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9魂蛭牌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7-17    作者:忘语


“汨罗令,这是何物?”柳鸣皱了皱眉头,问道。
“那是我为了激活此古传送法阵,花了数十年的时间才炼制出的一种异宝,但由于材料稀缺,总共只炼出了两枚。和上古时期的大挪移令牌有些相似,不过我炼制的这种汨罗令,是一次性消耗类宝物,激活一座传送法阵后便会消失,远远比不上大挪移令可以多次使用的。”宗延解释的回道。

“是吗,看来你已经用掉了一枚,那剩下的一枚在哪?”柳鸣目光一闪的说道。

“我当初没有肉身,无法保存此物,就一直放在了在那条蛟龙的储物镯里,想必道友应该已经拿到此物了吧?”宗延似有深意的看了柳鸣一眼,如此问道。

“海妖皇的储物法器的确在我身上,我还没有来得及查看。”柳鸣说着,手指蓝光一闪,已经多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手镯。

“汨罗令是一块不大的血红色令牌,这是用一种名为汨罗的空间妖兽为材料炼制而成的,所以我管它叫汨罗令。”宗延飞快的说道。

柳鸣闻言,手中红光一闪,顿时多出了一块六角形的血色令牌。

“就是此物了,道友只要将此物稍稍滴入精血炼化一番,继而便能激活这座古传送阵了,到时便可直接返回中天南蛮之地。”宗延点了点头,口中如此说道。

柳鸣看着手中的令牌,沉吟了起来。

宗延见此,也老老实实的没有说话。

倒是一旁的乾如屏,有些好奇的打量起柳鸣手中之物来,露出了几分感兴趣之色。

“哦,竟然如此简单?我倒是有些好奇,既然能够回到南蛮,你和那海妖皇为何还要留在沧海之域这种偏僻之处?”柳鸣忽然开口问道。

“道友说笑了,我当初可是在被人追杀,连肉身都丢了。这才怂恿那条蛟龙催动这来历不明的传送法阵,没想到传送到的竟是此蛟的故乡,他自然是不愿回去了。而我如今这般模样,若是贸然回去。只怕不久就要魂飞魄散了。”宗延苦笑一声的说道。

“原来如此!”柳鸣自顾自的把玩手中的令牌,不再多说什么了。

“道友莫非担心在下所言有假,在下现在已经深陷囵圄,哪还敢再耍花招,道友一试便知虚伪。只希望阁下到时候能够遵守诺言,放在下离去才好。”宗延见此,轻叹了一口气,苦笑的说道。

柳鸣嘿嘿一声,目光又落在手上的血色令牌上后,就想要再说些什么,忽然其身上上传来一个虚弱的男子声音:

“这个令牌根本不是汨罗令,是铁妖宗延的魂蛭牌,你若不想被他控制,变成一具行尸走肉般的傀儡。就不要碰这个东西。”

宗延听到此话,脸色大变。

柳鸣微微一笑,手一动,便将血色令牌收进了须弥戒,然后他一挥手,身前多出了一颗山河珠。

黄光一闪,山河珠中飞出了一条蓝色迷你蛟龙,再“噗”的一声吼,就化为一名身躯模糊的白衣青年,正是海妖皇。

此刻的海妖皇。身上的白衣破烂不堪。而且满是血污,脸色也苍白之极,不过看向宗延的目光充满了怨毒之色。

“你竟然还没死,不可能。我明明已经……”宗延话说到一半忽然住口。

“明明已经在我的精魄里种下了灭魂蛭,是不是?”海妖皇冷冷一笑。

“可是你忘了,我也修炼了你的盘蛊秘典,虽然远远比不上你,不过暂时用魂力压制灭魂蛭我还是能做到的。”海妖皇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身体微微有些颤抖。不过他还是强忍着痛楚,冷笑道。

宗延脸色难看之极,忽的身体一寒,柳鸣目光冷如寒冰的看了过来。

“柳道友,莫听这厮胡说,那绝对是汨罗令,如果你不相信,让这个女修来炼化,一切就都清楚了。”宗延语速飞快的说道。

站在一旁的乾如屏听到此话,眉头一皱。

柳鸣闻言,脸色一沉。

不过就在柳鸣精神略一松懈的此刻,宗延的精魄猛然灰光大放,“砰”的一声爆裂开来,化为了上百个灰色小虫,朝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想逃!”

柳鸣目光一闪,胸口上冒出了一道刺目青光,一闪的化为了一头青牛虚影,正是车患图腾。

车患青牛张开吐出一卷青色霞光,从中传出一股强大吸力,瞬间笼罩了整个洞穴。

刚刚四散飞出的数百头灰色小虫被青色霞光一卷,便纷纷的倒卷而回,被车患青牛一口吞进了肚子,一声隐约的惨叫从车患图腾体内传出,然后很快没有了声息。

柳鸣一挥手,车患青牛光芒一闪,再次没入肩头消失不见了。

眼见宗延被柳鸣消灭,乾如屏嫣然一笑,就继续低头审视地上的传送法阵起来。

宗延被车患图腾吞噬后,海妖皇脸上痛苦的神情顿时消失不见,轻呼一口气的站直了身体。

“宗延已经死了,那就由你来告诉我这个古传送阵的启动方法吧。当然,不想说也可以,等下我自己搜魂,也能知道想知道的事情了。”柳鸣冲海妖皇平静的说道。

“柳鸣,你莫非忘了我也修炼了宗延的秘传功法,虽然比不上那个铁妖的程度,不过我若想自爆神魂,你也拦不住的。”海妖皇脸上一副无悲无喜的神情,似乎再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一般。

“既然这样,那就按照我刚刚和宗延的协议,你告诉这个传送阵的启动方法,我放你一条生路。”柳鸣眉头一皱,片刻后说道。

“此言当真?”海妖皇目光一闪的问道。

“我虽不自诩是正人君子,但说过的话还是算数的。更何况你真丹已经碎裂,加之接连中了宗延好几种秘术,无论是神魂肉身都已大幅削弱,就算勉强能治好伤势,也再也无望进阶真丹,放你走又算什么。”柳鸣淡淡的说道。

海妖皇闻言露出了苦涩的神情,没有说什么。

“不过就算是这样,你想真要离开话,我还需要在你体内另下一层禁制,省的我离开后,你对云川人族造成什么危害。”柳鸣又不客气的说道。

“我现在是砧板上的鱼肉,由不得不答应了。不过,你我要同时以心魔起誓!”海妖皇闻言脸色阴沉了一下,随即摇头苦笑了一声。

“这没问题。”柳鸣微微一笑,二人各自以心魔起誓。

柳鸣随之口中念念有词,划破了手指,弹出一滴鲜血,然后挥手打出一道道法诀。

鲜血化为了一个个血色符文,一分为二。

柳鸣翻手取出一块青色玉牌,一部分血色符文飞入了玉牌之中。玉牌表面仿佛铭刻一般,浮现出了一行血色文字。

另一部分一个模糊,没入了海妖皇体内。

海妖皇灵海之中浮现出无数蚕丝一般的血光,仿佛根须一般扎根在了整个灵海。

一阵剧痛从灵海中传出,海妖皇闷哼了一声,但是下一刻,这股疼痛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这是我最近才学会的一种血道禁制,已经深植在了你的灵海,就是天象修士也不一定能够破解。不过你放心,只要无人催动这面玉牌,你体内的禁制并不会对你产生任何影响。”柳鸣如此说道。

海妖皇略一调动体内法力,果然,这些血丝并没有什么影响,这才松了口气。

“你想将这面玉牌留在云川岛的人族手中?”海妖皇目光一闪的问道。

“你放心,这东西只是一个威慑,我会把它交给一个稳妥之人保管,也会命令他不会利用这个威逼你做什么事情。”柳鸣看出了海妖皇的担心,淡淡说道。

海妖皇闻言,脸色好看了一些。

“现在告诉我这古传送阵如何启动吧!”柳鸣话锋一转的问道。

“实不相瞒,这个古传送阵根本不需要什么特殊的启动方法。”海妖皇深吸一口气,说出了让柳鸣大感意外的话来。

“这话是什么意思?”柳鸣闻言,脸色一沉。

“你莫要误会,我说的都是实话,根据铁妖宗延多年调查的结果,这个古传送阵虽然还能勉强使用,但是阵法灵纹在无尽的岁月磨损中,已经越来越脆弱。每一次动用之后,都需要一两百年的时间缓冲才能恢复运作,所以你想要利用这个阵法回到中天大陆,估计还要再等起码百余年的时间。”海妖皇吐字如箭,飞快的解释道。

“当真如此?”柳鸣眉头大皱,冷冷的问道。

“我已经对心魔起誓,自然不会说一句虚言,更何况百年的时间,对真丹修士来说不过弹指一挥间罢了,到时候若是法阵无法使用,你尽管取走我的性命就是,反正我也已经被你种下了禁制。”海妖皇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柳鸣听闻此话,露出了思索的神色。

“鸣大哥,他说的话应该是真的,我虽然没有见过古传送阵,但是也能大致判断出这个阵法的运转情况,这些阵纹确实已经有些裂痕了,估计再运转个两三次,就会彻底无法使用了。”就在此时,一旁的乾如屏忽的抬起头,说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