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大变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1-09    作者:忘语


险峻山峰顶部,一块巨石上面,天月宗年轻女子徐徐将手中**长剑插回了剑鞘中,从怀中取出一颗灵丹服下,立刻盘膝而坐的打坐调息起来。

巨石下方不远的地面上,却有一头被一斩两半的三丈长黑色巨禽尸体,一身漆黑铁翎羽赫然少去了小半之多,浑身更是遍布各种伤痕,并有“咕咕”鲜血流淌不已。

不知过了多久后,当天月宗女子脸色略微恢复了一些的时候,忽然山峰下方破空声一响,一团血雾滚滚飞了上来。

“砰”的一声,

血赐十分狼狈的从血雾中一冲而出,一个跌跄的差点在巨石附近跌倒地上。

天月宗女子美目一睁而开,但扫了血袍男子一眼,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

“看你样子,应该将另外那头铁羽雕解决了吧。”

“是解决掉了,否则拜张师妹所赐,我也无法活着回来了。”血赐重新站稳身形后,却盯着天月宗女子恶狠狠的回道。

听他口气似乎很吃了此女一个大苦头!

“哼,要不是我先将那头铁羽雕击成重伤后,才让你将它引走。你真以为自己能对付一头实力堪比灵徒后期大圆满的灵禽!”天月宗女子哼了一声的说道。

“可就算你要将我当做诱饵,是否事先也先告知我一二的。”血赐仍然怒气冲冲的问道。

“问你?我要真先告诉你计划,你还会乖乖的引走那头妖禽吗?到时候最大可能,恐怕是坐视我被两头铁羽雕围攻,而兴高采烈的躲在一旁观战吧。”天月宗女年轻女子,毫不客气的说道。

“这些都是你的猜测之言罢了,你怎么知道我到时会做何种事情的!”血赐闻言,更加大怒起来。

“就算只是我的猜测又怎样,你难道现在想和翻脸不成!”天月宗年轻女子双目一眯,一缕寒芒一闪而过的说道。

血袍男子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变得有几分铁青了,但是死死瞪着此女好一会儿后,才深吸一口气的说道:

“好……,此事就先就这般算了,先分了这几头铁羽雕灵蛋再说。”

“早就该如此了。走吧!”天月宗年轻女子冷笑一声,接着单手一掐诀,身躯一起的向不远处一颗四十多丈高巨树一飞而去。

在那巨树上,赫然有两个直径数丈的巨大鸟巢,紧挨一起,全都用一根根枯枝搭建而成。

血赐见此,同样催动血雾一裹身躯的紧跟了过去。

一个鸟巢中放着两枚西瓜般大小淡灰色巨蛋,另一个鸟巢中却只有一枚的样子。

“竟然真有三枚!这也正好,省得再多费一番口舌了。”天月宗女子见此情形,喃喃一声后,二话不说的取出须弥怕,将其中两颗灵蛋全都缩小的一包而起,就不再理睬血赐的飘然离去了。

血赐冷冷看着年轻女子离开背影,没有丝毫开口阻拦意思,直到其身影从山顶一飘的不见了踪影后,才充满怨毒之声的低哼了一声,也收取剩下的那一枚铁羽雕灵蛋。

一会儿工夫后,正足踩一朵灰色云雾向下飞去的天月宗女子,忽然淡淡的说了一句:

“你真确定这家伙十分危险,我若将其留下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血河殿是仅次于天月宗的强大宗门,血赐又身为血河殿这一代的大师兄,本事怎可能只是表面上显露出这点。要不是你的身剑合一神通威力太过惊人,恐怕他反要打你的主意了。”

话音刚落,此女腰间一只皮袋一动,一团绿光从中飞出,再滴溜溜一凝后,就化为一只五彩斑斓的鹦鹉,往其肩头一落后,竟老气横生的又口吐人言起来:

“不过你这次能得到这两枚铁羽雕灵蛋,已经算是大有收获了。有我帮助下,将它们孵化并培养成灵禽,只是迟早事情而已。到时候,你有它们相助,再配合自己的飞剑之术,相信在整个云川大陆同辈中,以后也很少能遇到对手了。而以我能力,一次培育两头铁羽雕已经是极限事情了,就算能再多拿一枚,也无大用的。在此种情形下,又何必多冒风险了。”

“好,灵蛋事情就交给你了,想来你也不会让我失望的。”天月宗年轻女子闻言点点头,就继续催动灰云的往下方不远处的一处悬崖一飞而去,。

在那里,赫然有一株看似古怪的墨绿色小树,上面隐约结着数串葡萄般紫红色浆果。

当年轻女子一催的飞到近前处,玉手一抬的就要将其中一串浆果一摘而下。

但就在这时候,忽然“嗤嗤”声一响,密密麻麻的银丝从石壁上丝毫征兆没有的激射而出。

天月宗年轻女子一惊,不见其有何举动,但是背后**长剑却一声清鸣传出,剑刃骤然自行拔出数寸之长,同时一层白濛濛寒光一卷而出。

“砰”的一声巨响!

森然寒光和银丝撞击一起后,竟将天越宗女子一下击出数丈远去。

此女这才惊怒交加的一声娇叱,背后**长剑一个模糊的到了手中。

而与此同时,石壁上破空声大响,更多的银丝从里面喷射而出,。

天越宗女子二话不说的将手中长剑一抖,当即森然寒光大放下,足有四五层剑幕在身前一布而下。

一连串的闷响传来,每一层剑幕被银丝洞穿而过,都将此女震的倒退一步。

转眼间年轻女子退出数步,四五层剑幕竟被尽数破去。

此女见此情形,双眉一挑,将长剑往身前一横,深吸一口气后,就打算施展真正剑术神通来对付这些银丝。

但就在这时,忽然面前石壁“砰”的一声,全都碎裂而开,从中一卷的喷出数以千计的银丝来,只是疯狂一舞,就化为密密麻麻银芒的向天月宗女子破空射来。

一时间,漫天尽是银芒闪动,犹如下了一场银丝暴雨一般。

“不好,快跑!这东西不是你能对付了的!”那头艳丽鹦鹉一见此情形,却翅膀狂扇的大叫起来。

“我知道!”年轻女子脸色一白的答应一声后,猛然身上气息一盛,就化为一道丈许长森然剑光的向身后激射出去,只是几个闪动后,就赫然逃到百余丈外。

而那些银丝在紧追的射出四十五十丈距离后,终于无力的一卷而回。

这时,天月宗年轻女子才回首往山峰一望过去,脸上难得的现出一丝后怕之色。

但下一刻,忽然山峰附近处传出了此起彼伏的兽吼嘶鸣之声!

接着此女目睹之处,各种大小妖兽疯狂般的从数个极其隐秘洞窟中狂奔而出,其中既有数丈长的巨蟒,也有不过拳头大的妖鼠、

而这些妖兽方一涌出的瞬间,大半部分就被洞窟中激射而出的无数银丝洞穿身躯而过,有的一卷拉回洞窟中,有的则身躯抽搐几下后,就化为了一具具干瘪尸体。

剩下的妖兽则根本不管不顾的疯狂朝山下狂涌而去,但是没有跑出多远后,就被附近土石中其他闪现而出的银丝洞穿身躯而亡。

只有少数几只会飞行的妖兽,才趁乱的飞离了山峰,并口中怪鸣不已的疯狂向更远处狂飞而去了。

天月宗女子纵然一向冷静,但目睹这般惊人景象,心中也不禁大骇。

她正想转首向肩头鹦鹉问上一句时候,忽然似乎整座山峰微微的一颤,接着在轰隆隆的巨响声中,整座山峰都开始寸寸碎裂的崩溃而开,无数大小山石滚滚的向下方坠落而去,而在这般石破天惊的混乱之中,但有更多的银丝从山峰各处弹射而出,并疯狂舞动不已。

这一下,此女根本不用肩头鹦鹉再说什么,毫不犹豫的一个转身,向远离整座山峰方向匆忙飞去了。

在更远的其他山头方向,同样的幕也在纷纷上演着,无数飞禽走兽从各个山峰中狂涌而出,疯一般的远离整座巨山的四散而逃。

这座屹立于整座秘境中心处的巨山,仿佛一下活过来了一般。

……

柳鸣身上被一层青色包裹着,以远比普通腾空术快上数倍的速度,想搜虚空中飞快而逃着。

而在他四周不远处,赫然有十几头相貌狰狞的不知名妖禽,同样夹带阵阵腥风的逃命着。

若是平时,这些妖禽面对这般可近的“食物”自然会毫不犹豫的飞扑而来,但是现在根本头也不转一下,只是疯狂挥动翅膀不已、。

柳鸣一口气飞出了十余里之外后,这心中稍松的停下遁光,转首向身后处巨山一望而去。

就在不久前,他刚刚发现一块珍稀矿石并和附近冒出的一头穿山甲般妖兽对峙的时候,忽然从四面八方冒出密密麻麻银丝的袭击而来。

那头穿山甲妖兽瞬间就被银丝洞穿了个千疮百孔,并当场被吸进血肉的化为一具干瘪尸体。

而他幸亏见机早的发动了血藤术,并还一下激发出了符甲,这才侥幸档下了这些银丝,从而有机会在山峰崩溃前一刻,动用神行符的逃离了山峰。

(今天去医院针灸了一下,手指感觉好受一些了,但还不能太长时间持续码字。所以晚上一章虽然会有的,但是更新时间却无法准确通知大家了。还望大家体谅一二的!汗,咱本来码字就慢,又碰上此种毛病,只能慢慢来了。但大家放心,这是**病了,一天两更的章节数,忘语肯定会给大家保证住的。)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