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苏醒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3-11-03    作者:忘语


“你说的的确有理,好,此事就这般做了。等应付过眼前大难后,我和你一同离开白家了。”谷老三小眼一阵闪动后,终于也下定了决心。

“哈哈,这就对了。你我兄弟二人也算相识多年了,若没有把握,此等事情我怎会去做。你先将‘少主’尸体处理下,但其衣服符器等所有东西都要留下,我来救治这小子。看他样子再不相救话,恐怕真要一命呜呼了,这也要损耗我不少元气的。”关老大拍了拍谷老三肩头一下,面露笑容的说道。

谷老三点下头,大步走向了土坑边。

关老大则三下五除二将少年身上衣衫全都去了个干净,顿时露出胸前肩头腹部等狰狞惊人发白的反卷伤口,以及其他众多密密麻麻的疤痕。

即使以关老大的见多识广,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但两手却不迟疑的飞快往少年伤口附近拍打了起来,开始只是一声声,随之就爆竹般的连成了一片。

让少年身躯片刻就通体变的赤红一片起来,但身上原本有的一些淡淡水肿却也随之飞快的消失起来。

忽然关老大手中动作一停,一手往怀中一探后,竟取出一个黄木匣。

数根手指往木匣上轻轻一敲,盖子顿时“嘎嘣”一声的自行弹开,露出了里面十几根大小不一的纤细银针。

两根手指往匣中只是一抹,就有一根银针被熟练一夹而起。

关老大面sè有几分凝重下,手臂只是一动,顿时化为一片模糊银芒的往少年身上各处连刺而出……

柳鸣不知自己什么时候解除的“闭息术”,但是觉得自己头颅好像裂开般的疼痛难当,浑身上下也没有一寸地方不异常灼热,但不知何时后,各处地方又一下变得清凉无比起来,其中的舒服之意,让其都差点忍不住的叫声来,但在一种无法抵挡的深深疲惫之意下,又很快的沉沉入睡起来。

在沉睡中,一幕幕景象在其脑海深处不停变化着,其中既有一对面部不清的中年夫妇身影,但更有一些奇形怪状的鬼物脸孔,全都围着他不停的说着什么话语。

那对中年夫妇给他一种异常亲切的感觉。

少年想努力听清楚对方说些什么,但在其他嚷嚷声下却根本办不到此事,情急之下,想用手将其他鬼脸推开,但浑身上下却都一丝力气没有,不由的心急如焚起来。

就这样般的不知过了多久后,柳鸣终于在一股热流在体内来回滚动下,缓缓苏醒了过来。

结果他刚一睁眼,立刻就看到了近在咫尺处的一张四方的中年男子脸孔。

而此男子一见其醒来,立刻毫不客气的低喝道:

“什么都不要想,赶紧运功,否则前面那般多工夫就全白费了。”

柳鸣一听这话心中一凛,不及多想下,立刻心中默念某种熟悉口诀,开始引导体内这股热流往腹部某处徐徐流去。

这时,关老大才长松了一口气,将放在少年胸口的一只手掌一收而回,站起身来冷眼观看柳鸣的一举一动。

不知过了多久后,少年异常苍白脸孔上终于有了一丝血sè,并再次睁开双目的望了过来。

“多谢前辈相救之恩,否则小子可能真要一命呜呼了。”柳鸣低声站起身来,微微一躬身的说道。

虽然他不知眼前之人是何来历,但既然出手相救,自然让其心中十分感激的。

此刻他也看清楚自己所处地方,赫然是离河边不算的一处洼地中,而自己身上已经被换上一件崭新的锦袍,几处伤口也都已经包扎了起来,并有丝丝的清凉之意,显然也都用上了上等药膏。

而最让他担心的闭息术后遗症,也在对方相助调理过一番后,将原本应该早就爆发的内伤全都硬生生的压制住了。

不过虽然对方手法异常高明,但现在体内情形实在太糟糕了,伤势再次发作应该只是迟早的事情。

他在凶岛上从一些囚徒身上学来的偏门秘技纵然对敌时十分有用,但也十分的霸道,几乎可以说是伤人伤己的东西。

若不是从‘亁叔’上另学来了一套吐纳之法,身让体恢复能力远超普通人,也绝不敢这般频繁催动这些秘技的。

他自认没在河中伤势发作毙命,这套无名吐纳之法应该起了绝大的作用。

关老大一见少年这般镇定,心中倒是一愣,但面上反而一笑的回道:

“没什么,关某等人救你也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怎么,这里并非前辈一人。”柳鸣有些意外的问道。

“我有个同伴去处理一下其他事情,很快就会回来了。看小兄弟样子也是好几天没进食了,先吃点东西再说其他的。”关老大面上堆满了笑容。

接着他走了几步后,再一躬身就不知从掏出一个花布包裹来,一打开后,里面竟放满了各种jīng致异常的点心,并一股脑儿的全拿到了少年面前。

柳鸣肚中的确早已饿坏了,称谢一声后,就不客气接了过来,左右开工的往嘴里狂塞起来。

转眼间,七八个拳头大小点心就全都进了少年的腹中,进食动作这才放慢了一些。

“小兄弟不用急,若是不够的话,关某这边还有的。对了小哥贵姓,如何负这般重伤的出现在这里。”关老大笑呵呵的问道。

“晚辈姓扬名元,是从商之人,原本是和叔父带着一批贵重货物到另一地方准备与人交易,没想到在半路上遇到一群劫匪,结果我跳入河中逃生,而叔父他还不知生死的。”柳鸣略一沉吟后,就报了一个假名,脸上也恰到好处的现出一丝悲伤之意。

在凶岛的时候,柳鸣曾经专门跟一个赫赫有名的骗子学过一些控制情绪和面目肌肉的小技巧,因此作出这般一番表情实在是轻而易举的。

现在他已经被刑部通缉,报出真名自然是自找麻烦的私情。

“原来是碰上了劫匪,杨小兄弟要节哀了。最近世道的确有些不太平,不过这些匪徒竟然光天化rì下干出劫杀良民的事情,实在是胆大包天。回去后,我就让老爷给附近官府递张名帖,一定督促衙役将这伙匪徒抓捕归案。”一听是劫匪,关老大顿时有几分怒意的说道,此话倒是出自真心。

要不是他们护送的少主,也是被劫匪杀害了,二人又怎会落到现在这般下场。

“若真能如此,晚辈代叔父在天之灵要多谢贵家主大恩了!”柳鸣神sè看似凝重的说道。

“这是小事,不算什么。但我观小哥浑身伤势,似乎是与人激烈争斗所致,并且还动用了几种激发潜力之技,否则关某救治的时候,也至于这般难以下手的。”关老大看似不经意的又问了一句。

“晚辈和家叔都曾经习过一些技击之术和一些偏门秘技,所以和那伙匪徒先是大战了一场,只是寡不敌众才只能跳河逃命的。”柳鸣不加思索的回道。

“杨小兄弟,你太谦虚了吧。你明明身具灵脉,已是修炼出一定元力的炼气士,怎能说自己只懂得些技击之法呢。那逼你跳河之人,恐怕也不是一般的劫匪吧。”关老大听到这里,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sè。

“灵脉是什么?炼气士,晚辈倒是听人说过一些的。”柳鸣闻言,倒是真的一怔。

“小兄弟,你难道不知道炼气士就是灵脉者,但只是灵脉者中的最低在吗?你若不是的话,又从何处得到修炼之法,并修出这般一身不浅的元力。。”关老大望着少年,双目一下微眯了起来。

“晚辈的确不知道什么‘元力’,不过在小的时候无意中得到一套无名吐纳之法,有强身健体之效,这些年一直在修炼的。难道这就是关大叔口中的元力修炼之法!”柳鸣目光闪动几下后,才露出恍然之sè的说道。

“原来如此,这倒是有可能的。元力修炼之法虽然一向被各大炼气世家掌控的,但是低阶修炼口诀也有一些流落在外的。可惜啊,要是小兄弟还懂的其他炼气士手段,并再有一件符器傍身的话,区区一些匪又能奈何了你分毫。”关老大显然也没有深究此事的打算,摇头晃脑的说道。

“前辈刚才用来给小子疗伤手段,莫非就是用的元力。这般说,关前辈也是一名炼气士!”柳鸣脸上看似平静的说道,心中却一阵汹涌翻滚起来。

在逃亡途中遇到炼气士,原本就是一件意外事情,现在竟然又碰到了一名,这可真是远出乎其预料的事情。

而有关炼气士的传闻,他走啊就从凶岛上诸多凶徒口中听说了不知多少遍了。

在他们口中,这些炼气数量在大玄国非常少,平常和普通人接触不也多,但人人都具有不可思议的本事,要么可以身轻如燕的踏草而行,要么可以直接施展隔空伤人,更厉害些的,似乎还能够让身体变得力大无穷,兼刀枪不入,水火不浸,足可做到千人敌的地步。

而辨认他们的唯一标识,就是他们施展特殊手段时,一般手中大都会持有式样怪异的“符器”,并在发动时会散发出各种各样的光芒异像。

当然也有些凶人说,一些最厉害的炼气士也能够不用符器直接空手施展的。

故而柳鸣当初一见到那蓝袍男子竟然拥有符器后,立刻拔腿而逃。

要不是如此的话,恐怕他早就丧命对方诡异攻击之下了。

而现在对方竟然说他也有什么‘灵脉’,也是一名炼气士,这怎不让其震惊。

几乎一瞬间,他就立刻想到了‘乾叔’曾经传授的那套无名口诀。

(获得第二批凡人单本实体签名书赠送的威信书友,忘语已经在威信平台中随机抽出了,名单如下:刺破青天、侠骨柔情、兰海洋、森林魔王、王大力、brady、张晓蕾、阿飞、大香蕉、醉酒戏红颜、张玉志、霍世平、清风、代豪、顺其自然、年纪大了、宇飞、易俊、骑着蜗牛去找爱、沐浴阳光。另外晚上将抽出第二名大奖得主哦!

大家加入威信平台方法,可以直接去我腾讯威博上去扫描二维码标识,也可以点击威信平台下面“通讯录”--点击上方“+”----进入查找公众号----搜寻“忘语”或威信号“wang--yu----”)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