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5夺路而逃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6-30    作者:忘语


“人族小辈,当日你不知用何种卑劣手段夺走了这一套山河珠,还真炼制成了法宝,如此一来倒是省了老夫不少功夫,今日便连同你的小命一同拿来吧!”血海之中,一个低沉的声音传出。

通玄存在的传音不仅浑厚异常,且声波之中参杂着摄人心魄的强大灵压,纵然柳鸣神识之强早已可与天象境比肩,此刻也只觉耳背一阵刺痛,不禁有些头昏脑涨起来,遁速自然是骤然间下降不少。

区区几个呼吸的工夫过后,血祖所化的血海已经追至柳鸣身后千丈之处。

柳鸣感觉到身后传来的阵阵威压,心中蓦地一沉!

即便他有些手段,甚至能斩杀天象存在,但是在通玄级别的玄无常面前仍根本不值一提的,若是真被对方追上话,能够活命的机会可是微乎其微的。

他心念电转之下,身形一个模糊,直接化作四道一般无二的身影,再背后银色肉翅一振,竟各自带着一连串残影朝一旁的螟虫密集之处一冲而入。

柳鸣凭借在幻境中锻炼出的出神入化身法,所化四道虚影,游刃有余的穿梭在茫茫虫海中。

那些螟虫才刚刚反应过来,柳鸣就化作一道黑线从其身旁一闪而过,根本无法捕捉到其真正的身形所在。

玄无常见此,却毫不犹豫的带着漫天的滚滚血海,直接紧随柳鸣所逃方向,一头栽入了螟虫大军之中。

他虽说与螟虫之母有结盟之谊,但根本不会在乎那些低阶螟虫的死活。如今盛怒之下,更是连原先的些许避讳也免去了。

“嗷嗷嗷”的惨叫声传来!

那些低阶螟虫方一沾染血海。整个身体就鼓胀而起,接着浑身精血从体内激荡而出。直接被吸入了血海之中。

转眼间,数以万计的低阶螟虫及人族修士,就因为沾染到血祖所化血海,而化作一具具干尸而亡。

柳鸣见血祖与自之间的距离非但没有拉大,反而又拉近了不少,更是背上冷汗直流。

更要命的是,附近大批量的低阶螟虫,也不知是受了什么指示,还是根本毫不在乎血祖的屠杀行为。突然纷纷聚集过来,结成了一堵堵密不透风的虫墙,直接挡在了柳鸣的面前。

对于柳鸣而言,低阶螟虫组起的虫墙根本不足为惧,但此刻若是出手清除,速度显然会大受影响的。

而此时此刻,其只要慢上半分,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陷入万劫不复境地!

柳鸣只能一咬牙,顷刻间改变原本逃遁的方向。改为朝半空中天象境修士激斗处破空而去。

他虽无意将祸水东引,但如今性命攸关之际,只能寄希望于能借助那些高阶修士之力,能抵挡住血祖片刻。给自己制造出几分脱身机会。

然而未等他飞到上方战团中,滚滚血海已经卷至至身后不足数百丈处了,阵阵刺鼻血腥味滚滚传来。

“小子。乖乖的束手就擒吧!”玄无常在血海中发出一声怪笑,手指轻轻一动。滚滚血海中,一根根水桶般粗细的血色藤蔓飞快凝聚而出。眨眼间化作了成百上千根,朝前疯狂的挥舞而去。

所过之处,惨叫声四起!

无论是人族修士,还是螟虫,一接触血色蔓藤,就被直接吸干而亡。

柳鸣心中大凛,一边奋力催动遁光,一边强行的催动足底的苦轮剑,向身后的血海放出一道道紫色的剑气做着抵抗。

然而紫色剑气稍一触及血色蔓藤,便直接溃散而开,只能使其前进速度慢上些许,面对铺天盖地的血色蔓藤,根本起不了多少效果。

破空声大作!

数根血色蔓藤交织闪烁的往高空一凝,就幻化成一张血色巨网,如电般往柳鸣所在罩去。

柳鸣大惊,法决一凝,其余三道虚影一闪而至的挡在了身前,同时身形一晃,本体在“嗤嗤”破空声速度骤然大增的激射而出,

三道虚影在血色巨网中,眨眼间溃散成屡屡黑烟。

血色巨网一击落空,又有数百根血色蔓藤,才四周激射而至,以血色巨网为中心,交织缠绕成一只百丈大小的血色巨掌,以迅雷之势朝柳鸣一抓而去。

柳鸣见此,脸色大变,猛然单手一按腰间剑囊,就打算放出剑丸的加以拼命!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金光一闪的出现在柳鸣上空,紧接着大片璀璨星光从中狂涌而至,在柳鸣身后飞快结成一团刺目光团。

“砰”的一声巨响!

在红白两色光芒的激烈冲撞中,星光凝聚的刺目光团迅速黯淡,但正在此时,无数点点星光从四面八方狂聚而来,纷纷涌入光团之中,竟凝结成一面巨大的金色光墙,挡住了血色巨掌一击!

正是发现柳鸣情况不对,飞身赶来支援的金烈阳!

柳鸣心中一喜,还来不及向其称谢,却发现前方金色光墙“呲啦”一声支离破碎!

“快走,我只能为你拖延上片刻!”

金烈阳朝柳鸣匆匆传音一句后,浑身星光一闪,口中晦涩的法诀念出。

只见其身上刺目的白色星芒不停的闪亮起来,一卷卷星光从体内毫不保留的激射而出,身后的法象虚影也是渐渐凝实起来,化作了一条金色巨龙虚影的冲天而起。

一声龙吟声响起,声震九天!

柳鸣望了一眼金烈阳后,不敢怠慢,手中法决一催,再次化作一道紫光直接激射而走。

以金烈阳天象境的修为,面对血祖仍然束手无策的话,自己留下也帮不上太多的忙。

“区区天象境存在,竟敢挡本座去路,看来是活得不耐烦了!”

只听背后传来玄无常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

接着身后一阵剧烈的颤动夹杂着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一团团血色夹杂着淡淡的金光四散而开,金烈阳的身影从空中倒射而出。

此时的他浑身鲜血淋漓,身后的法相虚影也是骤然消失不见,俨然方才强行对抗血祖的一击,已经让其身受重伤了。

金烈阳再看了一眼堪堪遁出千丈之遥的柳鸣之后,二话不说的一催护体神光,化作一道金光的破空而逃。

血祖玄无常似乎没料到区区一名天象境修士可以接下自己一掌,眼中惊色一闪即逝,但但没有要追的意思,反冷哼一声后,就继续卷动血海,朝着柳鸣所在急追而来。

与此同时,螟虫之母所在的空间裂缝前,原本就苦苦支撑想要封印通道的人族通玄一方,在三名邪道通玄蓦然过来干扰后,不得不分出三名通玄修士前去牵制,顿时显得手忙脚乱起来。

在螟虫之母疯狂挣扎之下,由数位通玄大能催动镇宗法宝用来关闭空间通道的禁制光幕,已经被螟虫之母撕开了一角,其一只洁白如玉的巨爪,再次强行从通道之中挤出。

只见其巨爪一挥,一股看似普普通通的飓风刮起,从中却传来一阵无以名状的强大灵压,朝四面八方席卷直下。

原本勉励维持的人族通玄大能见状,只得大惊的暂时停下手中法宝,纷纷躲闪避开起来。

三名邪道通玄修士趁此机会,竟不再顾及人族大能的牵制,纷纷发动攻击,直接冲向了禁制光幕破损的一角,企图彻底将禁制打破,彻底放出螟虫之母。

一时间,整片虚空被各种傀儡、灵光、巨峰、空间裂缝、毒雾所充斥,看起来混乱之极。

通道之中的螟虫之母本体不断扭动肥硕的身躯,不顾一切的破坏着整个空间封印禁制。

尽管如此,由于其身躯实在太过庞大,想要彻底从空间通道中挤出,还需要花费不少时间。

……

与此同时,某处虚空之中。

这里似乎没有天,没有地,四周都是一片片看似虚无缥缈的白色烟雾,缓缓流转间,散发着阵阵柔和的白光。

一名白衣白发的老者,正垂手而立,看着前方某处虚无。

突然,其前方传来一股异样的空间波动,接着一阵扭曲变形过后,现出了一个白蒙蒙的模糊人影。

“天河,唤我前来,所为何事?”人影转首看了白发老者一眼,如此说道,声音显得有些空洞漠然。

“宫主,如今那螟虫之母,意欲破界侵袭此界,我等是否……”白发老者面色恭敬的朝模糊人影一拱手,口中如此说道。

“螟虫之母?你说的是来自虫界那头达到永生境的虫母吧。”没等老者说完,模糊人影就出言打断道。

“宫主明鉴。”白发老者点头道。

“这些下界之事,我不便过分参与其中的,你虽来自于此界,但既已入天宫,便应与之再无任何瓜葛了,你可明白?”一阵沉默后,模糊人影淡淡道。

“……是,宫主。”白发老者轻出了一口气的说道,神情略有些落寞。

“天道轮回,五行气运,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便由其自生自灭罢。”模糊人影说话间,周身泛起刺目白光,当最后一个字出口时,身影已消失不见,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