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4亓曜之心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10-14    作者:忘语


“难道,我们费尽力气来到这魔渊塔第九层,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什么都做不了吗?”欧阳溟上下重新打量了一番空间中央的金色雷电结界,脸色一阵阴晴不定,半晌后,才轻叹了口气的喃喃说道。

他方才一时有些头脑发热,此刻被柳鸣喝止后,顿时冷静了下来,再感受到这股带有毁天灭地般威能的九天神雷组成的结界,心中也是一凛。

若是真的就这么冲过去,恐怕不消一个呼吸的工夫,便会化作灰烬,尸骨无存了。

柳鸣听到欧阳溟口中之言,神色也有些黯然,自己虽自诩实力远超同阶,且拥有不少宝物,真实实力已堪比通玄,但在这种通玄都无法抗衡的浩瀚力量面前,自己显得却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一旁的赵千颖脸上神情已经平静下来,但似乎没有听到柳鸣与欧阳溟二人的对话,只是看着雷电结界后方的黑色漩涡,眸光微闪,不知在想些什么。

“别光顾着看这雷电结界,看看你们左边是什么。”就在此时,魔天的声音在柳鸣心中浮现。

柳鸣一怔,依言转首看向此处空间的左侧,脸色骤然为之一变。

因为在距离雷电结界左侧数百丈开外处,一根根粗大的黑色罕墨触须从地面或是洞穴顶部冒出,并在半空中层层缠绕盘踞在了一起,似乎将什么东西包裹其中,形成了一团硕大无比的球状物。

透过罕墨触须的缝隙,可以发现这被包裹之物通体呈暗红色,且正在有节奏的一涨一缩,同时发出一阵“咚咚”的闷响。

只是方才柳鸣注意力全集中在了眼前的雷电结界之中,且结界中传来的噼啪声响也是不小,将此声音掩盖住了。

欧阳溟和赵千颖此刻也注意到了柳鸣的举动,转首顺着柳鸣的目光看去,脸色也是大惊。

“这又是何物,好像是一颗心脏?”欧阳溟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确定的说道。

“好像真是一颗心脏,而且还是活着的,它仍在不断跳动!”赵千颖闻言,有些不可思议的脱口道。

柳鸣望着眼前的这一切,心里暗暗吃惊!

因为,他在看向这颗心脏的时候,竟对此物中散发的气息,隐隐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这让其心中奇怪之极,却摸不着头脑。

就在三人诧异之时,魔天的声音却在三人耳中徐徐响起:

“你们猜的没错,这其中的确是一颗心脏。不过这颗心脏却是非同小可,乃是古魔亓曜的心脏,此人作为上古时期入侵人界的古魔族大军最高统帅,修为更是达到了永生境。”

“永生境!”柳鸣三人闻言,心中都不由的一震。

永生境,那是完全超越了通玄境的存在,几乎只存在于传说中。

“当年古魔族大军战败后,人妖二族反攻魔渊,大军直逼罕墨主干,大有直接攻入古魔界之势。亓曜在最后关头,无奈之下,动用了古魔族玄灵之宝乾坤御雷环,以肉身碎裂为代价,封住了古魔界入口,并用仅剩的心脏与罕墨融为一体,为乾坤御雷环提供源源不绝的法力供给。”魔天顿了顿后,继续说道。

“也就是说,要得到乾坤御雷环,需要先让此心脏停止跳动才行?”欧阳溟眉头微蹙的问道。

“不错。除此之外,浑天镜,也在这心脏之中。”魔天对此倒也没有否认,但随后又说出了一句让柳鸣等人目瞪口呆的话来……

“看来要取得乾坤御雷环及浑天镜,必须要破开这颗心脏才行了。”柳鸣目光一闪,开口说道。

竟然要破开这颗永生境存在的心脏,三人可是毫无把握,更何况还有周围那么多罕墨触须的保护。

“两位,既然都来到了此处,我们自然不能就此退缩。与其在此干等,我们不如立刻动手。”柳鸣脸色一凝,沉声说道。

赵千颖二人闻言,当即朝柳鸣一拱手,果断说道:“我二人自然惟柳道友马首是瞻。”

“那我们先设法斩断心脏上面这些罕墨触须吧!”柳鸣话音刚落,手在腰间剑囊一拍,一枚金色圆珠一闪即逝的浮现而出,随即化作一枚金色小剑,游鱼般激射而出。

他眼中寒芒一闪,猛然一掐剑诀。

金色小剑发出了更加刺目的金色光芒,顿时迎风暴涨,略一盘旋下幻化出重重金色剑影,向心脏上缠绕的罕墨触须斩去。

“锵”“锵”之声不绝于耳的传来!

大片金光斩落在罕墨触须之上,发出刺耳的金铁交击之声。

金光飞快散去,柳鸣脸色却是微微一变。

这里的罕墨触须比起之前碰到的似乎还要坚硬许多,虚空剑丸御剑一击,仅在这些触须上留下一些浅浅的缺口,而反观虚空剑丸却发出几声呜呜悲鸣,灵性好像都有些许损失了一般。

在柳鸣发出此电光火石般一击后,赵千颖和欧阳溟也动手了。

赵千颖额头黑色魔纹闪烁不停,手中紫纹短弓中,爆发出密密麻麻的紫色箭矢,如疾风骤雨般朝罕墨触须所在罩去,发出一阵连绵不绝的叮当之声。

欧阳溟则身形跃至半空,手中宽背鬼头长刀一挥,顿时一连串漆黑刀芒带着呜呜鬼啸之音,直奔罕墨触须所在激射而去。

结果下一刻,无论是紫色箭矢,还是漆黑刀芒都飞快的碎裂开来,而那些罕墨触须上面,也仅出现了些许裂痕,甚至只留下一些白色痕迹。

就在三人未及发动第二轮进攻时,那些罕墨触须突然活过来一般扭动了起来,散发出腾腾黑气,就仿若巨大无比的黑色巨蟒一般。

“嗤嗤”几声!

黑影连闪之下,二十余条罕墨触须从盘绕的心脏表面弹射而出,朝着柳鸣三人所在飞卷了过来。

三人早有防备,急忙朝着后面倒射而出。

然而黑色触须却随之一分为三,分别朝着柳鸣三人追击了过来。

“两位道友事到如今也不必藏拙了,否则,时间一长,恐怕会凭增许多无法预测的变数来。”柳鸣身形化作四道虚影,带着道道残影,飞速避过了数十道触须的攻击,同时嘴唇未动,朝另外二人传音道。

说罢一道青光从他手中激射而出,正是魔髓青魔刃,迎风暴涨。

同时其他浑身黑气大绽,在身后飞快凝聚成了一尊黑气缭绕的法相虚影,单手握住了青色巨刃。

下一刻,柳鸣口中一阵晦涩的咒语声传出,法相虚影手中的青魔刃青芒剧盛,突然一个模糊的横空左右挥斩而出,两道三十余丈的巨大青芒在空中形成一个交叉的巨大十字,斩在一条罕墨触须之上。

一声脆响,触须仅支持了片刻时间就一分为二的断裂开来。

柳鸣心下一喜,以法相之力催动青魔刃,虽然法力消耗多了不少,但威力果然比平时大了许多。

柳鸣此举似乎触怒了罕墨,如同捅了马蜂窝一般,周围本来围攻欧阳溟及赵千颖二人的罕墨触须中顿时又大半纷纷转向,如黑色巨蟒般化为一片黑网,朝着柳鸣飞扑了过来。

饶是柳鸣将三分朦影**催到极致,身法迅疾无比,但在如此密集的攻击下,本体还是被数道触须击中。

所幸他身体灵活,并没有被触须直接卷住身体,身上的伤势在天妖精血的辅助下,伤口之处很快恢复如初了。

赵千颖美眸连闪,也明白用寻常手段要砍断这些触须,根本不可能,闪身躲过了数道攻击后,心下一横,口中默念法诀,身后同样浮现出了一尊紫色法相。

随着其指尖轻轻一点,紫色法相身前浮现出一樽紫色大鼎,微微倾斜,鼎中立刻喷出大片紫色霞光,迎向了逼近的罕墨触须攻击。

所幸有柳鸣的分担,扑向她的罕墨触须并不多,赫然都被紫色大鼎挡了下来。

赵千颖脸色一松,口中娇叱一声,紫色法相一只手中,蓦然凝结出一柄紫色残刃,半截刃身不翼而飞,但余下的半截依旧散发出道道让人心悸的紫芒,显然不是凡品。

残刃微微一动,一道细长的紫痕一划而出,砍向一根离得最近的罕墨触须。

噗嗤!

原本坚不可摧的罕墨触须在紫色残刃面前仿佛不堪一击,轻易便被斩成两段。

赵千颖目中一喜,法相手中的紫色残刃再次一个模糊,噗噗连声闷响,转眼之间,又有两条罕墨触须被赵千颖斩断。

此等情形落在柳鸣眼中,让其心中也是一惊,显然之前有些小觑了此女。

另一边的欧阳溟自然也不甘示弱,身后不知何时也已凝出了八荒梵魔法相,周身腾起了熊熊燃烧的黑色魔焰。

巨大的八荒梵魔法相在黑焰中飞快缩小,转眼间化为了一套黑色火焰盔甲,竟就此穿在了欧阳溟身上。

欧阳溟低喝一声,盔甲上飞出一缕缕黑色魔焰,缠绕在了他的宽背鬼头长刀之上。

鬼头长刀蓦然光芒大放,威力大增,散发出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黑色长刀在魔焰中若隐若现,一个模糊之下,砍在一根罕墨触须之上。

罕墨触须上立刻缠绕上了黑色魔焰,随即“嘭”的一声,就此断裂开来。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