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9照拂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7-07    作者:忘语


这些九婴弟子顿时觉得一股暖流随着缕缕黑气,涌入了四肢百骸,带动着他们体内的法力飞快的运转起来,同时这股暖流还渗透进了全身经脉深处,身体毛孔之中渐渐流出了一股股黑色的粘液。

钟姓道姑见此,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颇为感激的看了柳鸣一眼,不过什么话都没有说。

足足一炷香工夫后,柳鸣才一甩手,散去了手边的黑光。

这些灵徒弟子顿时只觉得身体轻盈了很多,呼吸之间,一股清气从头至脚畅行无阻,十分的受用。

钟道姑自然看出了柳鸣随手施为之下,便将这些灵徒期弟子的经脉拓宽了不少,对这些人往后的修炼之途好处自然不言而喻。

“多谢前辈!”二十几名九婴一脉弟子一阵惊喜过后,连忙向柳鸣拜谢了一声。

柳鸣一笑的摆了摆手。

以他现在的修为,为一些灵徒期修士易经伐髓不过是举手之劳,权当做是见面礼了。

接下来,在钟道姑的带领下,柳鸣走进了九婴山主殿之中。

随着他跨门而入,一股古朴而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其思绪一阵翻腾。

此处大殿看起来和百年多并没有多少变化,只是当初的九婴一脉虽然没落,但好歹大殿内还有圭如泉、朱赤、钟姓道姑三名灵师坐镇,石川等一干弟子济济一堂,看起来倒也其乐融融,而如今殿中央,却只剩下一张主座孤零零的摆放于此,有一种说不出的寂寥落寞之感。

钟姓道姑命人搬来一张主座后。二人并肩坐下,其余弟子则分两排束手而立。

“师尊,这些就是九婴一脉全部的弟子了吗?”柳鸣目光一扫,口中如此问道。

“是的,自从圭师兄陨落之后。我一个人也教导不了太多弟子,所以收的并不多,九婴一脉比你还在时没落了许多。”钟道姑叹了口气的说道。

“圭师的事情,我从黄石掌门那里也听说了,我等修士命运本就变幻无常,师尊不必难过。”柳鸣如此劝慰道。

钟道姑闻言点了点。

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人彼此闲聊了一阵,钟道姑询问了一番柳鸣这些年的修炼经过,柳鸣也更详细的了解到了九婴一脉的情况。

当年和他一同拜入九婴一脉的萧枫,薛山,万小倩等人。或是在和海族交战之中陨落,或是由于寿元到头老死,让柳鸣颇为唏嘘。

看着钟师姑日渐衰老的容貌,柳鸣心思一动,朝着桌上一点。

两个白色玉瓶和一柄火红色长剑,一面白色玉牌出现在桌上,开口道:

“师尊,这是一些能够精进法力的丹药。和两件还算不错的灵器,权当作为弟子孝敬你的礼物吧!”

玉瓶之中是当初他在凝液期时服用的冷凝丹,火红长剑和白色玉牌是两件极品灵器。一攻一守,倒也相得益彰。

钟姓道自然一眼就看出两件灵器的不凡之处,那两瓶丹药,即便隔着玉瓶,也能感应到其中散发出的惊人灵气。

这些东西岂止是不错,就是放到云川大陆那些化晶修士之中。也定然会争得头破血流的好东西。

“这……你也算是有心了,为师也就收下了。。”钟道姑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之色。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想了想后还是将这些东西收了起来。

柳鸣见此。心中却叹了口气。

他身上带着的灵器,丹药等物大都是真丹修士所用之物,最起码也要化晶期才能使用。

他习惯每过一段时间便清理一下储物器具,不必要的东西都被他换成了灵石,能够赏赐出去的真的不多。

早知会返回云川的话,他应该会提前采购一批适用的东西。

不过他身上带着的各种灵材倒也不少,只要花费一点功夫,足够能将蛮鬼宗的实力提高一大截了。

就在柳鸣和钟道姑闲谈的时候,蛮鬼宗其他山脉也纷纷收到了蛮鬼宗掌门的传讯。

……

鬼舞一脉大殿之中,一名看起来有些四五十岁模样的白衣美妇坐在主座之上,观其容貌依稀可辨是当年的鬼舞脉主林彩羽。

在她的下手处坐着两名美貌女子,赫然是钱慧娘和张翠儿。

钱慧娘一身黑衫,肤若凝脂,秀发乌黑发亮,高高盘起,面色略显冷漠。

张翠儿早已长大成人,变成了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一张瓜子脸,五官看起来极有灵性。

林彩羽手持一件传讯阵盘,脸上露出惊愕的神色。

“林师姐,发生了何事?”钱慧娘看林彩羽这般神色,不由得开口问道。

林彩羽当下将传讯内容说了一遍,钱慧娘和张翠儿顿时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这个柳鸣我当年便感觉不是寻常人物,没想到区区百多年功夫,竟然有如此成就。”林彩羽目光闪烁的说道。

钱慧娘和张翠儿对视一眼。

“柳鸣,就是当年九婴一脉的那个三灵脉的小子?”张翠儿有些不敢相信。

“翠儿,不得胡言,柳前辈如今已经是真丹境修士,莫要惹祸。”林彩羽脸色一变的训斥道。

张翠儿吐了下舌头,闭上了嘴巴。

“掌门师兄召集我等灵师前去拜见柳前辈,走吧,立刻动身前往九婴山。”林彩羽站了起来,口中不容置疑的说道。

钱慧娘和张翠儿闻言,连忙站了起来,眼中都浮现出了一丝好奇。

……

化血一脉大殿,高冲坐在一把椅子上,黄石掌门一脸严肃的站在他的身前。

高冲如今容貌变化颇大,容貌成熟了许多,身体也极为魁梧,即便是坐着,也不比黄石掌门矮多少,不过他此刻双目圆瞪,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

“师尊,此事当真吗?”高冲目光一闪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这等事情,我还会骗你不成,柳鸣如今已经是真丹后期的修为。他还在宗门的时候,你和他关系有些不好,等会拜见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一下。”黄石神色凝重的告诫道。

“弟子知道。”高冲脸色一阵阴晴变换,缓缓点了点头。

“我知道你心高气傲,但此时此刻却绝不能得罪柳鸣分毫。。”黄石冷冷的说道。

“师尊放心,柳前辈已经是真丹修士,我绝不会找死再去妄图招惹他的。”高冲面色苦涩的垂首说道。

“你明白就好,走吧。”黄石闻听高冲此言,脸色一松,带着他快步走出了大殿。

阴煞一脉山峰,一朵灰云飞射而出,朝着九婴山而去,灰云之上站着一个灰袍老者,正是当年和圭如泉颇有争执的楚奇山主。

和海族多年征战,阴煞一脉如今也和九婴一脉一样,只有他一个灵师在支撑场面了。

炼尸一脉,天机一脉的灵师此时也纷纷按照蛮鬼宗掌门的命令,赶往九婴山。

……

九婴一脉大殿,柳鸣坐于主座之上,慢慢喝着九婴山特产的灵茶,钟道姑此刻已经不在大殿之中。

他虽然坐着喝茶,神识却早已将大殿之外的情形一览无余。

各脉灵师正不断汇集在殿外的小广场上,此刻正在黄石掌门的安排下神情肃穆的站定,俨然准备等所有人到达后,一同入内参见柳鸣。

嗒嗒……

随着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的走了进来,却是彦姓老者孤身一人推门而入。

“彦道友,我和门外的道友们也算是同宗,些许俗礼,能免则免便好了,何必搞得这般郑重。”未等彦姓老者开口,柳鸣站了起来,单手一引,请彦姓老者在身旁坐下。

“柳道友说哪里话,你如今已经是真丹修士,该有的礼数是不能免的,否则如何能配的上你现在的身份和修为。今日只是门中聚会,我已经将道友回归的消息通知了云川联盟其他各派,邀请他们参加三日后的大典。”彦姓老者上前坐了下来,似有垂询之意的如此说道。

柳鸣眉梢一挑,明白这个所谓的大典,其实是借大典之名聚集各派修士,共同商讨对付海妖皇的策略。

既然事关云川联盟,他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微点了下头。

“多谢柳道友体谅,还有一事要和道友商量,万望柳道友能够答应。”见柳鸣没有拒接,彦姓老者松了口气,随即站了起来,诚恳的说道。

“先不说答应不答应,我想听听再说。”柳鸣语气平静的说道。

“是这样,如今云川大陆和海族连年征战,蛮鬼宗修士伤亡也是很大,灵师的传承几乎到了上下青黄不接的地步,大玄五派更是常有排挤之意。如今我寿元就要到头,但是宗内却没有一个化晶期的修士能够继承衣钵。万幸柳道友实力深不可测,此番回来若是能够接管蛮鬼宗,彦某也就死而无憾了。”彦姓老者说着,躬身行了一礼。

“彦兄不必如此。”柳鸣目光一闪,手一抬。

彦姓老者顿时感到一股大力托住了他的身体,身形顿时分毫也拜不下去,心中一惊,对柳鸣的敬畏又深了一分。

“并非柳某推辞,只是我早就决心终生追求大道之路,对于此等俗事实在没有丝毫兴趣,还请彦兄见谅。”柳鸣毫不犹豫的说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