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8血河真经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7-01    作者:忘语


他被螟虫之母撕开的空间裂缝所吞噬,卷入了空间乱流之中,一直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也不知漂泊了不知道多久,只隐隐约约最后记得胸口的八爪章鱼自行化作银色铠甲护住全身要害处,同时依靠自己体内天妖精血恐怖的恢复力和剑丸护体,这才没有在空间风暴之中被切割的粉身碎骨。

从眼下的情况来看,他似乎被传送到了一座小型海岛之上。

虽然还不知道这里是何处,但肯定已经不在两界岭附近了,但看周围的环境以,应该还在人界。

不过,只要能够逃离那个通玄血祖的追杀,他便觉得庆幸无比了。

他翻手从须弥戒中取出一枚疗伤丹药服下,一股暖流在体内流淌开来,在天妖精血的加持下,身上的伤势恢复速度骤然加快了不少。

他再休憩了片刻后,精神力恢复了些许,才蓦然站起身来,一拍腰间剑囊,将附近地面上遗落的金色圆珠一收而起,同时单手一点眉宇,将庞大神识散发出去,轻易笼罩住了整个小岛。

此处天地元气比中天大陆明显稀薄不少,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这座只有数十里大小的小岛上,基本没有什么妖兽的存在,是一个十分安全的地方。

“咦!”

柳鸣脸色一动,在十几丈外的一块石头旁,竟有条十分眼熟的色断臂躺在了地上。

他一眼就认出,此手臂正是那血祖肢体。

柳鸣只是心念一转,也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隐约记得在空间风暴爆发之时,曾听到一声惨叫从背后响起。看来这血祖也被卷入空间乱流的裂缝,还正好将一条胳膊切了下来,随其传送到了此处。

让他随之一喜的是,那条手臂的食指上,戴了一个墨绿色的宝石戒指,从其中散发出的淡淡波动来看,应该是血祖的储物戒。

柳鸣按捺住心中的兴奋。大步走到血祖手臂旁边,俯身将储物戒取下,仔细打量一番后,小心翼翼的收起。接着在原地盘膝坐下,取出一枚恢复法力的丹药吞服了下去,双手再各握一块上品灵石,缓缓运转法力。

此刻的他,体内法力近似枯竭。必须先回复一些,才能再谈其他事情。

小岛之上安静无比,根本无人打扰。

柳鸣花了大半天的时间,稍微恢复了一点法力,就迫不及待的取出了血祖的储物戒。

本以为储物戒指上会设下禁制,要花一番功夫才能打开,哪知道他只是以法力稍微祭炼了一下,却发现上面的神识若有若无,轻易便将之抹去了。

看来这血祖要么是身受重伤修为大降,要么就是距离此处太过遥远。神识禁制之力已经衰减的可有可无了。

柳鸣将神识探入了储物戒,片刻之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神色。

一挥手,一堆东西哗啦掉在了地面上。

却是一堆大小不一的灵石,数量差不多有七八百万左右,除此之外,便只有一部看似十分破旧的血红色经书。

他拿起经书,目光一扫之下,残破经书封面上,依稀可见四个古朴大字:血河真经!

这名字他没听过。不过从名字上来看,应该是一部血道功法典籍。

柳鸣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原以为这是血祖这个通玄大能的储物戒,会给他一个惊喜。没想到竟然只有这么点东西。

他哪里知道,血祖在血河之底被关押了无数年月,刚刚被螟虫之母释放出来,身上的丹药,法宝等物,早就被他在这无穷岁月或是用光。或是在挣脱封印之时损毁殆尽,也就剩下这么一点灵石和一部修炼典籍了。

柳鸣叹了口气,将灵石随手收进了须弥戒,随后找了一个树荫处盘膝坐下,细细翻看起这部经书起来。

这部血河真经应该是血祖修炼的功法,对于通玄大能的修炼功法,他还是有几分兴趣的。

而且以血祖对他的痛恨模样,日后若是再不慎遭遇,必然还不会放过自己。

而他在进阶天象之前,也不指望能够和通玄大能对抗,只希望能通过这部血河真经,了解到对方功法的一些特点,日后再遇到血祖,能够增加一些逃脱的机会。

柳鸣逐字逐句的看了下去,很快将血河真经看了一遍。

经书前半部共分十八章,详细记载了血河真经从灵徒期到通玄境的完整修炼之法,此种功法有些有悖天道,从灵徒起开始就需要抽取活人鲜血,到了化晶期开始,更是需要大量的修士精血。

由此可见,这血祖修至通玄,不知是踩着多少生灵尸体才能一路走到现在的。

看其中记载的功法和威能描述,倒也是厉害异常。

不过要研究这门功法的弱点,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柳鸣大致浏览一下后,便翻看起了经书后半部分。

后半部经书中记载了十几种威力强大无比的血道秘术,威力之强,让柳鸣看上去都大为心动。

不过这些秘术施展起来,大都需要血河真经为基础,而且比之前的功法修炼更为血腥,大都需要祭炼众多活物生灵,有的甚至要高阶修士精血为媒,端是邪门无比。

这让柳鸣看的不住大摇其头。

不过在其皱着眉头将整部血河真经看完后,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

在经书的最后面,他找到了一门看起来对他颇为有用的秘术,叫做血灵yankuai,不需要外力和血河真经为基础,就能修炼施展。

柳鸣急忙仔细阅读了下去,小半日后,才有几分恍然起来。

按照典籍上的记载,这血灵yankuai明显是一门禁术,可以通过燃烧自身精血,瞬间增强肉身之力,而且增幅的效果非同小可,能够增强三成左右的力量。

不过根据经书记载,每次施展血灵yankuai都会对身体造成很大的危害,因为这门秘术本就是燃烧身体的精血,施法之后,身体会因为精血枯竭,很长一段时间陷入虚弱之中。

柳鸣脸上露出了无法抑制的狂喜!

他如今肉身之强,早已远超越同阶的真丹体修,若是能够再增强三成,单靠肉身之力,估计也能力拼天象修士了。

尽管这血灵yankuai有一定的后遗症,但对他来说,仍然价值极大。

接下来的几日,柳鸣便在小岛之上静静打坐修炼,六七日之后,身上的伤势便痊愈了,法力也恢复如初。

被血祖一击打成重伤昏迷的蝎儿,经过这几日的修养,也苏醒了过来,柳鸣将血祖的那条手臂用真丹之火炼化成了精纯的元气,灌入了蝎儿的体内。

通玄大能的手臂蕴含的元气果然惊人,蝎儿身上的伤势非但立刻痊愈,体内法力更是猛增了一大截,几乎达到了真丹中期巅峰,让柳鸣咋舌的同时,也感到一丝欣慰。

既然法力已经恢复,柳鸣便没有再继续待在小岛上的打算。

这一日,他化作一道黑光朝着某个方向疾驰而去。

不久后,前方映入眼帘的,都是清一色的蔚蓝海面,荡漾的海波发出哗哗的声音,让其有了一种久违的心旷神怡之感。

柳鸣一边朝着远处飞驰,神识也扩散开来探索着周围的一切。

此处海域看起来平静无比,海中的妖兽也大多数都是灵徒期的实力,连凝液期的海兽也很少见。

柳鸣见此,心中不禁暗暗猜测自己可能被传送到了中天大陆的偏远之地。

飞了差不多半日的路程,柳鸣目中忽然精光一闪,身形蓦然停在了半空中。

前方数十里的海面之上赫然传来了一阵激烈的法力碰撞,正是十几名修士分成了两伙,正在互相拼杀。

争斗的双方都是灵徒期的修为,一方是七八名人类修士,为首的是一个灵徒后期的锦衣大汉,手持一件绿色长刀法器。

另一方赫然是一群身上长着鳞片的异族,数量也是六七人,修为最高的是一个灵徒期大圆满的银袍壮汉,手持一柄丈许长的银色三股叉,和人族的锦衣大汉斗在一起。

银袍壮汉上半身虽然是人形,下半身却已经化为了银色鱼尾,每次一甩都在海面之上掀起了巨大的海浪,逼得锦袍大汉练练后退。

锦袍大汉修为原本就弱对方一筹,此刻更是在海面之上斗法,更是处于劣势,若非手中法器犀利,早已撑不下去。

其余的几个异族,也都化作了半人半鱼的形态,将比他们数量稍多的人族修士杀的练练后退。

“海族!”

柳鸣瞳孔骤然一缩。

这种半人半鱼的异族,在他的记忆里只有云川大陆所在的沧海之域的海族才具有的战斗形态。

莫非此处是沧海之域?

柳鸣心中狂喜的想道,心念电转间,单手一掐诀,就将身上散发的灵压调到了凝液初期的层次,宾包裹着一阵黑气,朝着前方激射而去。

片刻后,他就到了激斗海面附近处。

人海两族修士这时才察觉到了柳鸣的到来,不约而同的各自退开,纷纷面露警惕之色的看向柳鸣。

这时,柳鸣身上的黑气消散开来,露出了真容。

锦袍大汉等人族修士一方看清后,顿时面上露出了大喜神色。

“凝液期人族!”

银袍海族等人却骤然一惊,纷纷换上了畏惧的表情。

(呵呵,第五卷终于结束了,忘语开始写第六卷了哦!)(未完待续。)x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