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飞针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3-12-31    作者:忘语


“你们找死!”

柳鸣盯着对面二人,感受着胸前伤口处的丝丝剧痛,一字字的吐道。

原本正常情形下,他有钟姓道姑所赐那件符甲,即使那几道风刃击破藤甲虚影应该也伤不到其的,但是偏偏刚刚受到攻击时体内法力正处在震荡之中,根本无法将法力注入贴身所穿符甲上。

而没有法力的符甲,只不过是一些看似普通的竹签而已,根本没有什么防御之力,被那几道风刃轻易的就划破了竹简并伤到了其肉身。

不过他现在法力已经恢复如常了,只是将些微法力往贴身竹签上略一注入后,符甲破损的地方立刻在青光闪动中,飞快的弥合如初了。

听到柳鸣冰冷的话语声,血河殿青年和风火门女子互望一眼后,忽然同时笑了起来。

“嘿嘿,小子,看你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真以为刚才侥幸躲过了那点攻击,就能够是我们对手了。你要识趣些的话,立刻将身上所有的宝物交出来。我和吴师妹善心一发之下,说不定还能绕过你一条小命的。”血袍青年身形一晃下,就走到了风火门女弟子旁边,狞笑一声的说道。

“看小兄弟年纪应该才入门三四年吧。如果才修炼这些年头,就算你再天纵之才,又能有多少争斗经验。就像刚才孙师兄所言,你能躲过我二人联手一击,只不过是反应快了一些而已,还能真是我们两个对手不成!还是乖乖将东西交出的好,宝物再好,还能和你xìng命相比吗!”风火门女子也咯咯一声的言道。

“你们当我是三岁小孩!”

柳鸣听到这话,双目一眯,忽然手中短剑一亮而出,法力往其中一涌后,手腕一抖,一道青濛濛剑气往足下处猛然洞穿而去。

“噗”的一声。

地面上凭空多出了一个拳头大的孔洞,里面一声凄厉嘶鸣发出后,一股鲜血从中一喷而出。

随之附近泥土崩裂而开,从中骤然飞出一条数尺上黑蛇来,身躯上有一个血糊糊伤口,几乎要被一斩两半,尾巴一摆下,直奔柳鸣恶狠狠一扑而来。

但柳鸣对此似乎早有所准备,在黑蛇现身的同时,手中青sè短剑早一个模糊的虚空斩出两下。

只寒光一卷而过后,黑蛇就化为三截的重重落在地上,蛇血瞬间染红了附近泥土。

“你敢杀我的小黑!”风火门女子目的此景,先是一怔,就一下惊怒的尖叫起来。

这头黑蛇看似普通,实际上却是拥有一丝蛟龙血脉的幼年灵蛇,是此女不知花费多少心血才从坊市购买来,若是能被人jīng心培养数百后,就算以后拥有灵师级实力也不是没有一丝希望的。

故而一见被斩杀掉,此女心中肉痛可想而知了。

旁边的血河殿青年见此情形,也脸sè一沉下来。

显然这二人刚才看似在劝说,实际上却让这条黑蛇暗中潜入附近地面下,准备出其不意的发动攻击,根本就没有打算放柳鸣活着离开过。

但柳鸣jīng神力何种强大,外加白骨蝎本身也是擅长遁地之术,让其对地下的异常感应自然非常灵敏,那黑蛇方一潜入附近数丈内,就被其一下发现了,自然毫不客气的先下手为强了。

此刻听到风火门女子气急败坏的叫声后,柳鸣根本懒得再多说什么,单手一拍腰间养魂袋,当即一股sè霞光从袋口中一卷而出。

“呱呱”声一响后,白骨蝎数丈长的身躯就在滚滚紫气中显现而出了,再一个摆尾后,就也一闪的没入泥土中不见了踪影。

“是鬼物!吴师妹小心一年,先一起动手将这小子解决掉再说。没有了主人,这只鬼物自然也没有任何威胁了。”血河殿青年目睹此景,当即低喝一声,单手一掐诀,血sè长袍上滚滚血气一涌而出,让其身形一下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另一边的风火门女子,听到同伴一声低喝,似乎也从痛失灵兽中恢复了清醒,用怨毒之极目光恶狠狠看了柳鸣一眼后,口中念念,开始挥动手中青sè短尺来。

当即点点青光一现后,此女体表先浮现出一层青sè光幕,随之身躯缓缓漂浮而起,离地足有七八丈之高,显然是为了预防骨蝎从地下对其偷袭。

接着此女单手再一掐诀后,身前一道道青sè风刃开始浮现而出,足有七八道之多的样子。

“风刃术大成!”

柳鸣见此情形,目光微微一闪,但二话不说的单手飞快一掐诀后,也有七八道青sè风刃在身前浮现而出。

远处风火门妖娆女子一见此幕,脸sè微微一变。

这时,被血雾包裹的血河殿弟子却一声大喝,握着血sè长刃的手臂一动,一道血濛濛刀光一卷而出,并发出凄厉尖鸣的直奔柳鸣所在一卷而去。

风火门女子也同时用手中短尺冲柳鸣所在一点,七八风刃发出破空声的激shè而出。

柳鸣袖子一抖,面前风刃也在嗤嗤声中的激shè而出,接着手中青sè短剑一抖,也劈出一道青sè剑气去。

刹那间,十几道青sè风刃在虚空中撞到了一起,但是风火门女子的风刃只是青光一闪,就全被对面风刃硬生生斩成了碎片。

完好风刃只是微微一颤,就一闪即逝的到了风火门女子面前。

此女大吃了一惊,但手中青sè短尺再次一挥后,其身前当即浮现一道飓风冲天,将激shè而至的风刃全都一卷其中了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青sè剑气和血sè刀光气势汹汹的撞击到了一起。

青芒血光交织之下,当即互相吞噬撕裂不停,并最终一声闷响的爆裂而开,一圈圈气浪的向四面八方一卷而开,将附近泥土硬生生削去厚厚一层。

面对此景,血河殿青年反丝毫不觉吃惊,只是猛然单足一踩地面后,整个人就在血气包裹中迎着气浪的飞扑而出。

柳鸣目睹此景,则二话不手的单手再一掐诀,又是七八道青sè风刃浮出,瞬间向血气中人影激shè而去。

“当当”一阵乱响后,血河殿弟子将手中血刃一阵狂舞就,就将所有风刃磕飞了出去,并且再一个起落后,就冲到离柳鸣不过七八丈远距离的停下脚步,但手中血刃却一个模糊后,忽然变成双手共持的高举过头,同时口中飞快念动某种不知名的咒语来。

刹那间,血气全都狂风一卷的往那口血刃狂涌而去。

原本不过三尺长的血刃,一下狂涨巨大,化为了一口造型古怪的丈许长巨刃来。

同时血河殿青年身上气息一下变得危险之极。

刚刚用飓风将几道风刃卷灭的风火门女子,没有再冲柳鸣发动攻击,而单手一个翻转,将袖中一枚白sè符箓一捏粉碎,同时手中青sè短尺冲血河殿青年虚空一点而去。

血河殿青年身上只是白光一闪,当即一缕缕白气在身躯上缭绕而出。

柳鸣一见此景,脸sè一沉,想都不不想的手中青sè短剑一抖,又一道青sè剑气就冲对面一斩而出。

而血河殿青年足下处泥土一分,两只巨大黑鳌从中闪电般一剪而出。

血河殿青年却一声狂笑,身躯只是白光一闪,竟骤然一个模糊的分化成了三道一般二物的淡淡虚影来。

青sè剑气和两只巨鳌从中间虚影双腿处瞬间一闪而过,赫然落到了空处。

与此同时,三道虚影手中巨刃同时往下一落,冲柳鸣狠狠一斩而出。

“轰”一声。

其中两道人影当即一闪而灭,最左侧虚影处却一下飞卷出血濛濛的寒光来,开始只是一股,但一个模糊后,竟变成了铺天盖地的般的庞大。

柳鸣只觉眼前血光一亮,仿佛整个天空都被血sè遮挡住了一般,让人心志都为之一夺。

若是一般人面对此景,恐怕不是大惊失sè,就是慌忙后退想要避开,但柳鸣却面上厉sè一现,口中一声长啸后,将全身法力注入往手中短剑狂注而去,再猛然上前一步。

只见短剑上三层青sè纹阵一闪而逝后,就“唰”“唰”几声的冲前方血sè狂劈出七八道粗大青sè剑气。

这些剑气只是一个模糊,就联结一团的化为一轮青sè圆月,并滴溜溜一转的狠狠撞到了血光中。

“呲啦”声大响。

圆月血光一阵交织碰撞后,当即发出轰隆的闷响声,竟隐约形成一个青血两sè交织巨大漩涡,疯狂吸引四周一切,并让附近虚空都为之震动不已。

就在何时,柳鸣身后微微波动一起,一道模糊虚影鬼魅般的浮现而出。

血光一闪,一口血sè长刃就缓缓的奔柳鸣脖颈一抹而去。

“噗”的一声。

柳鸣身躯一个晃动后,就面孔朝后的瞬间回转过来,并且手臂一个模糊后,一根手指冲对面飞毯一弹而出。

指尖处黑芒一闪,仿佛什么东西一闪shè出。

一声凄厉惨叫!

对面虚影身躯一颤后,手中血sè长刃一抛而开,双手捂住面孔的扬首倒了下去,正是那名血河殿青年。

(汗,第二章更新,要迟上一些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