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前传凶岛篇 二十五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10-16    作者:忘语


在场之人原本已经绝望,听了云姓老者此话,顿时精神一振,仿佛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不错!”

“现在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拼了!”

在场的众人来不及多想,纷纷眼睛通红的叫嚷起来,一时间群情激奋。

尚帮主等三人相视一笑。

“押运粮食的乌木船很快便要靠岸了,所有人即刻做好战斗的准备,而且现在这种危机关头,我认为我们三个帮派应该摒弃以前的恩怨,同心协力,才能度过眼下的难关。”独眼龙帮主目光看向了尚帮主和云姓老者。

“不错,独眼兄此言有理!”尚帮主沉吟了一下,立刻大声的赞同,云姓老者也重重的点了点头。

下面的帮众们看到此景,三个帮派的人彼此互望了几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欣喜。

以前的恩怨和眼下生死存亡的大事比起来,自然不值一提。

而且,以前来的运粮队伍,随行的甲士最多不过百人,而在场的凶岛囚犯,人数却足有千人之数,夺下乌木船一下子变得极有可能了。

众人一时间气势大振。

“云帮主一向智谋过人,现在我命令,所有命二帮的帮众从此刻起,听从云帮主的调遣。”尚帮主扬声朝着命二帮的帮众说道。

独眼龙帮主也对鹤坡塘的人下了相同的命令。

云姓老者对二人点了下头,立刻召集人手开始分发武器,安排起来。

岛上的其他小型势力的人手,也被云姓老者的人强行合并了过来,他们一共只有两百多人,自然不敢和三大帮派近千人的联盟对抗。

而且现在这个情势,小型势力中人自然也不愿意束手待毙的等死,并没有多少抗拒之心。

云姓老者确实非常有才干,很短的时间,岛上一千多名囚犯都已经各自安排好了任务,井井有条,丝毫不乱。

海岸深处的密林之中,近三百个囚徒躲在此处,一个个都手持武器,透过茂密的树林,屏息望着远处的渐渐靠近的黑点。

黄三手持一根兽骨长枪,蹲在了一个百毒帮的帮众身旁,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他这个大夫自从进入凶岛,几乎没有任何的战斗经历,现在这种关头,也没有人再去在乎他的身份了。

“拼了,能够在凶岛活了这么些年,已经是赚到了。”黄三有些悲壮的想着,目光朝着周围的人群看去。

云姓老者将三大帮派的人打乱了重新分成了几个队伍,黄三的身旁一个相熟的人也没有。

“不知道柳鸣那个小子现在在哪?他身手那么好,肯定能够活下来吧。”黄三心中不知为何想起了柳鸣。

海岸边上,此刻独眼龙帮主带着二百多个帮众站在那里,目光望向了远处渐渐驶来的乌木船。

此刻,乌木船距离岛上只有十余里的距离,站在岸边已经能够隐约看到船上的甲士人群了。

独眼龙嘴里深深吸了口气,独目很快便变得平静下来。

越是靠近凶岛,乌木船的航行速度越慢。

这十余里的距离,足足花了半个时辰,黑色的乌木船才慢慢靠近了海岸。

两艘乌木船在岸边抛下锚,玄衣壮汉当先一人跳了下来,紧接着数十个身穿鲜亮甲胄的甲士跟着跳了下来。

和这些人比起来,独眼龙身后的人衣着破烂,蓬头垢面的,一个个眼神凝视着前来靠岸的两艘船,看上去有点像乞丐等着发放食物的模样。

“闪开闪开!”只见几个身着铠甲之人上前,拔出佩刀拨开了身旁的人群。

“恭候大人光临蔽岛!”见船上一行人鱼贯下船走来,独眼龙帮主带着几个手下走上前几步,对着玄衣壮汉弓腰作礼道。

除了独眼龙和他身后的几人,其他囚徒都只是木木的站着,好像不怎么懂得这套虚礼。

玄衣壮汉目光在四周人扫视一周,随即缓缓回到独眼龙身上,然后用一种命令的语气说道:“你就是这凶岛的主事之人,怎么只有这么点人数?据报上次过来时还有近千人?”

“启禀大人,一年之前,岛上内岛爆发,大量的毒虫异兽忽然冲进了外岛,有两个帮派被毒虫所灭,现在岛上剩下的囚犯只有这些人了。”独眼龙低垂着头,恭声答道。

“哼!”玄衣壮汉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他也就是随口一问,这凶岛上的囚犯们死光了也和他没有多少关系,现在他稍微担心的就是这次能够拿到多少岛上的珍惜药材,兽骨等。

大玄皇室的不少人都对凶岛上出产的这些东西很感兴趣,否者他堂堂宰相身旁的红人,何必讨来这个差事。

“岛上的事情本官可没心思管,快把岛上的奇珍之物献上来!”玄衣壮汉冷冷的说道。

独眼龙向后望了一眼,手一挥,几个囚徒抬着上次从内岛寻获的珍奇草药,还有些骨兽之类的物品上前。

“这是小岛上的一点薄礼,请大人过目。”独眼龙说着,脸上挤出一副笑眯眯表情,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双手呈了上来。

玄衣壮汉身前的一个甲士上前一步,将布包取了过来,简单的检查了一下才递给玄衣壮汉。

玄衣壮汉打开布包,眼睛微微一亮。

里面是几株药材,虽然看起来有些枯萎,但仍在散发出淡淡的光芒,一看便知不是凡品,除此之外,还有一枚鸡蛋大小的火红色珠子,一看就价值不菲。

“好,你还算知趣。“玄衣壮汉毫不客气的将这些东西收了起来,脸上的倨傲神色缓和了一下。

“我等已为大人准备好了简单的酒菜,都是凶岛上的特产,请各位大人赏脸上座,以解数日的行海疲劳,咱们边喝边来慢慢聊如何?”独眼龙脸上露出了赔笑的笑容,手一指岸边的一个树枝搭成的棚屋。

“哼,看在你还算懂礼的份上,岛上的一株药材或者是一张兽皮换一袋粮食,放粮!”玄衣壮汉对独眼龙的热情邀请视若无睹,更没有丝毫动身过去的意思,转身对乌木船上的甲士吩咐了一句。

“放粮——”船上一人长声喊道,一袋袋的粮食被搬了下来,独眼龙身后的凶犯一阵骚动,纷纷往船上拥挤过去。

乌木船旁边的甲士见状,呼啦一声列成了一对人墙,拔出大刀。刀锋所指,杀气弥漫,围过来的囚犯们顿时畏缩不敢再上前了。

“把你的这些人都给我带走,胆敢靠近乌木船半步的,一律杀无赦!”玄衣壮汉脸色一寒的说道。

独眼龙眉头一皱,手一挥,下面的人顿时退到了一旁。

玄衣壮汉脸色稍霁,下巴示意了一下,另一艘乌木船上的甲士也将一袋袋的米粮抬了下来,同时也有人开始核算独眼龙带来的凶岛药材和兽皮,兽骨等物。

正在乌木船上的甲士搬运粮食时,海岸附近的密林微微动了一下。

嗖嗖嗖!

一排密集的箭雨从密林之中激射而出,猛地笼罩向正在搬运粮食的甲士。

“敌袭!”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搬运粮食的甲士顿时大乱,不过他们都是久经战阵的虎狼之师,反应也是极快,唰的一声拔出长刀舞成了一片刀花,护住头脸。

甲士身上都穿着明晃晃的盔甲,自然不怕弓箭。

“你胆敢袭击朝廷护卫!”玄衣壮汉目光如电,豁然看向独眼龙。

“杀!”独眼龙此刻哪里还有丝毫刚刚的恭敬神色,独目之中满是狰狞,一声冷喝,身后的两百多囚犯从身上取出各式的武器,恶狠狠的扑了过来。

密林中突然激射而出的飞箭,并没有建立多大的作用,只有几个放哨的甲士被射中的头部,哀嚎着倒在了地上。

如雨的箭矢射在铠甲之上,发出叮叮的声音,弹落在了地上,根本穿透不了,而射向甲士头部的流箭,都被刀光绞成了粉碎。

“杀!”箭雨过后,密林之中冲出了一大队人马,足有三四百人,手持各种简陋的武器,纷纷扑杀向乌木船。

“杀!”又是一阵喊杀之声,海岸另一侧的一座矮山后面,也冲出了一片囚徒,人数也有四百多人。

左右两队人马,还有独眼龙身后的两百多个囚犯,包抄着冲向了两艘乌木船。

“有埋伏,取神机弩!”玄衣壮汉看到眼前的情形,丝毫不乱,口中大吼一声,手在腰间一抹,一柄残月般的弯刀出现在他的手中。

独眼龙身后的两百多人,距离乌木船最近,眨眼间已经冲了上来。

玄衣壮汉手臂一动,带起了几道残影,身前一闪浮现出数道弯月般的刀光。

五个扑到他身前的囚徒脖子上浮现出一道红线,下一刻,头颅冲天而起,鲜血喷出了数尺高。

玄衣壮汉身体在原地一转,手中弯刀再次狂劈而出,刀势如奔雷闪电,数名囚犯身上断臂吐血,哀嚎着倒地。

玄衣壮汉威猛如此,气势一时将猛冲过来囚徒们压住,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攻势为之一缓。

玄衣壮汉身形一晃,退入了甲士人群中。

有了他争取的这片刻的时间,近百名甲士取出了一张乌黑色的劲弩,装着一个钢矢弩匣,十几根闪着寒光的精钢弩箭呈扇形排列在上面。

“放箭!”玄衣壮汉一声令下。

嗖嗖嗖!

无数劲弩破空的声音,呼啸而来,紧接着是劲弩射入人体的咄咄声音。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