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前传凶岛篇 二十一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10-16    作者:忘语


沐浴这暖洋洋的阳光,乾叔的脸上似乎也多了几分红润,仿佛生命最后的光华正在燃烧一般。

“……凶岛上的日子虽然清苦,但却是我这一辈子过的最心安理得的地方。”乾叔少有的絮絮叨叨的说着话。

柳鸣挨着乾叔坐着,静静聆听。

“我的身体真的是不行了,鸣儿,你要好好活下去,我只有一个愿望,倘若你来日有机会逃出凶岛,去玄京国的廖水郡城找我后人……稍加照顾一二……,这样我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乾叔背靠着石壁,仿佛晒太阳时不小心睡了过去一般。

凶岛北侧的一片环山树林的一边,茫茫的阴雾之下,柳鸣红润的眼睛和鼻子微微发热,正手捧一抔黄土撒在一堆坟冢之上,哀伤的神情使得行动迟缓。

此时,那位面目奇丑,体魄高大的乾叔已经静静的躺在土堆下面了。

乾叔的离世没有在命二帮引起多少波动,毕竟凶岛之上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死人,只有几个和乾叔相熟的人,如雷虎,黄三来坟头祭拜了一番。

“乾叔,你放心,我会好好活着!”柳鸣擦掉脸上的泪水,略显稚嫩的脸上悲伤已经一扫而空,满是坚毅的神色。

他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站起身朝着远处走去。

凶岛之上日升日落,白云苍狗,转眼之间,上一次内岛开启之后,已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

凶岛西北的尸骨林之中,十几个命二帮的汉子并排走成一列,一边走,一边目光小心的朝着四周打量。

队伍中间的两个汉子用一根木桩抬着一头火红色的野猪,看起来个头极大,最奇特的是其鼻子足有一尺多长,仿佛一把镰刀插在头上,野猪的头上破了一个大洞,早已死掉。

“柳兄弟果然身手不凡,这次能够顺利击杀这头火鼻猪,柳兄弟可是出了大力。”队伍最后面两个人边走边攀谈着。

说话之人身材高大,脸上一双眼睛往外凸起,看起来颇为怪异,不过在凶岛倒是都是缺胳膊断腿的人中,反而是比较正常的长相了,他正是命二帮的狩猎队队长,眼蛮子。

柳鸣走在眼蛮子身旁,一年过去,他个头长高了不少,身体看起来也壮实了一些,手中提着一柄一尺多长的青钢短剑,剑刃之上隐隐带着血迹。

“队长过奖了,都是大伙齐心合力,才能斩杀这火鼻猪,我不过小小的帮了一把而已。”柳鸣谦逊的说道。

“柳兄弟不过谦虚,如果不是你在这畜生突围之后缠住了它,并切将其引入布置好的陷阱,我们要击杀它,不伤上一两个人是不可能的,而且很有可能就这么让其逃掉的。”眼蛮子一挥手,豪爽的笑道。

狩猎队的其他人,看向柳鸣的目光也大都带着温和的笑意,甚至还有些许的畏惧。

柳鸣将这些目光都看在眼里,笑了一下,没有在说什么。

队伍一时安静了下来,只有哗哗的脚步声在树林间回荡。

队伍忽然停了下来,道路的前方,一条丈许长的水沟挡在了前面。

“这里怎么多出了一条水沟,上次来的时候还没有?”狩猎队的一个披着兽皮裙的汉子奇怪的说道。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着,表示着心中的奇怪。

柳鸣往前走了两步,眉头微皱,水沟之中有不少鲜活的灌木的顶端还露在水面之上,显然这条水沟刚刚陷下去不久,附近的地面有很多不正常下陷的痕迹。

他鼻子抽动了两下,尸骨林距离海边足有二十多公里,可是此处却充满了海水湿咸的气味。

不单单是眼前的这一条水沟,这一年来,凶岛各处气候开始剧变,雨水比以前多了数倍,很多地方都开始出现大面积的积水。

“好了,绕路过去吧,再过一会,天就要黑了。”眼蛮子扫了水沟一眼,目光之中划过一丝异色,说道。

狩猎队伍重新开始出发,绕过水沟,在天色将黑的时候走进了命二帮的驻地。

眼蛮子和两个汉子将火鼻猪抬走,其他狩猎队员解散,各自会洞府休息。

柳鸣也独自一人默默回到了山洞,里面的布置和以前没有多大的变化。

他放松身体,在石床上盘膝坐了下来。

一整天的狩猎,使得柳鸣身心都有些疲惫,凝神静气之后,缓缓按照无名口诀吐纳了起来。

黑暗之中,柳鸣身上渐渐冒出了极淡的白光,看起来颇为神秘。

不知这样坐了多久,柳鸣缓缓睁开眼睛,身上的疲惫已经一扫而空,全身各处仿佛泡在热水中一般温暖,充满了力量之感。

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四肢,柳鸣脸上露出了一丝兴奋。一年前服用了那枚金果之后,其体内形成了一团温暖的气团。这一年来,他不断苦练那套无名口诀,又有了不小的进步。

不但力气增长了很快,精神力也比以前强大了很多。

现在的他,单论气力,比起一般的囚犯丝毫也不逊色,若是再使用乾叔交给的几种秘技话,相信整个凶岛之上,也没有几人是他对手。

哗哗哗!山洞外面又开始飘起了雨花,淅淅沥沥的声音传了进来。

柳鸣走到山洞门口,眼睛看着外面的夜空,心中想起了今天尸骨林中的那条水沟,眉头紧皱了起来。

凶岛这一年来的变化,有心人早已经留意到了。

命二帮驻地在凶岛靠里面的地方,沿海的地方,据说四周的海水已经开始大面积的侵吞岛上的面积,岛上各处更是不断渗透出积水。

“该不会是凶岛即将沉没……”柳鸣心中浮现出一个想法,将自己也吓了一跳。

如果凶岛真的沉入水底,他就算再厉害,也要死在岛上,毕竟凶岛附近的海域是赫赫有名的死海,想要横渡根本就是妄想。

“凶岛上没有几个傻子,估计三大帮派的高层应该也注意到了这些事情,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对策?”柳鸣摇了摇头。

若是凶岛真的沉没,他一个人根本无能为力,依靠凶岛所有犯人的力量,或许还有几分生机。

命二帮尚帮主的住处,这里的山洞是所有山洞之中最大的一个,地面上明显经过了打磨,墙壁上点燃了数盏油灯,将山洞照射的颇为明亮。

命二帮尚帮主此刻端坐在山洞的石凳上,眉头紧锁。

过了片刻,一阵脚步声走进进来,来人是周副帮主,身后还跟着两个命二帮帮众。

“帮主,今日猎杀的火鼻猪已经处理好了,火鼻猪皮也已经鞣制完毕,可以入库。”周副帮主禀告道。

“很好,所有的兽皮,兽骨,药材,矿石都要整理好,再过不久,五年一次的送粮船队就要来了,此事不容有失。”尚帮主沉声说道。

“是!”周副帮主和两个手下急忙答应道。

尚帮主点了点头,看了周副帮主一眼,周副帮主会意,挥了一下手。

两个寻常帮众对尚帮主又行了一礼后,退了下去。

尚帮主站了起来,脸色慢慢阴沉下来,在山洞之中踱步,而周副帮主静静的站在一旁,也安静的没有说话。

“帮主,你还在担心那件事吗?或许岛上的这些变化只是一般的地质变动,凶岛这么大,怎么可能说沉就沉。”过了良久,周副帮主终于忍不住慢慢说道。

“我也希望是杞人忧天了,不过老周,我们来到凶岛有多少年了,以前可曾发生过这种事情,这毕竟是生死存亡的大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尚帮主叹了口气道。

“是,帮主深谋远虑。”周副帮主说道。

“这些日子,你也看到了,凶岛之上各个帮派之间的摩擦越来越少,鹤坡塘帮和百毒帮甚至已经将外出狩猎的次数也减少了很多,他们还不是和我们想着一样的事情。”尚帮主冷笑两声说道。

周副帮主闻言一怔,随即神色也凝重了起来。

“独眼龙和云老头今晚约我见面,八成就是为了这事,为了免得引起人心动荡,就只有你我二人一同前去吧。”尚帮主眼珠子一动不动的说道。

“可是万一他们设下埋伏,岂不是太危险了?”周副帮主有些担心的说道。

“这次秘密聚会,已经事前约定每帮二人出席,他们俩个人也不是傻瓜,现在这个时机挑动争斗,对所有人都没有好处。”尚帮主一挥手,淡淡的说道。

尚帮主又踱了几步,走到山洞口往外望去,淡淡道:“时辰快到了,走吧。”

周副帮主答应了一声,两人很快离开了山洞,融入了夜色之中。

夜雨还没有停息,天空乌黑一片。

凶岛中央一处矮山之下,亮起了一点微弱的火光,火光是从一颗古老的龙血树背后透射出来的。

这龙血树带叶的枝条从四周垂落下来,树枝下竟然隐藏着一个非常隐秘的山洞。

两个大汉守在山洞之外,看他们的装束,赫然一个是百毒帮之人,一个是鹤坡塘帮之人。

山洞之内,百毒帮云姓老者和鹤坡塘帮独眼龙帮主坐在两个简陋石凳之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正当二人都有些焦急的时候。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