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4交易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7-09    作者:忘语


海妖皇面色恢复了平静,默然沉吟了片刻,忽的冷笑了一声,身上蓝光一闪,身形顿时消失无踪。.yankuai.追书必备

半个时辰过后,海皇宫地下一个寒冷洞穴之中。

洞内到处都凝结了一层厚厚的蓝色冰晶,洞穴深处某个冰晶平台之上,悬浮着一颗拳头大小,散发着淡淡青光的圆珠。

轰隆隆!

地下洞穴的一面石壁上传出一阵轰鸣声,随之裂开了一道出口,一身白袍的海妖皇慢慢走了进来,手中提着一个昏迷过去的黑衣青年,赫然是在双鳌岛失踪的寒梨。

海妖皇面无表情的一手提着寒梨,缓步走到了石台附近。

“咦,你气息不稳,莫非是受伤了?这沧海之域竟还有人可以伤得了你,这倒是稀奇了。”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从青色圆珠中传了出来。

海妖皇脸色一沉,冷哼一声,一挥手将抓着的寒梨扔在了石台之上,冷冷道:“这是日前我手下抓过来的,我检查过了,此人确实具有颇为纯粹的金属性灵体。”

“呵呵,不错,道友有心了。”青色圆珠中的声音呵呵一笑的说道。

话音刚落,青色圆珠中光芒陡然大胜,一片灰色霞光席卷而出,包裹住了寒梨的身体。

寒梨身躯在灰光中一颤,接着手脚开始轻轻颤抖了起来。

“嗤啦”一声!

青色圆珠之中光芒一闪,飞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灰色符文,一闪的飞入了寒梨的眉心。

寒梨的身体慢慢平静了下来,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上浮现出了一道道灰色的纹路,仿佛一条条经脉一般,顷刻间布满了全身。

“咦,这具身体倒颇为符合我的要求。”青色圆珠中的声音有些惊喜的说道。

海妖皇闻言,目光微微一闪,不过他倒是没有说话。

青色圆珠中传出一声呼啸,一道带子一般的灰黑色精光飞出。缓缓渗入了寒梨的身体。

寒梨身体又是一震,脸上露出了一丝痛苦神色,同时他身上的灰色灵纹也慢慢亮了起来。

海妖皇见到此景,脸上也露出了几分专注神色。

灰黑色精光缓缓渗入寒梨眉心。越来越粗,青色圆珠之上光芒比之前亮了数倍,缓缓浮现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灰蒙蒙小人。

这灰色小人身形虽小,但手足俱全,脸上的鼻眼五官都清晰无比。仿佛一个缩小了很多倍的小人,唯一奇特的是,这小人头顶长着一对灰黑色的小角。

灰黑色精光正是这小人口中发出的。

便在此刻,寒梨身体忽然猛地一抖,身上的灰色灵纹光芒大放,然后轰然碎裂开来。

寒梨眼睛猛地张开,不过他的瞳孔之中已经一片灰暗,毫无神采,鼻子,耳朵里面满满流出了几道血丝。

“唉……看来这具身体也是不行……可惜了……”灰色小人嘴唇开合。叹息了一声,身形一动,重新飞入了青色圆珠之中,包裹着寒梨的灰黑色精光也消散开来。

海妖皇眉头紧皱起来,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的神色,冷声道:

“宗延,这已经是这百年内,第七个身负变异金属性灵体的修士了,竟然没有一个可用,据我所知。夺舍对肉身要求可没有那么苛刻吧。”

“你知道什么,我原本乃是妖族天象修士,精魄何其强大,寻常肉身自然是不堪重负了。当然,若是一个真丹境的普通肉身,我也能勉强使用的。”青色圆珠之中传出了声音。

“哼,别忘了当初你我可是立下了契约,我给你寻找一具合适的身体供你夺舍,你助我突破天象境。并重回中天大陆。你莫要耍什么花招,否则休怪我不讲情面。”海妖皇闻言,冷冷说道。

“嘿嘿,你太多疑了,我现在仅剩下一个精魄,还能耍什么花招?只是你找来的这些肉身实在太弱,若是能够的话,我也想早些摆脱现在的状态。”青色圆珠中的声音冷笑道。

海妖皇冷哼一声,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神色,似乎类似的话已经听了许多遍,

“肉身不合适,再去寻找不就好了,我都不急,你急什么,一两百年我还是等得起的。”宗延淡淡说道。

“今时不同往日了,现在沧海之域除了我之外,又出现了一名真丹期的人族修士,若我所料不差,人族很快就会攻打过来了。”海妖皇冷冷说道。

“什么,真丹后期修士,从哪里冒出来的?”宗延有些诧异的说道。

“这我如何知道?不过此人极为厉害,我的一个分魂就是被此人所灭,相信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带着人族大军攻打过来了。我的修为是靠着你的转魂嫁接yankuai才勉强达到真丹后期,能够发挥的实力充其量也就和真丹中期修士相当,若是法力不稳,我可没有把握独自面对此人。”

“我和你已拴在了同一条绳子上,如今我若是出了什么意外,你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转魂嫁接yankuai后半部法诀,现在也该给我吧了。”海妖皇沉声说道。

青色圆珠光芒微微闪烁,似乎也在考虑着什么。

海妖皇见此,也不再忙着催促,只是面无表情的负手而立。

“好,既然如今情况特殊,固魂之法给你也无妨。”宗延终于沉声开口了,紧接着,青色圆珠之中射出一道灰色玉简。

海妖皇立刻伸手接住,神识往里面一探,片刻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铁妖宗延果然明事理,为你寻找合适肉身的事情我会再加把力,如今沧海之域大半已落入我手,变异金属性灵体的化晶期妖修也未必完全找不到的。”

“那我就静候佳。”宗延淡淡说道。

海妖皇点了点头,转身欲走,随即又想起什么,挥手收起了石台上寒梨的尸体,很快离开了这个地下洞穴。

其离开后不久,青色圆珠之中却传出了一声低沉诡异的笑声。

一刻钟后,海妖皇出现在了一个同样寒冷彻骨的圆形石室之中。

石室中央处摆放了一座白玉寒冰床,床上躺着一名全身被冰晶冻结的宫装女子。

海妖皇看着冰中的女子,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柔和神情。

“灵姐,离让你复生的时刻不远了……真是天助我也,那个人族小子竟然也回到了沧海之域,他肯定知道你现在的精魄所在……只要我能够重返中天大陆,必定将你的精魄寻回!”海妖皇隔着冰层抚摸着,口中柔声说道。

在石室中呆立了片刻后,他才有些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此处。

一阵兜转之下,他再次来到了先前闭关的密室中,翻手取出了宗延所给的那枚灰色玉简,没有立刻参悟,而是放在手心中摩挲起来,眼中浮现出了一丝追忆之色。

当初,他在深渊之地被传送到中天大陆的南海之域之后,便发现虽然自己拥有真丹初期的修为,但根本不可能像在沧海之域时一般一手遮天,反倒是由于身负龙族血脉,数次身临险境。

在其一番辗转之下,终于进入中天大陆的南蛮之地,结果没过多久,就被一名天象境妖修降服,作为了其看守宝库的妖兽,所受的屈辱,更是让他至今记忆犹新。

那个天象境妖修正是如今青色圆珠中的铁妖宗延。

他无奈之下,只得忍气吞声的过了十几年。

忽然有一天,宗延所在的铁峰山,突然遭遇不知名势力的清洗,铁峰山所有弟子连同宗延在内悉数被击杀。

他由于身处的宝库处于整座铁峰山最隐秘的所在,躲过了这场浩劫,趁机挣脱了束缚,逃离了出去,还顺带卷走了宗延的所有积蓄。

结果这宗延竟在其宝库中的一枚转灵珠法宝中,留下了一缕分魂。

海妖皇发现后,本欲将之灭杀,结果却没经住其一番言辞蛊惑,与其定下了契约,由其通过某种上古秘术助自己修为大增,而自己则助其寻觅一具合适的肉身供其夺舍。

由于此种提升修为的秘术,若想进阶天象境,需要大量生灵血祭,此举在中天大陆任何一处地方都恐难实现,于是在宗延的建议下,他来到了南蛮深处某个古老传送阵,传到了一处偏僻的区域。

让其没想到的是,此处区域赫然正是其出生的所在,沧海之域。

他当即凭借宗延所留下的大把修炼资源及秘术,经历数次差点陨落的修炼风险后,终于堪堪至真丹后期,在沧海之域更加无人可挡,当下便开始着手统一沧海之域。

毕竟以他当初的资质,能够将修为修炼到此地步已经是侥天之幸,若妄想再冲击天象境,非得整合沧海之域的所有资源,才能有那么一丝可能。

海妖皇轻吐了一口气,收敛心神,将灰色玉简贴于额头,神识沉入了其中。

良久之后,他放下玉简,身上泛起了浓浓的蓝色光芒,光芒虽然看似宏大,但是略显混乱,同时口中念念有词,两手不断打出一道道法诀。

片刻之后,他体表的光芒渐渐沉淀了下来,归于平静。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