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4妖盗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7-26    作者:忘语


柳鸣转身走进了车里,里面一个白衣少女正倚靠着车壁躺着,脸色苍白,嘴唇发青,看起来元气大伤的样子。

正是亁如屏!

“鸣大哥。”少女有些艰难的张口叫唤了一声。

“你先休息一下吧,材料已经集齐,我这就开始炼制明心丹。”柳鸣关切的说道。

白衣少女点了点头,慢慢闭上了双眼。

二者经过五年马不停蹄的长途跋涉,两人终于来到了洛城附近。

不过十余日之前,两人途经青蛇族所辖的岏蛇峡谷时,却被青蛇族数名高阶妖修带着铺天盖地的妖蛇偷袭,乾如屏不幸中了对方的一种蛇毒。

这种蛇毒十分难缠,少女只是手臂沾染了一星半点,便迅速渗透到了其体内血脉深处,若不是柳鸣催动法力强行将其压制住,否则恐怕早已毒发而亡了。

所幸柳鸣仗着一人一剑,一口气斩杀了千余头妖蛇突围而出,临走前,还通过山河珠雷霆般击杀对方一名真丹后期强者,从其身上搜到了这种蛇毒的解毒之法,只是可惜缺少了一种主要材料。

就在这时候,柳鸣遇到了这个前往洛城的天禽族商队,交谈之后,柳鸣得知他们正好有这种灵草。

商队头领,也就是那个灰袍老者,眼见柳鸣修为高深,又带着伤者有求于自己,便邀请柳鸣同行,柳鸣自然不会拒绝,就用了一路上收集的材料,换取了此药材。

眼见乾如屏睡下,柳鸣走到车子一角盘膝坐下下来,翻手取出了六神鼎。

两手连连挥舞,一道道阵旗激射而出,落在了他的身体周围,张开了一个小型阵法。

柳鸣一挥手,取出了炼制明心丹的所有材料,然后张开喷出一道黑色丹火。包裹住了六神鼎,开始炼制起来。

……

一日之后,木车之中,乾如屏服下了一颗绿莹莹的丹药。并在车上缓缓打坐运转法力,不多时,苍白的脸上渐渐泛起了几分血色。

“看来这明心丹确实有效。”柳鸣度了一丝法力进入乾如屏体内,感觉血脉之中的毒性已经基本驱除,看样子只要休息两日。便能够恢复如初了。

“多谢鸣大哥相救。”乾如屏有些虚弱的谢了一句。

“说什么傻话,如果不是跟着我,你也不会中毒了。”柳鸣拍了拍乾如屏的脑袋。

少女脸色微红,低下了头。

柳鸣又安慰了她几句,等乾如屏躺下休息后,他才走到了一旁坐下,一挥手取出了一卷地图。

地图上面被圈圈点点,标记出了一条自西往东的明显路径,看起来有些曲折蜿蜒。

这是柳鸣二人从天裂峡谷一路上经过的地方,虽然经历了无数凶险。但他这一路收获也是颇丰。

除了一路上击杀的无数妖族妖兽外,还在蛮荒大陆的各处得到了许多珍稀之极的材料,至于途经的妖族城池,他也不惜灵石的从中收罗了不少好东西。

别的不说,炼制吸魂蛊的材料,除了骷髅蚕外,他已经尽数收集齐全了,而且有关骷髅蚕,他也已经有了线索。

现在只要找到这最后一个材料,他便能立刻炼制出吸魂蛊。

对于一些图腾秘术。和一些图腾法阵的布阵器具,也为乾如屏购置了不少。

说起来,经过这些年的钻研,以乾如屏对于阵法之道的天资。俨然已成了一名造诣不浅的图腾师,且常常能将阵法之道很多理念与图腾秘术融会贯通。

此外,连续五年的长途跋涉,柳鸣一路闯来,无论是法力还是精神力,也都有了不小的进步。

他现在只等修炼达到真丹境大圆满后。便准备立刻开始冲击天象境瓶颈,若是能在这之前练成吸魂蛊,对进阶天象境也是一大助力。

柳鸣如此想着,缓缓吐出了一口气,盘膝坐了下来。

乾如屏的毒虽然解了,但是仍然不宜太过操劳,他打算继续跟着这个天禽族的商队一起走,反正现在距离洛城也仅有大半个月的路程了。

……

如此一路无事的行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

这一日,柳鸣正在蓝色木车之中静静打坐,一旁的乾如屏则是颇为好奇的不断向车窗之外张望。

经过这些日子的调养,她的身体已基本复原,没有什么大碍了。

此刻,车队正行驶在一片层峦叠嶂的灰色石山之中,四周的山脉时而成怀抱之势,时而又如同刀削一般陡峭而上,不由得让乾如屏发出啧啧称奇之声。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两侧数里开外处的绵延群山之中,先是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继而伴随着一道道极为惊人的破空声,数百道巨大的石块化为一大片流光,如同流星雨一般朝着车队方向激射而来。

“不好,有埋伏!”

伴随着一阵低沉的警戒之声,整个车队瞬间沸腾起来。

紧接着,近百名护卫顷刻间从队伍中飞出,一副训练有素的摸样,没有什么惊慌之色,反而背后蓝色双翅朝着空中狠狠一扇,密密麻麻的风刃激射而出,连接在一起,如同风墙一般迎着漫天的巨石呼啸而去。

一阵撕金裂帛的声音密集传来!

那些巨石在风刃之前,如同豆腐一般在空中碎裂,被分解成了数十小块,下起了一场拳头般大小的石头雨,不过这等余威,对于车队而言,已没有什么太大的威胁了。

就在空中的烟尘还未散去时,车队两侧的半空之中,密密麻麻的出现了一大批身穿各色服饰的妖族修士,看模样千奇百怪,应该是由不少部落妖修组成,且数量远远超过了车队中的护卫。

为首之人是一名身材异常高大的丑陋男子,周身长满浓密的棕色毛发,其出现后,一股无形的威压顷刻间朝着天禽族的车队涌来。

“是妖盗!等等,此人似乎是那个蛮熊族叛徒熊贾,有真丹初期的修为,大家小心!”

两侧的护卫之中。一名看似是守卫队长的刀疤脸大汉,看到丑陋男子出现后,脱口而出道。

“嘿嘿,不错。就是区区在下!既然认得我,还不乖乖将宝物留下!”

那个丑陋男子哈哈一声大笑,双手一招之下,两侧的各族妖修身形一闪,瞬间形成一个合围之势将车队中间团团围住。急不可耐的发动了各种攻击手段。

一时间,爪芒,拳影,各色霞光,铺天盖地的朝着车队守卫袭来,气势惊人之极。

更有一些体格强悍的妖盗,身形一弓,竟然直接化成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妖兽本体,往车队首尾处冲去。

“不要慌,分头迎击。宝物绝不容有失!”刀疤大汉眼看敌人抢先动手,赶紧大声喊道。

话音未落,四周的天禽族护卫也早已摆成了战阵,口中念念有词起来,手中不知何时都多出了一根碧蓝色的战矛,纷纷指向四周,动作丝毫没有比对方慢上多少。

顿时破空声大作!

这些战矛蓝芒大盛之下,纷纷脱手而出的在半空中化作一道道蓝色寒光,凝结成一张张蓝色大网,并不停狂涨变大。

转眼间所有蓝色丝网相接融合。将方圆数百丈空间全都封闭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巨大蓝网光幕的所在。

双方的攻击,顷刻间在空中碰撞在了一起。

噼里啪啦的一阵爆炸之声响起,一道道各色驳杂的环形气浪朝四面八方扩散而开。引得车队四周的地面都剧烈颤动起来。

虽说这些妖盗数量众多,实力却是参差不齐,相比于训练有素的天禽族守卫,加上刀疤大汉井然有序的指挥之下,一时间倒也没有落到下风。

眼看两侧的战场打的难解难分,短时间内似乎根本分不出胜负的模样。本来只是在一旁掠阵的蛮熊族熊贾露出一丝不耐之色,口中一声怒喝过后,周身棕气磅礴而出,化作一道流光朝着车队中间方向激射而去。

身处半空,熊贾朝着远处的天禽族护卫虚空一抓。

“轰”的一声爆响,虚空中一缕缕棕色的光芒凭空而现,转眼间凝聚在一起后,滴溜溜一阵变化后,竟然形成了一个毛茸茸的棕黑色手印。

棕黑色手印带着巨大的威压,还未触及数十丈外的天禽族修士,附近的天禽族修士便觉得胸口一震,浑身如同被一座小山压住了一般,瞬间扭成了一团血肉四散而开。

丑陋男子一击得手,丝毫没有留情之意,阴笑几声之后,手中法诀化为道道虚影,棕黑色手印空中一抖之后,顷刻间再次暴涨数倍有余,竟然直直的朝着刀疤大汉所在席卷而去。

那刀疤大汉不过是假丹境的修为,看到丑陋男子这般近似疯狂的攻击,哪敢有丝毫怠慢,面色数变之后,双手做出一个爪印,胸口一缩,两道灰色的精光充盈两爪之后,竟然从中幻化出一只如同蓝色飞鸟一般的狭长灵光,朝着黑色手印激射而去。

“天禽族的本源之力,我倒要看看此物能有多大的威力。”远处的熊贾冷冷一笑,指尖一弹,棕黑色手印微微一伸,看似极为十分普通的朝着飞鸟灵光一爪。

二者相碰的瞬间,棕黑色手印上面竟然爆射出数尺长的黑芒,刷刷几下,黑芒相互交织之后,便将蓝色飞鸟灵光裹入其中。

就在此时,附近坐在蓝色木车之中的柳鸣蓦然眼睛一睁,袖中传出一道清越剑鸣,紫色飞剑一闪之现。

他一把握住紫色飞剑,身形一晃之下,就要离开蓝色木车破空而出。

结果就在此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