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落跑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1-12    作者:忘语


结果他竟然在田螺入口内壁处,发现了一篇被人铭印在上面的简单口诀。.

柳鸣心中大感诧异,略一犹豫后,就默用此法决一催。

“噗”的一声后,一道白霞从田螺中一卷而出。

一堆东西凭空在面前地上一现而出。

赫然是十几个大小不一的盒子,三件器物,以及一张看起来不过数尺才长,却完整无缺的赤红色胶皮。

柳鸣见此先是一呆,随之大喜起来。

他急忙又往田螺中一注入法力,并将精神力一下锁定了地上的一件晶莹短刃。

当即田螺微微一颤后,白光又一闪,那晶莹短刃就又凭空不见了踪影。

“果然是空间器物!没行到这头赤蛟身上竟然还带着这种宝物,不愧为了活了不知多少年的化晶期妖兽。”柳鸣满脸兴奋的喃喃说道。

他自然不知道,这枚须弥螺也是这头赤蛟从那一对海族兄妹身上顺手牵羊拿过来的,没想到如今却全便宜他了。

这时,他再默念口诀的用精神力往须弥螺中一探而去,才发现看清楚里面有一个长高都不过丈许的空间,并不算太大。

但即使如此,柳鸣也满意之极了。

毕竟此物和须弥帕不同,装入里面东西可是丝毫分量没有的。

况且眼下这种情形,这须弥螺正好对他有大用处的。

柳鸣再尝试的将刚才收进去晶莹短刃,又一卷的吐到了手中,用手指略一抚摸后,才发现此刃是一口有六重禁制的下品灵器。

他目光一闪的往地上其他两件器物看了一眼,将手中晶刃一收而起,单手虚空一招,就将它们都摄到了手中。

一口细长的血色长刀,以及一面表面名印着精美花纹的淡蓝色令牌。

这两样东西全都散发着淡淡精光,显然也都是灵器级别东西。

不过等他分别往两样东西上略一注入法力检查后,却有些意外起来!

那口血色长刃是只有一重禁制的最低等的下品灵器,而那面令牌却“噗噗”的一口气浮现出十八重纹阵俩,赫然是离上品灵器也只差一点顶阶中品灵器。

柳鸣心中暗暗吃惊,但是任凭其往令牌中狂催法力,但除了让光芒越发的目耀眼外,并出现任何其他的功能效果。

看来此灵器虽然大为不凡,但想要催动它多半还是需要某些特殊法决的。

柳鸣心中大感遗憾,摇摇头的将这两件灵器全收进了须弥螺中。

对现在的他来说,同类型灵器自然只要一件就足够用了。

那口晶莹短刃和血色长刀还没有青月件拥有的禁制重数多,他自然不会有另换一件的打算。

不过他看了看手中的须弥螺,再想了一想后,又袖子一抖的将那根伏魔链一拿而出,并一晃的将其也收了进去。

现在有了可以藏物空间器物话,他自然就打消了将其交出去的打算了。

毕竟这伏魔链和其他那些刀剑类灵器不同,对其还是大有用途的。

不光如此,他还转手将须弥帕取出,将那放着金精息土的盒子一取而出,同样塞进了田螺中。

至于其他东西,他倒是没有再动的意思。

接下来的时间,柳鸣随手从地上捡起一个玉盒,一打开后,里面放着一株寸许高的银色小花,通体散发着精纯的灵气。

“夜银草!”

他一眼就认出了盒中灵草的来历,却是一种珍稀异常的灵草,是炼制多种丹药都必需的辅助材料。

随后又打开了其他几个盒子,里面放的赫然也都是价值不在这夜银草之下的天地灵物。

这些东西,自然是这头赤蛟从击杀的各宗弟子身上搜出的一些价值最高的灵物,其中甚至还包括了一根胳膊粗细的金黄色人参。

这可是一株真正的千年灵草,即使凝液期的灵师生服下此物,恐怕法力也会立刻暴增一截的。

柳鸣大喜之下,自然将这株千年灵药和其他几株挑选出的有用灵药,全用须弥螺收了进去。剩下的盒子,则用须弥帕缩小的一包而起了。

至于那件蛟皮,他围着转了数圈,并用手指敲了几下后,最终确定此物的确是那头赤蛟所留之物后。

他自然也打算留下自用,同样用须弥螺收了进去。

这时,柳鸣才重新向那怪物尸体望了几眼,脑中一闪的浮现出当曰石川亲自接待他们几名新弟子的情形时,不禁轻轻叹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这位“石师兄”在秘境中到底遭遇了什么,竟然会被这赤蛟附体下场。

而这半蛟怪物法力也不过是灵徒境界而已,其一身血肉也是半来自石川,自然不会有任何功效可言的。

于是柳鸣不再犹豫的单手一掐诀,数颗赤红火球弹射而出,化为滚滚火焰的将蛟龙尸体一下淹没进了其中。

怪物尸体当即就在火光中飞快焦黑起来,眼看片刻间就要化为了灰烬。

但就在这时,忽然火焰一卷,全都往怪物尸体某处狂涌而去,并狂闪几下后,就连一丝火苗都没有了。

柳鸣见此情形,自然吓了一跳,急忙倒退几步后,手中青光一闪,那口青色短剑就凭空出现在手指中。

“难道这头赤蛟竟还没有真正毙命!”他不由的这般骇然想道。

“砰”的一声。

半蛟焦黑尸体某处突然一鼓后,竟从中一下飞出了一样东西来。

柳鸣仔细一看之下,却一下失声起来。

“飞颅””

这东西披头头散发,黑唇赤目,獠牙毕露!

正是九婴一脉传闻中,仅次于九婴的那只男人头颅模样的厉害魔头。

这只魔头不知什么原因,竟然一直藏身在怪物身体内,现在其一身死后,这才慢悠悠的飞出来。

至于先前火焰,显然也是这魔头吸走的。

不过柳鸣现在见到这魔头,却暗暗叫苦不迭,心中之紧张丝毫不逊色重新见到那半蛟鬼物复活。

这飞颅的厉害,当曰他可在擂台上亲眼目睹过的。

而现在他法力只剩下了两三成,无论精神还是身体又都大为疲倦,现在面对这魔头,后果可想而知了。

好在飞颅虽然一飞而出,却没有马上冲向柳鸣,而是微微一落下后,嘴巴一张,竟大口的撕咬地上怪物尸体,一副狼吞虎咽的样子。

柳鸣见此心中稍安,上半身未动,但下半身却无声无息的向后一滑而去。同时手中须弥螺微微一散,银色长链就缠绕数圈的出现在了一条手臂上。

这条伏魔链是克制这只魔头之物,他虽然还不熟悉使用之法,但拿出来说不定还能让这只飞颅忌惮一二的。

但是下一刻,柳鸣却又一下为此后悔了!

原本静静的撕咬尸体的飞颅,在银色长链方一现出的时候,突然进食动作一顿,同时一个掉头,用恶狠狠目光看向了柳鸣。

柳鸣脸色一变,当即再没有任何犹豫的身形一动,就化为一道虚影的向后倒射飞出。

飞颅却一声尖啸发出,忽然化为一道黑气的滚滚追来。

柳鸣手中青色短剑反手一抖,当即三道青濛濛剑气一卷而出。

“噗”“噗”“噗”三声,三道剑气斩到黑气上,竟泥牛入海般的一闪不见了踪影,仿佛丝毫都没有伤到这魔头的样子。

而黑气中随之嗤嗤”一响,密密麻麻的黑丝从中激射而出,正是那头飞颅满头长发。速度之快,竟只是一个模糊,就全一下到了柳鸣身后处。

柳鸣心中大骇,忽然袖子一抖,一张淡青色符箓向激射而出。

正是他当曰从那名偷袭其的风火门女弟子身上缴获的符箓,虽然不知道具体威力如何,但在其法力不多情况下,也只能姑且拿来应对一下了。

符箓嗡嗡的撞进了密密麻麻的长发中,并在被洞穿成了千疮百孔的瞬间,忽然一闪的爆裂而开来。

“轰”一声巨响。

一团蕴含风、火两种不同属姓的狂暴力量一散而开。,狂风火焰交织下,当即化为一根风火之柱的冲天而起,并疯狂一卷而开。

那头飞颅纵然凶恶异常,但一面对此幕,也只能将头发一收,其所化黑气骤然方向一变,竟兜了一个圈子的绕开了风火柱。

但就这片刻耽搁,已经逃出了数十丈远去,并一头扎入了大小树木中。

飞颅却口中厉啸一下高昂几分发出,所化黑气骤然速度一提,竟丝毫没有放弃意思的仍紧追而下。

当即,二者一前一后之下,一口气跑出了十几里远去。

柳鸣胜在身躯轻灵无比,在又给加持了轻身术下,双足微微一用力,就可一蹿出数丈远去。

而飞颅在被黑气包裹后,竟仿佛不是实体之躯了,对所有树木竟然根本不闪不避,只是滚滚一冲后,就直接动树木中洞穿而过了。

二者间距离,竟然非但没有拉开,反而越来越近起来。

忽然后面的黑气一声闷响的爆裂而开,原本应该藏身其中的飞颅,竟一下的不见了踪影。

柳鸣心中一沉,脚步骤然一顿也停在某颗大树枝头上,并深吸一口气,体表丝丝绿芒再次一现而出,一副崭新藤甲覆盖了其上半身。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