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7陈年往事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9-09    作者:忘语


小半个时辰后。

广寒城西一个片小树林中,地面上土黄色光芒一闪,浮现出了一个人影,赫然正是黄袍中年男子。

他现出了身影,目光朝着周围打量了一阵,没有发现被跟踪的迹象,松了口气,也不嫌弃地上肮脏,席地盘坐了下来,接着脸上露出懊恼之色。

“最近发作的越来越频繁了,每个月都会冒出来一次,再这样下去,神魂真的会被吞噬了……”黄袍中年人用微不可查的声音喃喃自语起来。

但是下一刻,黄袍中年人脸色一变,豁然站了起来,眼神犹如刀子看向了不远处的树林之外,寒声说道:

“什么人,出来!”

“道友勿怪,在下并无恶意。”一个平淡的声音从树林外传出,随后一个身着青袍,面色微黑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正是乔装后的柳鸣。

“是你!?”黄袍中年人显然还记得柳鸣,目光一闪。

柳鸣微微一笑,上前几步,站在了黄袍中年男子面前。

“你跟踪我?想干什么?”黄袍中年人身上散发出了淡淡黑气。

“阁下不要误会,在下并无恶意,之所以跟过来,只是想求证一件事。”柳鸣见此,往后退了一步,抬起手以示无辜,说道。

黄袍中年人听闻此言,脸上厉色稍敛,不过看着柳鸣的目光仍然满是敌意。

“道友可是出身中天大陆?”柳鸣双目盯着对方和沙楚儿有两三分相似的面容,口中缓缓问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黄袍中年人听闻此言,脸色瞬间大变。

“呵呵,看来在下猜的没错了,那么阁下是否复姓欧阳?”柳鸣看到黄袍中年人的神情变化,心中的猜测顿时又大了几分。

“你认识我!”黄袍中年人眼睛眯了起来。身上的黑光越发浓郁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阁下名字可是欧阳溟了!你不必担心,在下也是中天大陆出身,曾经在欧阳世家听说过你的事情。”柳鸣对黄袍中年人杀意视若无睹,继续笑吟吟的说道。

“你是中天大陆之人?哼!休想蒙骗于我,你身上携带的魔气如此精纯。就是一些血脉精纯的魔人,恐怕也比不上你吧!”黄袍中年人听闻柳鸣的话,先是大吃一惊,随即根本不信的说道。

“在下只是有些机缘,带着的魔气精纯有些,这世上能做到这一点的,可并非在下一人吧。”柳鸣双目盯着欧阳溟。似笑非笑的说道。

黄袍中年人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我只想问你,你可真是欧阳溟?”柳鸣目光一凝,又继续问道。

“你问这个做什么,难道你和欧阳家有什么关系?”黄袍中年人不动声色的问道。

“欧阳世家和我无关。我只是为一个姓沙的朋友询问的。”柳鸣淡淡说道。

欧阳溟身躯一颤,体表黑光为之晃动不已。

“在下在中天大陆之时,曾经在南蛮之地认识了一个叫沙楚儿的少女,听闻其在寻找一个叫欧阳溟的人。据说那人是她的父亲,不过她从小就没有见过?”柳鸣语静静的说道。

欧阳溟听完后。脸上终于露出些激动之色,两只手都颤抖了起来,原本坚毅的双目中,也隐隐有些湿润起来。

柳鸣看着黄袍中年人此刻的神情。脸上露出一丝异色。

他进入修炼世界直到现在,对于亲情已经有些陌生了,此刻看到欧阳溟的神情,心中竟不觉也泛起了一丝微苦涩的感觉。

他马上轻呼了口气,略微抚平了心境的波动。

欧阳溟很快也收敛了动荡的心情,再低首思量了片刻后,终于对着柳鸣拱手行了一礼:“多谢阁下告知小女的事情,在下正是欧阳溟,不知道友尊姓大名?”

“我叫柳鸣,曾经是中天大陆太清门弟子,数十年前,无意之间流落到了万魔大陆。”柳鸣也神色一怔,肃然的还了一礼。

“原来是柳道友,刚刚在下多有冒犯,还请不要见怪。”欧阳溟有些歉意的说道。

“欧阳道友不必如此,若是换做在下,也会如此。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相谈可好?”柳鸣目光四下一扫,说道。

“也好。”欧阳溟似乎有一肚子话要问柳鸣,自然求之不得。

两人很快离开了树林,来到了一处茶楼,找了一个安静的雅间坐了下来,

等奉茶的人下去,欧阳溟挥手张开了一层隔音结界,有些急不可耐的问道:“柳道友,敢问小女沙楚儿如今可好?”

“我和沙姑娘最后一次见面,已是在百余年前了,那是的她已经进阶化晶期,而且拜入了南荒傀帝座下,甚得其宠爱,想来如今应该过得不错。”柳鸣想了想后,如此说道。

“那道友可有听其提过她母亲的事情?”欧阳溟有些紧张的问道。

柳鸣看了欧阳溟一眼,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沙楚儿的母亲身为沙族之人,早已寿元耗尽,去世了。”

欧阳溟听闻此话,身体顿时一阵摇晃,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一片。

柳鸣眼中闪过一丝怜悯,不过此刻,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只好低头喝茶。

良久之后,欧阳溟脸色才稍稍好看了一些。

“欧阳道友,人生于世便是如此,即便我等修炼之人,寿元也不是无穷无尽,总有耗尽的一日,道友还是不要太过伤心了。”柳鸣搜肠刮肚,想出了这么一句安慰的话。

“柳道友说的是,是在下太过执着,呵呵,我等虽然是天象修士,但是说不定明日便会因为某种原因,神魂消散,陨落死去……”欧阳溟脸上露出一丝惨痛之色,呵呵惨笑的说道。

“道友正值壮年,何必说此悲观之话,莫非是因为道友体内的魔魂之故?”柳鸣目光一闪,神色淡淡的说道。

欧阳溟闻言,脸色豁然大变,猛地站了起来,目光紧紧盯着柳鸣,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如何知道我体内的情况?”

“欧阳道友不必如此,在下修炼的功法有敏锐神魂感应的作用,而且我以前见过和道友一样的人,今日见到道友在翠竹居大显身手,才能窥探出一二。”柳鸣微微一笑的说道。

欧阳溟看着柳鸣,半晌之后才坐了下来,苦笑的说道:

“道友目光敏锐,不错,在下体内是存在了另一个魂魄,所以身体才有些隐患。”

“若是道友信任柳某,柳某或许能帮助一二。”柳鸣端起杯子,饮了一口茶,有些高深莫测的说了一句。

“此言当真。阁下既然知道魔魂,应该知道其厉害之处,当真有办法?”欧阳溟一惊,根本不敢相信。

“还请欧阳道友将体内魔魂的出处和在下说一下,柳某或许没有什么好的法子,不过在下有一个朋友,对神魂研究极深,应该会有办法的。”柳某呵呵一笑的说道。

欧阳溟闻言,脸上浮现出了沉吟的神色,片刻后才叹息一声的说道:

“阁下告知在下妻女的信息,欧阳溟感激不尽,既然柳道友想知道,在下自然奉告。说起此事,还要追溯至数百年前我遇到内人的时候。当时的我奉家主之命,前往南荒执行任务,后来被人追杀,慌不择路之下,逃入了一片一望无际的黑色荒漠之中。”

“这片荒漠给我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不过当时我身受重伤,为了逃命,也顾不得那许多了。”

“结果对方并没有追进来,我当时还颇为高兴,结果却发现这荒漠当真诡异之极,身处其中不仅修为受到了压制,法力也根本无法恢复,最关键的是,身处其中根本无法回头,只能一路往前走。”

“直到后来我才得知,那里正是传闻中的诡漠。”欧阳溟缓缓说道。

柳鸣听到这里,心中不由的苦笑一声,欧阳溟的这段经历与自己当年进入诡漠之时,何其相似。

“结果我这一走,就是整整半个月,途中遭遇了数次沙兽袭击,由于修为受限,灵石消耗极快,伤势更是难以痊愈。”

“我心中清楚,这绝不是长久之计。终于,在进入诡漠不到一个月时,我遭遇了一次大规模的沙兽围攻,我拼着旧伤复发,将所有沙兽全部击毙,但终于法力不支的晕了过去。本以为这次将殒命于此,结果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帐篷之中,身边一个白纱蒙面的少女正目露惊喜之色的看着我,那一幕,我至今记忆犹新……那少女,正是楚儿的母亲。”欧阳溟一边说着,面上现出一丝回忆之色,冷峻的双目中,难得的流露出几分暖意。

柳鸣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目光微微闪动。

“……在她的悉心照料下,我伤势得以渐渐恢复,并因此得以结缘,后来便有了楚儿……不过我并非沙族之人,在诡漠中法力流逝越来越厉害,修为也是根本无法复原,只得依靠之前携带的灵石丹药勉强进行维持,如此倒也罢了,毕竟那段时光,是我这辈子最难忘的……关键是,在进入诡漠的两年多后,我开始不断出现昏迷症状,并且时间越来越长,且在昏迷之时,会突然变了个人一般……后来我才弄明白,是体内不知何时多了另一个魂魄。”欧阳溟继续说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