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9魔天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8-06    作者:忘语


罗睺似乎对一切视而不见,径直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柳鸣眼中惊色一闪,粗粗环视了一圈,发现这个空间之中,这种类似的黑色柱子起码也有数百个之多,也就是说,这里起码囚禁了数百以上的魔魂。

想到此处,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对囚笼的原主人的实力感到一阵惊骇。

他迈着步子,默默的跟在了罗睺身后,眼中光芒闪烁,暗暗猜测着罗睺口中的那个魔物身份。

两人行走飞快,朝着空间深处而去。

越往深处走,周围的魔气就越发凝重。

突然,柳鸣袖口上黑光一闪,探出了一只黑色的蚕虫脑袋,一颗血色小眼精光隐隐,正是吸魂蛊虫,它似乎对周围的环境感到颇为舒服,发出了嘶嘶的低鸣声。

“没想到你这小子运气倒是不错,竟然能够炼制出吸魂蛊。就是在太古时期,也没有多少人真正练成过此蛊的。”罗睺看了柳鸣一眼,淡淡说道。

“这都要多亏了当初前辈指点我买下那条化识虫,否则晚辈即便知道如何炼制之法,也绝不会有这等机缘的。”柳鸣苦笑的说道。

“如果我是你的话,会把吸魂蛊好好收起来,魔魂可不会喜欢这个东西。”罗睺似有所指的说道。

柳鸣闻言一怔,然后眉头皱了一下,不见他如何动作,吸魂蛊蓦然化为了一股黑气,没入了体内。

罗睺轻笑了一声,两人继续往前行走而去。不多时便走到了大殿的深处。

越往深处走,周围的黑色石柱就越稀少。不过捆绑在上面的魔魂气息却随之越发强大。

到了此刻,每一个都散发出不下于天象境后期。甚至隐隐接近通玄境的恐怖威压。

柳鸣按捺住心中惊诧,默然不语的跟着罗睺继续往前走。

又往前行走了一段时间,周围已经看不到一个黑色石柱了,不远处,一个黑色祭坛映入了柳鸣的眼帘。

祭坛呈圆形,看起来并不高大,只有两三丈高的样子,表面色泽黝黑,看起来和刚刚的黑色石柱用的是同一种材质。

祭坛之上站着一个黑袍人影。看起来和常人几乎一般无二,只是头上长着一对殷红似血的双角,背后靠着一根黑色石柱,身上则被七八道金色锁链紧紧捆住。

柳鸣瞳孔一缩,这个黑袍人散发出的气息,比这里的任何一个魔魂都要强大的多,甚至远远强过他之前见过的任何通玄大能。

黑袍人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慢慢抬起了头。

柳鸣顿时脸色一变。

这个黑袍人的样貌竟然和他一模一样!

黑袍人看了罗睺一眼,目光再次落到了柳鸣身上。眼中闪过一丝幽幽的黑芒。

柳鸣和黑袍人眼神一交接,心底立刻产生了一阵不可抑止的涟漪,这涟漪飞快变大,转眼间犹如风暴一般。席卷了他的整个心神。

“不好!”

柳鸣脸色大震,猛地一咬舌尖,剧烈的刺痛使得他的心神恢复了一丝。体内的法力疯狂运转,他的双眼之中黑光闪烁。浮现出两道如有实质的黑芒,堪堪抵制住了黑袍人的目光。

蹬蹬蹬!

柳鸣连退了数步。这才站稳了身形,口中低低的喘息着,心有余悸的看向祭坛上的黑袍人。

好险,他刚刚差一点就坠入了黑袍的目光之中,虽然不知道此人刚刚使用的是什么手段,但是可以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竟然能够抵挡住我的灵犀风暴,精神力倒是相当不错。”黑袍人眼中的幽芒渐渐消散开来,淡淡的开口道。

柳鸣面色冰冷,转首看向了罗睺,口中问道:“你刚刚说要请一个魔魂帮忙,难道就是他?”

“不用担心,他不是敌人。”罗睺看也没看柳鸣一眼,口中淡淡的说着,迈步走上了祭坛。

柳鸣眉头一皱,目光在了黑袍人身上的金色锁链看了几眼,犹豫了片刻,也跟在罗睺身后,走上了祭坛。

不过他在距离黑袍人数丈之外便站住了身形,小心翼翼的戒备着。

“人我已经带来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罗睺似乎和黑袍人颇为熟悉的样子,看似随意的说道。

“有劳罗兄了。”黑袍人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

柳鸣看着两人的交流,眼中异芒闪动,不过他什么话也没有说。

“说起来,我们还是第一次直接会面吧?”黑袍人目光一转,落在了柳鸣身上,露着似笑非笑的神情,说道。

柳鸣听闻此话,瞳孔一缩。

“不用这么小心戒备,刚刚我不过是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黑袍人轻笑了一声道。

“阁下是谁?”柳鸣默然片刻,缓缓的开口问道。

“我的名字叫魔天,不过想必你也不知道,那我换个说法好了,我曾经也是这个囚笼的宿主!”黑袍人淡淡说道。

柳鸣听闻此言,脸上露出一丝惊色,转头看向了一旁的罗睺。

“他没有说谎,他确实是囚笼的一任主人,曾是万魔大陆的一个魔人,也是历代囚笼之主中实力最强的一个。”罗睺说道。

柳鸣闻言点了点头,罗睺以前也曾经和他说过,身为囚笼的宿主,虽然可以借助囚笼之力修炼,但是死后精魄将会永远被囚于囚笼之中,眼前的这个魔人应该也是这样。

“最强又怎样?还不是被这个鬼笼子困了无数年月。”黑袍人魔天听了罗睺的话,冷哼了一声道。

罗睺闻言,脸色也黯淡了一下。

“原来是魔天前辈,晚辈刚刚有些失礼了,不过听前辈所言,似乎对晚辈很清楚?”柳鸣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过,心中转过无数的念头,还是有些疑惑的说道。

“这个当然,我还曾经数次救过你的性命,怎么,你都不记得了吗?”魔天说着,口中突然发出一阵诡异的笑声。

柳鸣一怔,就在此刻,他脸色大变。

这些年,他神识之中早已被压制的魔念忽然疯狂涌动了起来,而且前所未有的强烈,转瞬之间,其脸上便蒙上了一层黑气,体表隐隐浮现出淡紫色魔纹。

柳鸣大喝一声,灵海之中真丹猛地一涨,光芒大放。

真丹之中镇压的九天神雷符印骤然绽放出,喷射出一道道细若发丝的五色电芒,在他体内蔓延开来。

就在柳鸣打算全力使用九天神雷之力,驱散他体内的魔念时,涌动的魔念忽然一下停歇了下来,体内翻滚的魔气潮水般消退了下去,他脸上的黑气及魔纹也随之消散了开来。

“现在想起来了吗?”魔天有些戏谑的说道。

柳鸣脸色难看之极,默默运转法力,灵海之中的真丹,因为刚刚骤然全力催动,裂纹似乎有扩大了一些。

“原来如此,你就是当初差点夺舍了我的那个魔魂!”他面色冰冷的说道。

“不错,可惜这个囚笼还是选择了你。不过也幸亏当初我的一丝分念留在了你的神识之中,你才能借助囚笼之力暂时魔化,击杀强敌的强敌,否则你能活到现在?”魔天淡淡的说道。

柳鸣闻言,脸上冰冷的神色微微收敛。

正如魔天所说,魔化虽然让他吃尽苦头,好几次差点让他身体崩溃,但是若无这个能力,他早已不知道死了几次了。

“这些以前的事情不说也罢,眼下你准备不周情况下强行冲击天象境,导致真丹受损。这样的伤势,罗睺束手无策,不过我却有办法让你的真丹恢复如初。”魔天话锋一转的说道。

“前辈真有办法?”柳鸣闻言大喜。

“不但如此,我还可以彻底割舍你体内的那一缕魔念,让其融入你的身体,这样一来,你不但能彻底掌握魔化之躯的能力,还能以魔化之躯轻而易举的凝聚出天地法相,进阶天象境。”魔天的话语中充满了诱惑力。

“前辈有什么条件,尽管说吧!总不可能真凭白帮晚辈的吧。”柳鸣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神色恢复了冷静。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我当然不会免费帮你,我要你在百年之内,替我去蛮荒大陆某处取来一样东西给我就行。”魔天眼中闪过一丝异芒,随即又恢复了平静,说道。

“取东西?什么东西?”柳鸣有些意外,目光一闪的问道。

“告诉你也无妨,是一截手骨,有了这个东西,我就能脱离这个该死的囚笼封印,从而得以解脱转世。”魔天眼中浮现出了渴盼的神色。

“手骨?这个东西在哪里,想来不可能轻易拿到的吧。”柳鸣凝重的问道。

“手骨位置,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取来此宝物自然有些困难,但是你想要得到这么大的好处,岂能不冒些风险的?”魔天嘿嘿一声的说道。

柳鸣听闻了这些话,露出了踌躇的神色,目光不由得看向了一旁的罗睺。

罗睺此刻却站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就仿佛睡着了一般。

柳鸣轻哼了一声,只得自己权衡其中利弊起来。

魔天脸上挂着淡淡微笑,也没有出言催促。

(忘语这边下起了大暴雨,但雨后好凉快哦!)(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