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3遭遇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5-06-08    作者:忘语


“竟然有此事,但话说回来,这次的确十分凶险。我这一路,还多亏柳道友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这才使得狮某能如此顺利催动大阵了。”狮吼眉头一皱。

金蛮老祖闻言,不禁有些悻悻然。

虽然她也不辱使命的最终成功启动大阵,但其所带去的十几人,除了她自己外,都已悉数葬身茫茫荒漠之中了。

“狮吼前辈过誉了,在下也只是尽了一份绵薄之力而已。既然南蛮危机已暂时解除,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就先返回太清门了。”柳鸣客气了几句后,就说出告辞的话语。

他本不属于南蛮,这一次是因为几大天象许诺的一些好处才参见先前行动,可没有要长期停留的意思。

况且此番螟族入侵的势力之大远超其想象,大战之时更是险象环生,就连化沙宗的天象长垩老也落到个肉身被毁的地步,即便他自命有些实力,也绝不认为自己真能作出什么力挽狂澜的事情来。

“道友且慢!你也知道,虽说螟族大军暂时收创,但我等如今也是损失严重。现在正是用人之际,柳道友能否再考虑一下多留一段日子。我风某人做主,可将之前答应道友的报酬再增加一倍。”风长垩老连忙出言挽留道。

亲眼见识过柳鸣手段的狮吼,听了, 自然连连的点头。

另一侧的金蛮老祖却面无表情的一言不发。

“晚辈确实有不得不返回宗门的理由,还请诸位前辈见谅。至于犒劳一事,如今南蛮正值兵荒马乱之际,还是留给联盟之用吧。”柳鸣起身向众人一礼后,仍丝毫没有留下的意思。

经过这一次惨烈的大战后,这些嘉许之物纵然珍贵,在柳鸣眼中却已经成了一块烫手的山芋,与之相比,自己小命还是更为重要一些的,他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忽然柳道友心意已决,那老夫等人也就不再执意挽留了。不过道友倒也别急着走,先随风某人来。本宗虽然无法和四大太宗相比,但之前许诺下的东西,还不至于出尔反尔的。”

“既然这样,那柳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这一次,柳鸣只是想了一想后,终于点头答应下了来。

其实他心中隐隐有些明白,若是风长垩老等人现在不将这些赏赐之物发下,用来稳定军心,那恐怕消息一旦传出,不用等下一次螟族大举入侵之时,这彻地山中的联盟就会自行土崩瓦解了。

简单的大殿议会结束之后,柳鸣便跟着风长垩老以及另一名彻地山的执事长垩老一同进入了彻地宗的藏宝阁之中。

出乎柳鸣意料的是,这彻地宗虽不能与太清门此等太宗相比,但其藏宝阁之中依然是宝物丰富,别用洞天,奇珍异宝更是数不胜数,让他看得好不心动。

但当风长垩老则借故再次旁敲侧击的劝说柳鸣留下,却遭到了柳鸣的断然拒绝。

眼见柳鸣心意已决,他也再不多说些什么。

柳鸣领取了事先约定的那些赏赐之后,就拜别了风长垩老,离开了彻地宗,独自踏上了回太清门的路程。

彻地山外,柳鸣青衫飘动的站于戴月飞舟之中,面现一丝沉吟之色。

回想他当日进入恶鬼道后,一番辗转之下,竟已离开太清门百余年之久,也不知道太清门如今状况如何。

柳鸣一念及此,一个个熟悉的面孔,脑海之中一闪而过。

有过一纸婚约的珈蓝不知现在如何了,是否已经突破真丹?

他作为师尊阴九灵的两名亲传弟子之一,进入恶鬼道后,百余年没有丝毫消息传回,也不知是否还记得自己?

还有大师姐晓五自从恶鬼道决战一别,也不知道是否安然返回到了万灵山脉?

恶鬼道之中最后的情况又是如何?

……

千丝万缕的思绪在柳鸣脑海中不断浮现!

他长叹一声吼,一催足下飞舟就向太清门方向疾驰而去。

一个月之后,一座颇具规垩模的凡人城池上空,一道白光“嗖”的一声一闪而过,正是赶路而来的柳鸣。

只是往日热闹的城池之中,如今却成为了一座废墟,到处可见一片狼藉景象,无论是客栈商铺等市井繁华之地,还是琼台玉宇的官府宫殿,都是东倒西歪,断壁残垣。

街道广垩场之中,人类的残尸遗骸随处可见,惨不忍睹。

看来此前南蛮搜集的消息一点没错,这些螟虫不仅与修士为敌,就连普通的凡人也都不会放过。

说起来,这是柳鸣数次遭遇到了螟虫袭击人族修士或凡人的事情。

螟虫所过之处,可谓生灵涂炭,寸草不生。

无论是修仙宗门还是凡人国度都无发幸免。这是一场中天垩大陆所有生灵都无法避免的灾难。

柳鸣就此判断这次螟虫大举入侵绝不是偶然,并非只发生在南蛮区域,而已经蔓延到了中天垩大陆其他地方。

他在用神识扫过整座城池,确定此处没有一丝生机后,微微摇了摇头,一掐法决,足踩飞舟的破空遁去。

由于螟虫的入侵,一路上许多的传送阵也是尽数被毁,仅有一小部分还能继续使用。

……

两个月后,一个不起眼的湖底之下,密集的珊瑚群中,柳鸣在搜寻着什么。

他花费了不少代价才打听到一个隐秘传送阵,只要通过这个传送阵,就能回到万灵山附近区域了,再赶回太清门也就数天时间而已了。

虽然在离开南蛮境地后,螟虫数量少了不少,但原本打算回去的路上,却突然出现了一大群螟虫聚集,若是绕道而行,恐怕少则数月,多则要年许才能返回宗门了,如今情况下,他可不愿意再等待了。

于是他花费了大把的灵石,才从此地区某个黑市换得了这个隐秘传送阵的消息和传送所需的材料。

一盏茶的功夫后,一个晶莹的巨型蚌贝之下,柳鸣发现了一个黯淡无比的传送阵。

他一摸胸口,取出一块淡绿色的晶石,缓缓的放置在了法阵中心的凹槽处。

“噗”的一声,一条条灵纹如灵蛇般的蔓延亮起,接着一大片的淡蓝色光霞迅速从法阵上的灵纹中一闪而亮。

整个湖底的水波一阵荡漾而开,就连附近的珊瑚都来回的摇曳不停,紧接着湖水一阵倒灌。

柳鸣只觉得脚底的法阵一阵狂颤,眼前骤然一花。

当他醒过来之时,赫然躺在了一处黑漆漆的山洞之中,周围则是一大片的崩塌的碎石,根本无法看到出路在哪里。

柳鸣小心翼翼的放出神识扫过四周,确定自己在一座山峰的山腹中,而距离这座山峰大约数十里之外,有大量的灵力波动。

这些灵力波动再熟悉不过,正是一群的螟族怪虫。

不过很快他就暗松一口气,因为这些螟虫虽然数目众多,但为首的仅仅是两只真丹初期的螟虫而已。

柳鸣确定附近没有更高阶的螟虫之后,一声低喝,浑身的黑雾一个翻涌,就化作一只只黑色触手将附近的碎石弹射而开。

“轰”的一声,整座山峰瞬间化作了乌有,大量的碎石漫天飞舞中,人影一闪而出。

果不其然,柳鸣方一出现,大片黑色的虫云,朝他所在滚滚而来。

密密麻麻间,约莫有数十头的样子。

此时的他,根本无心在这些低阶螟虫多耗费心神,手中紫色剑光一闪而出,直接施展剑光分化术,以雷霆万钧之势,将这些螟族巨虫击杀殆尽,随即催动车患图腾,隐匿起气息后,便钻入了绵延的山脉之中。

以其现在修为,要瞒过这些低阶的螟虫根本不在话下。

他身形方遁出数万里后,一路遭遇的螟虫却越发频繁起来。

起初还好,凭借车患的隐匿能力外加一些秘术,可以轻松的瞒天过海。

但当他飞遁了百万里,赫然发现了更多的螟虫挡在前方。

他无奈之下,只能选择了绕道而行。

……

两日之后,柳鸣周身青光隐隐,正急催脚下黑云低空遁行。

此刻的他,眉头紧蹙,脸上阴晴不定。

这一路上见到的螟虫数量,也未免太多了一点,难道太清门那边出了什么事不成?

柳鸣不由的惊疑起来。

就在他即将越过一座小山时,忽然发现山峰另一面,喊杀声震天!

柳鸣一怔,急忙放出神识向远处一扫而过,只见数十名身穿太清门弟子,正被数量惊人的螟虫围困一团。。

这些弟子仅有三十人,为首的是一名身穿黄袍的魁梧青年,看其所穿服饰,乃是金顶峰的某位长垩老,修为应该在真丹期的样子。

他身旁是数十名金顶峰弟子,却仅有化晶期修为。

那一群螟族怪虫,数量却有近千只之多,黑黄参半的样子,黄虫在外,黑虫在内的将金顶峰弟子团团围住。

在以体修为主的金顶峰弟子面前,这些修为在凝液至化晶期不等的螟虫并未占到什么便宜,但为首一只灰色的真丹境螟虫却将魁梧青年牢牢的缠住,整体形势仍然十分险恶。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