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前传凶岛篇 二十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10-16    作者:忘语


命二帮的众人很快回来了驻地,留守的帮众远远看见,一怔之后都发出了欢呼之声。

周副帮主带着一些人迎了上来,诧异的看了尚帮主一眼,内岛开启才过了不到二十天,还没有到结束的时间啊。

尚帮主以目视之,轻轻的摇了摇头。

周副帮主会意,没有多问,朗声道:“众位兄弟,内岛寻宝结束了,这可是大喜事,今晚举行晚宴,大家好好乐呵一番。”

回应他的是一阵欢呼之声,贫瘠的凶岛,也只有热闹的晚宴也能使得这些囚犯们开心开心了。

柳鸣站在人群之中,手臂忽的一紧,转头一看,却是黄三。

“柳兄弟,你果然从内岛出来了。”黄三上下打量了柳鸣一番,呵呵一笑说道。

柳鸣心中一暖,随即对其点了点头,道:“你拜托我的药材,已经找到了。”

黄三闻言顿时大喜。

柳鸣在人群之中环顾了一圈,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

“黄三,怎么不见我乾叔?是外出狩猎了吗?”柳鸣心中忽的浮现出一股不祥预兆,问道。

黄三闻言神色一顿,随即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色,没有立刻回答。

“乾叔发生了什么事情?”柳鸣脸色一变,急声问道。

黄三犹豫了一会,终于慢慢说道:“乾兄在你进入内岛后不久,忽然重病,现在正在山洞中修养。”

柳鸣闻言身体一个踉跄,脸色陡然变得煞白起来,一言不发双手分开人群,朝着居住的山洞奔去。

周围帮众奇怪的看着那个跑远的背影,很快有人认出了柳鸣。

“那个不是柳鸣吗?想不到他竟然从内岛活着走出来了。”

“别看他年纪小,还真是有些本事。”

尚帮主看了柳鸣的背影一眼,低声叹了口气,他显然也早已知道乾叔此刻的情况。

黄三看着柳鸣的背影,默然无语,乾叔病倒之后,就是他诊治的,其病况恐怕……

柳鸣一路飞奔到了山洞口,忽的一阵低沉嘶哑的咳嗽声隐隐传了出来,他脚步一缓,鼻子一酸,几乎便要流下泪来。

深深的吸了口气,他手在小腹之上抚摸了一下,振奋精神不由得一震。

“乾叔。”他急声叫道,抢步走进了山洞。

山洞之中,乾叔半躺在石床之上,身上盖着一张兽皮,头发花白,满是刀疤的脸颊深陷,一双眼睛目光黯淡,忽的看见柳鸣进来,不由得目光一亮,脸上掠过一丝喜意,道:“按照以往惯例,内岛寻宝应该还没有结束吧,你怎么回来了?”

柳鸣喉间一哽,急忙走过来扶住乾叔的身体,颤声道:“内岛发生了些许变故,寻宝已经提前结束了。乾叔,你怎么忽然就病倒了?”

乾叔呵呵一笑,伸手抚摸着柳鸣的头发,道:“生老病死,有什么好奇怪的,在这凶岛之上,哪个囚犯不是都会迟早要死掉。乾叔能死在床上而不是被那些野兽吃掉,已经算是幸运得了。”

“不,乾叔,你不会死的。”柳鸣抓住了乾叔干枯的手,眼睛里泪花打转。

“柳兄弟。”黄三的声音从洞外传了过来。

柳鸣抹了一把眼睛,站了起来,说道:“黄兄弟,请进来吧。”

黄三闻言走了进来,看了乾叔一眼,眼神一黯。

“黄兄弟,乾叔得的是什么病症,该用什么药物医治?“柳鸣一把抓住黄三,急声问道。

黄三手腕一紧,感觉仿佛被铁箍紧紧箍住一般,有些骇然的看着柳鸣,片刻之后,口中叹道:“十分抱歉,在下学医不精,对乾先生的病况束手无策。”

“我从内岛采摘到了不少珍惜草药,里面可能有对乾叔的病症有用……”柳鸣哀声说道。

“乾先生的情况是内腑大损,精气枯竭,大骨枯槁,大肉陷下,这些都已经是医家中的绝症之相。不管是什么灵丹妙药都无用了,在下实在无能为了。”黄三叹息着说道。

“咳……鸣儿,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和黄先生无关……”乾叔制止了柳鸣,又咳嗽了一阵。

柳鸣沉默了片刻,松开了手。

黄三揉了揉手腕,很快告辞离开了。

柳鸣等其走远之后,目光一闪,手在小腹上徐徐一按,他肚子里一阵翻滚,一张口,吐出了一枚金色的果子。

“鸣儿,你这是……”乾叔目光一顿。

“乾叔,这是我在内岛之上找到的……”柳鸣取过清水,将金果清洗干净。此时,金果的光芒和热气已经褪去,颜色也变为红褐色。

他知道出岛之后,命二帮的人肯定会检查他身上的衣服,所以冒险将金果藏在了小腹之中,他以前和乾叔练过催动脏腑反吐的功夫,好在这半日的时间,这金果的药力没有被身体吸收。

他随即将金果的来历详细的和乾叔说了一遍,接着道:“乾叔,这果子肯定就是内岛上传闻的仙草,肯定能够治好您的内伤。”

乾叔听了这番话,眼中晶莹之色一闪,爱怜的抚摸着柳鸣的鬓角头发,伸手结果了金果,凝视了片刻之后,忽的一转手,将其塞进了柳鸣的嘴里。

柳鸣一惊之下,正要将其吐出。

乾叔的手指在他下颌一点,他的牙齿不由自主的咬了下去,咔嚓一下金果的果皮破裂,一股浓郁的清香气息充斥了柳鸣的口腔。

乾叔手一动,又捏住了柳鸣的下巴一送,

咕咚一下,柳鸣将口中的金果咽了下去。

“乾叔,你……”柳鸣正要说话,乾叔的大手已经拍在了他的颈脖处。

柳鸣眼前一黑,倒在了石床之前。

不知过了多久,他幽幽醒来,只觉得小腹之中有一股温热的气团缓缓翻滚。一股强劲的气流在奇经八脉之中涌动不已,四肢关节之间嘎嘎作响,身体力量明显大增。

整个人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脑中好像打开了一扇大门,从中散放出一种清明之光。

“咳咳……你现在感觉如何?”乾叔的声音传了过来。

柳鸣闻声翻身坐起。

乾叔和之前一样半躺在石床上,脸上的气色比之前更加灰败,眼神之中却是闪动着一丝异芒,看着柳鸣。

“乾叔,你为何要把这果子让我服下,这样一来,你不就……”柳鸣心中丝毫没有功力大进的喜悦,反而深深愧疚了起来。

“咳咳……这枚金果,我若是没有猜错,应该是一种可以滋养元气的灵药,我服用的话太浪费了。”乾叔咳嗽了两声后,慢慢说道。

柳鸣急忙扶住了乾叔的身体,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我身上的伤由来已久了,还没来凶岛的时候就有了,这些年伤势都被我用内力压着,直到最近才爆发了出来。这并非病痛,所以药物之力是没有用处的,你不必介怀。”

柳鸣闻言,咬紧牙关,强忍着泪水,并扶着亁叔再次躺下。

“傻孩子,我只是病倒,又不会立刻死掉,你不用摆出这副样子。”乾叔低低的笑了几声,喉咙嘶哑的声音却带上了一股莫名的悲凉。

柳鸣拉过兽皮盖在了乾叔的身上,张了张口,千言万语都堵在了胸口,最后只说出了一句:“你好好休息,别多说话……”

“那好,你来说说吧,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乾叔笑了笑,低声问道。

“一只厉害的红毛巨猿,这巨猿与一般的猿不同,体型巨大,站起来有一人高,而且异常凶猛,可能是经过变异了。”柳鸣摸了一下脸颊,不在意的说道。

“你给我细说一下寻宝提前结束的事情。”乾叔躺下之后,呼吸放缓了很多,没有再继续咳嗽。

“……,当时这内岛看上去很静,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腥气,好像里面的植物都比外面的要茂密,看上去倒像是一副静静的图画。有的地方人走进去很容易迷失方向,很是诡异……”柳鸣详细讲了一遍内岛地震,毒雾提前降临的事情。

“最近天气是不大正常,时暖时冷的,听说外岛也渐渐有些雾气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此岛真要有什么天灾出现。”乾叔听后,若有所思。

两人在山洞里说着话,外面的空地之上燃起了几堆焰火,不时传来命二帮帮众们欢呼的声音。

便在这时,洞外传来脚步声。

“柳兄弟,这是尚帮主给柳兄弟这次入内岛寻宝的奖赏之物。”说话的是命二帮一个小喽啰。

这人双手捧着一推物品,交给了柳鸣就走了出去。

柳鸣随便的扫了一眼就将其放在了一旁,奖励的东西有:肉干数串,一把日用弯刀,一件布衣。和几包疗伤用的药物。

都是很好的东西,柳鸣现在却对这些提不起丝毫的兴趣。

之后的几日内,柳鸣一直在山洞之中陪着乾叔,没有参加狩猎,巡防驻地的任务。

尚帮主可能是因为柳鸣在内岛寻宝的功劳,也没有多说什么。

乾叔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了,柳鸣看在眼中,心如刀搅。

内岛寻宝结束后的第五日,乾叔的精神忽然好了不少,竟然在柳鸣的搀扶下走下了床,靠在山洞外面晒起了太阳。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