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3蛮荒异闻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7-24    作者:忘语


数百里之外,银色身影眼看没有追兵追来,这才慢慢停下了遁光.

银光敛去,里面的身影,正是柳鸣。

他一挥手,戴月玉舟出现在了身下,继续朝着远处飞去。

柳鸣此刻脸色略显苍白,取出一枚绿色丹药服下,并在飞舟上吐纳了片刻,脸色逐渐变得好看了一些。

他这才单手一拍腰间,斜挂着的青色葫芦口飞出一卷青光,一个白衣少女飞了出来,正是乾如屏。

“好了,我们已经出了银虎部落那处矿脉的势力范围,前面一段路应该会相对安全一些。”柳鸣长出了一口气,说道。

乾如屏点了点头,只是脸上有一层淡淡的黑气凝而不散,身体也不住的微微颤抖。

柳鸣目光一闪,抬手发出一股黑光笼罩在了乾如屏身上。

乾如屏脸上的黑气迅速消退,被黑光吸纳了进去,片刻之后脸色终于恢复了正常,口中不禁轻呼了一口气。

“化阴葫芦虽然可以让你躲在里面,可惜你修炼的功法和阴气互相抵触,若是长时间躲在里面的话,恐怕会对身体造成损伤。”柳鸣散去了手中的黑光,有些遗憾的说道。

“对不起,鸣大哥,如果只有你一个人,早就能摆脱那些妖族了。”乾如屏臻首一低,歉意的说道。

“说什么傻话。我倒是真没想到,看似普普通通的一座矿脉,竟会让银虎族派出一名天象境强者看守,早知这银虎族如此蛮不讲理,倒不如稍微绕一下路了。”柳鸣摇头一笑的说道,挥手打出数道法诀。

戴月玉舟遁速大增,化作一道迷蒙的幻影,朝着前方疾驰而去。

……

一年后。

蛮荒大陆中部地带的一座原本颇为冷清的小型城池之中,此刻却熙熙攘攘的拥满了南来北往的各族修士。

城中中央位置,有一座外观颇为豪华的酒楼,上书“望江楼”三个妖族大字。此刻的酒楼三楼,十几张木质桌子基本坐满了人。

此处的酒客基本都是身负修为的妖族修士,从凝液期到真丹境都有,酒楼里几乎所有人喝茶的时候。都会时不时望向城外的方向。

身处三楼,极目远眺之下,能够清楚的看到,城池外不到百里处,便是一片辽阔无边的水域。

不知为何。水域中此刻正不断掀起阵阵滔天的巨浪,无尽的巨浪卷起百丈之高,而巨浪之间,还不时有一道道粗大无比的青色龙卷风柱呼啸游走,连天接地,此情此景犹如末日一般。

恐怖的涛浪,飓风之声犹如千万道天雷轰鸣,即便隔了百里之遥,耳边仍是一片隆隆之声,同时一股铺天盖地的澎湃气息一波接一波的扑面而来。

所幸不管是怒涛还是飓风。都只局限于水面之上,使得这座百里之外的小城还算平静。

“申兄,早就听闻这怒江潮涌之景波澜壮阔,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真可谓是夺天地之造化的旷世奇怪景了。”酒楼的一个角落,三人正在同桌共饮,说话的是一名青袍男子,看似普通的面容上,隐隐泛着一层紫气。

另外两人,一个是一名白衣少女。另一个,则是一个火红卷发,双耳尖长的妖族壮汉,一柄丈许大小的红色狼牙棒随意的靠在身上。上面铭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火狮图案,一看便知不是凡物。

白衣少女只是低头饮茶,青袍男子正在和红发壮汉交谈甚欢的样子。

“哈哈,柳兄是从西部区域而来,以前从没有见过这怒江之景,自然觉得稀奇了!其实也没有什么。之所以此处水面如此暴乱,传闻之中,是因为怒江底下的一处灵脉失衡造成的。”红发壮汉端起一个钵盂大小的酒杯,将里面的烈酒一饮而尽,丝毫不以为意的说道。

“原来如此,倒是在下少见多怪了。”青袍男子目光一闪的微笑道。

这青袍男子自然是柳鸣。

他和乾如屏在这一年间,可谓是历尽了千辛万苦,穿越不少部落山脉,才堪堪抵达此处,如今却被一条巨大无比的大江挡住了去路。

“怒江宽足有万余里,现在江面的水域和气流狂暴的厉害,就是天象境的大妖此刻强行渡江,稍有不慎也有陨落的可能。除此之外,怒江上的危险可远不止这些。”红发大汉似乎想起了什么,神情间隐隐露出一丝畏惧的说道。

柳鸣闻言眉头一皱,一旁的乾如屏也抬首看了过来,有些吃惊气力啊。。

“不知申兄刚刚所说的危险是什么?”柳鸣面色有些凝重的问道。

他与乾如屏二人刚刚来到此地,对于怒江,还没有来得及打听到太多消息。

“嘿嘿,此事阁下算是问对人了。其实这怒江之中,生活了一种叫做凶梭的鱼类妖兽,这种妖兽体型只有拇指般大小,实力也不算太高,但牙尖嘴利且天性嗜血无比,往往一出动就是成千上万,所过之处,尸骨无存,让人闻之色变。”红发大汉面露几分神秘的说道。

乾如屏闻言,面色顿时又几分发白了。

柳鸣也是眉头大皱,光是江面上的狂风巨浪已经够令人头疼的了,还有这种凶鱼存在,渡江岂非困难之极。

“不过柳兄也不必担心,怒江的狂暴气候还是有规律可循的,估计再过月余,江上的气流就会减弱下来。到时候聚集在城里的修士会统一渡河,很多人一起行动的话,也就没有什么危险了。”红发大汉哈哈一笑的如此说道。

“多谢申兄相告。”柳鸣轻呼一口气,神情有些放松的样子,心中却在盘算着,等下到城中收集一些余下路程上险地的情报。

……

三年后的一日。

一片幽暗无光的森林之中,柳鸣身上披着一件黑乎乎兽皮做成的简陋长袍,整个人仿佛一个灵活的弹丸,在一颗颗大树上弹跳而过。

森林上空漂浮着一大片厚厚的乌云,有时还会轻轻翻滚两下,若是有人靠近天上的乌云细细打量的话,便会发现那些乌云竟然是由无穷无尽,不知多少的黑色小虫集结而成的。

柳鸣前进的同时,眼睛不时望向天空,眼中露出了一丝凝重神色。

他此刻完全是凭借自己的yankuai力量前进,丝毫不敢动用法力。

“吼!”

就在他快速前进的时候,前方“哗啦”一声,一道长长的黑影从密林中激射而出,却是一条十余丈长的黑色巨蟒,体表布满青黑色的鳞片,一对狭长的瞳目凶光闪烁,大口一张,咬向了柳鸣。

柳鸣冷哼一声,手上紫光一闪,已经多了一柄尺许长的紫色短剑。

两道身影飞快的交错而过,数道紫色剑影闪烁下,黑色蟒蛇的身体骤然断成了数截,大片的蛇血泼水一般四散飞溅,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柳鸣的身体灵活的一个转折,没有让身上沾染到分毫血腥气,几个跳动,用更快的速度消失在了远处。

便在此刻,天空的乌云一阵晃动,垂下了一角,无数的黑色小虫飞了下来,爬满了蟒蛇的尸体。

须臾之后,黑色小虫又重新飞回了天空,再次化作片片乌云,反观地上的蟒蛇,却已经化为了几截雪白的骸骨,所有的血肉都已经被啃噬一空。

……

五年之后。

一条崎岖的山道之上,一个数百人的车队在缓缓朝着前方行走着。

拉车的是一种形似骆驼的妖兽,体型很庞大,足有七八丈长,身上长满了淡黄色的细密绒毛,四个蹄子又粗又大,在高低不平的山道上也是健步如飞。

这种妖兽叫做驼兽,成年期也最多只是凝液期的修为,但是驼兽性情温和,可以适应各种不同的恶劣环境,非常适合商队拉运大件的货物。

驼兽拉着的货车并没有轮子,货车底部刻录了一些符文,凝聚出了大片的白色雾气,将货车托起了数尺高,凭空向前滑行。

这样的车子用来运送货物非常方便,不受地形限制,可以翻山越岭,如履平地。

车队的周围是一些长着蓝色羽翅的护卫,目光警惕的扫视着周围。

就在此时,一个灰袍老者从前方的某个木车中飞身而出,身形几个闪动下,落到了队伍后方的一个蓝色木车之中,敲了敲车门。

货车车门“吱呀”一声打开,柳鸣身穿青袍的走了出来。

“柳道友,这个是你需要的金针草,请过目。”灰袍老者从怀里取出了一个木盒递给了青袍男子。

柳鸣不动声色的伸手接了过来,打开盒盖,里面放着一株七八寸长的金色灵草,草叶形如金针,散发出一股浓郁的古怪气味。

“不错,这金针草看年份足有四百年,足够了。”柳鸣这才面露一丝喜色的点头说道。

“能用到就好。”灰袍老者见此,也呵呵一笑的说道。

“这里面是一颗真丹境地蛟兽的内丹,用以交换这金针草应该足够了,还请岚长老收下。”柳鸣则翻手取出一个白色玉盒,递给了灰袍老者。

灰袍老者听闻地蛟兽三字,也没有客气,打开玉盒看了看,里面果然是一颗拳头大小的内丹,散发出精纯的土属性法力波动。

老者点点头,将玉盒收起来后,二话不说的飘然离开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