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2现身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7-03    作者:忘语


“受死!”

为首的凝液后期巅峰海族一呆,旋即暴怒的大喝一声,猛地一咬舌尖,张口喷出一道鲜血落在身前法轮所化的绿色巨蟒身上。

绿色巨蟒周身绿光大放,身躯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的复原,接着庞大的身躯一晃,猛地张口一吐,一蓬纤细绿丝密密麻麻的激射而出,速度极快,转眼间便射到了张绣娘身前。

张绣娘方才催动剑道秘术一击斩杀了短矛海族,面色已是苍白如纸,嘴角垂下一道血痕,本就带伤的她,如今显然已经是强弩之末。

见此情形,她强撑一口气,手腕一转,白色长剑上泛起了一层剑气,组成了一道扇形的剑芒,护住全身。

便在此刻,一道绿色电芒从侧面激射而至,轰击在了扇形剑芒之上。

砰的一声巨响!

扇形剑芒轰然消散,却是另一名持锤海族所发。

紧接着,一蓬纤细绿丝激射而至,重重击打在白色长剑之上。

白色长剑发出一声巨响,上面剑光全消,脱手被震飞了出去,张绣娘身躯大震,牵动伤势,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从半空掉了下来。

为首海族大喜,单手一抓,五指上冒出道道水光,缠向了张绣娘。

张绣娘浑身无力,此刻抬一抬手都困难无比,脸上闪过一丝绝望之色,只得闭目等死。

下方人群中也传来一阵惊呼。

就在此刻,她耳边“嗖”的一声破空响传来,接着身体一紧,似被人拦腰抱住,接着整个人腾云驾雾的飞了起来。

“诸位既然敢当着我的面动手,那就不要走,全都留下吧。”一个温和的男声传进了她的耳中。

张绣娘睁开眼睛,只见紫晶被一个青袍男子抱在怀中,但等其看清楚男子面容后,当即娇容一颤。

这个青袍男子。自然便是柳鸣。

不远处,那两名海族也是一惊,用神识在柳鸣身上一扫,并未能查看出修为深浅后。立刻面色大变。

“不好,是化晶期修士!”

为首的海族面上惧色一闪,二话不说的一挥手,绿色巨蟒激射而至,托起了身体朝着远处飞射而逃。

另一个巨锤海族反应稍微慢了一点。但也立刻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破空而走。

“哼!”

柳鸣冷哼一声,单手一挥,身上黑气大放,一闪之下从中窜出了两条黑色蛟龙虚影,一左一右的分别追了上去,一个闪动便到了数十丈之外,追上了逃走的两名海族,速度快的惊人。

“轰”“轰”两声,蛟龙虚影爆裂而开,化为两团黑光。将两个海族无声的吞噬其中。

直到此刻,下方的人群此刻才反应了过来,发出一阵惊呼。

精绝族长原本正笑吟吟的看着即将被击杀的张绣娘,憧憬着自己的春秋大业,结果事情随着半空中忽然出现的青袍男子而发生了大逆转,他脸色忽的变得煞白无比,满脸的不可思议。

“柳……柳前辈……”人群之中,越姓男子怔怔的看着半空中的柳鸣,呐呐的说道。

他身后的那几个灵徒修士也一副目瞪口呆的神情。

“你是……柳师弟……”张绣娘看着柳鸣的面容,仍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好久不见。张师姐。”柳鸣低头看了张绣娘一眼,微微一笑的说道。

张绣娘此刻才意识到自己被柳鸣抱在怀里,面色一红,轻轻一挣。从柳鸣怀里站了起来,落到了一旁。

“多……多谢师弟救命之恩。”张绣娘脸上犹有一丝红晕未退,行了一礼道。

“师姐客气了。”

柳鸣摆了下手,然后手一招,远处的两团黑光飞快的飘了过来,再黑光一敛。露出了两个海族的身影,不过二者现在都是双目紧闭,动也不动,全一副生死不知的样子。

看到柳鸣举手投足间就制服了两名海族,精绝族的人包括那个族长一个个都是面如土色,不知谁开了个头,一声呐喊,竟纷纷转身朝着远处飞逃而去。

柳鸣目光一扫手一挥,掌心之中雷光一闪,一道手臂粗细的金色电弧激射而出,然后突然一分,化为了十几道稍小一些的电弧,分别朝着飞逃的精绝族人追去。

精绝族长修为最高,逃的也是最快,一片蓝盈盈的盾牌灵器托着身体,转眼间便逃出了数十丈,背后忽的传来一声雷电轰鸣。

“前辈饶命……”精绝族长惊骇之下,想要说些什么,可惜这些金色雷光丝毫没有停顿,轰然落下。

蓝色盾牌仿佛纸糊一般,被金色雷光一下撕裂。

金色电弧围着精绝族长的身体一绞,雷光一闪,精绝族长来不及发出惨叫,身体便化为了灰烬。

其他一些妄图逃生的精绝族人,也无一幸免,雷光一响之下,便尸骨无存了。

柳鸣下手如此之狠,法力更是强悍,弹指一挥间斩杀了十余名精绝族,其中更有两名凝液修士,这一幕让周围的散修们一时噤若寒蝉,没有一人敢说话或是别的动作,生怕自己一动,会引的柳鸣一道雷光劈下来。

“柳师弟,你……”张绣娘微张着嘴,骇然的看着柳鸣。

便在此刻,下方阁楼之中一道血光激射而来,光芒一闪,现出了一个血红衣衫的青年男子,面色看起来有些苍白,似乎有伤在身。

“张师姐……”血袍青年原本满脸焦急,一看到眼前的情景顿时为之一怔,目光转了几转,落在了柳鸣身上,满脸的惊疑。

“血残师弟不必担心,这位是柳鸣柳师弟,乃是云川大陆蛮鬼宗的弟子,也是我云川联盟之人。”张绣娘急忙说道。

“原来是蛮鬼宗柳师……叔,在下血河殿血残见过。”血袍青年闻听此言,虽然仍有疑惑之色,但忙拱手对柳鸣行了一礼。

他说到柳鸣称呼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瞟了张绣娘一眼。

柳鸣身上气息庞大,显然修为在凝液期之上,他不敢对柳鸣称呼师兄,改成了柳师叔。

“血兄不必客气。”柳鸣对这些称呼倒是无所谓,目光四下一扫,淡淡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

“下面阁楼是我云川联盟的地方,柳师……叔如果不嫌弃,就请到这里坐一坐吧。”张绣娘迟疑了一下后,对柳鸣的称呼也改成了师叔。

柳鸣嘴角一动,看了此女一眼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抓起两个海族,然后飞了下去。

张绣娘顿了顿,对云川联盟那些还没搞清楚情况的灵徒弟子们飞快吩咐了几句,便带着柳鸣进了阁楼。

张绣娘等人一走,高台附近的散修人群顿时如炸了锅一般沸腾了起来。

双鳌岛竟然出现了一名化晶期的人族修士,轻描淡写的就擒杀了几名海族,还随手覆灭了精绝族的核心势力,如此一来,云川联盟在双鳌岛算是彻底站住了跟脚。

一些原本还在观望的散修,纷纷表示愿意加入云川联盟。

“没想到柳前辈竟然是一个化晶修士。”越姓大汉一行人中,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面露憧憬之色的说道。

“嘿嘿,我们竟和一名化晶期修士一路同行,也算混了个脸熟了!走,我们也去报名。”越姓大汉则是兴奋的说道。

他们越家只是一个寻常的散修小家族,若是能和柳鸣搭上一点关系,对他们的好处自然是不用多说了。

……

阁楼的客厅之中,柳鸣等人坐下之后,很快有人奉上了灵茶。

“柳师叔,想不到一百多年未见,你已经进阶到了化晶期,真是可喜可贺,不知这些年你在何处修炼?为何一直没有你的音讯?”张绣娘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张师姐,你我当初也是同辈,师叔二字就不必了,还是按照以前称呼的好。”柳鸣淡淡一笑的说道。

“不敢,师叔如今既然已经是化晶修士,小女子岂敢这般放肆了。”张绣娘面色一肃的说道。

柳鸣闻言神色一动,也就没有坚持什么。

“此事其实说来话长,柳某百余年前遭遇了意外,被一处空间裂缝吞噬,传送到了另一个大陆……直到近日才得以返回到沧海之域。”当下,他简略的说了一下这些年的经历。

张绣娘和血残闻言面面相觑,一时没有说话。

“不说这个,柳某在来这双鳌岛的路上,听说了现在沧海之域的情况,海族如今势力似乎大涨,这是怎么回事?”柳鸣话锋一转的询问道。

“柳师叔有所不知,海族现在已经是沧海之域名副其实的第一大族,不单是我们人族,如今其他各族修士都被海族势力压制的东窜西逃。”张绣娘修眉微蹙的叹道。

“海族何以如此势大,当年沧海王族实力虽然强横,似乎还没有达到这等程度吧。”柳鸣眉头微微一皱的说道。

“此一时彼一时,沧海王族已经被降服,如今称雄沧海之域的,是海皇宫了。”血残恭敬的对柳鸣的说道。

“海皇宫……”柳鸣闻言,大感意外,脑海中依稀浮现一个白袍身影。(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