓贴到自己脑门上的时候,竟然忽然咧嘴诡异一笑,一声闷响,就在层层银链中化为一团黑气,并且一个模糊后,就扑到了柳鸣身前,再一个闪动就遁入了柳鸣身体之内。

而柳鸣身上上的那件藤甲竟仿佛根本无法阻挡此魔头分毫。

这一幕快似闪电,就算柳鸣也根本来不及做出何反应,等其身躯一凝的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后,面色一下苍白无血了。

一些有关魔头最喜吞噬生灵精魂的传闻,更是在他脑中一闪而现。

但即使如此,柳鸣也不可能束手待毙的,猛然一咬牙,在单手飞快一掐诀,就要施展法力将飞颅从体内强行逼出来。

但就在这时,他灵海中却忽然一热,接着“噗”的一声,一团黑气竟从其体身体中一弹而出,再滴溜溜一凝后,就再次化为了男人头颅。

不过这时的飞颅,面上满是惊恐之色,双目怔怔的看了柳鸣面孔两眼后,忽然“扑”的一声,竟浑身发抖的落在地面上,并将脸孔深埋进土中,口中发出“嘶嘶”的声音,不敢再抬起一下了。

柳鸣见此情形,自然更加一下怔住了。

不过,他心念飞快一转后,猛然袖子一抖,三张黄色符箓竟一闪的激射而出。

结果在他凝重的目光中,“砰”“砰”“砰”三声,三张符箓一下化为三张光网的爆裂而开,将飞颅罩在下面。

而飞颅却脸孔朝下的仍然发抖个不停,根本就没有躲避的意思。

这一下,柳鸣再心中一松的同时,真的大感纳闷了

不过如此良机,他自然不可能错过的,脸色阴晴变化了几遍后,就忽然将一根手指往口中一送,并一咬而破,接着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九婴一脉既然是以驱使魔头作为压箱神通的,他身为此脉**,虽然没有**过相关**,但一些禁制降服魔头的简单法决,还是在许多典籍上看到过的,并也记下了不少。

只见他用咬破手指在虚空连连划动不已,当即一个个精血所化符文在虚空徐徐浮现而出,然后在法力一催下,滴溜溜的一转,就化为了一个血濛濛的小型符阵。

柳鸣一声低喝,两手再同时掐诀一催,当即血色符阵徐徐的向飞颅一飞而去了。

飞颅似乎也感应到符阵的飞来,终于将脸孔从土中一抬而起,但面上仍是畏惧表情的呆在原地未动一下。

血色符阵一闪即逝,就没入飞颅眉宇中不见了踪影。

接着飞颅这魔头一声哀鸣,脸上现出丝丝痛苦的表情,随之额头血光一现,另外浮现出一枚淡红色的不知名符文来。

与此同时,柳鸣感到心神一阵撼动,竟隐约有几分能沟通这魔头神念的样子。

柳鸣大喜郭让,知道自己施法成功了。

他刚才施展的秘术虽然不太复杂,但论对魔头的禁制效果,却是最稳定的一个。一旦施展成功了,哪怕是九婴这般的存在,也只能任人驱使的。

不够此术施展的前提,必须要求施法人一气呵成,而且被施法魔头不会主动反抗,否则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

他也是看飞颅刚才表现的如此奇怪,才会冒险一试的,没想到竟真降服了此魔。否则的话,他也只有趁着符箓功效还在,有多远逃多远了。

柳鸣满脸喜色的又尝试着沟通飞颅几下,并清楚感觉的飞颅上的禁锢印记和自己的联系,确定的确再无任何问题后,这才单手掐诀的冲虚空一点。

一声闷响后!

三张光网一闪的溃散而灭,飞颅扎眨了眨眼睛后,才温顺的徐徐腾空而起。

柳鸣则试着控制飞颅飞上飞下几次,并让其围着自己身旁飞动几圈,全都照做无误后,这才真正放心下来。

他也不敢继续再留在原地了,当即身躯也一动的带着飞颅离开了。

大半曰后,在一树洞中吐纳休息的柳鸣,再一睁开双眼的时候,原本消耗的法力全恢复的差不多了。

飞颅却从其调息开始,就一直静静的守在树洞入口处,仿佛从未动弹过一下。

柳鸣见此,心中大为满意,

不过他对此魔头竟突然任凭自己降服的事情,自然还是满心以后。

可惜他毕竟没有**过类似通灵术的专门沟通魔头心神的秘术,除了现在只能模糊的感应这魔头对自己十分敬畏,并能吩咐其做一下简单事情外,却根本没办法弄清楚其中的缘由。

看来他只有等回到宗内,找一门沟通秘术**一下后,才能找到真正原因了。

柳鸣一边打量着老老实实的飞颅,一边这般思量的想道。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