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4真魔之血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8-19    作者:忘语


黄袍卫士一怔,随即答应了一声,看了另一个护卫一眼,转身跑进了府邸。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后,一个身穿明黄长袍的中年魔人走出了府邸,赫然也是一个天象修士,上下打量了柳鸣几眼,露出一丝诧异神色。

“贵客临门,在下未能远迎,还望道友不要见怪。”黄袍中年人很快露出了笑容,呵呵笑道。

“道友说哪里话,是在下冒昧来访才是。”柳鸣也客气了一句。

黄袍中年人见柳鸣语气和善,心中暗暗松了口气。

“听下人通报,道友是前来拜访鄙家家主,快请进吧。”黄袍中年呵呵一笑,当先在前面领路。

柳鸣神色从容的跟在了后面。

两人进了大门,整个庄园豁然展现在了柳鸣面前。

严家的府邸以沉稳风格为主,黑砖青瓦,表面隐约可见一些流光溢彩,柳鸣以神识略略尝试了一下,竟然难以没入其中,显然是施加了某种特殊的禁制。

七拐八拐之后,两人很快来到一间宽大明亮的主厅之中。

大厅之中,一个白眉老者正端坐在主座之上,静静喝茶。

听到脚步之声,老者抬头看了过来,和柳鸣的视线撞在了一起,互相打量了一眼,老者眼中也浮现出了疑惑神色。

“阁下就是严家家主吧,在下柳鸣,今日冒昧来访。”柳鸣抱拳说道。

“柳道友,不必客气,请随意就坐。”白眉老者脸上露出一丝和煦的笑颜,一指旁边的椅子。

黄袍中年人在柳鸣下首坐下,不一会,侍女给柳鸣和黄袍中年奉上了两杯灵茶。

例行公事一般的客套了几句。白眉老者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开口道:“请恕老夫眼拙,以前似乎和柳道友并没有碰过面,道友姓柳,莫非是珑州柳氏一族子弟?”

珑州柳氏,指的便是万魔大陆四大豪族之一的柳氏家族。柳氏家族势力遍布万魔大陆,但是其宗族根基所在便是珑州,故而有珑州柳氏之名。

“呵呵,柳某并非珑州柳氏之人,今日来此,也没有其他事情,只是代替一个人来取一样东西而已。”柳某淡淡一笑的说道。

白眉老者闻言一怔。

柳鸣目光一闪。手一抬,掌心之中金光一闪,多出了一枚淡金色的符箓,上面符文缭绕,隐隐组成了一个‘魔’字。

白眉老者目光一看到柳鸣手中的金色符箓。脸色蓦然大变,豁然站了起来。

黄袍中年人看到白眉老者的神情,脸色微微一变,随即目光看向了柳鸣手中的金色灵符。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神色。

白眉老者仔细看着柳鸣手中的金色灵符,好一会才收回了目光。目光灼灼的看向了柳鸣。

柳鸣坦然与之对视,片刻之后,白眉老者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对一旁的黄袍中年人道:“希长老。你先下去吧,我有事和这位柳道友单独谈谈。”

黄袍中年人闻言一怔,看了白眉老者一眼,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了大厅。

白眉老者见黄袍中年人走出了大厅,朝大厅两侧挥手打出两道黑色法诀,周围墙壁上顿时浮现出一道道纵横交错的黑色灵纹,隐隐组成了一个黑色法阵。

做完这些后,白眉老者才对柳鸣略一点头,道:“还请柳道友在这里稍等片刻,老朽去去就来。”

说完这句话,白眉老者急匆匆的走进了大厅内门。

柳鸣目光一转,朝着周围的黑色禁制打量了几眼,发现只是普通的隔断禁制,脸色微微一松,便安然端坐了下来。

小半刻钟后,白眉老者走了回来,手中捧着一个方形木盒,小心翼翼的摆在大厅的一个案桌之上。

老者对木盒行了一礼,才将其打开,金光一闪,里面也飞出了一枚金色符箓。

与柳鸣手中的金色符箓竟然一般无二。

下一刻,两枚金色符箓同时飞至半空,仿佛相互呼应一般,陡然光芒大放。

“嗖”的一声,两枚符箓飞到了一处,缓缓融合在了一起。

眼见此景,柳鸣眉梢一挑,脸上露出一丝意外神色,白眉老者身体却是一震,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很快两枚金色符箓融为了一体,化为了一枚巴掌大小的灵符,在半空中缓缓旋转起来。

白眉老者深深呼吸了一下,面露恭敬之色的将金色灵符招入手中,放进了木盒之中,再次对其深深一礼,随后转过头看向柳鸣,口中如此问道:

“柳道友可是魔天前辈的后代或是弟子?”

柳鸣盯着白眉老者,眼也不眨的开口道:“柳某不是魔天前辈的后人,也并非其弟子,硬要说的话,我曾经被其指点过几次吧。我此次前来,是前来取回其寄放在严家的东西。”

“不知魔天前辈现在何处?”白眉老者沉吟了一下后,又问道。

柳某脸上微露温怒,随即摇了摇头,沉声道:“柳某也只是受魔天前辈嘱托,来取那样东西而已。魔天前辈神出鬼没,在下怎会知晓其此刻所在何处?”

“柳道友莫怪,老朽并非要刨根问底。当年我严氏家族遭遇一场灭顶大劫,幸得魔天前辈出手相助,这才免去了我们的灭族之祸。为了报答此恩,本族便一直为魔天前辈守护一物,事关重大,老朽务必谨慎一二。”白眉老者有些歉意的说道。

柳鸣闻言目光中闪过一丝异色,心中瞬间转过无数念头,脸上却丝毫没有表露出来,淡淡的说道:

“既然如此,不知道真魔之血,如今是否还在严氏家族之中?”

“不错,那真魔之血确实还在府内珍藏,柳道友既然手持此符,足以证明你和魔天前辈的关系了。若是想要取走此物,严某这便双手奉上。” 白眉老者闻言,点了点头道。

柳鸣闻言眉梢一挑,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白眉老者一挥手,手中已经多了一件白色玉盒,盒盖上严严实实贴了好几道符箓。

只见其对着玉盒轻轻一抚,原本上面的数道符箓很快揭掉,盒盖打开,里面是一块近乎透明菱形水晶。

“道友,还请确认一番。”白眉老者一转手,将玉盒放在了柳鸣身前。

柳鸣也不客气,当即从盒中取出了水晶,放在了眼前。

水晶上下晶莹剔透,并且泛着淡红色精光。

透过水晶向里看去,只见一滴指甲盖大小的鲜红血液被封存于水晶之中,即便隔着水晶,仍能感受到其散发的精纯魔气。

“不错,确实是真魔之血。”柳鸣点了点头,翻手将水晶收了起来,淡淡的说道。

“既然事情已经完结,在下还有其他事情,便不再就贵府多留了。”柳鸣立刻站了起来,出声告辞。

白眉老者出言挽留了两句,无果后便放开了大厅之外的禁制,亲自将柳鸣送出了严府。

他望着柳鸣远处的身形,脸上一阵阴晴不定后,似乎心中下了什么决定,猛然一跺脚,转身朝大厅内走去。

柳鸣离开了严府,身体化为一道黑光,冲天飞去,直飞出了数千里,才慢慢停了下来,翻手取出了封存真魔之血的菱形水晶,凝视了起来。

就在此时,其身上黑气一闪,魔天的身影浮现而出,看了柳鸣身后中的水晶一眼,缓缓说道:

“好了,你现在已经拿到了真魔之血,接下来只要找一处魔气浓郁之地,布置下引元之阵,我便可以施法将真魔之血融入你的体内了。”

“前辈果然深谋远虑,竟然在数万年前,就想到将真魔之血这等秘宝存放在了这种地方。”柳鸣似有所指的说道。

“不过是当年随性而为罢了,没想到今日竟真的派上了用场。” 魔天目光微动,看似漫不经心的随意一句。

柳鸣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翻手将真魔之血收了起来后,翻手取出了兽皮地图,查看起来。

“不用找其他地方了,直接从铁刀峡进入东芦山脉找一个魔源就行。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找到一处真魔源。”魔天目光一动,随即化为一道黑光,融入了柳鸣体内。

柳鸣闻言,朝着远处天边看了一眼,不由得思绪一阵翻动。

魔天在万魔大陆似乎早已布下了很多后手,真魔之血也好,他创立的那个世家也好,绝不会是随意为之,应该有所图谋的。

如今他和魔天神魂共生共灭,须得事事谨慎,否则一个不留神,恐怕就会沦为魔天手中的棋子了。

不过到目前来看,其所作所为对自己似乎并没有什么坏处,不如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心中计定后,当即身形一动的化为一道黑色长虹,朝着铁刀峡飞去

以他如今的遁速,没过多久便来到了铁刀峡附近。

铁刀峡谷宽数十里,下面是奔流湍急的长河,两边的山壁非常光滑,真的仿佛被劈砍而成的一般。

峡谷深处黑乎乎的一片,弥漫着浓郁的黑色雾气,更远处的东芦山脉也被淡淡黑气笼罩在其中,看起来有些森然迷蒙。

此处只是东芦山脉的外围,柳鸣没有在谷口这里多待,直接化为一道黑光,朝着峡谷深处飞去。(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