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3黑木血心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9-12    作者:忘语


大半个时辰后,柳鸣绕了个大圈子,从城北小道出城,又从城南入城,确定身后无人跟踪后,这才悄然返回到了租住的客栈之中。

他回到密室中后,这才大松了口气。

虽然魔天没有明说,但他也从那黑袍蒙面少女的功法,还有其和柳均岩的对话中,已经大致猜到了黑袍蒙面少女的身份。

他沉吟了片刻,一挥手,浑天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与此同时,魔天的身影无声无息浮现在身旁。

柳鸣抬头,目光一转的看向了魔天。

“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要问,不过,我们现在还是先去看看那个皇甫家的女子再说吧。”未等柳鸣开口,魔天淡淡说道。

话音刚落,他口中传出几句低沉咒语,手一抬,一道黑光激射而出,打在了浑天碑之上。

浑天碑表面黑白光芒大放,一个空间裂口浮现而出。

柳鸣目光一闪,他虽然这么多年来一直可以驱动浑天碑迎敌,但是还从没有进入了浑天碑这件法宝的洞天空间中。

他心中念头转动,身体却是一动,直接飞入了浑天碑的洞天空间之中。

一进入浑天碑洞天之中,柳鸣脸上立刻浮现出了震惊之色。

眼前的空间之中,到处充满了黑白两色的光芒,最为显眼的,是天空之中悬挂了一黑一白两个太阳般的存在,并在徐徐旋转中,散发出强大无比的法力波动,周围无数黑白色云团,随着二者翻滚流转。

更远处的空间看起来有些层层叠叠之感,不知有几千里之广。

同样是洞天法宝,山河珠内的空间如今最多也只有数十上百里的样子,和浑天碑比起来,差了不知多少。

“这浑天碑乃是我当年费尽心思才炼制而成的,自然比你的山河珠厉害的多,不过你的山河珠是成套的法宝,若是十二颗结合在一起,并不会比浑天碑差多少的。”魔天似乎看穿了柳鸣的心思,口中说道。

柳鸣闻言没有说什么,收回了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地面。

黑袍蒙面少女此刻正静静的仰躺着,美眸紧闭,还陷入昏迷之中。

魔天目光落在黑袍少女身上,脸上忽的浮现出一丝冷笑,一挥手发出一股黑气,一把将黑袍少女的面纱拉了下来。

柳鸣眉头微皱,不过也没有说什么。

他直觉中,魔天对于这个黑袍少女,还有她所在的中央皇朝,似乎带了不小的敌意。

柳鸣目光一转,落在了黑袍少女脸上,神情一怔。

少女一头紫发,肌肤赛雪,容貌极美,比起珈蓝,叶天眉,瑶姬等人竟也丝毫不逊色,不过和那三人比起来,黑袍少女看起来更加年轻,眉目之间还微微残留了几分青涩,不过也因为给人一种清纯之感,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

“果然……”魔天的目光在黑袍少女眉心处的黑色魔文印记上扫了一眼,冷笑了一声。

他随即目光一转,看到柳鸣神情怔怔的看着黑袍少女,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笑意,带着几分戏谑的说道:

“怎么,看上这个皇甫家的小妞了?”

柳鸣闻言,立刻移开了目光,干咳了一声道:

“我只是觉得这个人的样子,依稀有些像以前见过的那个皇甫流水而已。”

“呵呵,看上了也没什么,这小妞长得确实不差,不比你的那几个女人差多少,如果你想要,给你就是。”魔天呵呵一笑的说道。

“前辈莫要说笑了,我们还是谈谈正事吧。”柳鸣淡淡的说道。

“嘿,真是不干脆。”魔天嘿嘿一笑。

随即他挥手将黑袍少女的储物手镯取了过来,捣弄了一阵,手中黑光一闪,多出了一根黑色木头,正是那根血心木。

“好,有了这血心木,在秘境之中便能安全一些了。”魔天淡淡说道。

“这黑木为何会叫做血心木,它有何作用?”

这个问题柳鸣一直很想问。

“小子,看好。”魔天看了柳鸣一眼,骨手一挥,一道细细的黑光一闪而逝,黑色木材应声从中间被劈成了两半。

柳鸣定眼看去,只见黑色木头中心有一条小指粗细的血线,仿佛一条长长的蚯蚓,镶嵌在黑木之中。

而血线散发出一种很淡,很古怪的法力波动。

魔天手中发出一股黑气,小心的包裹住血线,将其缓缓剥落了下来。

“这黑木没有什么价值,主要是因为这种木材的树心能够凝结出这种血心晶体,所以才非常贵重。”魔天小心的将那段血线收了起来,说道。

“至于这东西的作用,却是用于占卜之用。”不等柳鸣说话,魔天又继续说道。

“没想到前辈还精通占卜之术。”柳鸣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之色。

“这也没有什么,占卜不过是那自身运道来换取窥视未来的机会,其实并不值得修炼,若非我当年修炼了这占卜之术,或许……”魔天眼中浮现出一丝苍凉,随即又消失不见。

柳鸣见此,知趣的没有追问下去,话锋一转的说道:

“魔天前辈,你让我出手将这个皇甫家的女人绑来,应该不是单单为了这截血心木吧?”

“那是自然。我早就说了,此女体内血脉极为精纯,在之后的魔渊秘境中会有大用。”魔天眼中寒光一闪的说道。

“哦,究竟有何用处?”柳鸣有些好奇的问道。

“罢了,告诉你也无妨,我上一次进入魔渊秘境时,曾经发现了一个极为重要的宝藏,不过那个宝藏被一门厉害禁制笼罩,以我的力量,也根本没可能打开。之后我仔细研究过那个禁制,已经想到了破禁之法,不过需要一个魔族血脉极为精纯的人当做祭品,这个皇甫家的女子正合适。”魔天看了柳鸣一眼,声音一冷的说道。

他语气看似平淡,说出话语却冷厉如冰。

柳鸣听闻此话,脸色不由的微微变了一下。

“所以,你如果想要这个女人的身体,就趁着现在吧。”魔天嘿嘿一笑的调侃道。

柳鸣苦笑一声,再看着地上昏睡的黑袍少女,眼中闪过一丝怜悯。

不过他和这个女人非亲非故,自然没有为其说话的打算。

他想了想后,又如此说道:

“若要带上这个女人,你,我,蝎儿,还有欧阳溟,正好是五个人,一枚魔渊之钥足够了。”

“我现在没有法力,又是和你一体同生,还算不上一个名额。”魔天摇了摇头,说道。

柳鸣眉梢一挑,点了点头。

“还有一事要和你说明一下,进入魔渊秘境之时,你的那个魔宠,还有这个皇甫家的女人都不能躲在洞天法宝之重,或是你的那个葫芦里面,必须亲身被魔渊之钥的力量加持笼罩,才能顺利通过秘境外的禁制。”魔天又接着说道。

“竟有此事!”柳鸣眉头一皱了。

魔渊秘境开启之时,各大势力的人必然齐至,蝎儿还好,但若是让这黑袍少女显露人前,肯定会引起中央皇朝的注意。

“放心吧,我既然说要带此女进去,自然有法子。到时候我用秘术控制此女的神魂和身体,再以浑天碑的力量暂时改变一下她的身形气息,保管其他通玄魔人也察觉不到。”魔天一笑的说道。

柳鸣闻言,这才松了口气。

随即,两人又商量了一下有关魔渊秘境之事,便离开了浑天碑空间。

魔天临走之时,收走了黑袍少女的所有储物法器,还有法宝,又在黑袍少女神魂之上施加了几个困神禁制,使其进入了更深层次的昏睡之重。

不过,魔天和柳鸣都没有注意到,黑袍少女左手之上戴了一枚寻常的绿色戒指,此刻忽的散发出一层淡淡的光芒,缓缓融入了黑袍少女的体内。

……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柳鸣没有外出,一直呆在客栈中闭门静修。

而广寒城中巡逻的卫士却在一夜之间骤然增加了很多,似乎在搜寻什么人的样子,也曾有人来过柳鸣他们所在了客栈。

柳鸣自然猜到了他们的目的,不过他们要找的人在浑天碑之中,自然是一无所获。

随后他找了个机会,让魔天用浑天碑改变了一下黑袍少女的身形,化为了一个黑袍壮汉,并且被魔天操控着,以柳鸣友人的身份,拜见了一下欧阳溟,请求之后一同进入魔渊。

欧阳溟并没有看出什么破绽,见对方只是一名天象初期的魔人,而且一枚魔渊之钥可带五人进入秘境,名额有多,便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

时光飞逝,转眼间春去冬来,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

其实对于万魔大陆极北之地的寒州而言,一年四季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即便是在夏季,天空中依旧可以看到铺天盖地的晶莹雪花。

广寒城外,群山浩淼的大雪山深处,一处巨大无比的冰川峡谷之中,除了冰寒刺骨的白色寒气和呼啸的狂风外,还充斥着一种大片大片的灰蒙蒙雾气。

灰色雾气正不断的翻滚,并发出刺耳的呜鸣声。

一小会儿工夫后,数道遁光从远处天边浮现而出,速度极为惊人,几个闪动后,便出现在了峡谷入口处,再一闪过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紧接着,另一边破空声一响,就又有数道遁光浮现而出,并同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峡谷方向飞来,并飞快没入峡谷之中。

在接下去的小半日中,类似的一幕幕不断重演着。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