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4旧恨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6-28    作者:忘语


当柳鸣身形融入黑色雾蛟,黑气腾腾的一连突破了三团螟虫方阵后,终于引起了不远处,一头长着两颗脑袋的巨型螟虫注意!

其一声嘶吼之下,带着滚滚灰气,朝柳鸣所在飞快游走过来。

柳鸣心中一凛。

此虫气息不弱,大概有天象中期左右威压,两颗脑袋张口喷吐下,一团团毒液朝柳鸣所在溅射而至,阴毒异常。

他眉头一挑,袖子一抖,一溜黄光飞射而出,赫然是六颗山河珠被其一齐祭出,紧接着一阵浑厚的低鸣之声传来!

一座数十丈大小的黄色山峰,以泰山压顶之势急坠而下,山底黄光大盛,一圈圈黄色光晕荡漾而开。

下一刻,“嗤嗤”声大起!

黄色光晕在疾风骤雨般的毒液侵袭下,化作无数黄绿两色青烟的扶摇直上,所幸黄色山峰在一阵光芒闪烁中,并没有就此溃散!

与此同时,原本包裹柳鸣身上的黑色雾气中,突然传来一阵龙吟虎啸之音!

接着两边各有三蛟三虎一窜而出,分上中下三路,张牙舞爪的朝双首螟虫所在扑去。

“冥狱”

未及黑雾凝聚的龙虎触及双首螟虫,柳鸣手中法决一变,口中低喝一声。

一阵闷雷般的轰鸣过后,所有雾蛟雾虎纷纷爆裂开来,化作了万丈黑光,直接将双首螟虫吞没在了其中。

尽管柳鸣整套战术如行云流水一般,分寸拿捏的恰到好处,但对手毕竟是天象期螟虫!

只听一声怪叫从黑光虫传出,顿时一卷卷灰色波浪从黑光中喷涌而出,朝四面八方激垩射而去。

原本正欲凝聚成型的冥狱,在这些波浪的冲击之下,开始摇摇欲坠起来。

柳鸣有过之前与天象境螟虫交手的经验,自然不会让对方就这般挣脱而出,当即眼中精光一闪,朝身前的黄色山峰飞快一阵点指。

黄色山峰在虚空中猛然一颤的拔地而起,紧接着一条条黑色长河虚影骤然浮现而现。

黄色山峰在黑色长河的交织之下猛然暴涨了大半截,带着无尽威势,直接飞至冥狱上空。

接着漫天的黄色霞光从峰上席卷而下,使得原本翻滚不定,几欲溃散的冥狱空间,顿时安稳了几分。

双首螟虫似乎意识到了不对劲,突然背后腾起一个硕大无比的双首巨虫虚影,巨大身躯一阵疯狂扭动,放出一道道海浪般灰色波纹,狂暴无比。

“砰”的一声!

在双首螟虫放出法相虚影之后,终于将柳鸣困在身上的冥狱黑光冲散开来!

结果就在其堪堪脱身的瞬间,黄色巨峰上数道黑色长河一个模糊之下,竟绳索般的在双首螟虫表面飞快缠绕了数圈。

接着大片黄色霞光倾泻而下,双首螟虫只觉四周空气猛地一紧,身体显得奇重无比,在虚空中竟无法站稳脚跟。

柳鸣冷笑一声,双臂齐动打出一道道法诀,化作巨山的山河珠表面灵光一闪后,就直接一落而下。

轰的一声!

黄色巨峰重重的砸在了双首螟虫的头顶之处,结果被其所化的法相虚影勉强托住。

柳鸣冷冷一笑,单手五指化作道道残影,在腰间某处一阵轻抚。

腰间一个灰色剑囊浮现,一道隐约可见的金光一闪即逝,只留下一道无形的水纹涟漪。

应顾不暇的双首螟虫似乎察觉到了一丝危险气息,两张扭曲变形的人形面孔齐齐嘶吼一声,周身元气震荡,竟想要挣脱而逃,

就在此时,螟虫右边头颅额头处,鬼魅般出现一个金色小球,并一闪的拉长成一枚金色小剑,一闪而入。

“嗖”的一声,金色小剑从双首螟虫左边头颅眉心处一闪而出,并滴溜溜一转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双首螟虫看似坚硬无比的外壳,在剑丸威力下竟豆腐般的不堪一击,同时此虫的表情和动作瞬间凝固,身上腾起的法相虚影也“噗”的一声直接溃散。

与此同时,柳鸣的手掌才堪堪从腰间移开,从其召唤出虚空剑囊到斩杀这头天象螟虫,前后竟不足数息工夫!

黄色巨峰没有了法相虚影的阻碍,直接坠落而下。

“轰隆隆”一声巨响!

双首螟虫身体连同周围一大片未及逃散的低阶螟虫,在巨峰的碾压之下,纷纷化作了乌有。

柳鸣单手一招,黄色巨峰再次化作六枚黄蒙蒙的山河珠朝其飞来,身形一转,马不停蹄的直奔下一个战团而去。

如今形势下,人族那些通玄大能自然更不可能顾上他这样的真丹境修士,只能依靠自己的实力,才能在此种混战中保住性命!

虬龙子等其他精英弟子的情况,同样好不到哪里去。

时至此刻,投毒任务也算是圆满完成,低阶螟虫仍在以飞快的速度大片死亡,剩下之事,已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左右的了,故而深入敌后的这些人,现在能做的只是尽力击杀一些中高阶螟虫。

从起初的近两百人,到如今只剩寥寥三四十人,足以说明这些人的不俗实力,但面对数之不尽的螟虫,仍都大有力不从心之感……

柳鸣在山河珠及剑丸配合下,短短一盏茶工夫内,又接二连三的击杀了十几头真丹境螟虫。

此时以他为中心,六颗山河珠在其周围盘绕不已,片片土黄色霞光上下盘绕,护住了周身上下,使得中低阶螟虫根本无法靠近。

只是当他环顾四周,仍发现入目处皆是茫茫的螟虫大军,根本望不到尽头时,心中不由一阵苦笑。

此刻的他纵然有不少上品恢复灵药符箓加持,但法力也已只剩下一半,必须尽快脱离战场,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柳鸣一番冲杀后,已经位于战场不起眼的角落处,但接连击杀大量高阶螟族的行为太过显眼,也引起了那些天象境乃至通玄境界存在的注意。

天戈真人及金烈阳在发现柳鸣同时操纵六颗山河珠成品法宝之时,脸上纷纷闪过一丝异色。

其中天戈真人脸上更多是震惊之色。

他虽知柳鸣在上界废墟中找到十二颗山河珠法宝毛坯,但竟然能在如此短时间内炼制出六颗来,这可真完全出乎了意料。

金烈阳眼中却是异彩连连,对柳鸣的表现大为欣喜样子。

与此同时,正在人族大军中横冲直撞,大开杀戒的血祖玄无常与毒妃舞江月二人,不知何时已汇聚在一起,同样在看向柳鸣所在之处。

“咦,是什么法宝,竟能直接碾压天象境螟虫!等等,气息似乎有几分熟悉,让我好好看看。”玄无常只看了两眼,就忽然神色一动的说道。。

“只是一个有异宝护身的小辈而已。玄无常,可别忘了,我等是来助螟虫之母剿灭这些自命不凡的人族修士的,可别分心了!”其身旁姿容卓绝的美艳少垩妇,则桀桀怪笑了一声道。

“哼,舞江月,此事还用得着你来提醒本座吗?只不过那边的小子所用的法宝似乎是山河珠,想当初我耗费千年之久祭炼的一具分身,混入上界废墟想要寻找山河珠破开捆绑我身上的伏魔链,结果分身却被人无端杀灭,山河珠也落入了他人之手!否则我又怎用靠这异族来解救!”玄无常闻言,却冷哼一声,露出了几分怒容道。

“咯咯!我还以为当初你的分身被谁所灭的,没想到却是这个小辈。”美艳少垩妇闻言,先是一怔,但马上面带嘲讽之色了。

“废话少说了!你继续和烈绝天、暮千影二人帮这头母虫打开通道,以其实力足以碾压这些人族低阶修士了!我去先收拾这个小辈再说!”玄无常此刻似乎也没有心思与其多争辩些什么,朝其瞥了一眼后,便浑身血光滚滚的朝柳鸣所在方向激垩射而去。

血雾所过之处,人族修士身上点点血光忽然闪现,紧接着这些血光化作一道道血芒直穿修士身体而过,吸干血肉化作人干。

顷刻之间,又有数以百计的人族低阶修士陨落。

“这么多年过去,还是没有半点长进,若不是你如此自私误事,当初我等又怎会被摩崖老儿各个击破,被封禁如此之久!算了,这些低阶修士也杀腻了,先把正事办了!”

舞江月在原地喃喃自语了几句后,便周身绿气一个剧烈翻滚的朝北边方向飞去。

正厮杀正酣的柳鸣,忽然鼻翼微微翕动,赫然嗅到身后传来一股刺鼻血腥气味,同时一股令其大感无法抵挡的恐怖灵压也滚滚而至。

他急忙回头一眼望去,发现滚滚血海正从十余里外朝自己所在激垩射而来。

柳鸣大惊之色,心念急转间,隐隐猜到了对方的来意,当即手中法诀迅速变换起来。

山河珠所化的小山虚影在虚空之中一阵颤动,碾压了百头低阶螟虫后,就幻化回六颗黄色圆珠的飞射回其袖中。

柳鸣旋即转身,一拍胸前的八足海兽,背后银光一闪的展开一对肉翼,身形几个闪动下,就朝另一个方向飞遁出去百余丈之遥。

(最近几天,忘语整个人快要忙死了,几乎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了,码完这一章后,真想站在阳台上,扯着嗓子叫两声哦!)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