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青灵芝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3-12-31    作者:忘语


不过这时的他,身躯只是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后,就浑身一僵的再无任何声息了。

柳鸣单手冲尸体一招,当即破空声一响,一根碧绿细针从虚空一闪而出,再一个模糊后,没入袖中不见了踪影。

正是那根碧影针!

原本这名血河殿青年实力算是不弱的,并且还身怀其他数种血河殿强大秘术,只是对自己近身交战太过自信,并万万没有想到柳鸣另怀其他灵器,还是最为少见的飞针灵器,竟然还能够同时催动两件灵器,这才出其不意的被柳鸣一针破去护身法力,硬生生洞穿头颅毙命。

这时没有人主持下,漫天血光被青sè圆月瞬间一卷而空,下方一切情形重新显露而出。

风火门女子一见血河殿青年尸体,当即一下失声出口,满脸不能相信的表情。

难怪此女如此了!

刚才血河殿青年明明还施展强秘术的大占上风,但一个转眼间就术破人亡的化为尸体,其中反差之快,任谁一时间也无法无法接受了。

但当柳鸣身躯一个回转,面无表情的向妖娆女子望去时。

妖娆女子又一下花容失sè起来,醒悟过来般的猛然一个转身,化为一团青光的向后激shè而走了。

但就在这时,柳鸣却已经两手一掐诀,一合一分下,身前顿时浮现出一道半丈长巨大风刃。

手臂一抖,巨型风刃就化为青线的一闪而逝。

风火门女子只觉耳中突然传来尖鸣声后,当即一惊的猛然将手中短尺向后狠狠一挥而去。

一道丈许长青sè尺影一闪而现的挡在了其身后处。

但是下一刻,咔嚓几声后,巨型风刃就将尺影连同其护身青光一斩而开,从其腰间再一掠而过。

妖娆女子一声尖叫,娇躯就化为两截的从高空坠落而下,重重摔倒了地面上。

不过此种情形下,此女子没有马上毙命,反而满脸狰狞的飞快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箓,就要马上捏碎开来。

但下一刻,泥土“嗖”的一声,一道黑线激shè而出,一个闪动后,就洞穿女子头颅而过。

黑线前端,赫然是一只锋利异常的黑黝黝蝎钩。

这一次,此女只是嘴巴微动了几下后,手中之物就滑落而下,脖颈一歪的再无气息了。

这时,从附近泥土中才爬出来了白骨蝎,并将蝎钩才从尸体上一拔而出,

柳鸣这才不慌不忙的走了过来,目光一扫尸体附近掉落的东西后,单手一抓,就将其凭空摄到了手中。

是一张淡青sè符箓!

但符箓表面却铭印着丝丝的赤红灵纹,jīng神力一扫而过后,立刻就能感应到里面蕴含着狂暴之极的风火元气,一看就不是寻常之物。

这显然是一张品级不低的攻击符箓,柳鸣不客气的将其一收而起了。

白骨蝎则巨鳌一动,将从附近地面上另夹起两截东西的送到了柳鸣身边。

柳鸣仔细一望之下,却发现正是那根青sè玉尺,只是此刻已经变成了两截。

看来此器物也只是一只顶阶符器,还不是灵器,否则即使被巨型风刃破掉幻化出的尺影,也不至于让本体也断裂而开的。

纵然如此,柳鸣还是将这两截断尺收了起来,并从风火门女子尸体上又翻出了十来张符箓,数瓶丹药,另外两件中阶符器以及一个装满杂物的皮袋。

在这皮袋中,他还发现了一个小巧的布包,竟也是一件须弥帕。

柳鸣双目一亮之后,当即将布包一托手上,掂了掂分量后,就口中念念有词,另一只手接连打出数道法决,然后抓住包裹一角的往地上轻轻一抖。

霞光一卷而过!

地面上顿时多出了一小堆东西,几块看似有些价值的矿石和六七玉匣木盒。

柳鸣只是打量了那些矿石一眼,就将那些玉匣盒子全都一一的打开,结果面上微微一喜。

果然不出所料,装在匣子木盒内东西都是一些价值不菲的灵草灵药,虽然还无法和他得到了的摄空草相比,但其中两株价值已经不在他得的玄水葵之下了。

柳鸣毫不客气的将这些东西全都装进了自己须弥帕中,然后一托的向血河殿青年倒毙地方走了回去。

这时,妖娆女子上半截尸体一惊通体紫黑的飞快消融起来,片刻间工夫就化为一滩血水。

而另一部分尸体则一接触血水后,同样的悄悄溶解开来。

白骨蝎现在尾钩之毒,竟然厉害如斯了。

片刻后,柳鸣从血河殿青年尸体上收获赫然比风火门女弟子还要大上几分。

除了那一口似乎是下品灵器的血sè长刃外,他还从对方须弥帕中找到了一株可以生吞服用的青灵芝,足有三四百年火候的样子。

柳鸣大喜之下,当即不客气的取出此灵药,直接吞服了下去。

灵药方一下肚,顿时一股热流涌向经脉各处。

柳鸣一颗火球将血河殿青年尸体化为了灰烬后,就让白骨蝎守在外面后,自己再次回到洞窟中,打坐吐纳了起来。

足足半个时辰后,他才长吐一口气的重新睁开双目。

这时的他,体内法力赫然增加了不少,足以抵他平常月许苦修之功。

这还是他先将大半药力压制住,只先炼化了一小部分的结果。

若是等全部炼化后,相信足可抵他半年修炼所得法力。

可惜他收获中虽然也有其他几种有增加法力效果的灵药,但是其他杂质太多,必须炼制成丹药才行的。否则,他只要再多吞服几株话,出去后就可将修为直接推到灵徒后期大圆满了,而不用再去买其他的增进法力丹药了。

柳鸣轻叹了口气后,站起身来,再一掐诀的唤出灰云,腾空飞出了洞窟。

一盏茶后,柳鸣已经将骨蝎一收而起,缓缓没入山林中不见了踪影。

……

半天后,一名身穿化一宗服饰的男子,出现在了附近区域。

他方一靠近这片山林附近,瞳孔就微微一缩,目光再一扫后,就一眼看到了先前的激斗痕迹,并发现了柳鸣所挖的洞窟。

他略一犹豫后,围着这片区域飞快转了数圈,确定附近真没有其他人后,才跳入洞窟中飞快检查了起来。

但等着名看似儒雅男子,再次从洞窟中一飞而出的时候,又在风火门女子所化血水处俯身凝望了片刻,鼻子再轻嗅几下后,就露出一丝凝重的喃喃说道:

“好厉害的毒xìng!也不知是哪一家门下,竟然以一敌二还能同时灭杀两家宗门弟子。算了,既然这人是从这附近上山的,我还是另换一个位置吧。这等煞星还是少接触一二的好。”

儒雅男子摇了摇头,就方向一变的飘然离去了。

……

同样一道长长的峡谷边缘处,高冲和一名身材高大的黑脸青年,并肩站立在一起。

黑脸青年双目明异常亮,身上套着一件锃亮的银sè甲衣,手中提着一柄淡金sè短棍。

只见峡谷对面不远处,赫然是滚滚熔岩之地,一股股黑红sè烟雾袅袅升起,将大半天空都染成了黑红之sè,仿佛站在这边都能感受到对面传来的滚滚炙热之感。

不过透过红光黑烟,七八里外的巨大山峰仍能清清楚楚的落在两人眼中。

“有些古怪啊。我们明明朝笔直方向走的,但手中这块司南针却显示我们似乎兜了一个大圈子,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这里。看此地样子,应该是秘境的中心所在了。阳兄,你怎么看此事?”黑脸青年低首看了看手中一个青sè圆盘状器物,啧啧称奇的说道。

“什么怎么看!当然是既来之则安之了。在秘境中发生一些异常事情,又有何奇怪的。反而能及时找到中心处来,对我们可是一件大好的事情。毕竟秘境中宝物,应该多半都在那座巨山中了。”阳乾似乎和黑脸青年十分熟悉,闻言淡淡回道。

“嗯,这般说倒是有些道理。既然这样,那就看看我们谁先到那里吧。”黑脸青年点点头后,又忽然一笑的说道,随之肩头一抖后,其身上甲衣一阵“嘎嘣”乱响,竟一个模糊的化为了一对丈许长银sè翅翼。

黑脸青年只是狠狠一扇变化出的翅翼,真个人就腾空而起,大模大样的向对面一飞而去。

虽然在经过峡谷上空时,他飞行速度一下缓慢下俩分,但神sè间却不见丝毫吃力之sè,片刻后,就徐徐的飞到了对面,并丝毫停留没有的继续向前一飞而去。

阳乾见此,目中也闪过一丝讶sè,但一声冷哼,单手一拍腰间黝黑皮袋,顿时黑气滚滚而出,再一凝后,就化为了一具两丈高的牛首人身的巨大骨鬼。

“去”

阳乾单手一掐诀,面无表情的一身低喝。

顿时面前鬼物就地一滚,就在黑气翻滚中化为一只丈许高巨型骨鸟。

此鸟两只白骨磷磷的翅膀一动,就在黑气包裹中冲天而起,但在空中一个盘旋后,就一冲而下的用爪子一把勾住阳乾双肩,一提而起后,也往峡谷对面一飞而去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