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3凶岛海底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7-19    作者:忘语


第二日,彦姓老者一大早便来到了柳鸣的小院,脸色颇为复杂,似乎有些期待,也有些忐忑不安的样子。

“总算是幸不辱命。”

柳鸣看到彦姓老者这般神情,单手一扬的取出了装着飞天银尸的高阶养魂袋,和那块骨白色令牌,递给了彦姓老者。

彦姓老者大喜,急忙接了过来,手持令牌,口中念念有词的一挥手,银光一闪,飞天银尸豁然出现在了大厅之中。

看到飞天银尸的变化和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息,彦姓老者面色先是一呆,继而露出狂喜神色。

彦姓老者连忙一催法决,尝试通过骨白色本命令牌控制飞天银尸,果然发现丝毫没有困难之感,不由得更加惊喜万分起来。

“我已经在本命令牌之上设了一道特殊的禁制,日后只要炼化了那本命令牌,任何人都能够操控这头银尸。”柳鸣淡淡说道。

“太好了,我还一直在担心一旦我坐化之后,这银尸便无人能够约束,现在总算能够松一口气了。柳长老,你为本宗算是煞费苦心了。”彦姓老者感激的说道。

“这不算什么!”柳鸣摆了摆手。

“对了,还有一事要告诉柳长老的!元魔门,化一宗等门派发来传讯,打算近日召开联盟高层会议,商讨云川联盟的未来发展,不知柳长老是否有兴趣参加?”彦姓老者迟疑了一下,问道。

“这些事情交给彦兄处理就好。”柳鸣眉头一皱的说道。

“也好,那彦某就代办了。”彦姓老者有些失望的答应了一声。

接下来,彦姓老者急着去检验一番飞天银尸的实力,很快便找了个理由告辞离开了。

柳鸣站了起来,转身往自己的密室走去。

如今整个蛮鬼宗一派欣欣向荣的模样,已无需他过分担忧了,如此也算是实现了当时自己对阴流的承诺。

眼下以他真丹后期的修为,在这资源贫瘠的云川大陆上,想要有所寸进,却是难上加难了。

不过如今短时间内,似乎也没有找到离开此地返回中天的方法。

想到这里,他的面色一阵阴晴不定起来……

半个月后。

小院客厅之中,柳鸣正坐在一张靠窗的桌子旁,独自喝着灵茶,面带沉吟之色的思索着什么。

突然,一阵脚步声响起,一个婀娜身影从小院外走了进来。

“如屏来了,那块石板研究的如何?”柳鸣抬首扫了一眼,微微一笑的问道。

“鸣大哥,这块石板我早已修补好,只不过其上面的传送纹阵颇为复杂,我冥思苦想了很久,也尝试了很多种方式,但始终无法激发中心处的符文。”

乾如屏闻言,露出一些不甘心的神色后,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那块灰蒙蒙的石板,上前几步交到了柳鸣手中。

柳鸣接过石板之后,赫然发现石板比起先前看起来完整了不少,原本凹凸不平的那些损毁之处也已经修复如新,只不过整块石板依然是黯淡无光。

柳鸣看着阵盘片刻后,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

乾如屏在法阵的造诣上已经高过自己不少,既然其也没有办法,恐怕一时半会儿是解决不了返回中天大陆的事情了。

“对了,听闻你叶天眉师叔早年失踪了,你可知到底是什么情况?”柳鸣忽然想到了什么,话锋一转的问道。

“原来鸣大哥一直记挂的是天眉师叔。”乾如屏闻言,小嘴一嘟道。

“你若是知道什么,全说出来吧,我打算外出一趟去寻找下其踪迹,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柳鸣不置可否的说道。

“鸣大哥若是离宗时带上我的话,那我就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你。”听闻柳鸣离开蛮鬼宗,乾如屏却眼珠一转的说道。

“这个没问题。之前我询问过张秀娘关于你叶天眉师叔之事,她也只是知道个大概而已?”柳鸣略一思量后,如此回道。

“嘿嘿,鸣哥,你问我还真算是问对人了,我知道的比绣娘师姐的确要多上那么一些。当日天眉师叔似乎是打探到了什么重要消息,随后便独自外出,后来据我知道的隐秘消息,她是在凤鸣山中才忽然失去联络的,至于叶师叔具体是为何事而去,我就不是很清楚了,知道此消息的人也寥寥无几。”乾如屏闻言,全盘托出道。

“原来如此,那就去一趟凤鸣山看看吧,对了,去之前,我们先去一次海底矿脉,将那座法阵修补一番。”

柳鸣一挥手,一道灰光从袖中激射而出,紧接着隆隆之声大作,整个洞府密室中的禁制法阵悉数被他收起,接着便与乾如屏二人足踩一朵黑云,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蛮鬼宗山门,朝沧海方向飞去。

……

凤鸣山,位于大玄国滁州郡东侧万余里之外,由七八座小山围着一座主峰构成,相传此处每隔一二十年,主峰之巅会火光冲天,并从中传出阵阵凤鸣之声,故被当地人称之为凤鸣山。

山中人烟稀少,灵气却相较于其他荒山野岭充沛得多,是一处不可多得的修炼之所,一些散修经常会进入山中寻觅一些灵气不错的所在独自修炼。

不过这些人大都是不会攀的太高,因为山腰以上,便开始有凶猛的妖兽出没,但相应的灵草灵物也是不少,故而许多修士常常会冒着陨落的危险,攀上凤鸣山寻找天才地宝。

此时,距离海皇宫大战过去已经将一个多月了。

凤鸣山主峰山腰处,一名青袍青年与另一名白衫少女正盘山而上。

不多时,二人便来到山巅一座平台上,乾如屏看着手中一块淡银色的阵盘,口中如此说道:

“鸣哥,看来叶师叔应该不在此处了。”

“此处的确没有她的气息。另外,这一路行来,竟一头妖兽都未看到,这一点有些奇怪。”柳鸣眉头微蹙的说道。

“难不成是此处真有传闻中的通灵凤凰?难道叶师叔也是遭遇了此神禽才失踪的。”乾如屏脸上神色一阵阴晴不定。

“这通灵凤凰仅仅是凡夫俗子口中一些流言之语罢了。我方才神识扫过,此处并没有找到有强大灵物出没的丝毫踪迹为。”柳鸣口中缓缓说道。

“鸣大哥说的对,叶师叔仅仅是在此处失去了联络,或许早就离开这里了,我们不如到附近去再转转,看看能不能有一些其他线索。”乾如屏提议道。

柳鸣没有回话,正眺望着远处大玄国的所在,思绪仿佛又回到了当日从凶岛逃亡的时候,那时候十三四岁的他一人逃离凶岛,时间一晃而过,已经是一百多年了。

想到这里,柳鸣忽然想起凶岛与此处凤鸣山不过数百里之遥,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几乎是顷刻间就能到达了。

现如他早已经不是那个狼狈逃跑的亡命少年,但回想起当时凶岛所化的擎天巨兽,即便是以他现在的眼界,在中天大陆,九幽冥界也没有见过如此大的巨兽。

他当即放出神识,搜寻起当时凶岛所在的海域,却发现那片海域如今空空如也,无法探查到凶岛之前所在的准确位置了。

“如屏,当**父亲乾叔被关押的荒岛就在附近,你可想去看看?”柳鸣突然回过头来,朝乾如屏说道。

“鸣哥,我那时候还小,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听说此岛似乎已经不在了?”乾如屏闻言,露出几分讶然之色。

“没错,那座凶岛其实是一头庞大之极的巨兽所化。”柳鸣回想起当时凶岛化作擎天巨兽飞走的景象,仍心有余悸的说道。

“巨兽?鸣哥口中的巨兽是什么灵兽?”乾如屏闻言面色一惊,赶紧追问道。

“恐怕不仅仅是灵兽那么简单,能幻化成一座小岛的巨兽其,体积相比普通灵兽大上岂止数百倍,而且其苏醒后显得凶残无比,几乎将整个岛上的人吞噬殆尽,当时我们也是几经波折才险中逃生的。”说道这里,柳鸣的脸色渐渐的阴沉下来。

“既然如此,那就去看看吧。”乾如屏似乎明白了什么,低声提议道。

这时柳鸣才点点头,带着乾如屏化作一卷黑光朝原本的凶岛所在激射而去。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后,一片一望无垠的海洋上方,一道黑光从天而降。

“噗”的一声,水面上卷起一层浪花后,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原本凶岛所在的海底深处,如今赫然是一个数十里大小的幽邃巨洞,巨洞之中一片幽黑无比,附近则是各式各样的海草丛生。

“这就是当日的凶岛所在?”乾如屏面露疑容的望着巨洞说道。

柳鸣在简单的勘察了附近的地形地貌之后,便放出神识去探查,却发现巨洞之中隐约传来一阵十分微弱的法力波动,不过这些法力波动极其细微,一般人不易察觉,但根本无法瞒过神识异常强大的自己。

“我们去巨洞深处看看,里面似乎有什么。”柳鸣如此说道。

虽说以乾如屏目前的修为,根本无法察觉到任何异样,柳鸣的话让她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她仍是听话的点了点头。

于是二人沿着巨洞的边缘朝着巨洞深处慢慢走去。

通过一段幽黑的洞廊之后,前方出现了一条狭长的海沟,海沟两侧灰色的石壁上布满一滩滩青绿色的海苔。

石壁看似粗糙无比,摸上去却显得异常光滑。

二人沿着海沟往前行去,结果在深处,赫然发现了一片十分开阔的海底平台,平台之上水波荡漾,蓝光盈盈,各种奇形怪状的游鱼往来如梭,这景致看起来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