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5谛听天赋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9-19    作者:忘语


便在此刻,一声清脆的惨叫声传了过来,一道黑色人影从某处倒射而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正是那名黑袍少女。

柳鸣脸色一变,只见黑袍少女此刻身上紫色护体光芒黯淡,一头紫色秀发披散开来,显然早已是强弩之末。

特别是她肩膀之上被一根粗大的骨矛穿透,血流如注。

黑袍少女的紫色长弓掉在了不远处,紫色小鼎也光芒微弱,散发出淡淡紫芒,护住黑袍少女,不过显然没有什么用处了。

桀桀怪笑声中,血色骷髅身形几个闪动的扑向了黑袍少女,四五道丈许长的血色骨矛,发出刺耳的破空声,刺向了已经没有多少行动能力的黑袍少女,显然是要一击将其击杀。

黑袍少女眼中闪过一丝决绝,正要有所动作之时,身前人影一闪,柳鸣的身影挡在了她的身前。

黑光一闪,连续数声闷响,激射而来的血矛应声而断。

血色骷髅眼眶中红光一闪,似乎有些惊讶,身形一顿,停了下来。

“是你……”血色骷髅轻咦一声,说道。

随即它转首看向了旁边,那里的地面上静静躺着一具身首分离的银甲骷髅。

黑袍少女也看到了银甲骷髅的死状,再看向柳鸣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桀桀!真是没用,竟然被一个天象中期的魔人斩杀了!”血色骷髅冷冷一笑,目光落在柳鸣二人身上。

“你死了也好,这两个血食便归我了,到时再将你的骸骨也一并吞噬了。”血色骷髅狞笑一声,身上血光大放,朝着柳鸣扑去。

“愚蠢!”柳鸣冷笑一声,两手一挥,十二颗山河珠再次浮现而出。

血色骷髅一怔,十二颗山河珠散发出的强大灵压,特别是其中三颗洞天山河珠让它心中产生了些许畏惧。身形不由得一顿。

柳鸣两手一挥,十二颗山河珠光芒大放,土黄色云团再次浮现而出,瞬间将血色骷髅笼罩在了里面。他自己也身形一晃,飞入了其中。

黑袍少女看着眼前翻滚的土黄色云团,眼眸之中光芒微闪,随即挣扎着坐了起来,拔掉了肩膀上的骨矛。取出几枚丹药服了下去。

片刻之后,她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

便在此刻,不远处,一道身影从土黄色云团中飞出,正是柳鸣。

云团随之轰然消散,重新化为十二颗山河珠,飞入了柳鸣的袖中。

而原本气势汹汹的血色骷髅,却和另一边的银甲骷髅一般,身首分离的躺在地上,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生机。

连番激战。使得柳鸣脸色看起来有些发白,翻手取出一枚丹药服下,看了黑袍少女一眼,便移开了目光,走到了血色骷髅的躯体旁。

黑袍少女目光一闪,嘴角微动,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柳鸣挥手发出一股黑气,将血色骷髅和银甲骷髅,两具通玄魔尸骸骨收了起来,特别是银甲骷髅双臂所化的那对白色短刀。此物威力极大,显然也不是寻常法宝,以后有暇可以研究一下。

就在此时,他身上黑影一闪。魔天的身影浮现而出。

“不错,两具通玄境的魔尸骸骨,其本体定然不凡,想必当初也是叱咤风云的古魔一族精英!有了这些,我有把握可以凝聚出大半具魔躯了。”魔天脸上不禁露出大喜之色来。

“既然如此,希望前辈可不要忘了之前的承诺。”柳鸣淡淡的说了一句后。目光看向了祭坛周围。

两具通玄魔尸虽被柳鸣击杀,但笼罩整座大厅的巨型骨笼仍在。

黑袍少女显然也发现了这个情况,知道自己也无力破开骨笼逃走,此女索性盘坐在了地上,绝美的面孔上面无表情,那双乌黑发亮的明眸同样看向了柳鸣。

柳鸣缓步走到黑袍少女身前站定。

黑袍少女目光直视柳鸣,二人一时都没有说话。

魔天目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诡异之色,身形一晃的出现在了少女身前,缓缓说道:“你是中央皇朝的公主吧,也不必害怕,我们之前将你虏来,并非要取你性命,实乃是事出有因。”

魔天说到此处,侧首看了柳鸣一眼,见其面上丝毫表情也无,随即嘿嘿一声的继续说道:

“其实我等之前与中央皇朝有些小误会,担心你们皇甫世家伺机报复,为了此次秘境之行能顺利,故而只能委屈一下殿下了。等到此件事情一了,我等自会放你离去……”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事已至此,你们何必再说这些惺惺作态的话语?”黑袍少女不等魔天说完,冷声打断了其话语。

“不知殿下这话是什么意思?”魔天淡淡的如此问道。

“你们先前在一处洞天中商议,要把本宫当作祭品,我都已经听到了。”黑袍少女冷笑一声,说道。

魔天闻言脸色一沉,随即上下打量了黑袍少女几眼,目光在其双耳出停留了片刻,眼中才又浮现出一丝恍然。

“原来如此,你竟拥有万年难遇的谛听天赋,啧啧,当真是好生造化。”魔天口中喃喃自语道。

“谛听天赋?”一直沉默不语的柳鸣突然出言道。

“所谓谛听,其实是一种极为罕见,也极为特殊的魔族天赋神通。拥有此神通的人,听识极为灵敏,即便是隔着隔音禁制,也能够听到里面的声音,甚至听到传音内容。”魔天看了柳鸣一眼,淡淡的解释道。

柳鸣闻言一怔,看了黑袍少女一眼,目光微闪。

“据说,这谛听天赋还有其他神妙作用,传闻将此天赋修炼到最高境界者,可以在双耳一动间,聆听到万籁之声,甚至,还能听到人心中的想法。”魔天双眼盯着黑袍少女,口中继续解释道。

虽然魔天并没有再说下去,但柳鸣心中却是震动不小,这黑袍少女必然已将此天赋修炼至不弱的境地,故而才能在其昏迷的时候,还能听到二人之前的对话。

一念及此,他看向黑袍少女的目光,发生了些许变化,只是面上仍丝毫异色未露。

“既然这女娃已经看破了我们的打算,便将其囚禁起来吧,免得又惹出什么事端。到需要之时,将其直接拿来血祭便可。”魔天语气一下森然了起来。

柳鸣点点头,单手一抬,手心处黄光一闪之下,浮现出一颗黄蒙蒙的半透明圆珠,正是山河珠。

见柳鸣就要动手,少女美眸闪动几下,却冲柳鸣说了一句让魔天眉头皱起的话。

“没想到阁下看起来一副精明的模样,竟对一个魔魂言听计从,小心被卖了,还在替别人数钱!”

黑袍少女声音不大,柳鸣听了却双目一眯。

他本就对魔天的诸多行径存有疑虑,虽一直在暗中提防,但苦于一直无法找到什么确实的证据,毕竟就目前而言,魔天做的不少事,对自己确实有不少好处。

但目前听黑袍少女此言,似乎知道什么一般,心中不由的也有些将信将疑。

“柳小子,别轻信这女娃的胡言乱语,她明显是要离间我们,可别轻易着了道!”魔天眼中异芒一闪,厉声喝斥道。

“不急,且听她说些什么。”柳鸣却对魔天之言仿若未闻,停下了手中动作,口中平静的说道。

“你如果不打他的注意,为何要将一部分神魂之力和血脉之力,融入他体内?我看你分明是想待时机成熟,便直接夺取他肉身的控制权吧。”黑袍少女转过头来,看向一旁的魔天,冷笑着说道。

“一派胡言!”魔天一口否认道。

“你说这些有什么证据?”柳鸣看着黑袍少女,面无表情的问道。

“若是阁下不信的话,那就尽管将本宫关押起来,到时死到临头,再看看本宫说的是不是虚语妄言。”黑袍少女却是一挺胸膛,昂然说道。

“你且继续说下去,若是所言属实话,我可以放你一马。”柳鸣口中淡淡的说道,手中一个翻转,将山河珠收了回去。

“你……”魔天见此,面上惊怒之色一闪即逝,随即阴晴不定起来。

以他对柳鸣的了解,既然如此说了,他若是再说什么显然也是徒劳之举。

“若是本宫没记错的话,这魔魂说需要本宫身体作为血祭品,破开一处禁制吧。”黑袍少女看着柳鸣,说道。

“不错。”事已至此,柳鸣自然也不再隐瞒什么。

魔天只是双目一动不动的盯着此女,没有说话。

“其实,他想要的,便是内渊之地,魔渊塔中的一件秘宝,浑天镜吧。”黑袍少女接着说道。

当柳鸣听到“浑天镜”这个名字时,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立刻联想到了魔天的那件洞天法宝浑天碑。

若是黑袍少女所言非虚的话,二者应该拥有某种关联。

他一念及此,用眼角余光瞥了一旁的魔天一眼,见其面色淡然,且没有出言否认,心中隐隐有了几分猜测,目光一闪,喃喃自语道:

“内渊,魔渊塔……”

魔天所给的地图玉简之中,并没有提及这两个地名。(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