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0独处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8-13    作者:忘语


半空中的妖狐法相也随着狐魅分身的溃散而飞快散去,除了空气中残余的法力波动外,周围变得一片平静。

柳鸣呼了一口气,身上紫色魔纹飞快的消退,鳞甲也化为了黑气,融进了身体之中。

转眼间,他又变回了原来的普通男子模样。

魔化虽然可以瞬间增强数倍的战斗力,但是对肉身及法力的消耗也会加剧,柳鸣活动了一下筋骨后,翻手取出两枚恢复法力的丹药,服了下去。

数百丈外的一颗大树下,瑶姬和叶天眉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柳鸣,好一会儿,两女互望了一眼,瑶姬在前,叶天眉在后的飞了过来。

“你……你真是当日在上界废墟中,我遇到的那个柳鸣吗?”瑶姬走到距离柳鸣十几丈距离处,停住了身形,一双美眸上下打量了柳鸣几眼,似乎有些不敢确定的样子。

“如果你不信,我可以将当初我们相遇的经过说一遍。”柳鸣看到瑶姬的神情,觉得有些好笑,心中忽的升起了一丝调笑的想法。

“不……不用了……”瑶姬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双颊顿时飞一抹酡红,急忙摇了摇头。

柳鸣看到瑶姬难得露出这种娇羞的美态,正要再调笑两句,忽的感觉到了一道清冷的目光。

他目光一转,落在了正从瑶姬身后走上前来的叶天眉身上,心中一突,连忙端正了神情。

“百余年未见,想不到你现在的实力已经达到了这种程度。刚刚的那是魔道功法?”结果柳鸣正要开口说话之时,叶天眉最终还是轻叹了一声道。

“……此事说来话长。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这里还在天狐族区域内,刚刚的战斗动静不小。恐怕会引来那些妖修的注意。”柳鸣眉头一挑,目光四下望了几眼,眼中光芒微闪,手在腰间的化阴葫芦上轻轻一拂,口中如此说道。

瑶,叶二女自然不会反对,三人稍微打扫了一下战场,便各自一飞身,朝着赤水河以北方向疾驰而去。

与此同时。一处广大的神秘空间之中。

此处层峦叠嶂,山环水绕,灵气浓郁之极,宛如人间仙境一般,隐隐与天狐族所在的万波山有几分相似的样子。

某处苍翠山谷之中,一座方圆数亩的圆形高台矗立其中,一层淡蓝色半透明光幕如巨碗般的倒扣其下,将整座高台覆盖其中。

光幕中充斥着淡淡的蓝色雾气,狐魅。影狼圣王,青蛇圣王三人正互相间隔百丈的悬浮其中,面色肃然。

突然,随着周围蓝色雾气一阵翻滚。从中浮现出七八只巨型妖狐虚影,每一头狐狸虚影背后俨然都长着七根尾巴。

方一现身,便二话不说的朝三人猛扑过来。

这些妖狐虚影虽然每一头都散发出天象境气息。但在三名通玄大能面前,自然是手起刀落间。便纷纷发出一声哀鸣的溃散开啦。

突然,狐魅脸色微微一变。她手腕上带着的一只粉玉串珠手镯,其中一枚圆珠悄然碎裂开来。

其心神一震,一张口,喷出一口鲜血,面色变得苍白了几分。

“该死,是什么人插手,竟然毁了我的一具分身,难道是遇到了其他族群的通玄大能?”狐魅心中念头急转,面上却是丝毫不动声色。

“狐魅道友,可是发生了何事?莫非这区区狐影幻阵禁制,竟让你受伤了?”影狼圣王眉头一挑,转首看了过来。

“没什么事,劳驾影狼圣王费心了。”狐魅神色微变,随即淡淡一笑的说道。

“是吗?”影狼圣王嘿嘿一笑,脸上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接下去出来的妖狐幻影,恐怕要有通玄境了,都小心了,可别功亏一篑!”青蛇圣王目光在身旁两人身上一扫而过,双目深处却一丝幽芒暗自闪动,口中冷哼了一声道。

三人各怀鬼胎,不过都没有点破,继续束手而立的静静等候起来。

……

赤水河前。

在柳鸣三人离去后没多久,一道幽暗的黑影从远处悄无声息的飞驰了过来,赫然正是影狼族黑脸中年人极蒙的精魄。

极蒙精魄所化小狼虚影朝着地面上的战场扫了一眼,眼中露出了几分畏惧神色。

刚刚他虽然躲在了离此地极远的地方,但他还是感觉到了极为剧烈的法力波动,心中后怕不已。

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族修士柳鸣竟然连通玄大能的分身也能轻易斩杀,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且以其天象境敏锐的识觉,方才清晰无比的感受到了浓郁的魔气。

虽然只是一闪即逝,但却是真实无比的真魔之气,且如此程度的真魔之气,只有在万魔大陆上生存的高阶魔人,才有可能拥有的。

“莫非,此人竟是……”

他望着柳鸣离去的方向,眼中闪过一丝惊疑未定的兴奋之色,开始犹豫是否要继续跟踪下去了。

毕竟以其如今的状态,一旦被对方发现,绝对是死路一条。

不过话说回来,若是能坐实对方的魔人身份,此消息一旦在蛮荒大陆传开,那必将引起整个大陆天翻地覆的震动!

蛮荒大陆八大部族排行第一的血藤族,竟与魔人有勾结,且落难的天狐族公主瑶姬也与其有关系匪浅的样子。

到时候,不仅之前影狼族出面灭杀天狐族成了名正言顺之举,还能一举摧毁血藤族在所有部族面前的形象,影狼族也能借此地位飞升。

其心中一阵纠结后,此种**还是渐渐占了上风,身形一动,正要继续追踪下去。

便在此刻,地面之上一道黑线闪电般激射而出,一个模糊之下,便刺穿了极蒙的精魄。

极蒙精魄发出一声惨叫,精魄之上赫然被刺出了一个细小的空洞,一股腐蚀气味散发了出去。

不等极蒙精魄做出反应,一股金色光芒从地面激射而出,将其笼罩在了里面。

极蒙发出惊恐之极的吼叫,精魄忽大忽小的涨缩不停,里面的小狼虚影一阵上蹿下跳,妄图挣脱出去,但是在金光笼罩之中,没有丝毫作用。

银光一闪,蝎儿的身影从地底浮现而出,口中发出一股吸力,嗖的一声,极蒙的精魄毫无反抗之力,被蝎儿一口吞了下去。

蝎儿打了个饱嗝,面露一丝满足之色,随即化为一道银光,朝着柳鸣远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

柳鸣三人为了摆脱追踪,过了赤水河后,潜行了一日一夜,确定后面无人跟踪后,这才躲进了在一处偏僻的荒凉山脉之中。

柳鸣随手挖出了一个几间石室,又布下了一座阵法,遮掩了一切痕迹,这才松了口气。

“逃了这么远,追兵应该不会这么快过来了,先在这里休息一阵,等恢复了元气再继续赶路吧。”柳鸣呼了一口气,坐了下来。

连番的战斗,甚至还施展了魔化之体,他确实需要一些的时间来恢复身体和法力。

瑶姬和叶天眉闻言,分别走在距离柳鸣不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此处本就僻静,连路过的飞禽走兽都没有,再加上两女似乎谁都不愿开口说话,更显得寂静之极。

柳鸣自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面色有些讪然,气氛不知不觉尴尬了起来。

这种微妙的气氛也不知维持了多久,瑶姬看了柳鸣和叶天眉一眼,忽的站了起来,走进了里面的一间石室。

不一会,石室被一层光芒笼罩,显然瑶姬在里面布下了数道禁制。

柳鸣心中叹了口气,转首看向了叶天眉,正好叶天眉也看了过来,两人的目光碰在了一起。

叶天眉脸色一阵微红,几乎下意识的移开了目光。

看到叶天眉这副神情,柳鸣反而放松了下来,脸上露出了笑容。

说起来,他曾许多次设想自己与叶天眉相遇的情景,但真正见面了,却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叶师叔,当年在海妖皇飞舟上一别,想不到今日会在这异国他乡的蛮荒大陆相见。”他叹了口气,轻声说道。

“师叔二字就不必了,你现在的修为早已远远超过了我,直接称呼我名字就行。”叶天眉摆了摆手,道。

“也好。”柳鸣闻言,倒也不客气的点了点头。

“当初海皇宫大战时,我曾经去找过你,但是那里的矿奴大半都消失无踪了,这些年,你在哪里?”过了片刻,叶天眉轻声问道,脸上清冷之色淡了许多。

“那时候我……”柳鸣当即将自己被抓入海底矿洞,之后机缘巧合之下通过空间裂缝进入无底深渊,继而流落中天大陆的事情说了一遍。

“……大概四十几年前,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回到了沧海之域,之后我在凤鸣山附近的一处海域深处触动了一处禁制,之后就稀里糊涂来到了蛮荒大陆。”足足一个多时辰后,柳鸣才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说了一遍。

类似的话,他已经和不同的人说了许多次,这一次却是说的最详尽真实的。

不过他在说的过程中,心中却不由得浮现出一个疑问。

自从他开始修炼以来,似乎时常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在各个大陆之间来回奔波,更是时常碰到空间裂缝之类的东西,这一切难道真的只是偶然吗?(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