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5血霓裳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8-14    作者:忘语


柳鸣拿起一个储物手镯,开始炼化起来,记得此物是影狼族的那个黑壮大汉的储物法器。↖↖,片刻之后,哗啦一声,地面上多出了一堆东西。

他略一检查,里面有不少珍贵的灵材,丹药,法宝,还有一大笔灵石,不愧天象修士的家底。

一刻钟后,所有的储物法器中的东西,都已经被清空了出来,各种各样的东西摆满了房间的地面。

经过一番整理,各种灵材丹药不说,光是灵石,便有十几亿之多,这使得柳鸣的腰包大大的鼓了起来。

至于其他的丹药,灵材,法宝等,也都是价值不菲之物,卖掉的话又是一大笔的收入。

柳鸣经过一番整理,将地上的东西分门别类收了起来,周围的地上很快空了起来,半晌后,在他的身前还留下了几件东西。

一块棕色的龟甲罗盘,一本古朴的兽皮典籍,还有一个半尺来长的青幽幽剑柄。

这三样东西都是从青蛇族少主的储物法器中取出来的。

棕色龟甲罗盘看不出材质,似乎是某种古玉所制,但也很像一种兽骨,上面布满了龟甲纹路,罗盘边缘处刻录了八个方位,中间是一根轻轻摆动的青色算筹,看上去有些年月的样子。

柳鸣拿过了那本兽皮典籍,翻开之后,里面是一种极为古老的文字,应该是上古妖文。

以他的见识,也只能认出小半,这本典籍上记载的是一种很古老的占卜之术。

兽皮上的花纹和和龟甲罗盘一样。二者应该是配套使用的。

柳鸣对占卜之术了解不多,仅仅知道占卜之术修炼起来非常艰难。对精神力要求不低。

不过他也没有想要修炼的意思,只是觉得此物颇为罕见罢了。

柳鸣随意的翻看了一会兽皮典籍。便将其和龟甲罗盘一同收了起来,随后目光落在了青色剑柄之上。

这个青色剑柄样式十分古朴,剑柄表面布满了如同蟒蛇一般的青色纹路,仿佛一条青蟒缠绕在剑柄上一般,在剑柄末端则是一个模样有些狰狞的蟒首。

除此之外,在剑柄另一侧,刻录了两个有些扭曲的妖族文字,却是“大荒”二字。

“大荒剑……”柳鸣拿起了青色剑柄,口中喃喃自语了几句。

不知为何。柳鸣心中隐隐觉得,此物应该必非凡品。

只是可惜的是,剑格以上便是空无一物,且看起来并不像是被外力折断剑身的样子,似乎这个剑柄只是个半成品,尚未安装剑身一般。

心中一动,他单手一抬,伸出一根手指对准了剑柄轻轻一点,顿时一股无形法力直接灌注到了其中。

结果却如同泥牛入海一般。剑柄丝毫反应都没有。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又一连换了几种方式,却依旧没有丝毫进展。

柳鸣叹了口气,看来此剑要么就是个半成品。要么就是自己不知道如何催动了。

一念及此,他取出了一枚恢复丹药,吞服了下去。开始盘坐调息起来。

两日后,摩云城外的一处小山谷中。一艘白色玉舟在红光流转中腾空而起,随即化作一道红色流光朝北方飞去。

……

大半个月之后。洛城之外飞来了一艘红光包裹的玉舟,一个青袍男子和一个白衣女修飞身落了下去,正是柳鸣和叶天眉二人。

柳鸣挥手收起了戴月玉舟,两人在城门缴纳了些许灵石后,便进入了洛城。

城中往来客商如织,喧嚣声更是此起彼伏。

叶天眉看着城内繁华景象,眼中露出一丝好奇神色,不住地四下打量起来。

“怎么,你难道没有来过洛城?”柳鸣奇怪的问道。

“我这些年在血藤族大部分时间都在闭门苦修,直到突破了真丹境才开始渐渐外出,不过大多是去执行一些族内任务,这洛城倒还是第一次来。”叶天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原来如此。走吧,我和如屏现在住在城内的小寰园,那里是整个蛮荒大陆唯一的人族聚集之地,环境还算不错。”柳鸣微微一笑,当先朝东北方向走去。

叶天眉急忙跟了上去。

很快,二人来到了柳鸣在小寰园居住的洞府。

“鸣大哥!”

柳鸣在进城后,便给乾如屏发了传讯,故而刚刚打开洞府大门,乾如屏便一脸欢喜的立刻迎了出来,不过她看到柳鸣身后的叶天眉,却不由得怔在了那里。

“你是叶师叔……”乾如屏打量了叶天眉好几眼才认了出来,惊喜的说道。

叶天眉在柳鸣失踪不久后,便同样离开了云川大陆,当时的乾如屏在宗内尚未出众,她自然并不太熟悉。但其此刻在这妖族盘踞的异国他乡,见到天月宗之人,脸上也露出笑容的点下头。

“真没想到,在这里还真能见到宗内的后辈。“

“走吧,先进去再说。”柳鸣淡淡一笑的说道。

三人当即一同走进了大厅。

二女同样来自天月宗,此刻刚一提及云川大陆及宗门之事,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就彷如许久未见的老友一般,柳鸣也很难插口进去。

过了好一会儿,二女才停住了口。

柳鸣轻呼了一口气,这才和叶天眉说起了跨海巨舟的事情。

乾如屏本就聪敏,之前在云川便通过柳鸣的神情举止,看出了其与叶天眉关系匪浅,如今看着叶天眉比以前越发清丽的容颜,还有和柳鸣隐隐相称的气质,心中不由得有些自卑。

“……前往中天大陆的跨海巨舟,差不多还有四五十年才能。现在时间还早,你是要回血藤族,还是和我们一起留在洛城?”柳鸣眼神一动的问道。

“我既然已经打算和你们一起前往中天大陆,血藤族就不必回去了。”叶天眉低头沉吟了片刻,抬起了头,目光多了几分坚定。

“也好,不过你师尊那里……”柳鸣迟疑了一下,又出言问道。

“我身上有师尊的传讯灵珠,稍后,我自会和她老人家禀明一切。”叶天眉神情有些黯然的说道。

“不必了,我从玉藻那里已经听说了你的事情,唉……”就在此时,一个清冷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大厅之中,随即虚空一动,走出了一个白色身影。

来人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妇人,一头血发盘起,看起来风韵犹存,但是神情冰冷,隐隐透出了一丝煞气。

“徒儿拜见师尊!”叶天眉一看到白衣少妇的身影,立刻脸色大变,慌忙上前大礼参拜。

“又是一个通玄大能……”柳鸣也立刻站了起来,心中暗暗嘀咕。

乾如屏则露出一丝骇然,眼前这人就这么堂而皇之的侵入了洞府,其在洞府中布置的禁制竟然形同虚设,丝毫反应也无。

“你就是柳鸣?”白袍少妇目光一转,落在了柳鸣身上。

“正是晚辈,见过血霓裳前辈。”柳鸣早已从叶天眉那里得知了其师尊的名讳,此刻抱拳行了一礼。

白袍少妇上下打量了柳鸣两眼,眼中白光一闪,目光中陡然绽放出万道奇光,仿佛无数无形利剑激射而出,要将柳鸣的身体刺穿。

柳鸣脸色一变,全身上下一阵刺痛,一股前所未有的庞大剑意笼罩住了他的身体。

这股剑意如山如海,瞬间让他产生了一个错觉,仿佛掉入了一个无穷利剑的世界。

但是,他如今已经不是一般的修士,进阶天象境后,面对通玄大能也没有以前的那种敬畏之感了。

他心念一动,体内法力飞快运转,同时一股精纯剑意弥漫周身,虽然没有少妇那般强大,但自保也绰绰有余。

白袍少妇目光一亮,露出一丝意外,眼中奇光瞬间消散,露出几分赞许之色的说道:

“不错!”

柳鸣只觉身体一松,正要开口说些什么之时,白袍少妇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叶天眉身旁,用几分溺爱的口气说道:

“天眉,你身为人族,久居蛮荒大陆确实不妥,如今你既然找到了托付之人,为师自然不会拦你。”

“多谢师尊。”叶天眉脸色微红,轻声说道。

一旁的乾如屏,听到白袍少妇口中提及“托付”二字时,眼中浮现出一丝黯然。

白袍少妇翻手取出一枚白色手镯,给叶天眉带在了手腕上,又叹了口气的说道:

“你的体质奇特,本来极为适合传承我的衣钵,不过你既然决意离开血藤族,我也无法再教你什么。这里面是一些为师的一些修炼心得,你能够领悟多少,就看自己的造化了。”

“是,徒儿记住了,多谢师尊。”叶天眉眼圈微红,俯身行了一礼。

白袍少妇脸上露出一丝慈祥笑意,身形一个模糊,和来时一样,顿时隐入了虚空,消失无踪。

片刻之后,叶天眉才慢慢站起身来,脸上隐隐有一线泪痕。

柳鸣张了张口,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二人间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乾如屏看了两人一眼,咬了咬嘴唇后,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小寰园之中,应该还有很多空闲的洞府吧。”片刻之后,叶天眉缓缓问道。

“应该还有不少,这里人族修士不是很多。”柳鸣轻咳了一声,回道。

“那你带一下路,我也在这里租借一个洞府好了。”叶天眉如此说道。

柳鸣自然不会不答应,忙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